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一章 不请自来的电灯泡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直到她消失不见,才转头,抿着唇,问赵央,没说话。

赵央却突然冷笑一声,手一摊:“票呢?”

乔蕊拿出三张票。

赵央撕了一张,将另外两张拿着,往进场口走。

乔蕊追上去,见她在检票,走进了厅了。

她只好一起,坐下后,才迟疑的说:“还以为不看了。”

“票不是都买了,不看白不看,这电影影评是很很高,说不定真的好看。”

乔蕊看着她的侧脸,电影院光线不强,她看着有些逆光,但也足够能看清:“你说,她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但我已经可以确定了,她的目的,绝对不单纯,乔蕊,你要想好,这种人,你真的要和她接触吗。”

“我不想。”乔蕊说的实话,她不想,因为于凉真的处处都是漏洞,让人想相信她,都安不下这个心。

电影院的灯暗了下来,电影开始了。

乔蕊基本没怎么看进去,倒是赵央,似乎因为戳穿了于凉,很开心,看得特别起劲,看完后出来,还聊着剧情。

乔蕊没她那么心大,她心里隐隐,是担心的。

总是不放心。

按照原定计划,跟赵央去超市买了食材,回家时,景仲言已经在了。

赵央平时凶,在景仲言面前老实得跟什么似的。

乔蕊去厨房做菜,她也主动来帮忙,唯恐跟客厅里的男人单独相处。

这种心情乔蕊明白,以前,她也这样,跟景总同处一室,连呼吸都不敢放重。

她调侃赵央:“还以为你胆子多大,之前不是还教我冷战吗?”

赵央一把捂住她的嘴,谨慎的看看外面,确定外面没动劲,才说:“你告诉景总了?是我教你冷战?”

“没。”

赵央松了口气:“不准说,我还不想下岗。”

乔蕊失笑:“没那么严重。”

赵央撇撇嘴,帮乔蕊伽蓝殿肉,突然想起什么,擦了手,往外走。

她出了客厅,半天都没进来,乔蕊探头看了一眼,见赵央正坐在沙发上,隔得老远的跟景仲言说话。她有点好奇,他们俩还能聊什么?

等到她菜都快起锅了,赵央才进来,进来时,脸上笑眯眯的。

乔蕊好奇:“好像很开心?”

“如果于凉和唐骏被开除,我更开心。”

乔蕊诧然:“你跟景总告状了?”

“废话。”赵央瞪她:“倒是你,唐骏都快在景氏安家落户了,你竟然没跟景总说,我算是服了你了,你们俩平时私下都聊什么?不聊公司里的事吗?”

乔蕊冷笑:“看到茶几下面那三排书了吗?”

赵央眨眼,刚才她是瞟了一眼,客厅茶几下面,好像是放了很多金融方面的书籍,有两本还摊开的,中间夹了一支笔: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

“我们平时就聊这个。”乔蕊磨着牙:“每隔三天还有个小考,我昨天的卷子还没做完,一会儿吃了饭,还得做卷子,他让我考资格证,这还是第一个,之后不知道还要考多少……”

赵央迟疑:“……你说真的?”

乔蕊叹了口气,说不出话了,主要是,说多了,想哭。

赵央:“……”

吃饭的时候,赵央的动作很快,她就是觉得跟景总一个桌子,有点吃不下,所以光速吃了几口,就捂着肚子说饱了,再看看看时间,说太晚了,要回家。

乔蕊拉住她:“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喝点汤,一会儿再吃点水果啊。”

赵央拧开自己的手,往后退了两步,连连摆手:“不了,我真的饱了,而且时间真的差不多了。”

看她慌忙逃之夭夭的摸样,乔蕊很无语,盯着对桌的男人:“你吓着她了。”

正在吃饭的男人莫名的抬头,瞧她一眼,又低头,继续吃饭:“她太拘谨。”

乔蕊戳着筷子,突然好奇:“刚才赵央跟你说的,你知道吗?我是说,你真的不知道唐骏来了景氏吗?”

唐骏的事,乔蕊一直没跟景仲言谈过,主要也是觉得没必要,但是于凉行踪诡异,她又那么巧和唐骏一个部门,要说两人间没什么问题,她还有点不敢相信,毕竟巧合这东西,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。

不过她倒是想知道,这些事,景仲言是真的不知道吗?

他是景氏的总经理,唐骏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她总觉得,就算是李丽,也会跟他禀报一声。

男人继续吃饭,舀了一勺汤,喝了一口,慢条斯理的说:“他是上头放下来的。”

“上头?”乔蕊眨眼:“什么上头?”

他看她一眼:“我母亲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唐骏是总裁夫人放下来的,唐骏居然还认识总裁夫人?

