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二章 两个儿子,陆续前来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一个人坐在地上,冰凉的地上不知还粘着多久没洗过的污秽物,粘着她的衣服,都脏了大半。

两边街道的流浪汉从看到有辆车停下,就一直关注着,现在看到有个女人被扔下来,他们都懂这是什么意思,这种被人扔来的女人,就是要被处理的,这种女人最好了,就算搞死,也不会有谁来找麻烦。

心里想活着,有人咧着嘴,露出一口大黄牙,慢慢起身,朝马路中间走去。

乔蕊感觉到四面八方的视线,猛地一激,站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一个个头大概有一米九的男人,倏地冲过来,从后面抱住她!

乔蕊就感觉一双钳子一样的大手,将她禁锢着,她动弹不得,而男人的手,脏兮兮的,已经在她腰上捏了。

别的流浪汉看到有人抢先了,操着难听的异国语言,骂骂咧咧的跟上来,想分一杯羹。

乔蕊满头大汗,感受着越来越多的手,在她身上游走,她疯狂挣扎,拼命的用脚踢这些人。

可是她一个小女人,这些人都是什么手段,她哪里抵抗得了。

这些人显然是做惯强X人的勾当,手法无比熟练,似乎又觉得在路中间太招人眼了,便扛起乔蕊,把她往巷子里带。

乔蕊眼睛看着四周,拼命的想对策,倏地,她看到街角蹲着一个满身邋遢的黄种人。

乔蕊拿不准他是不是中国人,或者是日本人,或者是韩国人,但是她没有思考的空间,只能张嘴喊。

“救救我,求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

那流浪汉听到她的中文,抬头看了她一眼,黏黏糊糊的脸,看不清摸样,他嗤了一声,又垂下头,继续发呆。

他是中国人,这个人是中国人。

乔蕊心里一急,再次吼起来:“你要是救了我,我会报答你,你要多少钱,我可以给你钱,或者别的,我能办到,我一定会帮你,求求你,救我……”

此时,那些白种人已经把乔蕊带进了巷子,临进去的最后一秒,她还在呼救。

巷子狭窄幽深,到处都是恶心的味道,她被扔到地上,疼痛没让她叫出声了,她手却第一时刻拼命的乱摸,在地上寻找可以用做武器的东西。

这个时候,她靠不了别人,只能靠自己。

想到以前赵央为了减肥,怂恿她一起学泰拳,她觉得太累了,没去,早知道,当时就该学的,现在,也不至于这么没有缚鸡之力。

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,她在湿湿黏黏的地上,摸到了一个酒瓶子,是玻璃的酒瓶子,她想都没想,呯的一声敲碎了瓶子,转首,对准那些满脸淫光的男人,用英文警告:“不过要过来,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清楚,要我死,你们中至少要有人陪我下地狱!”

她倏地拿出碎裂的酒瓶子,的确把这些人镇了一下。

这些人里面,三个白种人,两个黑种人,都是一米的身个子,满身的纹身,头发腻在一起,非常落魄,但是也非常强悍。

他们刚才在外面没占乔蕊多少便宜,就是摸了两把,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,现在早已经憋出了火,却见这女人手持武器,他们无法近身,下腹也难受起来。

其中一个黑人骂了一句脏话,也不多说什么,倾身就要夺走乔蕊的酒瓶,在外国人眼里,中国人都是弱鸡,尤其是中国女人,比美国女人骨架小,一只手就能捏死。

所以这个黑人轻敌了,他只想粗鲁的夺走乔蕊的武器,却不想这个看起来个头小小的女人,竟然这么敏锐。

在他伸出手时,乔蕊已经挥舞着酒瓶子,快速的在他手腕上,刮了一个血痕的伤口。

“fuck!”黑人骂了一句,这次真的动了肝火,一把揪住乔蕊的衣领,要把她提起来。

乔蕊也不嫌恶心,转头就在他手腕上,死死的咬住。

她瞪大眼睛,牙齿不松的咬紧他手上的肉,黑人痛得大叫,想甩开她,乔蕊不但不松,反而咬的更使劲了,像是要把他的手咬断不可。

另一个黑人冲过来要抓她,乔蕊赶紧松了口,又推到墙壁,把酒瓶子的碎裂口,对准他们。

先前那个黑人看着自己两只手腕,一只手上面是酒瓶子刮的口子,口子很大,血还在猛流,另一只手是这biao子的咬痕,一整块肉,仿佛都要被咬掉了一半,血也飚了出来。

他恼羞成怒,接连骂了一连串,再次冲上来。

这次,他直接抓乔蕊的头发,另一只手,要去拿她的酒瓶子,乔蕊趁着他手还没袭过来,快速的就酒瓶子,戳向他的肚子。

因为衣服褴褛,这黑人身上的衣服,说是衣服,不如说就是一块破布,肚子部分还露了出来。

乔蕊就是对准那,不顾头皮的发麻的疼痛,直接刺穿他的皮肤。

那男人痛得大叫一声,连连后退,手一摸肚子,全是血。

这个画面,让旁边剩下的四人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他们也没想到,这个女人,竟然真的能伤人。

