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六章 我叫于凉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挂了电话,男人下了楼,下面,乔蕊正在看电脑,看到他过来,懒懒散散的指了指桌子:“你把水果洗一下。”

之前回来,看到楼下有卖梨子,她买了点。

这几天天气变来变去,一会儿冷一会儿热,蹲点梨子水,平时喝喝对身体有好处。

男人提着袋子进了厨房,再出来时,一盘雪梨已经洗好了,留了一半在厨房,剩下一半,他放在茶几上。

乔蕊拿过一个梨子,咬了一口,把头搁在男人刚刚沐浴完,身上还带着沐浴液香气的肩膀上,嘟哝着说:“我今晚不能早点睡吗?这个好难。”

她的电脑屏幕上是一套模拟的经济师考试题目,一整套的,不知道景仲言哪儿给她找来的,要她做,一共十几套,她一套边查资料边做,都要做两天。

所以一有空,她就抱着电脑,撒不了手。

男人拿出茶几下面的一本书,淡定的翻开,不顾旁边一直拱来拱去的女人:“为你好,昨天不是说就差一点了,还有几道,做完。”

“这是大题,好难的。”她偷偷把电脑阖上,爬过去,钻到他怀里,把脑袋搁在他肚子上,仰头看着他:“今天休息,就一天,明天一定做完。”

他低头瞧她,护着她的身子,没让她摔倒:“昨天也这么说,不行,做完。”

“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……”看软的不行,只好来硬的,她转个身,把脸埋在他腰上,抱住他的腰,一直摇一直摇。

景仲言被她弄得难受,下面涨了。

他按住她:“别动。”

乔蕊停住,憋着嘴,委屈极了:“我高考都没这么辛苦,景总,求你了,求你放我一马吧……”

男人手里的书有点拿不住了,他吐了口气,将书阖上,放到一边,弯腰,将她打横抱起来。

“啊——”乔蕊大叫一声。

他眯着眼,瞧着她:“好,不用做了,做点别的。”话落,抱着人,已经上了楼。

乔蕊眨眨眼,软软的窝在他怀里,心想做那档子事,总比做题好,至少不用她花脑力。

可今晚男人不知道怎么了,特别精力充沛,乔蕊被折腾得骨头都散架了,最后迷迷糊糊睡着时,悔不当初。

早知道,还是做题算了。

明天起来,脖子估计又不能看了。

到底为什么这男人就喜欢弄她脖子,不能换个能遮的地方吗!

星期三,赵央一到公司,就看到乔蕊黑着眼圈,坐在位子上发呆。

她走过去,摸摸她的额头,有点担心:“怎么了?变天感冒了?没睡好?”

乔蕊抚开她的手,没力气的趴着,叹了口气。

赵央挑眉:“景总威力过猛,你吃不消?”

乔蕊一瞪眼,看着她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知道!”

赵央:“……乱猜的。”

乔蕊赶紧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人看见,脸微微有点红,埋着头说:“他这两天,有点不对劲,我不知道他怎么了,就好像星期天之后,这两天一直……算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就觉得他心情不好。”

“没觉得他有心情不好啊,我刚上来还在电梯里看到他,挺好的,春分满脸,意气风发,比平时还帅。”赵央说着,又上下打量乔蕊:“倒是你,跟被采阴补阳了似的,你们俩是不是练了什么邪功?玉女心经还是葵花宝典?”

乔蕊白她一眼,没心情开玩笑。

这时,外头别的同事也来了,乔蕊推了推赵央,让她不要说了。

赵央回到位置上,看了看时间,拿了一份文件,又走过来。

“又怎么了……”乔蕊不耐烦的虚着眼。

“开会啊,你说什么,你忘了今天几号了。”

乔蕊顺眼看了下桌上的日历,恍悟过来,拖着身子站起来,抱住那份文件,往外面走。

赵央看她这样,觉得她可能真的吃不消了,有点担心,从口袋里摸了两颗糖,过去,塞到她口袋里。

“这什么?”乔蕊探手去摸摸。

“补充点糖分,我怕你开会开一半昏倒。”

乔蕊捏着那硬糖,鬼使身材的,拆开,含进嘴里。

今天是月底例会,乔蕊的这个项目,得例行公事的禀报一下进度,是大会议,所以在专属的大会议室。

乔蕊到的时候,看到首位上已经有人了,景仲言已经到了,正在等待。

她缩着脖子,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屁股刚刚落下,头顶上,一道淡淡的目光,已经投射过来。

