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八章 景仲卿回国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陈扬多年受到了熏陶,加上小时候可能真的有那么点青梅竹马的感情在里面,心里也有这个考虑,这种考虑也很淡,毕竟都是很小的时候的事了,慕海市那么大,多少年没碰到过,就算碰到,也不见得人家没男朋友,没结婚。

但是尽管情绪真的淡的看不见,可毕竟想法存在还是存在。

因此现在重遇了,他一不注意,就说出来了。

所以其实陈家人,一家三口的想法都是相通的,陈爸爸陈妈妈觉得,乔蕊孝顺,乖巧,有礼貌,总爱笑,甜甜的对长辈也好,要陈扬能找到这种老婆,那是真的好,就算不是乔蕊,也得找个品行德行差不多的。

而陈扬是觉得,乔蕊和他一起长大,他最后一次和乔蕊见面,他都十五了,乔蕊也十四岁了,都是懂得男女之间的大孩子了,两人从小的情谊在,陈扬就感觉乔蕊就是他的初恋,人都是这样,总会在之后遇到的女孩子身上,寻找初恋的影子。

有的人的初恋是幼时玩伴,有的是小学老师,其实大家都有一个理想型在心里,而偏偏陈扬的理想型,就是乔蕊而已。

这句话是玩笑也好,真心话也好。

乔蕊听陈扬打哈哈,也配合的笑笑,她忍不住的转头看了景仲言一眼,男人眉色淡冷,看不出情绪,面无表情的握住她的手。

她想到了他刚才说的话,他说陈扬喜欢她。

她没放在心上,但原来,男人之间,也有这么强的第六感吗?

“乔蕊,你真要给我介绍?”陈扬突然说。

乔蕊转过头,扯扯嘴角,点头:“你要是放心我,我就给你介绍。”

“那我把电话写给你,回去后,你有好对象,就打给我。”他说着,从衣服里摸了半天,摸出一个小盒子,抽出张名片递给她。

乔蕊接过,看了眼上面的头衔,副经理。

她不觉挑眉:“事业有成啊陈经理。”

“别笑话我了,就是间小公司,跟大学同学一起创业的,领导就我们三个,一个总经理,一个副经理,一个人事,员工也就十来个。”

乔蕊笑笑:“挺不错的,你这不是还年轻嘛,奋斗两年,肯定会更好。”

“承你吉言。”他又问:“你呢,在哪儿上班?”

“我在景氏。”

陈扬瞪大眼睛:“景氏集团?我去,可以啊乔蕊,景氏不容易进的,听说要求很严格。”

“还好。”当初大学刚毕业,乔蕊进景氏面试的时候,也和陈扬想的一样,但真正进去了,才觉得没那么难,不过也可能因为她一进去就在总经办,直属总经理亲自调配,下面的人,多少都要给点面子,也不会太为难她。

陈扬又看向她身边的景仲言,想到他的名字,忍不住问:“你男朋友,姓景,不会是……”

景仲言视线淡淡的扫过去一眼,随意开口:“是。”

陈扬:“……”

陈爸爸陈妈妈没听懂,看向儿子:“你认识小蕊的男朋友?”

陈扬脸色都白了,他就觉得景仲言这个名字耳熟,现在一联系到景氏集团,还有什么听不懂的。

景仲言,景仲言,景氏的下一任继承人,不就是叫这个名字吗?财经杂志上可不止一次提到过。

乔蕊的男朋友竟然是景氏的总经理,还极有可能是未来的总裁,这……这……

知道陈扬估计已经认出景仲言了,乔蕊也不知道说什么,不过她看身边男人的表情,倒是有点洋洋得意的。

一下子,她又有点哭笑不得,景总因为陈扬一句说要找她这样的女朋友,这种玩笑话,刚才开始已经不对劲了,现在找回了场子,怎么也要出出气。

她有点无奈,握住他的手,捏了捏。

男人看她一眼,回握住她的手,很用劲的抓着。

陈爸爸陈妈妈邀请他们用了晚饭再走,但乔蕊觉得回去还有这么长的路,如果等到吃了晚饭,回去就天黑了,晚上开车,又是不熟悉的路,她不放心。

所以四点多,就走了。

陈扬送他们出来,他的表情有些复杂,看看乔蕊,又看看景仲言,最后,还是咬牙说:“祝你们幸福。”说完,脑袋一埋,走了进去。

乔蕊愣了愣,看着他逃窜的背影,有点摸不清头脑。

倒是景仲言,拉着她的手,扯了扯:“还不走。”

他语气不好,声音有点闷闷的。

乔蕊回过头,搂住他的胳膊,撒娇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有。”他不声不响的往外走。

这幅表情,说没什么有人信吗?

“吃醋了?”她歪着头问。

男人瞥她一眼,没做声。

乔蕊有点委屈:“我不知道陈扬为什么说那种话,不过都是很小的时候的朋友,你小时候,难道没有什么青梅竹马?”

