第两百二十六章 童年的记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莫歆叹了口气,还是挂了。

可没一会儿,短信又来了。

她打开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不好:“出事了,我们走了之后,美国那边果然有动作了,克里斯说,需要紧急视讯。”

景仲卿:“……”

莫歆皱眉:“你总不能连公司都不管了,先回去吧,正事儿要紧。”

车子在临近目的地还差二十分钟车程时,终究停了下来,转了车道,往回开。

莫歆松了口气,却还是忍不住说:“如果你愿意在美国多等两天,把最后的善后完成,现在,也没什么紧急事故了。”

景仲卿没做声,沉静的五官,面无表情。

莫歆知道他不高兴,那张脸,每一个毛孔都透着不爽,她有些无奈,只好转移话题:“跟我说说你跟乔蕊的事吧,我很好奇,你到底是怎么从景家的大少爷,变成了一个寄人篱下,寄居在一位大学教授家,还得兼职当孙女保姆工作的穷学生。”

男人沉默地看她一眼,转回目光,继续开车。

莫歆摸摸鼻子:“你生我气没用,也不是我让你回去的……”

……

而此时,另一边,乔蕊和景仲言,终于抵达了目的地。

下了车,看着熟悉的环境,乔蕊眼睛有点红红的,不少曾今的记忆,都冒了出来。

这是居民区,这么多年过去了,道路上新建了很多,两边的商店也变得更新颖,这里小时候是一条很简陋的公路,再往前面,马路两边的,都是楼房,不算太高,大概都是十层左右,而再进去,才是一动一动的独立小楼。

景仲言把车停在了外面,牵着乔蕊的手,慢慢的走着。

“那边以前是个小卖部,现在改成二十四小时超市了,这边发展的真快。”外公的墓地并不在这边,加上老房子也早就卖了,乔蕊已经很多年没过来了,今天过来才发现,这几年建设改动得真的不少。

两人进了超市,买了两瓶水,收银员是个四五十岁的阿姨,阿姨看到他们,愣了一下,才盯着乔蕊问:“你是小蕊吗?”

乔蕊看着这位阿姨,辨认了好半天,才认出来:“啊,你是王阿姨。”

王阿姨看到她很惊讶:“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已经搬走了吗?”

乔蕊笑说就是回来看看,好久没回来了。

王阿姨点点头,给她扫描了饮料,又看着景仲言,笑着对乔蕊眨眼。

乔蕊挽住男人的胳膊,甜滋滋的笑。

王阿姨懂了,这是带了男朋友回来重游故地,便也打开了话匣子:“你外公那房子啊,现在还和以前一样,前些年刚卖的时候,是有人来住了两年,可没过多久,据说是交通不方便,又转了一道手,也不是新房主是谁,就看见有人来收拾过几次东西,但房子一直没人住,到现在,都一直空着,附近的孩子偶尔会跑过去玩,不过屋子进不去,就在院子里玩,搞得那边乱七八糟的,也没见房主出现过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换了新房主,而且没人住?

这个还真是乔蕊的意料之外,她急忙问:“那院子里的树呢?被砍了吗?还有我外公以前种的花圃,还在吗?”

“在是在,就是被那么些孩子糟蹋得不像样子。”

王阿姨的儿子跟乔蕊是同年,高中就在外地念书,因此现在这些孩子,王阿姨是真看不惯,想到儿子那批的小孩,包括乔蕊在内,都很懂事,就算偶尔还有些小孩子脾气,但来别人家,都是很有礼貌,哪里像现在的小孩,在家都被娇养得不像样子,成天逗猫惹狗的,一看就是家长不会教育。

王阿姨越说越多,乔蕊安静的听了一会儿,叙旧了一会儿,才离开。

出去后,乔蕊脸上还带着笑意:“真没想到还能碰到老邻居,我以为这里见不到熟人了。”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。

景仲言搂住她的肩膀,将她小小的身子护着,这里道路很窄,还有车子来来往往,一不注意就会蹭到。

乔蕊窝在他怀里,仰头望着他:“王阿姨说我外公的树还在,还有花圃也在,不过这房子这么好,为什么没人住呢?”

男人沉默一会儿,垂首说:“既然没人住,买回来吧。”

乔蕊一愣,看着他:“买回来?”

