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九章 杨先生出院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曾今?”景仲卿拿着红酒杯,晃荡了两下,有些无语:“好歹师兄弟一场,这个曾今,用得过分了。”

那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浅淡的勾了勾唇,透明的镜片上,泛出一道凉意:“你也说了,只是师兄弟,难听点,就是校友,的确谈不上情分。”他又拿起筷子,吃了一口别的菜,看起来漫不经心:“不过就算看在一场相识的份上,我也可以提醒提醒你,你的弟弟,不好对付,至少目前来说,你,要和他斗,并不容易,况且,我不懂,以你现在的成就,真的就那么在乎景氏那点股份?”

一杯酒,转眼已经喝了一半,景仲卿目光淡凉,将酒杯放下,也拿起筷子。

“方师弟,谁跟你说,我回来,是为了他?”

“嗯?”方征秋蹙了蹙眉,眼瞳微微眯起:“不是为了他?”

“这次回来,是解决终身大事的。”

方征秋不知道说什么了,以他对景仲卿的了解,这男人,是匹野马,腹黑冷酷,看起来慵懒随意,但对女人一道,向来不看重,现在,却竟然说出这种话。

“哦,对方是谁?”

“你会知道的,准备好礼物,结婚当日,会邀请你。”

方征秋又看了他一会儿,确定他真不是开玩笑的,有点好奇了。

“看来,你好像真的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景仲卿不做声了,只继续吃菜,却只吃了几口,就吃不下去了。

下午,莫歆已经查到了乔蕊的婚姻状况,民政局登记上,的确是已婚,可笑的是,配偶栏的名字,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。

他其实早就料到了,那通电话里,对方没听出他的声音,他却已经听出了。

景仲言,就是景仲言。

他在美国,一直关注着他这位好弟弟,几个访谈也听过不少,他就知道,他没听错,

她丈夫。

这三个字,他说得何其自然。

景仲言,你真是……什么都要和我抢。

啄了最后一口酒,红酒杯已经空了,他觉得差不多了,起身,看着对面的方征秋:“账单已经付了,慢用。”

他离开,出了包厢,觉得空气一样的压抑。

莫歆在外面等他,看到他出来,走向电梯,便跟过去,看了后面一眼:“这样就吃完了?才半个小时不到。”

“这里的东西一般。”他面无表情,电梯没一会儿便到了,他走进去,按了楼层。

莫歆知道他心情不好,在查到那些东西时,她也吓了一跳,她怎么也没想到,乔蕊竟然已经结婚了,并且,她的丈夫就是……

那个人,跟景仲卿,还真是命定的敌人,不管是家庭,事业,还是爱人,都如此的争锋相对。

说真的,莫歆一直知道景仲卿心里有一个乔蕊,但她以为,能这么久不联系,心安理得的分开这么多年,就算再喜欢,应该也没到那个程度。

或许比起其他的女人,乔蕊在景仲卿心中,是最特别的,但是这个特别,她觉得用亲情来形容,应该更为合适。

可是现在,看boss这样的态度,这样的表情,她觉得,自己大概真的不了解他。

连他心里对谁的在意到底有几分,都估算不出。

电梯到了楼层,景仲卿回房,莫歆住在隔壁房间,她进去后,就走到阳台,两间房间的阳台隔得非常近,近的如果不在乎那几十层的高度,爬,都能爬过去。

旁边的房间,开了灯,不会儿,里面音乐响起,是莫扎特的曲子。

每次景仲卿心情不好,都爱放这种曲子。

叹了口气,她拉个张椅子,坐在阳台上,隔得远远的,陪他一起听音乐。

她几乎能猜到他在房间里干什么,喝酒,听歌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他现在,已经很复杂,大概,从没这么复杂过。

……

周末,乔蕊一大早就起来了。

她看了看时间,推了推身边的男人:“快九点了,起来了。”

男人顺势伸手一拉,将她拉下来,扯进怀里,反正,压住。

乔蕊无奈的看着他,推着他的肩膀:“不是说好了,今天去接杨先生出院吗,都答应人家了。”

“还早。”他不咸不淡的吐出一句,低头,将她吻含住,不放。

乔蕊被他磨得没办法,觉得这男人大概受了刺激,从昨晚开始,就不对劲。她唔唔两声,没有纵容他,挣扎着:“景总,别闹了。”

他眉心微蹙,在她唇上咬了一口。

“唔。”她吃痛,瞪着他。

他不悦:“不长记性?”

