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七章 老邻居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时候,时卿好像是有什么考试,总是复习到半夜,外公也经常在房间里教他,两人间的气氛很严肃,她嚷着要时卿陪她玩,也是不想他过度的辛苦,变成书呆子。

回过神,看到陈扬还等着她的回复,她抱歉的说:“我们晚上之前要回去,不在这边睡,替我跟叔叔阿姨问好。”

陈扬忙说:“别啊,你自己跟他们问好吧,要不等等,我去买了牛奶,你跟我一块儿回去看看他们,他们现在还老提你,说你小时候乖,比我省心什么的。”

乔蕊犹豫一下,还是点头:“那你快去,我在外公家的院子逛逛,一会儿你叫我。”

陈扬应了一声,踩着车,赶紧走了。

乔蕊有些感叹:“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多人,这个陈扬,小时候老流鼻涕,我经常笑话他,现在看起来居然长得不错。”

话音刚落,乔蕊就感觉下巴被捉住。

她仰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:“怎么了?”

景仲言眼眸微眯:“他喜欢你,看不出来?”

“啊?”乔蕊瞪大了眼睛,眨巴眨巴:“你多想了吧。”

男人冷冷一嗤,牵起她的手,往前面走:“一看就看出来了,他以前没追过你?”

“没有啊,我们那时候,都是小孩子,看电视连看到人牵手,都要避开,等到演过了再继续看,那时候的孩子,谁懂什么喜欢不喜欢。”

男人没说话,乔蕊看着他,真心的说。

“说不定你觉得我好,别人觉得我一点都不好,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。”

景仲言瞥她一眼:“我没觉得你好。”

乔蕊表情一板,瞪着他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她那小脸,变得太快,景仲言被逗笑了,搂住她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:“开玩笑。”

“哼。”乔蕊抬了抬下巴,伸手捏住他的鼻子:“不准开这种玩笑。”

他咬住她的手指,嘴唇轻勾着。

乔蕊别他这眼神盯得脸红,撤回手,往前面快走两步。

景仲言在后面跟着,沿途看看周围的风景,觉得这里环境不错,说不定,真的可以考虑买下两栋房子,周末的时候,可以过来住住。

走到了外公以前的家门,乔蕊看到院子门大开着,里面,落叶泥地,满地狼狈。

她忙走进去,看到了树下的两颗小树苗,已经不见了,而那个秋千,还晃荡在上面,只是绳子却断了一根,不能玩了,而且秋千的板子上,全是灰尘,脏的不成样子。

后面的花圃,也长满了杂草,哪里还有以前的一丁点美丽。

只是几年没回来,乔蕊没想到这个院子被搞得这么糟糕。

屋子倒是锁好的,她隐隐能看到屋子里的情况,里面扑了很多白布,将家具都盖好的,就连地上,都铺着白布。

她绕着屋子看了几圈,没找到能进去的地方,看来那些调皮的孩子,也没有进去过。

房主虽然不住,但是防盗做的倒是挺好。

逛了好一会儿,远远的听到脚踏车铃铛的声音,她转头一看,就看到陈扬骑着车回来了。

他车前的篓子里,放着两瓶牛奶,一瓶酸奶,想来是订的。

“乔蕊。”他车停在外面,扬手对院子里的乔蕊招呼。

乔蕊牵着景仲言的手,走出去。

陈扬下了车,笑眯眯的推着车,跟他们一起走,边走边说:“我爸妈一定很惊讶,你竟然回来了,他们说你前几年也回来过,不过之后就没消息了,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。”

“大学的时候我回来过。”那时候,也是大学时间比较宽裕,她有很多额外的时间,便心血来潮回来了。

就在隔壁,转眼间,就到了陈家,陈扬把车子停在院子里,提着牛奶,对里面喊道:“妈,爸,看我带谁回来了。”

乔蕊站在院子外面,没进去。

不一会儿,里面响起一阵中年女声:“谁啊。”

“乔蕊,以前住咱们家隔壁的。”

“啊?”