乔蕊知道如果剩下的四人都冲上来,她根本没胜算,只能张口说: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是在救你们,我有艾滋。”

这话一出,就连受伤的黑人也愣了。

他们眯起眼,觉得不太可能,乔蕊也不管他们信不信,指着那个黑人说:“你的手上,有我的唾液,病毒已经传播进去了,如果不相信,只需要等几天,你就知道你的死相会多恐怖,趁着现在,你还可以去找点特效药,毕竟艾滋也有潜伏期,还没蔓延开,还可以治疗。”

那黑人盯着自己快掉了一块肉的手腕,揣测不定,其实就算不是这点伤,他肚子里的伤,也注定了,他不可能再享受这个女人了,他如果不尽快去治疗,这个伤口,绝对不可能自己恢复,尤其是酒瓶子里有多多少玻璃渣子,谁也不知道。

乔蕊说这些话,其实心里都是没底的,信口胡说罢了,她身上又没有什么斑点可以用来佐证,他们不信,还是强行攻击她,她根本没办法。

所以她在赌,赌这些亡命之徒,也不是真的不怕死。

最终,有两个白种人退出了,在贫民区,也不是真的找不到女人,没必要为一个女人冒这种险,况且这女人手段狠辣,总不能为了上一个女人,还搞得一身伤吧,那多不划算。

退出了两个白人,那受伤的黑人也被同伴扶走,临走前,受伤的那个恶狠狠的盯着乔蕊,仿佛在说,等我回来,你就死定了。

乔蕊梗着脖子,假装不害怕。

人一空,最后,只剩下一个白种人。

也就是最先奔向乔蕊那个大黄牙。

乔蕊知道这人是色中饿鬼,比那些人更难打发,心里警惕着,手里的啤酒瓶捏的更紧了。

果然,男人用英文阴测测的说:“我不怕艾滋,美人,我会让你爽的,乖乖过来。”

他说着,一上来就捏住乔蕊的酒瓶子,夺过了,往后面一扔,就捏紧她的头发,将她推到墙壁上。

他腥臭的大嘴凑上来亲住乔蕊的脸,手在她身上,要扒她的衣服。

乔蕊气得发狂,她从没受过这种屈辱,手脚乱挥,拼命挣扎,她想,如果她没法逃走,真被这人糟蹋了,她就真的不用活了,就死在这儿,也是个不错的决定。

就是父母大概会伤心,景仲言也是。

景仲言……你知道我在这儿吗?你还会来救我吗?

你,找得到我吗?

她挣扎着,眼泪流了出来,哭得小脸花了,那男人撕拉一声,扯坏了她的衣服,手,摸到了她肌肤……

下午,四点半。

景仲卿下了飞机,马不停蹄的赶往景家大宅。

景撼天在美国的住所,他一直都知道,只是从没去过而已,美国,变相来说是他的主场,在这里,他能做的事,更加多。

车子一路向前,他眼睛眯着,拿着手机,拨通了一组号码。

那边,很快被接起:“帮我找个人,中国人,资料我发你邮箱,尽快,我要她安然无恙。”

接电话的人,一句话都没说,就被莫名的命令了一通,冷笑一声,说了句什么。

景仲卿烦躁的啧了一声,寒声道:“酬劳翻倍。”

这句话,似乎就是对方想听的。

挂了电话,景仲卿揉着眉心,看着外面的马路,对司机吩咐:“再快点。”

再快就不是开车,是飙车了。

司机心里嘀咕,但还是加快了车速,不敢耽误。

景仲卿赶到景家的时候,已经快五点了,他二话不说的冲进去,往日的沉稳,此刻的荡然无存。

薛莹最好是有天大的胆子,否则,乔蕊出了什么事,他不会放过她!

佣人开门还没问清对方的身份,景仲卿已经推开他,走了进去。

餐厅里,景撼天正在用餐,最近养病,他吃饭的时间,都很早,通常五点不到吃了晚饭,七点不到就要上床睡觉。

他听到门外有喧哗声,转头看过去,以为是景仲言回来了,却在看到那风尘仆仆,脚步快速冲进来的男人时,猛地一震。

尽管多年不见,尽管他一直避着自己,但是到底骨肉相连,他一眼就认出了,景仲卿,这就是景仲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