乔蕊觉得事情好像很复杂,唐骏以前如果有这种门路的话,又怎么会缠着她和赵央不放,那么就是之后,他发生了什么?

但是他一个籍籍无名的人,又是怎么不动声色的在总裁夫人那儿挂了名字呢?

她越想越想不通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男人看她满脸纠结,放下筷子,伸手过去,揉开她紧皱的眉心。

她愣了一下,看向他。

他淡声:“这种事,我会处理。”

“你要怎么处理?”她紧盯他,想知道。

他不说了,挥挥手,让她快点吃饭。

饭吃了,乔蕊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,洗碗的时候,也心不在焉。

等到她反应过来时,身后突然被人抱住,她身子一动,扭头去看,就见后面,景仲言吃饱喝足,一脸懒洋洋的搂着她,也不做什么,就是搂着。

“干什么?”她问。

他不做声,就是抱着,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,呼吸都钻到了她脖子上。

乔蕊有点想笑,觉得他在撒娇,并且脖子暖呼呼的,有点痒。

她动了一下,他更紧的箍住她,不让她躲。

他的力道在那里,她也不挣扎了,索性就这么洗碗,手在温水里冲刷着。

身后的男人冷不丁,突然冒一句:“这世上,好像个东西叫洗碗机。”

乔蕊动作没停,随意回答:“就两个人,几个碗啊,要什么洗碗机。”

景仲言虚虚的看着她,又将她搂紧了些:“明天买一个。”

他不擅长家务,并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,也是今天李丽无意提起,他才惊觉,乔蕊每天又要上班,又要收拾家里,很辛苦,能让她轻松点,自然最好。

乔蕊没在意,心里想着,估计买回来,也是放在那儿不会用,便没做声。

洗了碗,擦了手,两人出来,窝在沙发上。

乔蕊想做卷子,身边随时有个老师,真的挺伤不起的。

她刚把书拿出来,他就夺走,仍会茶几下面。

她诧异:“干什么?”

他不语,却突然攥住她的下巴,吻住。

乔蕊朦朦胧胧,就感觉他的呼吸越来越重,心里有点古怪,他这几天,都不对劲,似乎需求特别多,刚开始她还以为因为时哥哥回来了,他不高兴,所以用这种方式折腾,但是最近几天,时哥哥一直没和她联系,他却也一直这样,这她就越来越不懂了。

她勉强推开他,手撑着他的胸口,嘟哝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他不做声,捏住她的手腕,将她的手按下来,又靠近,吻住她,呼吸在她唇上辗转,厮摩。

乔蕊被他吻的越发往后退,最后倒在的沙发上,推也不推不开。

她身子越来越烫,被这人撩拨得发热,正想要不再纵容他一回时,门铃突然响了。

两人都顿住,袭击的男人满脸不虞,面色漆黑,被压在下面的乔蕊愣了一瞬,便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她推开景仲言,一边理衣服,一边说:“估计是赵央有什么东西忘了拿,我去开门。”

景仲言坐在沙发上,脸黑的吓人。

乔蕊开了门,却看到外面的人不是赵央,是杨凌,愣了一下。

本来窝在阳台门口的垫子上,裹着两只猫一起睡觉的小金嗅到了主人的气息,猛地跳起来,抖抖毛,一个箭步冲上去。

面包和面团无端失去了支撑,倒在地上,伸了个懒腰,懵懂的眨眨大眼睛,坐着,舔舔自己的爪子。

杨先生手里提着狗粮,身上的绷带还没消,满眼笑眯眯的走进来。

“我刚才路过宠物店,给小金买了点东西,还给面包面团也买了,这几天,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小狗了,总不好再在伙食上占你们便宜。”他说得很客气,一进来就揉着小金的大脑袋,一人一狗感情很好。

景仲言双腿交叠,一脸深沉的坐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电灯泡,脸色没办法好。

杨先生也注意到景仲言似乎心情不好,有点尴尬:“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乔蕊赶紧推了景仲言一下,笑呵呵的说:“没有,刚吃了饭,我们也正打算出去遛弯,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,大概家里就没人了。”

杨先生点点头:“我也算着时间过来的,怕你们不在。”说完,就感觉右边像刀子似的眼神一直甩来,他转头看去,就对上景仲言越发漆黑的眸子。

黑得发沉。

他咽了口唾沫,站起来,别扭极了:“那个,我还是先走了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“别啊,再坐坐。”

乔蕊急忙叫住他,人家杨先生是爱狗人士,狗在别人家放着,心里放心不下,就过来看看,挺正常的,可景总那一脸嫌弃,真的太没礼貌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