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一章 叙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门童立刻接通了对讲机,不一会儿,得到回答:“景总,还有一间小厅,不知道您几位?”

“那可以,楼上请。”

电梯刚上去,餐厅经理已经亲自迎出来,殷临走在后面,看着这骄奢的画面,扯扯嘴角笑了笑。

进了房间,随意点了几个菜,经理退了出去。

殷临才说:“好像还是第一次跟你来这种场合,以前总觉得咱们是一样的,现在看来,差太多了。”

他这话有点自嘲的意思,景仲言看着他。

淡冷的表情没有情绪,只是说:“以前挺好。”

在军队训练那段时间,大概是他最降身份,也是最怀念的一次。

那时候,他还是个毛头小子,为了进警校或者部队,而竭力着。

殷临叹息:“如果当时你真的到了警队,估计现在位置比我高多了,毕竟,你的才能的确远胜我。”

再见之后,他们还没说过这样走心的话。

景仲言眼神柔和了些,拿着手机,摆弄着。

殷临观察入微,喝了一口水,问:“所以,你和你老婆到底怎么了,现在能说了?”

“没怎么。”他无所谓的说,这时,经理亲自进来问酒水。

说了要开车,不喝酒,景仲言顺势问:“今天别的厅,来的都是什么人。”

徳悦作为慕海市一流酒店之一,酒店附设的餐厅,也向来是各界名流应酬交际的重要场所,景仲言这种问题问得很普通,有的是,的确会打听周围有没有熟悉的人,知道了,可以去打个招呼,也是笼络关系的一种方式。

经理捻熟的说了一堆名字,景仲言眉头却越蹙越紧。

“只有这些。”这里面,几乎都是他熟悉的人名,却没有一个是他要找的。

经理点头:“只有这些。”又看景总脸色不好,有点筹措:“景总,您要找……”

“没事了。”

打发人出去,景仲言低头喝了口水,眼睑微微沉着,看不出表情。

殷临咂咂嘴:“你到底搞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他没说,这种事,不好说,总不能直言,老婆去见别的男人了,我不放心,跟着来吧。

不一会儿,服务员送上来膳食,精致的菜色,没让男人有一丁点胃口。

乔蕊没来这里,她那个时哥哥也没订徳悦,他们,去哪儿了……

有点懊恼,有点气闷,但是毕竟叫了殷临出来,不可能丢着人离开,男人心情郁结,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这顿饭,殷临吃得胃都痛了,对面的人从头到尾一张不虞脸,他再厚的脸皮,也不好一个人吃的太有劲。

菜刚一上完,他就放筷子了。

“饱了。”他擦擦嘴说。

景仲言看着他,点了根烟,摇头:“吃吧。”

殷临扔下餐巾,有点无语:“你到底怎么了,是兄弟的就说出来,不过如果是你生意上的事,就别说了,说了我也不懂。”

景仲言没做声,烟进入肺部,绕了一圈儿,又吐出来。

男人没几个不抽烟的,景仲言也抽,但是乔蕊不喜欢,她虽然没直接说过,但偶尔表情也出卖了她的心情,烟这东西,害身边人,他就戒了。

可身边总是还带着,心烦的时候,也会点一根。

扔了一根给殷临,殷临接过,点燃,靠在椅背上。

“你要不说,就走吧,在这儿坐着也没意思,还不如去打打球,对了,这附近有个大学院校是不是,去打一场。”

打球,很久远的记忆了。

还是高中时才会做的事。

心里不快,的确需要发泄了一下,他起身,点头。

而此时,徳悦附近不远的粤菜馆里,乔蕊匆匆赶到,找到了指定包房,敲门。

门内,服务员打开,乔蕊透过她,看到里面沙发上的男人,面上一喜,走进去。

“时哥哥!”太久没见了,她有点激动,冲过去,就奉上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穿着西装的男人,双腿交叠,姿态慵懒,他手里还拿着电话,电话是接通中,冷不丁的一个软软的身躯投过来,他下意识抱住,手机掉在沙发上,他没管。

“好了,起来。”他拍拍她的后背,让她坐好。

乔蕊直起身子,坐到他旁边,问:“为什么临时改在这里,不是在徳悦吃吗?”