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,然后乔蕊就看到了,绑着围裙,走出来的陈妈妈。

陈妈妈看到真的是乔蕊,一下子叫了出来:“呀,真的是小蕊,陈扬你怎么不招待人家小蕊进来,站在院子里干什么。”

乔蕊被热情的陈妈妈拉进去,景仲言走在后面。

房子里不用换鞋,直接走进去。

亮堂的客厅里,陈爸爸正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屋子里,有一股药味,就算窗子大开着,也散不去。

陈爸爸的脸色很苍白,身子也很瘦,看来病得真的不轻,跟乔蕊小时候见到的那个,追着陈扬忙世界跑的粗狂汉子,简直是两个人。

“阿姨,叔叔,真的好久没见了。”

陈妈妈陈爸爸,都笑着招待她,又看到她身后的男人,笑得揶揄:“小蕊,这是你男朋友吧,不给阿姨介绍介绍。”

乔蕊大方的挽住景仲言的胳膊:“他叫景仲言。”

男人礼貌的对着两位长辈点点头,没有多余的话,却能看出起码的尊敬。

两夫妻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这位姓景的年轻人气度不俗,应该是很有成就的青年才俊。

这么一想,他们又挤兑陈扬:“你看看人家小景,再看看你,你这邋里邋遢的,像什么样子,还不去房间里换件衣服。”

陈扬刚才听到景仲言,就觉得耳熟,但也没多想,只听到妈妈又说自己,觉得丢脸:“这在家呢,哪里有这么多规矩,再说小蕊也不是外人。”

乔蕊也适时的大圆场:“都是老朋友了,陈扬什么样我没见过,不用麻烦了。”

陈妈妈更觉得不好意思:“这小子,这么大了,还一点不讲究。”

陈扬倒是无所谓,招待了乔蕊和景仲言坐下,就去厨房切水果。

乔蕊问了写隔壁房子的事,主要是问那个神秘的房主。

陈妈妈说的比超市的王阿姨说的要详细。

“那个房主,我其实见过一面,不是中国人,是外国人,金发碧眼,我也不会英文,他说得我也听不懂,就来我们这么借了几把扫把,还有梯子,就是清洁。”

乔蕊问:“那之后呢,都清洁好了,不住?”

“住了两天,之后就走了,然后就没回来过了,我们这儿当时还在传,是不是有地产商看上我们这儿的地皮了,要搞开发,所以才有外国人来买房子。”

那几年,房地产正是火热的时候,很多人都会往这个方向想。

但是乔蕊在景氏之后,接触的地产文件多了,也就知道一些。

按照这里的居住环境,是办法开发的,第一,离市区太远了,几乎已经是乡下的程度了,第二,附近没有什么旅游胜地,没办法做成度假村,第三,周围的环境,太多山石,会大大加大开发的难度,并且存在一定的危险性,如果没有足够诱人的利益,那就没人会开发这种没有投资优势的地皮。

乔蕊想到的,景仲言也想到了,不过他却说:“这里环境不错,适合养老。”

听他这话,乔蕊看过去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他摇头,他并不打算开发这里,只是觉得环境不错,可以买几栋房子,用作休闲。

看两人打哑谜似的,陈妈妈也没听出什么,就说:“陈扬问过他搞地产的同学,说是我们这儿的地,没有投资价值,应该是会一辈子都这样的,其实这样也好,住了几十年了,都习惯了,搬来搬去的也麻烦,这里人口不多,都是熟人,来来去去的,都方便,而且空气好,也没市区那么吵。我们这儿的人,也都不愿意被开发。”

乔蕊点点头,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这是,陈扬端了水果出来,坐在后,自己先吃了一个。

陈妈妈又说他:“你有点礼貌,让客人先吃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客人吃,客人吃。”他敷衍得把盘子往对面推了推。

景仲言没有动,乔蕊拿了一块苹果,咬了一口。

陈妈妈看她动作文静,忍不住叹气:“小蕊还是这么乖,小蕊,你有没有什么同学,朋友之类的,给我们陈扬介绍一个,光靠他现在这样,我都怕他一辈子娶不到老婆。”

陈扬脸一红:“妈,说什么呢。”

一直沉默着的陈爸爸也猛地出声:“找一个好,你都二十七八了。”

陈扬本来还想说什么,但却住了嘴,乔蕊看出来了,两位老人这么着急,多半也是考虑到陈爸爸的病,毕竟老人家这种病,治不好就是一个熬,指不定什么时候,连孙子都看不到就去了。

想到这儿,乔蕊又想到了外公,如果外公知道她现在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应该也很高兴吧。

她笑着说:“我们公司有很多单身女同事,陈扬,你喜欢什么样的。”

陈扬皱皱眉,瞪她一眼:“你这样的,你给我找一个。”

他话音刚落,乔蕊就感觉身边的景仲言动了一下。

大概也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,陈扬忙摆手:“我开玩笑的,找你这样的,还不打死我,你小时候就爱欺负我。”

陈爸爸陈妈妈都没说话,他们知道陈扬没开玩笑。

老两口一直很喜欢乔蕊,这么多年没少提乔蕊这个名字,心里其实也存了,万一乔蕊真的和陈扬能在一起,那该多好的想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