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四章 玉姐被保释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卡瑞娜听她这么说,犹豫着点头:“明天,去表姨家吃饭吧。”

乔蕊嗯了一声,进房间,打开柜子,给她跳了几套肥大的衣服:“穿这个,看不出来。”

卡瑞娜看了一眼,点头,又瞧见了乔蕊忙进忙出,额头都有细汗,发丝也很是凌乱的摸样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
她埋着头,不再去看,怕心里更纠结。

乔蕊没坐一会儿就要走了,今天是周五,她现在每周二和周五都会到卡瑞娜这儿来一趟,平时,也就电话联系。

要出门时,卡瑞娜突然叫住她:“你一个人回去?”

“嗯。”乔蕊背上包,准备开门。

卡瑞娜猛地站起来:“叫景总来接你吧,他是你男朋友,这么晚了,让你一个女的自己回家,太危险了。”

“危险?”乔蕊古怪的皱着眉,有点好笑:“才九点不到,不算晚吧。”

“最近世道不好,新闻播了,说最近这附近不安全。”她说着,索性走过去,把乔蕊拉回来,把她的包接下,放到自己背后,才说:“打电话吧,叫他来接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”她突然这么谨小慎微,乔蕊觉得太奇怪了。

卡瑞娜却不语,就这么盯着她,仿佛不叫个人来接,就不让她走。

乔蕊坳不过她,打了电话。

说了两句,就挂了,她阖上手机,老实说:“景总现在过来。”

卡瑞娜松了口气,这才把包还给她。

乔蕊看着她的表情,她的担心不似作假,但是就是让人觉得有点莫名。

她不知道,她们的关系,已经这么好了,卡瑞娜不是对她一直不闻不问的吗,她一直感觉自己有点多管闲事,一头热的主动照顾她,帮她买这个买那个,这还是第一次,她有了回应。

乔蕊说不出什么心情,有点微妙吧,毕竟从互相仇视,到现在这个情况,中间的过度有点少,她不太适应。

坐在沙发上,电视上放着新闻。

这是本地新闻,这时,卡瑞娜突然指着电视屏幕下方滑过的横屏,说:“你看,上面写了,xx路附近上周三有抢劫,你看到没有。滑过去了。”

她像是证实一般,很激动的指着那滑的很快的字符。

乔蕊不动声色的看着她,不知道说什么。

大概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了,卡瑞娜也脸红了一下,又回来坐好。

等了大概二十来分钟,乔蕊电话就响了。

是景仲言到了。

卡瑞娜听了,特地跑到阳台去看了一眼,确定了下面的确来人了,才放乔蕊走。

乔蕊进了电梯,心里还在想事,出来时,脸上就一直笑着,看到马路对面的捷豹,她走过去,拉开车门进去,嘴角也翘着。

景仲言看她似乎心情很好,问:“怎么?”

乔蕊抿着嘴,笑呵呵的:“我也说不清,就好像,卡瑞娜变得有点重视我了。”

“嗯?”男人驱动车子,俊美的容貌,在微暗的车厢里,显得轮廓分明。

乔蕊侧头看着他,把刚才的事说了,有点得意:“说起来吧,我还是不太喜欢她,但既然她有意缓和关系,我就勉为其难答应,给她这个面子吧。”

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摸样,小脸红扑扑的。

景仲言瞧着她,眼睑微敛,心底冷凛。

卡瑞娜吗,他还忘了这个人,看来,她也知道点什么。

“萧婷的手机呢?”他突然问。

乔蕊还沉浸在沾沾自喜的情绪中,听他问,就从口袋里摸出来:“这儿,我明天给赵央,让她联系胜延那边的人来拿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

乔蕊无所谓的把手机递给他,又歪在副驾驶座,想着卡瑞娜之前的态度,捂着嘴窃笑。

她自顾自乐,没注意到,景仲言拿着那支不属于他的手机,看了没一会儿,便把密码解开了,这是很简单的软件密码,重新关机输入代码,进入卸载那个锁屏软件,自然没密码了。

再打开时,他畅通无阻,直接点到了最近通话联系人,又查看了一会儿,才重新关了,递回给乔蕊。

乔蕊收回,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狭窄的看守房里,向韵盯着墙上的日历,数着日子,一天一天的看。

玉姐看到她又站在日历旁边发呆,眼睛闪了闪,下了床,走过去。

她刚走进,向韵好似发现了,回头看她一眼,又走回自己的床位。

玉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还是跟过去,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问:“那些人,你让她们去做什么?”

