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四章 跟她聊聊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打球打得真的很好,乔蕊觉得,她又发现他一个优点,这男人,好像总是会很多东西,让人意想不到的出色。

这场球赛,打到九点才结束。

后面殷临腿不行,就是景仲言一个人对着对面五个,除了乔蕊来的时候,他分心了一下,掉了一球,后面的,也是全胜。

最后结果,三十二比一。

一散场,乔蕊赶紧抱着衣服和饮料跑过去,一边替他擦汗,一边看着他喝水。

殷临也走了过来,一脸苦笑:“年纪大了,不行了,跟这些小年轻比不了了,局里要是知道我这腿这么拐的,非得笑死我。”

莫歆在旁也笑:“局里?”

“我警察。”两人方才一直没说话,连个互相介绍都没有,乔蕊倒是介绍了一下,只是两人也没聊天。

景仲言看了眼莫歆,那眼神,凉淡。

莫歆冷不丁的后背一凉,摸摸鼻子:“那,乔蕊,你既然跟你男朋友一起,我就不送你了,你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乔蕊礼貌的说。

莫歆客气了两句,又看了景仲言一眼,转身走了。

其实乔蕊有句话说的没错,景仲言和景仲卿,很像,至少,都是那种一个眼神,就能让她心口一跳的人。

她突然有些期待了,期待这两人见面,会多有趣。

“她是谁。”莫歆一走,景仲言明知故问。

乔蕊含糊的说:“时哥哥的下属,叫莫歆,其他的,就不清楚了。”

他没做声,身上黏黏的,不舒服,运动过后的后遗症,让他蹙起眉。

乔蕊让他穿上衣服,晚上有风,他身上有汗,吹了风万一病了。

他套上外套,牵起她的手。

殷临很自觉,一出校门就走了。

景仲言的车停在前门的停车场,有点远,得走过去。

因为刚刚球赛散了场,周围还有很多意犹未尽的男男女女,他们一路走过去,就遇到了好多方才的熟面孔。

“怎么想到去打球?”她问他,有点好奇。

“心情不好。”他看她一眼,指尖捏紧她的小手,将她拉近了些,让她靠着自己。

乔蕊看了看周围,也有不少举止亲热的校园男女,这才没反抗,乖乖的歪在他身上,嘟哝:“为什么心情不好?”

男人嗤了一声:“你说呢?”

乔蕊抬头,看向他,眨眨眼:“因为我?”

他眯着眸,捏住她的鼻尖,垂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咬住不放。

“唔。”她吃痛,闷哼一声。

他这才放开她,语气不善:“和你的时哥哥,去哪儿了?”

他这语气,明明质问,却让她心里发甜。

她抱住他的腰,扬着脸,下巴抵着他的胸口,笑嘻嘻的看着他:“生气了?别生气嘛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他不做声,就看着她撒娇。

她踮着脚尖,吻住他的唇,一点一点的啄,讨好:“我不知道时哥哥突然换地方了,我跟他说了,下次带你一起。”

他沉默,把她拉下来,搂住她的腰,继续往前走。

乔蕊还在嘀嘀咕咕,说着今天见面后的一些感想:“其实我觉得大概真的过了太久了,我和时哥哥,以前那么亲密的关系,都变得陌生了。”

听到亲密两个字,他眼神敛了起来。

乔蕊没发现,继续说:“对了,你看到刚才的莫歆了吧,我觉得,她是时哥哥的女朋友,他们看起来好般配,我以前就觉得,时哥哥应该会找这种女孩,精明,干练,身上透着洒脱,还很温和,挺难得的,自己的男朋友皮夹里放着别的女孩的照片,她还能心平气和的跟我说,要是换成我,怎么装大方,都会有些介意。”

“照片?”男人的声音,冷不丁的冒出来。

乔蕊偏头看他:“嗯,时哥哥好像现在还是把我的照片放在皮夹里,他应该,也很想念我们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。”

她话音刚落,他突然摸出手机,推她一下:“站过去点。”

乔蕊不明所以,放开他的手,愣愣的后退两步。

他将手机跳到相机,对着路灯下昏暗的纤细身影,咔嚓两声,然后低头弄着,弄了一会儿人,却皱起眉。

乔蕊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上前两步,凑上去看:“干什么?”

“设桌面。”话落,把手机递给她:“自己设。”

“啊?”乔蕊惊讶的眨巴眼睛,看着手机是在相册里,她的照片被放大,上面,一个黑乎乎看不清脸的人,立在那里,莫名的,透着一丝恐怖。

她脸上一烫,丢脸极了:“你要用这个当桌面?你要吓死我?”

