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一章 贫民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停住脚,回头看他。

景撼天推着轮椅过来:“说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对于这位父亲,景仲言心态比较复杂,不亲,也不至于讨厌,总之,说是点头之交,也不为过。

他微敛着眉宇,瞧着他愤怒的眉眼,突然说:“景仲卿回来了。”

“嗯?”不出意料,景撼天一愣,表情变了。

景仲言讽刺冷笑,转身,上了楼。

乔蕊的事,他不打算告诉这位父亲,他帮不了忙,说不定,反而会高兴。他不知道乔蕊到底惹了他们谁,就是这么不被接受。

现在,抛下一句景仲卿的最新消息,这位爱子情深的父亲,有得忙了。

对于景仲卿,景撼天向来比较宽容,说起来,那个姓时的女人,倒是没看出景撼天有多喜欢她,偏偏景仲卿,大概跟他太像了,他估计早就希望,呆在他身边的,是那个大儿子吧。

而他这个小儿子,性格古怪,固执倔强,没有继承他的半分,反倒是继承了爷爷的脾性,以前爷爷还在时,这位父亲被压制了几十年,爷爷一走,他倒是自由了,人也松快了不少。

他像爷爷,对景撼天而言,就是不讨喜。

父子之间的矛盾,向来是延续的。

景仲言没有多想,这个虚伪的家里的任何东西,都引不起他的兴趣,他上了二楼,判断了一下方位,便走到薛莹房间门口。

他扭了房门,被反锁了。

他不在意,叫了佣人来开门。

佣人说,夫人的房间,向来没有备用钥匙。

他没做声,脚抬起来,踢到了门板上,门锁松动了一下,却没开。

佣人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几步,没想到这位见不到几面的少爷,竟然这么粗鲁。

景撼天在楼下听到了声音,仰头看着二楼的走廊,声音冷厉:“你干什么?大老远跑过来,就是来拆房子的吗?!”

景仲言看都没看他,又是一脚,这次,力道大了许多,踢开了房门。

里面,漆黑的一片,没有开灯,连窗帘都是拉紧的。

他拍开灯光,里面,倏地亮如白昼。

这是次卧房,自从景撼天不好了后,这对对外恩爱至极的夫妻,就已经分房了,到了美国,也没例外。

房间的装潢很儒雅,带着浓郁的中国特色,浅浅淡淡的檀香味,在鼻尖弥漫开了。

他走进去,环视一圈儿,打开了桌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。

打开电脑,桌面很干净,没什么特别。

这时,景撼天在佣人的搀扶下,上了二楼,看到破损的门,气得瞪眼:“你在干什么?景仲言,你疯了不成。”

景仲言没做声,只翻阅着电脑,顺手破了几个带密码的文件夹,里面,却什么都没有。

他眯起眼睛,脸色阴沉,看来,这里面没线索了。

他起身,准备往外面走。

景撼天的轮椅,却挡住了他。

中年男人目光如炬,脸色漆黑:“景仲言,你给我说清楚,你到底在干什么!”

“留着时间,去问你宝贝儿子吧。”他冷冷的抛下一句,直接下了楼梯。

景撼天愤怒得看着他匆匆而走的背影,气得一掌拍在轮椅的扶手上。

这个儿子,就是过来讨债的。

还以为仲卿不让人省心,结果最不让人省心的,反而是他!

想到这儿,他又看了眼身后敞开的房门。

他凝起眉,吩咐下人:“打电话给夫人,叫她回来。”

佣人为难极了:“可是夫人说这几天,不要打扰……”

“打!”他厉声打断佣人的支吾。

佣人吓了一跳,不敢耽误,赶紧冲到楼下去打电话,打了一会儿,满头大汗的握着分机上来,满脸害怕:“先生,夫人的电话,关机。”

景撼天眉头狠狠皱起。

关机了,这女人,又在搞什么鬼!

……

乔蕊只觉得这车,好像开不到尽头,摇摇晃晃的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慢吞吞的停下。

车停下后吗,门一开,外面,喧闹的声音,便冲进耳膜。

乔蕊会英文,但是这些文字里,却夹杂了别国的语言,比如法语,日语,还有不少阿拉伯语。

乔蕊皱起眉,勉强的去看那些人的摸样。

却发现,这里应该是一条街道,街道的墙壁,已经斑驳难看了,不少流浪汉,在街边蹲着,有的吸毒,有的抽烟,有的调戏旁边的站街女。

而那些站街女很鄙夷的用讽刺的眼神蔑视流浪汉,却更引得流浪汉们兴奋。

地上随处可见垃圾,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人,就连附近的酒吧或者美甲店,都透着浓浓的情se味道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乔蕊有一刻的慌张,这地方,绝对不是正经人应该出没的。