“想尝尝粤菜。”他随意的说,这才找出手机,对那头道:“具体晚点再说。”话落,挂了电话。

乔蕊睁着一双眼睛,将他身上上下打量着,觉得新鲜:“我从没见过你穿西装。”她拉拉他的西装衣袖,那面料,她摸得出,跟景仲言的很像。

应该是好料子。

他垂手,拉住她的小手,起身,带她入座。

这是一间小包厢,位置只摆了两个人的,两人坐下,服务员询问一声能否上菜,得到回答,才走了出去。

乔蕊坐的端端正正,抬眼瞧着对面的男人,嘴角一直弯着:“算起来,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,我感觉,都有点认不出你了。”她将他从上到下,细细看了一圈儿,那种陌生感,好像这才稍微减少了些。

他起身,拿起已经打开的红酒杯,单手,在她面前的杯子里注入,随即再倒入自己杯子。

他重新坐下,玩着杯子,俊逸的容貌,印着玻璃酒杯,竟然生出一种迷幻的错觉。

“我也快认不出你了,女大十八变,你变得太多。”他说这话时,盯着酒杯,没有交叠眼神,乔蕊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。

她摸摸自己的头发,笑着:“我变了很多吗?没有吧。”

他啄了一口酒,看着她,深邃的黑眸,闪着淡淡笑意:“这两年,过得好吗?”

“就那样吧,不好的时候,都跟你抱怨过了。”她也端起酒杯,却没喝,心里记得景仲言的叮咛,不要喝酒。

她身上要是有酒味,回去,肯定要倒霉。

他点点头,两人的邮件,通得并不频密,也因此,他错过了多少大事。

“叔叔阿姨身体怎么样。”

“很好,都退休了,就是在家享受晚年,两人的退休工资加起来都够去国外旅行了,偏偏哪儿也不去,不知道存着钱干什么,估计也是怕我将来没出息,要靠他们。”说到这儿,她又有点得意:“我现在,怎么也是要考经济师资格证的人了,他们还当我是小孩子。”

景仲卿看着她:“考证?”

“嗯。”乔蕊点头,脸有些红:“他让我考的,说是有好处。”

那个他,不用说都知道指的是。

看着她那副少女怀春的摸样,景仲卿低垂下眸,睫毛盖住眼底的情绪。

没一会儿,菜送上来了,粤菜讲究清淡,配上几样海鲜,乔蕊还真觉得饿了。

其实这次见面,乔蕊觉得,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期待,她的时哥哥好像不是很热情,是不是离开久了,始终有了隔阂。

不管再好的关系,终究不是经得起地理的挑战。

她乖乖的吃着菜,没发出声音,对面的男人,也安静的吃着,时不时喝点酒,却一次也没劝她喝。

包厢里,安静异常,就是服务员送菜进来,都觉得古怪。

从没见过一男一女,吃个饭吃这么安静,真的是来吃饭的似的。

实际上,就算是普通人,谁不在吃饭的时候聊两句。

乔蕊觉得很尴尬,这种疏远的感觉,还不如每次跟他聊邮箱的时候那么热诺,没有共同的话题,时间总是过得非常缓慢。

正在这时,一只剥好的虾子,递到了自己碗里。

乔蕊愣了一下,看到对面男人冷静的用毛巾擦手,脸上,一如曾今的温润。

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某个午后,外公钓了一堆虾子,煮了一大锅白灼虾,她手脏,还总剥不好,他就帮她剥,一块一块的喂到她嘴里,外公总是在旁边喝着茶看着,然后笑话他们,说只听过大欺小,没见过小欺大。

乔蕊那时候特别得意,有一个能让自己无条件欺负的人,是件非常幸福的事。

她看着那块虾子,沾上了酱汁,吃进嘴里,满意的点点头:“技术没落后啊,这些年,没少帮别人剥吧。”

景仲卿又拿了一只虾,继续剥着,淡淡的说:“心甘情愿的,就你一个。”

乔蕊乐了:“哟,还有逼着你剥的。”

男人低笑:“国外混日子难啊。”

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是时卿的家庭背景,要在国外那种地方自己打拼,里面的艰辛,肯定是不足为外人道的,她沉默一下,突然有些怅然:“辛苦的时候,想过回来吗?”

男人手没停,一只虾子,又剥好了,递到她碗里。

“想过,很快就打消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教授没教过我逃避。”

教授,说的当然是乔蕊的外公。

那位慈祥温和的老人,永远用着善良的目光,看到世界上任何人,他住在恬静的郊区,每天浇浇花,种种树,钓钓鱼,教教人,像是一位世外高人。

他们,都想那位老人了。

“我跟你说了吧,昨天,我回去看过,那里,变了好多。”她慢慢的夹起那块虾子,吃进嘴里,慢慢咀嚼着:“当年,真的发生了很多事,你一走,感觉,世界就开始崩塌,外公也走了,我也再没回去过了,那段童年,好像只是个梦。”

而这个梦明明那么美好,解决却那么心酸。

他停下动作,擦干净手,抬手,揉了揉她的头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