他蹙眉,不满。

“我不能设?”

乔蕊哭笑不得,她觉得他遇到时卿的事,就变得特别介意,早知道,就不要告诉他相片的事。

她满脸苦涩:“就算要当桌面,不能换张好看的吗?”

“这个挺好。”他抿唇说。

乔蕊都快哭了,都看不到样子,哪里好。

她将他的手机塞进自己的口袋,拉着他的手,往停车场走。

上了车,她坐上副驾驶座,摸出自己的手机,调出几张很有角度的自拍,然后传给景仲言,设成桌面。

“你看,这个好看。”她递到他眼前,洋洋得意。

男人看了一下,蹙眉:“是谁?”

“我啊。”乔蕊看看那照片,只调了色,没有p过,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“不像。”男人不满,大概真的觉得那张看不到脸的,才好看。

车子往前行驶,乔蕊又换了几张照片,都被男人一一否决,他的回答只有一个,不像。

照片这东西,本来就要不像才好看,像的都很挫。

最后,在男人越来越冰冷的表情下,乔蕊只好把那张黑漆漆的放上来,设好了,丢给他。

男人看了一眼,满意,放进口袋。

乔蕊有点不高兴,觉得自己形象全毁了,可又觉得,用对方照片当桌面,是件很浪漫的事。

她嘟哝了一下,也掏出手机,对着他拍了最后一张。

车子在行驶,他肯定没法摆姿势,乔蕊就是打的这个主意,要拍个难看的,然后报复报复。

结果,拍出来的效果……

她看着手机屏幕上有棱有型的侧面,纠结的皱起眉头,不一会儿,又抬头看看对面的男人,小脸苦着。

“怎么?”他侧眸,看她一眼。

乔蕊闷闷的摇头,把照片设成桌面,心里不如意的想,跟一个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人比上镜,简直不是一般的自取其辱。

……

莫歆回到酒店的时候,下意识的敲响了景仲卿的房门。

没人答应,他还没回来。

她吐了口气,摸出手机,播出克里斯的电话,用房卡刷开了自己房间的门,走进去。

“卿,不,我没和他在一起。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串流利的英文。

莫歆皱皱眉,有点担心:“刚才他突然离开,不知道什么情况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成雪家楼下。”克里斯那头似乎在吃东西,嘴里含含糊糊的:“这个女人在中国不知道做了什么,身边的钉子不少,各方人马都在监视她。”

这个莫歆之前也发现了,成雪向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,她发现成雪身边埋了人时,也问了景仲卿,他说不用管,她便没理,但没想到,景仲卿还找了克里斯去盯着。

对于成雪,她不理解,景仲卿到底是个什么态度。

说重视吧,又完全不像,说不重视吧,却有特地派人盯梢。

他对成雪……

摇摇头,甩开脑子里的想法,莫歆自嘲的想,就算是有兴趣,也该对乔蕊有兴趣,一个成雪,算什么,她唯一的优势,大概就是景仲言的前女友,或者还是初恋,让景仲卿抢起人来,多了点成就感,可现在有一个更合适的乔蕊,她不相信景仲卿还会把眼光放在成雪身上。

在美国的时候,这个女人就那么放荡,她不值得任何男人真心对待。

挂上电话,莫歆将手机扔下,进了浴室。

水声哗啦啦的落下来,她洗了澡,出来时,看手机上没有人打给她,她在路上就拨了几次给景仲卿,他看到,应该会回她。

他到底去哪儿了?

……

克里斯吃完手里的关东煮,对于这类的中国食物,有点意犹未尽,他透过车窗,仰头看了眼上面某层亮着灯的房间。

挑了挑眉,见没什么异样,开了车门走出去,把垃圾扔了。

再回来时,他远远地,就看到车内有另一个人的声音,他愣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走进,便看到,副驾驶座里,正吞云吐雾的俊逸的男人。

他松了口气,拉开驾驶座车门,走进去,忍不住抱怨:“你怎么来了,莫找你半天了。”

车内没开灯,车外朦胧的路灯光线浅浅的照射进来,衬着男人的脸,笼在暗色里,透着神秘。

那支烟,他抽得很猛,好像有什么心事。

克里斯湛蓝的眼珠转了两圈儿,非常好奇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她一直在里面?”景仲卿问,问的是成雪。

克里斯点头:“一直在,好像是受伤了,这几天都在养伤,没怎么出门。”

男人不做声,沉静的眸子,瞧着车窗外迷蒙的光线,将最后一口烟吞下,摁熄了烟头,突然拉开车门,走出去。

“喂,你去哪儿?”克里斯在后面喊。

景仲卿神色平静:“跟她聊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