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四章 至少我还活着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流浪汉闭着眼,懒洋洋的摸样:“这些小孩都是孤儿,只是找不到地方睡,在我这儿占个地方,我做饭的时候,他们就拿了食材过来蹭一顿,他们还不会生火,也没炊具。”

“你是个好人。”乔蕊赶紧说。

流浪汉哼了一声,不理她的马屁。

乔蕊蹲下来,真的急了:“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着急,他们都快找上门了,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,我好,你也能好。”

流浪汉这才睁开眼,虚虚的看她一眼:“我们不是一条船上的,他们顶多打我一顿,只是会抓走你而已。”

乔蕊瞪大了眼睛:“你要看着我被带走?那你救我干什么?”

他翻了个身,背对着乔蕊:“心血来潮,脑子进水。”

“你……”乔蕊站起来,盯着他的后背,又气又怒。

她看看外面,就算是这栋烂房子附近,都有好多双眼睛,正看着她,她的衣服,算是这里面最干净的,就算现在有些狼狈,但是也无疑可以证明,她是从外面来,身上,说不定还有其他好东西。

男人看着她的身体流口水,女人,看着她的衣服蠢蠢欲动,她知道自己只要单独的走出去,根本走不出去十步,如果这个中国人不帮她,她不用等到大黄牙的同党了,这些贫民,就能生吞了她。

难道,真的要在这儿坐着等死?

她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。

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到底惹了什么人,对方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折磨她。

就好像把一只家猫,放进了森林,到处都是豺狼虎豹,它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,只能等待着被生吞活剥。

乔蕊向外面看了好一会儿,确定自己一个人真的走不出去,她不得不把目光,投向那几个小孩。

她走过去,打着商量:“嗨。”

几个小孩到底年纪小,虽然在这种环境长大,或许足够机灵,但是还没到特别聪明的年龄,也不太能分辨好坏。

他们看着她,虽然防备着,但是其中一个小姑娘,还是张口回了一句:“嗨。”

乔蕊受到鼓舞,笑眯眯的问:“你们离开过这里吗?我是说,离开过这条街道吗?”

小女孩皱着眉,眨眨眼睛,摇头。

乔蕊又看向别的小孩。

一个个都摇头,显然不太明白,为什么要离开这条街道。

在这条街道,他们还能偷点东西,或者捡点垃圾吃,但是离开这里,谁知道外面会多么恐怖,他们从有记忆以来,就活在这里,倒是每顿都有吃的,虽然这里经常有人饿死,但是他们几个,倒是没有饿过,就是有时候生病,会很难受,但如果能撑过去,好了又可以继续过这种日子,不过如果没撑过去,也只能算运气不好。

在这里,每天死的人太多,根本不稀奇。

乔蕊吐了口气,知道这几个小孩,帮不了她,她只能说:“一会儿你们去别的地方玩,如果看到有凶巴巴的人过来,你们要逃跑,千万不要被抓到了。”至少,不能让这几个无辜的孩子,被她牵连。

小孩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跑,但是如果是有危险的话,也顾不得原因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

乔蕊起身,听到噗噗噗的水声,转头,就看到锅里已经烧开了。

她走过去,拿了一根筷子,戳了一下,土豆还没好,还是硬的。

土豆,向来需要煮很久,不过如果切开,就容易熟很多,显然那个流浪汉不喜欢搞这么多事,就这么让它自己煮着。

想到这可能就是自己的最后一顿了,虽然流浪汉也没答应要给她吃,但是相信一口土豆,这人也没这么小气。

她用勺子把土豆拿出来,却没找到刀。

她转头,问那几个小孩:“有刀吗?”

