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章 看出了端倪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不去也得去。”乔蕊又凑上去,把三张票从口袋里拿出来,试探的说:“一会儿我们先一起去看电影,然后出来她回她家,我们俩就去超市买食材,你想吃什么,我亲自下厨。”

前面还能听,到了后面,赵央脸一下子变了:“你是哪来的勇气,还敢跟我说这个的?”

乔蕊讪笑,讨好:“我一个人,有点怕。”

赵央瞥着她。

乔蕊苦着脸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,你不一起,我心里没底,一起吧,一起吧,你不是也担心我被人骗了吗?”

“切。”赵央冷嗤:“谁管你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却没推荐乔蕊了。

乔蕊知道她嘴硬心软的毛病,纠缠着她不放了。

到了一楼,于凉已经在大厅等着她们了,看到赵央一起,微微挑眉,笑着走过来:“还是乔组长厉害,能劝得了赵小姐,赵小姐,这部电影真的很好看,我看了影评,分打得好高,你要是不去,真的走宝了。”

赵央是真的不懂,于凉根本没跟她说过什么电影,现在怎么就能心安理得的摆出这副“我叫你好多次,你都不答应,还好现在终于同意了”的嘴脸呢?

人的脸皮,真的有这么厚吗?

乔蕊看赵央又要不乐意了,赶紧打圆场:“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
于凉点头,走过去,很自然的挽住乔蕊的另一条胳膊。

乔蕊愣了一下,看了看她,对方只是回她一笑,笑得甜蜜极了。

乔蕊尴尬,扯扯嘴角,心里有点别扭,毕竟,她还从没遇到过这么自来熟的人。

赵央也看到了于凉的动作,眉头皱得更紧了,这人,就跟妖女似的,看着就不是好人。

三人往外走,于凉闲聊:“乔组长跟景总说了吗?今晚要晚点回家,他放人吗?”

这是在打听他们是不是同居了?还是只是开个玩笑,打趣一下?

索性乔蕊现在也没瞒着什么了,尤其是同居的事,现在公司都传遍了,再否认,就显得假了。

她也不在意,随口说:“跟他说了,和赵央一起,他都放心。”

这倒不是假的,景仲言大概一直觉得,她就一个朋友,所以每次说到赵央,他都没反应,提到别人,他就会多问两句。

于凉不清楚她这话是故意说给赵央听的,还是说给她听的,倒是没说什么,就是笑笑:“看来景总很关心你啊。”

“就这样吧。“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含糊过去。

于凉却问上瘾了:“说起来,我还挺好奇的,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?我听说,之前你是景总的秘书,是不是朝夕相处,久而久之就……”说着,还故作神秘的笑笑。

她人漂亮,就算笑得偏猥琐,也显得好看,不让人反感。

但乔蕊是真不想说这些,她和景仲言的事,通常,说得最多的就是赵央,但跟别人,就是父母,她都三缄其口,总觉得不好意思说多。

她抿着唇,只是笑笑,不接话了。

于凉看她如此,也不好意思再问。

赵央冷冷的看着于凉吃瘪,心情总算好点了。

三人各怀心事,到了电影院,看电影之前,乔蕊的电话响了,她走远了点接,等候椅子上,只有赵央和于凉两人。

赵央没做声的在翻手机,于凉先说话:“我问了唐骏了,他,提起你了。”

赵央动作一停,抬眼,看向她。

于凉叹了口气:“虽说这些不是我一个外人好说的,但是赵小姐,你也应该检讨一下你自己,我看唐骏人还不错,虽然我和他交情不多,但是平时工作也能看出为人,你们俩的事,我的看法是,他比较可怜。”

赵央把手机一收,转首,冷笑的看着她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还要说明白吗?”于凉挑眉:“说明白就不好看了。”

“你说说看,我想知道,不好看是有多不好看。”

于凉无奈的摇头,像是觉得,不好传这种八卦,但是你如果一开始就不想传,又何必说一半呢。

乔蕊这时候过来,看两人表情不对,站在那儿有点踌躇:“怎么了?”

赵央看着于凉,追问:“你说啊,你什么意思!”

于凉有点懊恼的看着她:“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,乔组长,你帮我说说,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,赵小姐,好像生气了。”

赵央真的很无语:“于小姐,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,你就告诉我,唐骏跟你说什么了,或者,你的理解是什么,我和他之间,你又知道多少?”

于凉站起来,拉着乔蕊的袖子:“乔组长,我真的是随口说说,你看这……”

乔蕊看着两人,真不知道说什么。

她相信赵央不是没事儿找事的人,那如果真的找事,肯定就是于凉,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有什么意义?她就非要把赵央惹起来,再吵一架才高兴吗?