“你是外公的房子,买回来也没什么不好。”一栋房子,尤其地段又不好,并不是什么事。

乔蕊却摇头:“还是别了,买回来,我们也不住,一样也是空置着,再说,这里有太多外公以前的记忆了,呆在里面,我肯定会很难过,偶尔过来看看就好。”

她跟外公很亲,当年外公的死又那么突兀,她甚至没见到老人家最后一眼,她不确定自己再住进这样的房子,会不会睡得着。

大概,又会哭上几天吧。

看她坚持,景仲言没说什么,只打算回去后,再处理这件事。

继续往前走,路上不免遇到了些熟面孔。

但时间太久了,并不是每个邻居都能一眼认出,甚至叫出名字,因此多数就是彼此笑笑,然后错身而过。

越走越里面,很快,便远远能看到外公以前那栋房子了。

乔蕊一下很恍惚,每年寒暑假,爸妈都是把她送到外公这儿来,公车到了街道外面,就是总站,这条马路,他们每次都是用脚慢慢走进来,而走完了公路,远远地,就能看到那栋有些陈旧的米黄色房子。

那房子本来是白色的,外公喜欢干净,很喜欢白色。

但是时间久了,风吹雨打,房子就变得旧了,渐渐地看着就是米黄色。

那栋房子的形状和附近别的房子是一样的,但是院子里那棵大树,却高耸得能盖住房子的一部分屋顶,却和附近别的房子不一样。

她总能一眼就看到那里,熟悉的形状,熟悉颜色,还有总在树下打太极的老人。

越走越近,近乡情怯,乔蕊觉得鼻子酸酸的,太多童年的东西,都在眼前乱晃,一幅幅的画面,那张沧桑,满是皱纹的老人脸庞。

自己的肩膀被人握紧了些,乔蕊仰头,就对上男人深沉安静的黑眸,太过接近记忆中最美的那段记忆,人的情绪就会被带动,而景仲言的容貌,却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是的,她的身边有了陪伴她的人,她并不是那个幼小的,只能在外公的身材,才能享受那一星半点自由的孩子了,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她结婚了,有了丈夫,有了可以依靠的人,也有了心灵停靠的港湾。

景仲言于她心中,地位很不凡,因为他们的关系,比起亲情,又多了一层,那东西叫爱,是牵绊两个人走在一起,最重要的绳索。

而如今,他陪着她来到过去,这种感觉,就仿佛一种交替,一种托付。

她的过去在这里,她的未来,在他身边。

酸红的鼻头,慢慢恢复颜色,她伸手抱住他的腰,将脸埋进他的怀里,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,心里,安着。

他安静的等着她,她的心情,他很理解,而他不会多说什么,他只要牵着她的手,就够了。

“呀,你是乔蕊?”正在这时,身边又有人叫她。

乔蕊从景仲言怀里退出来,就看到一个骑着脚踏车,穿着时髦的长袖衣裤的男人,他似乎正要走哪里去。

乔蕊看到这人,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但是话到嘴边,就是说不出名字。

对方看出了她的窘迫,又看了眼她身边气度不凡的男人,自报家门:“我啊,陈扬。”

“对对,陈扬。”陈扬比乔蕊还大一岁,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男人了,他的发型是很简单的板寸,没什么多余的造型,脸上看着很白,身材不错,此时骑着脚踏车的摸样,和小时候,很像。

陈扬笑了起来:“你怎么回来了,不是你外公的房子都卖了吗?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。”

“我回来看看。”乔蕊微笑着说。

陈扬又看了眼景仲言,对她摆摆手:“我爸这段时间身体不好,我公司请了假,回来照顾他几天,我先去买牛奶,你要呆多久,要不今晚就在这儿睡吧,我家还有房间,多少年不见的小伙伴了,总要叙叙旧,我爸妈肯定也怪想你的。”

陈扬家就在乔蕊外公家的隔壁,两家从院子里,都能看到彼此家的人。

小时候乔蕊挺喜欢跟陈扬去山里采花的,小孩子都野,经常玩了一圈儿回来,天都黑了,身上也脏兮兮的,全是泥,她是女孩子,搞得灰头土脸的,陈扬的妈妈每次都要骂陈扬,怪他带坏了她,倒是外公总是笑笑,说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,不过时卿不喜欢她总跟陈扬去玩,说女孩子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,所以之后陈扬再找她,时卿总要跟着,陈扬怕时卿,或者说,那个年龄的小孩,怕一切比自己年纪大的少年,所以慢慢的就不敢总找乔蕊去山沟里野了。

那时候乔蕊还怪过时卿,说他害她没朋友。

他总是抱着她,说那就不要朋友了,他可以陪她玩。

她说,你要念书,怎么陪我。

然后时卿就把书收了,问她想去哪儿玩。

也是从那之后,乔蕊越来越吃定时卿,因为她知道,他为了她连书都不看了,那她的其他要求,他还能做不到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