她愣了一下,随即脸颊一红,想到昨晚,他这样那样的,逼着她换个称呼,不准叫景总,不准叫名字,只能叫“老公”,那场面,现在想想都不忍直视。

而最后,她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叫了,叫得这人心花怒放,她自己却到最后,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。

昨晚还可以说是情到浓时,今天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她咬着嘴,摇头,可怜巴巴的望着他。

男人似乎打定了主意,她不松口,就一直耗着吧。

他压着她,手从下往上,在她身上游走。

乔蕊吓到了,看看时间,真的不早了,有点怕他真的乱来,急忙按住他的手,小声的嘀咕:“老公……”然后脸色一苦:“可以了吧?”

男人挑剔的眯着眼。

乔蕊没办法了,环住他的脖子,迎上自己的吻,又软软的叫了两声,好好安抚了半天,才可怜兮兮的哀求:“我们起来了吧,求你了,我……我腰疼。”

男人不做声,手已经环到了她腰部,细细的捏着,给她按摩。

昨晚,他是狠了点。

在床上闹腾了足足半个小时,两人才起来。

一阵兵荒马乱的洗漱,等到出门,已经九点五十了。

杨先生十点出院,他们赶过去,都十点半了。

病房里,杨先生手上还打着石膏,脑袋上也包着绷带,看起来非常可怜的坐在已经铺好的病床边,看着外面。

杨凌不是慕海市的人,在这里没有亲人,出了这样的事,他又不想父母担心,所以也一直没通知家里。

这会儿出院,也导致了没人接他。

一场邻居的份上,乔蕊上次来探望,看到他病房里,除了几个警察联名送的一捧花,和几个苹果,就什么都没了,看起来颇为冷清。

她就自作主张的答应,等到出院的时候,一定来接他,并且这段时间,会无偿的帮他照顾小金。

在某些力所能及的地方,乔蕊不介意当这种烂好人,毕竟,他们也不完全是陌生人,还有点相识一场的情分在。

看到他们来,杨先生笑了一下,挠挠头,有点不好意思:“麻烦你们了,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?”

乔蕊脸都红了,忙说只是点小堵车,眼睛却瞥了景仲言一眼。

男人不知道是真脸皮厚,还是根本不在意,他上前,提起杨先生那为数不多的行李,问他:“能自己走吗?”

“可以,腿没事。”他说着,站起身来。

三人一起回去,先送杨先生到家,乔蕊又把小金带过来。

看到主人,小金立刻冲了上去,杨先生手上还有石膏,行动不便,只能拼命往沙发里面躲。

小金就跳到沙发上面,对着他的脸一个劲儿的舔。

乔蕊看不下去了,把小金抱着,拖到一边:“好了好了,不要闹了。”

大狗甩着尾巴,还想往那边冲。

杨先生终于解放了,调整了一下坐姿,挪了挪胳膊,不好意思的说:“麻烦你们了,一直帮我照顾它,狗粮什么花了多少钱,我给你们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们也挺喜欢小金的。”乔蕊笑着说,又问:“你这样了,之后大概也不方便,要不要帮你请个钟点,做饭什么的,总要人帮你解决。”

杨先生说自己已经拖医院那边给联系了,明天就可以正式上岗,只是狗还要麻烦他们几天。

乔蕊和景仲言都没意见。

房间里很乱,小金守着主人的脚边,将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,好久不见,小家伙真的想他了。

杨先生一边揉着小金的头,一边跟景仲言说话,乔蕊就顺手帮着把家里收拾一下,家里的碎玻璃什么,也都扫了扫。

中午饭是在外面定的人,三人一起吃完,景仲言和乔蕊就带着小金走了,让杨先生自己休息。

回去的路上,乔蕊叹气:“杨先生也真是无妄之灾,听说因为这事儿,请假太久,公司那边已经劝他离职了,马上年底了,每家公司都在清算账目,这个时候会计因故不能工作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岗位,一般的公司,都会劝退员工。”

景仲言语气淡淡:“他有资历,好了也能找到下份工作。”

“是吧。”乔蕊没想过介绍杨先生去景氏,本来是挺好的关系,如果在同一家公司了,身份又成了上下级,关系肯定要变,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个,杨先生也没提过。

只是他这次受伤,医疗方面花了太多积蓄,下个月房租,不知道有没有困难,住在这样的小区,房租自然是不便宜,之前杨先生工资高,工作轻松,没什么负担,现在一下这么大的开支,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。

如果实在有困难,她觉得,合理的借点钱给他,帮他渡过难关也挺好。

说到底,也就是力所能及,一个月的房租,也就两三千,并不是多大的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