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章 抵达美国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卿是被电话声惊醒的,昨晚熬夜跟美国那边开会,今天早上才睡,睡了没有几个小时,电话就响了。

是方征秋打来的,他的声音,带着几丝深沉:“在哪儿?”对方直截了当的问。

景仲卿翻了个身,看了眼床头的时钟,才三点,还很早。

他又躺回去,声音慵懒:“酒店。”

“你还没醒?”对方音色加重了一分。

景仲卿吐了口气:“有事?”

“你还不知道?”

“什么?”

对方却一阵沉默。

景仲卿隐隐觉得不对,在意了点,坐起身子,揉着眉心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方征秋似乎斟酌了一下,才婉转的说:“你说的没错,薛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。”

猛地提到那个女人,景仲卿脸色难看了许多,那个害死她母亲的女人,那个将幼小的他驱逐出境的女人,那个瞒着所有人,想要悄悄杀了他的女人。

若不是教授的帮助,他现在,只怕早就化成一堆白骨了。

薛莹表面上是个家教甚严的千金小姐,有着独特的气质,高贵的身份,她出自书香门第,平日也喜好文雅。

当他的母亲离世,他被接回景家时,这个女人,在第一时刻,对他释放过了善意。

比起景仲言总是冷漠,鄙夷的视线,这个女人就温柔多了,她在景撼天面前那么柔情蜜语,婉柔心软的保证,会好好照顾他,她说她虽然讨厌他母亲破坏了他们的家庭,但是他是无辜的。

那女人,说的那么好听,揉着他头发的手,又软又香。

那时候,他真的还太小了,小的,不会分辨善恶,就这么相信了她。

那女人做事滴水不漏,从景仲言莫名的受伤,到重重的怀疑直指他,再到将他赶走。

这个过程,她竟然只花了两个月。

景仲言莫名的被花盆砸到,手臂脱臼,这分明是她使人做的,却真的能空口白牙的诬陷到他头上,可是,这也间接证明了她有多残忍,连自己的儿子,都能说伤就伤,只为达到将他赶走的目的。

虽然最后,他没有走,只是被景撼天罚着面壁思过了半年。

不过当他从那间阁楼的小房间里出来,看到那女人狰狞的面孔时,他终于知道,自己有多愚蠢了。

其实那时候,他也没那么恨她,薛莹的所作所为虽然疯狂,但是或许她只是太恨他了,毕竟,他是私生子。

他这样为她开脱着。

用正常原配的心态,是谅解她,将错误,还归咎到他的母亲,和他自己头上。

毕竟,他们的确是过错方。

没有小三是值得被原谅的,就算那个人是他母亲。

可后来,当发现母亲的死,也是薛莹一手促成。

他才彻底醒来。

那个时候,是他主动离开的。

景撼天对他有着歉意,用尽了各种方法要承认他,要把他留下。

最后,在薛莹另一个不大不小的阴谋下,他还是选择了主动离开。

他还记得走时,她看他的眼神。

爽快,狰狞。

那个时候,他是迷茫的。

若不是之后遇到教授,有了乔蕊的陪伴,他想,那之后,他大概也废了。

从景家出来,他满脑子都是复仇二字,母亲的仇,不能不报。

他想过跟着那些小混混一起,想过走入黑道,想过凭刀剑淬炼自己。

最后,还是被带上了正路。

教授对他的恩德,是他终身受用的宝藏,那个灵巧可爱的乔蕊,也是他心里唯一的片净土。

而一日日过去,他对薛莹的恨,也沉淀下来,他发誓,会有一天,用最光明正大的方式,让她付出代价。

可是当他回来,却发现乔蕊跟景仲言竟然结婚了。他最恨的那个女人的儿子,抢走了他的宝物。

他对她的恨意,又加深了一层。

这段时间,他没再找乔蕊,就是因为他还分不清,自己到底想把她怎么样。她和景仲言的婚姻,他要怎么做,才能拆散?或者,她又愿不愿意让他拆散?

乔蕊,好像很喜欢景仲言。

他不确定,自己强行插入,会不会反倒让乔蕊不快。

对于乔蕊,他总是小心翼翼,宁愿不做,也不愿意做错。

这几日他都很忙,今日好不容易休息一下,方征秋一通电话,却偏偏来提那个他心底最恶心的存在。

他皱紧眉头,语气又凉了许多:“如果想跟我讨论那个女人,抱歉,我没时间。”

话落,便要挂电话。

那头,方征秋吐了口气,隐隐叹息:“她抓走了乔蕊。”

要挂断的手指,堪堪停住,景仲卿瞌睡醒了,坐直身子,将手机重新放到耳边,声音,短短几秒间,寒气溢满:“你说什么?”

