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五章 没有的人,不要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别啊。”克里斯有点着急:“到处有人看着,你上去,不知道多少势力都知道,初来慕海市,成雪到底惹了什么事都不知道,这么贸然现身,不是引起误会。”

景仲卿没理他,关上车门,已经走进了楼道。

克里斯赶紧摸出望远镜,对着周围几辆固定的车辆悄悄看去,果然看到不少人已经蠢蠢欲动,有的拨电话,有的起身跟上去。

他在这里呆了一天,已经引起周围人的怀疑了,现在景仲卿从他车上下来,直接进了楼道,傻子都知道他们是一伙儿的,并且极有可能与其他人是一个目的。

而如今他们贸然先行动,别人自然要做事。

克里斯摇头叹息,眼看着两个浑身肌肉的大汉跟进楼道,只能摸出手机,打给景仲卿,让他小心点。

可是电话,怎么打也打不通。

而另一边,景仲言刚刚到家,电话就响了,他接起来,一边换鞋,一边听着。

那头很快说完,他淡淡的道:“看着就好。”

四个字,没有多余的解释。

乔蕊换好了鞋子,回头看他挂了电话,好奇的问:“有事吗?”

“没。”他不在意的说:“股市走势。”

股票的东西乔蕊也不懂,闻言点点头,抱着小金,逗逗狗。

成雪怎么也没想到,景仲卿会突然出国,并且这么轻易的,就出现在她家门口。

男人的脸色不太好,身上浓重的烟味儿还没散,她咽了口唾沫,往后退了两步,让开路,有点慌张的问: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男人进了房间,走到阳台边,对着外面撩开一层,看了一眼,偏头瞧着她:“得罪了谁?”

成雪很无辜: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……是他吧。”

是景仲言,肯定是她,自从上次医院见面后,两人就再没见过,她打过好几通电话给他,都是不通,然后她身边就出现了几枚钉子,甚至,她想回公司上班,李丽都亲自打来电话,说她的位置现在有人先顶着,她的假已经给她请到了下个月,让她这段时间好好在家休息,不用急着回去。

成雪当然不肯,她试过想回公司,但是不行,走出去没多久,后面跟了一票人,她进了公司后,更是被李丽几乎赶出来。

她被软禁了,虽然不想往这方面想,但是的确是。

她不懂,为什么之前都好好的,突然,景仲言要软禁她。

她说错了什么吗?他不时对她又有了意思吗?为什么他变得这么快,这么让人捉摸不清?

按住头,她真的很疲惫:“都怪那个女人!”

景仲卿侧首,看她:“哪个女人。”

成雪赶紧说:“那个叫乔蕊的,她,她是景仲言的妻子,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,那个男人竟然会随便娶这样的女人为妻,卿,你来找我,是不怪我了对吗?你会替我解围,会救我的对吗?你要相信我,我来中国,不是为了自己,我是为了你,你和景仲言,你们迟早会对上,如果我在他身边,就是对你的优势,你要相信我,自从当初跟你走,我的心里就只有你,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帮你。”

她说着,人已经走上来,拉住景仲卿的衣袖,靓丽的小脸,微微的苦着,看着很是惹人垂怜。

她擅长这样的表情,几乎信手拈来,连个过度都不需要。

景仲卿冷静的抽回自己的手,淡淡的看着她:“你背叛了我。”

“不,我没有。”成雪慌忙的解释:“我不可能背叛你,我的父母,被薛莹带走了,是她威胁我,我回来真的是为了帮你接近景仲言,可是薛莹发现了我,她讨厌乔蕊,她要利用我,挤走那个女人,她用我父母的命威胁我,我只是暂时脱离你,卿,我是有苦衷的。”

她楚楚可怜的摸样,配上那泫然欲泣的表情,让男人狠不下心说重话。

景仲卿没做声,就这么看着她,也不知信不信她的话。

成雪很着急:“如果连你都不相信我,我做的这些,还有什么意义?你忘了当初,是你带我走的吗?你承诺我,会给我更好的生活,会让我获得更多,总有一天,会带着我,把一切都讨回来,我记着你的话,我跟你走,在美国那段时间,我帮你的不够多吗?我们之间,难道连这点点信任都没有吗?”