“电影快开始了,先进场吧。”她只好打圆场。

于凉连忙点头,赵央却不乐意。

“不行,我就要她说,于凉,你不用模糊焦点,你今天不说,这电影也不用看,咱们就耗着吧。我有的是时间。”

“我只是多了句嘴,赵小姐,你不要无理取闹好吗?”于凉软软的说,似乎真的很无奈。

赵央脸一下子更黑了。

无理取闹,她无理取闹?

乔蕊看着场面要控制不住了,连忙按住赵央,拉着她小声说:“别吵了,这么多人看着。”

“是她吵还是我吵。”赵央一下挥开乔蕊的手,冷眼瞧着于凉:“于凉,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,阴阳怪气,两面三刀,你搞这些挑拨离间,不脸红吗?你脸皮到底有多厚?你以为谁都是弱智吗?”

于凉被她说的面红耳赤,眼睛都红了:“赵小姐,我承认我说了让你不开心的话,那我道歉好吗,是你跟我说,你跟唐骏有过一段,我以为你因为我和唐骏是同事,误会了我们,所以对我这么排斥,我就去找唐骏求证,是他说的,你们是和平分手,因为性格不合,性格不合这种事很正常,我就随口跟你这么一说,你至于这么夹枪带棒的吗?你们不是分手了吗?你还这么敏感干什么?而且,我挑拨离间什么了?你和唐骏已经分手了,我和唐骏也没关系,我还需要挑拨什么?你这说话,简直不讲道理!”

之前还支支吾吾,现在却一口气全说出来了,句句都是委屈,可怜得不行。

乔蕊听在耳里,沉默着,看向赵央。

赵央和唐骏算个什么关系,她们两人都知道,唐骏当时是追着乔蕊的,并且穷追不舍,后来因为赵央中途去接近他,他才调转了目标。

但是这件事,于凉显然不知道,真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,事后分手。

如果于凉真的去问过唐骏,她们都相信,唐骏说不出什么性格不合分手之类的话,因为于凉不避忌的跟她们走近,地产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,唐骏和她们俩有恩怨,于凉接近她们,还问他这么敏感的问题,唐骏不是脑子有坑,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。顶多会说,以前认识,后来没怎么联系了,点头之交。

这才是聪明人自保的说法。

她们都认识唐骏,他不是没智商的人,说出话的可能性很大,非常大。

但是于凉的这个说法,简直把唐骏塑造成了一个傻子。

如果你没问过,就不要说这些话,如果你问过了,就实事求是,你非要说一个与人物性格截然不同的版本,你让了解情况的人听着,是什么感觉?

乔蕊之前对于凉还只是觉得她不对劲,现在,已经也开始有点排斥她了。

因为她感受到了她言语间的预谋,还有一个语言陷阱。

想到这儿,乔蕊就不太想理这个人,想敬而远之。

“那还看不看电影?”她突然问。

于凉似乎惊讶一下,大概觉得,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打圆场了,为什么还惦记着电影。

但是戏已经开了头,怎么也要演完,她吸吸鼻子,捂着嘴:“抱歉,我不想看了,扫兴了,我,我想走了……”

说着,就弯腰拿包。

她之前坐在那儿,但是补妆,把一些小镜子,睫毛膏,唇彩都拿了出来,所以现在还要收拾一会儿。

她看起来收的很快,但实际上很慢,一直静心等着。

可是等到最后,也没等到有人劝她,她心里开始不确定,或许,她不该说这么过,作为赵央的朋友,闺蜜和男人分手,她的立场,应该也是谴责男方的,而她的话,却有点为唐骏说好话的意思,是不是也戳到了乔蕊的痛脚?

想到这儿,她有些后悔,之前她问了唐骏,问他和赵央到底什么关系,唐骏说没关系,只是认识,但是很久不联系了,而且男女之间,如果没那个意思,联系多了也不好,会让人误会,还哄了她好一会儿,让她不要吃醋。

但是她作为女人,是偏信赵央的话的,唐骏不承认,但是她觉得赵央没必要骗她,她和唐骏,肯定有过一段,她就编造了几句话。

但这几句话,或许有漏洞,让人听出了端倪?

心里有点烦,她的计划是,赶走赵央,和乔蕊单独相处,如果她有技巧一点,或许今天就能跟着乔蕊回家,真正踏进她的闺蜜圈子。

可现在,却被搞砸了。

东西本就没多少,她再怎么拖延时间,也还是收完了,她提起手袋,对乔蕊抱歉一笑,走出了电影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