听出了他的语气,方征秋眉头皱着:“你不要冲动,告诉你,只是希望你能帮忙,她们在美国,景仲言已经赶去了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,本来不想告诉你,怕你胡来,但还是……”

“啪。”方征秋话音未落,电话已经被挂断了。

他握着手机,坐在市政局的办公室里,看着电脑屏幕上,那通匿名的告密邮件,他知道邮件是谁发来的,还有谁这么时时刻刻的关注着景仲言和乔蕊的一举一动?不就是远在京都的孟琛吗?

那男人,对他景仲言从没松懈过,知道这件事后,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偏偏告诉了他。

莫非孟琛,知道他和景仲卿的关系?

如果是这样,就可以理解了,孟琛说不定,就是最希望景仲卿和景仲言斗起来的人,他,始终对景仲言毁了孟家耿耿于怀,之后虽然一起合作,但是也是被迫的因素占多,他,终究是想也毁了景家一次,那个男人,向来有仇必报。

方征秋不确定自己这算不算帮了孟琛一把,但是他知道,纽约那边,景仲卿的确太熟了,如果他肯帮忙,事情会简单很多。

想到乔蕊那张清秀恬静的小脸,他取下眼镜,揉揉眉心。

他也不想,她出什么事。

那女人,跟了景仲言,就是一场灾难。

她那么清白的背景,那么简单的前半生,原本该继续平静的走下去,却总是,惹上这些事。

想到这里,他又想到,那条手链。

之后她没戴过了,也不知道是被景仲言扔了。还是收了起来。

……

景仲卿一起床,洗漱完了,就只接往外走。

莫歆房间的门大开着,她正在里面看邮件,听到走廊有声音,偏头看去,就看到一抹熟悉的男人身影。

她愣了一下,这个时候,卿不是该在睡觉吗?

她把电脑阖上,起身,走出去,在门口,看着已经走到电梯口,在等电梯的男人,张口出声:“你去哪儿?”

男人回头,看她一眼。

这简简单单的一眼,却将莫歆吓了一大跳。

他的眼神,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,布满了她看不懂的深沉,让她猛地惊了不少。

莫歆慌张了一下,却更加担心了: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为什么……”

男人没做声,此时,电梯到了,他进去,关了门。

看着电梯门缓缓阖上,莫歆知道肯定出了大事,急忙打电话给克里斯。

简短的将情况说了,又打给约翰,同样的话,再说了一遍。

他们三个都来了中国,就是为怕景仲卿回到这片熟悉的黄土地,会做什么疯狂的事,他们都要盯着他。

而他刚才的眼神,莫歆从里面,就看到了疯狂。

老天保佑,希望,不要出事。

……

纽约时间,下午四点,景仲言下了飞机,外面早已有人等候。

他上了车,直接问:“她在哪儿。”

等候的是个男人,异域的面孔,是纯种的美国人。他的皮肤很白,一双绿色的眼珠:“夫人三天前已经离开了庄园,先生还在接受治疗。”

“知道她去哪儿了吗?”景仲言问。

那男人摇摇头,却驱动了车子。

景撼天在美国治疗,为了方面,在这里的郊区,空气较好的地方,买了一栋庄园,并不算小的面积,优厚的地理条件,还有清新的空气,最近,他的身体好了许多。

景仲言到达那栋名为“斯凯庄园”的大门口时,里面,已经有佣人拉开了门。

他下了车,走进去。

别墅里面,沉郁的光线,显得并不明朗。今天恰好是阴天,客厅里开的灯并不够亮,一进去,便给你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景仲言眯起眼睛,看看四周,很快,在花园阳台,看到了一抹坐在轮椅上,正背对他的身影。

他走过去,步履沉稳。

听到脚步声,正在修剪花枝的男人没有回头,声音硬邦邦的:“我不知道,你还有空来看我。”

景仲言站在他身后,沉着眸,没有做声。

没听到这个不孝子的声音,景撼天皱起眉,偏头看了一眼。

却见他目光冰冷,表情深沉,看不出情绪,他不觉惊讶:“又怎么了?”

景仲言沉默,只看向客厅蔓延向二楼的木质楼梯,半晌问:“母亲呢?”

“她?”景撼天不怒而威的脸上,带着几丝冷意:“跟朋友去旅行了,后天回来。”

景仲言抿着唇,没做声,往楼上走。

景撼天丢开手里的花草,旋转了轮椅,对着他的背影,气恼的大吼:“连句父亲都不叫一声,一来就阴阳怪气的,你给我站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