她的语气很重,说到最后,甚至有点指责的意味在里面。

她真的很害怕,很害怕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也放弃她。

她不知道景仲言要做什么,但是她却知道,那个男人之前对她的虚以为蛇,都是做戏,甚至丁卯的失踪,说明他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她的计划。

现在她后悔得要死,早知道,就不该拖泥带水,乔蕊,早就应该去见阎王了,她失去了先下手的机会,现在,她成为了瓮中鳖。

看着眼前的景仲卿,这个人会救她的,她相信,否则他不会出现在这里,不会问她得罪了谁,他会帮她处理问题,就像以前在美国一样,她每次做过了事,都是他替她善后。

景仲卿,哪怕不是真的喜欢她,至少对她有一点感情在。

这点感情,足以让她摆脱现在的困局。

她忍不住又走上前两步,娇赢的身子,轻轻靠在他身上,语气,委屈极了:“卿,带我走吧,像以前一样。”

他面无表情,冷若的瞧着她紧贴自己的身子,从宽大的衣领,他能看到她里面的风光。

他眼神未动,手指,轻轻抵在她的肩头,将她缓缓推开。

成雪茫然的看着他,快要哭了。

他捉住她的下巴,揉捏着她软玉般的脸颊,细细摩挲着,倾身,道:“这一套,你做无效。”

成雪脸色微变,他是说,她挑不起他的欲望。

女人抿紧唇瓣,索性仰着头,看着他: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!”

他嗤笑一声,清冷的眸子,微微敛着,松开她的脸,徒留下她白嫩脸颊上,那搓不掉的红印。

“想看看,景仲言到底有什么手段对付你,想看看,他的尺度在哪儿。”

成雪蹙眉:“你想看他,什么时候杀我?呵,他是正经商人,况且我什么都没做,他凭什么对付我?乔蕊,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景仲卿目光又是一沉,眉尾一挑,视线,又在成雪身上转了两圈,似乎有些不可思议:“回来这么久,你一次也没对付过她?”那个她,指的当然是乔蕊。

成雪微微咬牙:“我也想,但那女人身边人太多了,我找不到机会,再说,景仲言很保护她,她原本打算先陷害她一次,让景仲言疏远她两天,趁着这个机会,让人抓了她,哪知道……”那知道,她真的成功了,却被那男人的偶然温情迷住了。

想到这里,成雪又是一阵呕血,他肯定是故意的,只是她真的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这样,他有什么必要需要这样。

他不知道,景仲卿却知道。

成雪,是一个重要人物。

他将成雪当做对付景仲言的一个砝码,景仲言何尝不是把她,当做对付她的一个钉子。

说到底,他们谁都没在乎过这个成雪,却恰好都以为,对方在乎。

而显然,他们都在乎的,是另一个人。

搞懂了事情,景仲卿也不想再留,他转身,朝门口走去。

成雪见状急忙拦住他:“你必须带我走,我不能继续这样呆着,像个垂死挣扎的咸鱼,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”

他没有理她,既然已经是颗没用的废棋,花这个心思,还有什么意义。

他绕开她,走了出去。

成雪在后面悲愤的大喊:“景仲卿,你要带我走!你不能丢下我!”

她的声音,满含怨气,却传不到那个男人的耳里。

下了楼,后面的两个人,景仲卿知道,但对方既然不动手,他也没打算浪费时间。

克里斯在等他,看到他完完整整的出来,松了口气:“谢天谢地,你没事。”

景仲卿上了车,直接吩咐:“回酒店。”

“嗯?”克里斯愣然:“不是要我盯着成雪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他的声音,一片冰冷:“她,没用了。”

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,就该抛弃,这是那个男人,从小教他的。

他到现在,竟然还记得。

想到这里,他面色又沉了下来,他以为成雪已经接近了景仲言,见过了景撼天,他还想打听点东西,如果成雪给他的是可用的资料,他还可以大发善心,救她一次。

但显然,景仲言一直防备她,也就是说明,她根本不可能接近景氏的高层。

真是没用,在美国,亏他还栽培她一段时间,没想到关键时刻,却成不了事。

浪费时间。

景仲卿什么时候来的,什么时候走的,景仲言知道得一清二楚,他拿着电话,站在阳台上,听着对面的禀报,了解了目前的情况。

“看来,成雪已经没用了。”

那头的人,迟疑的点头:“景仲卿,似乎没打算再要她。”

“把她送走。”男人冷静的下令。

对方不确定他的意思:“送走是说……”

“你看着办。”他话落,补充一句:“她对乔蕊有恶意,我不希望她,再次出现在乔蕊面前,懂?”

对方答应:“明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