乔蕊身边的两个女人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两人对视一眼,有点担心。

不是说只是教训一下吗?怎么丢到这种地方来,在这种地方呆着的女人,一天不到,只怕就会……

两个女人隐隐觉得情况有点超脱预算。

原本的时候,她们是跟着萧婷的,萧婷安排了一场意外,是车祸,当然只是场小型车祸,不致命的,未免计划出岔子,需要她们近十个人一起合作完成。

当时已经有两个人迟疑了,毕竟有预谋的肇事逃逸,这可是犯法的。

但是想到如果都安排好,谁知道是她们干的,公路摄像头,附近店铺的摄像头,这些都先处理一下,等到出事的时候,谁有证据说是她们做的。

抱着这种想法,她们就同意了。

可是还不等她们开始动手安排,萧婷突然宣布,计划搁置,有人,要带走她们。

她们原本不愿意,因为她们不是被倒卖的货物,可是后来那个人,的确出了一笔不菲的钱财,一人十万,直接给,那么一摞的红票子,最后大家也都财迷心窍,答应了。

接手她们的是个男人,那男人据说也是个打工的,是他把她们九个人,都带到美国来,在这里潇洒了三天,就又回国开始做事。

目标还是同一个人,不过从车祸,改成了活捉,再运出国。

她们谁也没见过那个背后真正下命令的人是谁,但是也知道,那人肯定身价不菲,不然也不能随便拿出一人十万的定金。

可是不是说只是活捉过来,打一顿,再不济找群人轮了,然后丢出去流浪吗?

为什么要送到这儿来。

这是什么地方,从一进街道,两个女人心里就有嘀咕了。

来美国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只要去酒吧玩过一次,就能从不少人嘴里听到关于美国的阶级结构。

现在她们呆的地方,大概就是美国所谓的贫民区,这里是整个美国最混乱,最疯狂的地方几处地方之一,这里,每天都有不下十几二十人的死亡,不是饿死,就是被打死,死亡是这里最常规的法则。

正常人就算过路,也不敢走进这种地方,但凡你身上穿着完整的衣服,进来,便是要被扒光的。

进入这里的人,尤其是女人,死,是百分百的事。

而且,真的不需要多少时间,短短一天,就足够了。

这里的野蛮,不是正常人,可是想象的。

前面坐着的三个黑衣男人,面无表情的转头,一把揪住乔蕊,把她丢出去。

乔蕊拼命扒着车门,死死咬着牙:“我不下去,我要和你们背后的人谈,让我见他!”

不管那个人是谁,她必须见到那个人,就算死,她也要死得明明白白的。

乔蕊在抗争,那三个黑衣男人,却一句话没说,只是掰开她的手指头,强行的继续把她推下去。

乔蕊痛苦的咬紧牙关,坐在最后面的两个女人多少有些慌张。

她们感觉,她们似乎牵扯进了什么了不得的组织中。

这三个黑衣男人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都没说,现在动起手来,却这么干净利落。

既然有这样身手的下人,又为什么要集结她们九个姐妹呢?她们不过是乌合之众,这些男人才是训练有素,可是从一开始,假装问路,围堵拦截那些保护这女人的车,再到送这女人登机来美国,包括在她身体里打药,做这些事,都是她们。

这些男人,却只是冷眼旁观。

他们明明这么厉害,却任凭她们用一些蹩脚的手段,费力的完成这件事,而不出手帮忙。

在社会上混久了,这点小事,还能让人想不通吗?

两个女人对视一眼,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。

是啊,替死鬼,她们,肯定是给人当了替死鬼了。

想到这儿,又想到那十万块,两人手都止不住泛凉。

眼睛,也齐齐又看向乔蕊。

她已经被推出去了,身子重重跌倒地上,下一秒,车门哗啦一声阖上,司机驾驶着车子,风一般的离开。

两个女人回头去看,就看到脏污的街道中央,那女人独自坐在地上,脸上是惊恐,是害怕,是慌张。

其实她们现在的心情也是如此,如果这女人真的死了,那么她们,就是杀人凶手了。

在这样的地方,她很容易就会死,到时候……她们几个涉及在内的人,一个也别想逃。

思及此,两人都急了,她们可没忘记,之所以做这么多事才能把这女人抓来,就是因为她有个据说有很能耐的男朋友。

难怪,难怪雇佣她们的人,要给她们这么多钱,原来,是为了把她们交出去抵挡。

两人要紧唇瓣,真的慌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