她抬眸一看,与不远处的男人,四目交对,乔蕊看看周围,确定别人都在看文件,或则整理一会儿要说的话,没注意他们,她才松了口气,却还是快速移开了目光。

舌头里还藏着糖果,乔蕊抿着糖,甜甜的味道,弥漫在口腔。

这时,李丽突然起身,朝茶水间走去。

乔蕊在看她的文件,是赵央给她准备的,大约就是这个月的工程上的一些事,简明扼要的,应该说不到五分钟。

正看着,手边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放下。

她抬头一看,就看李丽捧着两杯饮料,一杯放在她手边,又端着另一杯,回到自己的位子,放到景仲言面前。

男人端起来喝了一口,隔空,看了乔蕊一眼。

周围的不少人看到了,一个个挤眉弄眼,面面相觑,这景总是要连开个会都要秀恩爱啊。

乔蕊脸迅速红了一片,看着那杯饮料,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。

最后,她只好再次垂下头,装作什么都没看到。

又等了两分钟,人到齐了,开始开会。

会议按照正常程序走,到了乔蕊的时候,她起身,老实的把自己要说的话说了一遍,正要走下,上面,低沉的男音,缓缓溢出:“度假村那边,预测最迟多久可以完工。”

预估早就已经送上去了,但是因为天气原因,还有各种突发事故,之前预估的时间,就不会太准确。

乔蕊想了一下,说:“大概在年底以前,初步的建设会完成,三月之前,算上装修和周边绿化,应该可以全部完成,赶在五一之前预售,应该是没问题。”

男人沉吟一下,问:“如果需要赶工提前,能提前多久。”

提前?

这个乔蕊之前没听说过,一开始设定的预售时间,就是明年五一劳动节。

她皱了皱眉,有些不确定的说:“如果一定要提前,那四月应该……”

“二月。”男人淡淡的说。

乔蕊瞪大眼睛:“二月,只怕会太急,工人方面……”

“二月。”他再说一次,眼睛看着她:“在预算不超额的前提下,把完工日期提到二月,当然,也包括各种审核,三月一日,我要预售开始。”

突然要提前整整两个月。

乔蕊眉心皱着,他这个命令太突兀了,事前也没有跟项目组这边协商过,突然在会上提出,乔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李丽说:“胜延那边的预售期,是三月十五日。”

乔蕊一愣,眼睛瞪大:“我们跟胜延签约的项目里,包含了预售日期条例,规定的是五月一日,一起预售,他们如果提前,就是违约。”

她怎么也没想到,又跟胜延有关,这个胜延是铁了心的,要和他们的作对吗?

周围一片安静,大家都没出声,显然也没想到,景总刚刚还给人家送饮料,这会儿突然就这么不给面子的当面为难人家了。

您明知道胜延有别的打算,您私下怎么也不知会你女朋友一下,搞得人家这会儿尴尬,合适吗?

乔蕊现在的确很尴尬,但她更觉得不可能,胜延根本没有资格提前预售。

景仲言微微靠后,后背抵在椅背上,对李丽递了个眼色。

李丽翻出一份文件,递给乔蕊:“胜延那边已经付了违约金,当初签约的时候,根本没想到他们会在时间上做手脚,因此这个违约金,设得并不多,这个,应该一早就在他们的预算之内了,我们如果不跟着提前,很可能,好的客人,都到不到我们这边。”

卖房子也是有讲究的,不是卖出去就行了,要看你的客住量如何,而客人的身份又是如何。

如果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点,那客人还可以公平争取,但是如果胜延那边提前,很可能真正大牌的客人,会入驻他们那边,那景氏这边,自然而然的落了下风。

这是个严肃的问题,而且现在已经十月快十一月了,胜延在这个时间搞违约,显然就是知道,他们这边就算现在赶,极有可能也来不及。

乔蕊沉着脸,表情非常不好。

景仲言没有等她再说什么,这么命令下达后,就让下一个人说。

乔蕊坐下,满脑子都是工程的事,她旁边一个人突然小声嘀咕:“景总怎么这样,乔组长,你别不高兴,他也是公事公办。”

乔蕊看了一眼那人,是地产部的一个主管秘书,今天他们主管跟副主管好像都没出席,是这个秘书做的代表。

乔蕊看了这人一会儿,不认识,但是一头卷发,妆容非常精致,身材也很好,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,听着让人很舒服。

她对那人笑笑,摇摇头。

她没觉得景仲言怎么样,这里是公司,当然是公事公办,她本来也不喜欢他给她开后门,这样挺好,她喜欢他的态度,一是一,二是二,在家怎么样是一回事,在公司,是另一回事。

“我叫于凉。”那秘书对乔蕊自我介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