男人突然顿住,侧眸,眼神微凉:“一个时卿,一个陈扬,你的青梅竹马还不少。”

乔蕊扑哧一声笑出来,抱住他的腰,嘀咕:“谁让你出现太晚了,你还没说,你没什么青梅竹马吗?”

如果硬要算的话,他也有一个,只是……

“没有。”他冷冷的说。

乔蕊看着他,见他表情冷硬,不像说谎,脸红了一下:“可能是为了遇见我,老天爷也知道,如果你也有个青梅竹马,我肯定抢不过,所以给我开了后门。”

他捏住她的鼻尖:“越来越不要脸了。”

乔蕊握住他的手,把他的手指拉下来,释放自己的鼻子:“付尘说我越来越像你了,可能不要脸,也是随你。”

现在乔蕊已经偶尔可以跟他对上几句了,或许付尘说的真的没错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她跟景总呆久了,嘴皮子也利索起来了。

一路慢慢的回到停车的地方,他们上了车,往回走。

在车上,乔蕊就有点累了,迷迷糊糊的,没一会儿就歪在副驾驶座睡着了。

车子开了一半,细小的电话震动声响起。

景仲言看了眼一眼,是乔蕊放在工具箱里的手机在响。

他翻过来,看了一眼,却看到上面闪烁的名字,如此刺眼。

时哥哥。

这三个字,令他当场蹙起眉。

他把手机重新反扣,电话自动静音,没有声响。

可一通结束,第二通又来,第三通又来。

没完没了的,响个不停。

等到第五次,他面色已经非常难看,索性拿起电话,划开,接听。

“喂。”淡凉的嗓音,带着几丝隐忍的不虞。

电话那头是个女声,闻言愣了愣,在那头喊了声:“boss,接了,不过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?”

电话好像过了一道手,接着,一个清泠的男音,从那头传来:“小蕊?”

景仲言瞧了眼已经睡得甜甜的乔蕊,声音让轻了些:“她在睡觉。”

那头微微一愣,半晌,才问:“你是……”

“她丈夫。”三个字,语气无波无澜。

两方都是一阵的沉默,景仲言不耐烦。

“没事挂了。”

手机阖上的下一秒,景仲言淡定的打开乔蕊的手机,输入解锁密码,将最近通话删除了,这才淡淡的锁屏,把手机仍回原位。

车子继续往前驶着,速度不快不慢,一路稳行。

而另一边,景仲卿听到那边的嘟嘟忙音,迟迟的将手机阖上,脸上的表情,忽青忽白。

一旁的莫歆看了奇怪,小心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男人这才回神,回到大班椅上,却依旧有些神不守舍。

半晌,他吩咐:“去查一下,这个身份证号码,婚姻状况。”他写了一串数字,撕下来,递给莫歆。

莫歆拿着,不解的愣了一下,随即恍悟过来,猛地瞪大眼睛。

“boss,难道你的小新娘她已经……”

“去查!”两个字,饱含不悦。

莫歆一缩脖子,赶紧跑出去,出去,刚好撞到要进来的克里斯,她本着人道主义好心提醒:“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,建议你现在不要进去。”

“别闹,很重要的事,美国那边发来的传真。”克里斯晃了晃手里的文件夹。

莫歆拉着他:“这个不算重要,建议你十分钟后再进去。”

“嗯?”克里斯被她这谨慎的态度弄懵了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估计,我们这位大老板,快失恋了。”

“嗯?”克里斯幽蓝的眸子,透着一丝错愕:“他,失恋?”

莫歆不多说了,拿着那串身份证号码,往外走,

克里斯站在门口,一下子进去也不是,不进去也不好,最后只好傻傻的在门口呆着,呆够了十分钟,才小心翼翼的敲门。

“进来。”里面,男人的声音,和平时没什么不同。

他走进去,看了一眼,顿时知道不对了。

还是那张没什么情绪的慵懒面庞,可这会儿的他,浑身上下,却透着一股从内而外的冰冷,完了,这是真的失恋了吧。

晚上,徳悦。

一餐饭,景仲卿吃的闲闲散散,像是根本没吃出味道。

坐在他对面的男人,推了推脸上的金丝眼镜,夹了一块鸡肉,慢慢的吃下,又啄了口红酒,才缓慢的抬眸,神色却有些不悦:“叫我出来,就为了让我看你这张脸?”

景仲卿将筷子筷子,揉了揉眉心:“时差,有点累。”

对面的人也搁下筷子,语气闲淡:“说吧,叫我出来,什么事。”

“叙旧,不行?”

“不行。”男人的语气带着一丝冷淡:“最近我跟你弟弟有往来,目前看来,最好不要让他发现,我跟你认识,还曾经交情匪浅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