她的语气,有点质问的声调。

向韵冷笑一声,看着她,撇开头。

“喂,我问你话。”她语气不好。

向韵索性躺下,掀开被子窝在里面,把自己脑袋盖上,彻底不理她。

“你……”玉姐发火了,一把将她被子掀开。

其他床的人听到动静,都坐起来看,这段时间,向韵把那些投靠她的人都弄出去了,现在看守房里剩下的,都是不愿意被她利用的,还有四五个新进来的,新进来的胆子都比较小,也不敢多生事,也就远远看戏。

有人下了床,拉了玉姐一下:“别理这疯女人了。”

她们心里还是有想法的,向韵能把人全都弄出去,找这么多人来担保,而且弄出去的时间,一个接一个,这么有技巧,自然不是做寻常的事,那她的身份,肯定也不寻常。

她们不愿意引火烧身,平时都都躲着她,在她们看来,这个向韵就是疯子,每次有人来看她,她就会在自己身上弄出一些伤痕,手臂上和脸上,弄得最多,总是让人怀疑,是不是她们对她下了黑手,就连看守的警察都好几次警告她们。

可实际上,这根本就不是她们干的,她们怀疑这女的要不就是有自虐症,要不就是搞的什么苦肉计,要不怎么会每次都在有人来探访之前搞事儿。

虽然这是她的私事,但是也间接的表现出了这个人的不寻常,所以她们更不愿意跟这人有半点沾染。

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,拖着玉姐回来,劝道:“你管那些人出去干了什么,就是犯法也不是我们过问的事,她们都是自愿的,我看着女人疯疯癫癫的,但是也不像是会搞出人命,应该不会多严重,而且我们跟那些人就是萍水相逢,几个星期的接触,没必要去惹事。”

这是比较保守的说法,谁都不想惹麻烦。

可玉姐就是有这么个性格,说好听点,叫关心别人,说难听点,就是多管闲事。

她就是这种无端端的义气,才把自己弄到看守房里,并且出了事到现在,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她走。

这段时间,她的心情是很沉重的,在总觉得被以前的姐妹背叛了,她以前对她们那么好,几乎到了无私的地步,可得到的,却是这样现实的结果。

她心里烦,加上这段时间跟看守房里其他人接触多了,隐隐有了大姐大的意思,潜意识就把这些人当成了自己的人,总想着要关照着她们点。

其实她这种想法很自作多情,就像其他人说的,别人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,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地里笑,说看玉姐平时这么厉害,打人什么的,动静都不小,说白了其实心里有点傻,或者说圣母病。

在女人眼中,这种叫圣母病,但如果是男人,一旦我把你当成兄弟,我就会罩着你,这种想法在男人的群里,其实是很正常的。

玉姐只是有个男人性格罢了。

向韵被掀开了被子,见玉姐被拉走,也不睡了,起床,又站到日历下面,盯着上面看。

她那神神叨叨的摸样,看得其他人都有点毛骨悚然,玉姐更是觉得全身不舒服,手也痒了,恨不得过去把她揍一顿。

她旁边的人拉着她,小声说:“不要闹事了,你想被隔离?”

玉姐一肚子火,重重的捶了一下床,捏着双层床的栏杆,发脾气。

正在这时,外面有人喊:“吴玉,出来。”

玉姐愣了一下,转头看去。

看守警察在门口催促:“快点,有人保释你。”

保释,她?

玉姐下意识的看向向韵的方向,眼睛眯起来了。

向韵也好奇的转头看过来,对上玉姐的目光,又冷冷的撇开。

不是她?

玉姐惊讶,她以为是向韵把她弄出去,来个先斩后奏,让她记她这个恩,但现在看来,好像又不是。

玉姐走过去,问看守警察:“是谁来保释我?”

“出去就知道。”警察开了门,让她出来。

玉姐满脸奇怪,还是跟着出去。

出去后,她看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男人,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,头发也被收拾得一丝不苟,他脸上戴了一个黑框眼镜,见到她出来,看了看手里的资料,确定了一下,才对她点点头。

玉姐皱眉:“你是谁?”

那人没说话,只催促警察:“麻烦快点,我们赶时间。”

玉姐想到了向韵,开口就问:“你是那个疯女人的人?你们不用想了,就算救我出去,我也不会帮你们。”她又对警察说:“我不认识这人,我要回去。”

说着,就要往回走。

黑框男人没吭声,警察却拿着警卫棒,不高兴的说:“你以为这里是旅馆啊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