其中一个小孩点头,从口袋里,掏出一把小刀,刀尖很锋利,看的出来,这个平时,就是他们的武器。

乔蕊拿过,土豆还很烫,她先用凉水洗干净,把上面的泥都擦掉,再把那锅沸腾的泥水倒掉,换了新鲜的,最后,把土豆切成小块的,重新倒进去,再煮。

几个小孩好奇的在旁边围观,那个小女孩摸着刀,似乎自己也想试试。

乔蕊看还有一个土豆,就让她来试试。

小女孩跃跃欲试,却不知道怎么做。

乔蕊就握着她的手,揪着她的手,教她切。

没熟的土豆很紧,不容易切开,除非用很大的力气,小女孩力气不够,主要是乔蕊在切。

切好了,小女孩雀跃的笑起来,白白的牙露出出来。

乔蕊摸摸她的头,拿着刀,问他们:“这个,可以借给我一天吗?”

小女孩点头,低头,在自己口袋里摸出了另一把,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乔蕊放心了,看来这些孩子虽然小,但是也懂得收藏武器,且人手一把,甚至还有更多的。

做好了一切,她转身,想也随便找个地方歇歇,偏头,却看到睡在床上的流浪汉已经起来了,正盘腿坐在那里,一双漆黑的眼睛,看着她。

乔蕊没做声,走到一边的地上,坐下。

她已经不想求他了,她知道,求,也没用。

她拿出那把刀,将它擦干净,看来,要想活到找到一通电话,只能靠她自己了。

至少,她还有武器。

让一个在文明社会,养尊处优,正常长大的普通女人,在这种龙蛇混杂,暴力相对的世界存活,真的很为难她,可是人在被逼到极点时,也不是不能不适应。

毕竟人的潜力,是无限的。

只看你,有没有被堵到尽头。

乔蕊现在就是被堵到了尽头,背后那个人,一定以为她到了这种地方,很惶恐,很无助,找不到帮助的人,就任由自己堕落,沉沦,只会哭,只会蹲在角落瑟缩。

是,如果这个地方没有恐怖到死人的地步,她大概真的会这样,毕竟,她从没有用这么原始的方法生存的经验。

但是她也不是只会哭的女人,要靠自己的时候,她依然会勇敢面对。

盯着那把刀,她开始发呆,眼珠子不动的盯着那铁片反射的光芒,抿着唇,眼睑敛得紧紧的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几个孩子在角落玩得不亦乐乎,乔蕊坐在这边,那个流浪汉坐在床上,就这么盯着她。

过了将近二十来分钟,突然有人出声:“喂。”

乔蕊抬头看去,是那个流浪汉,他已经下了床,脚在床边摸索,找着鞋子,要站起来。

乔蕊看着他,没做声。

流浪汉穿好了鞋子,起身站到锅边,用筷子插了一块土豆,尝了一下,已经熟了,便吆喝了一声,叫那些孩子。

孩子们一个个立刻跑过来,乔蕊也走过去。

流浪汉吃东西真的没什么讲究,一人拿着一根筷子,在锅里插就行了。

乔蕊看到递到自己面的那根脏兮兮的筷子,看着那个流浪汉,她以为要她自己开口,没想到这人真的还算上她的了。

结果,她洗了洗,就开始吃。

没有味道的土豆,真的只是土豆罢了,不好吃,但是也就饱腹。

吃饭的时候,几个小孩中的那个小女孩揪着乔蕊的衣角,似乎很喜欢她漂亮的衣服。

才来这里一天,她的衣服,其实已经很脏了,但是,在这些常年穿着布丁衣服的孩子里,这样的衣服,却是从没见过的漂亮。

乔蕊一下子想到了卡瑞娜肚子里的孩子,那虽然还没出生,但是她已经给她买了很多衣服,堆着,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穿。

摸摸小女孩的脑袋,小女孩仰头,脏脏的小脸,却有一双异域人独有的大眼睛,水汪汪的,褐色的,漂亮极了。

“如果我获救了,我会想办法来救你们,带你们去文明的地方,可以上学,可以过正常的同龄生活。”

她知道这话有点圣母,但是让一个本身就喜欢小孩的女人,在这样的小孩面前无动于衷,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就好像让爱狗人士,无视流浪狗的邋遢狼狈,他们会觉得比自己流浪还难受。

乔蕊这话是用英文说的,几个小孩的都听到了,但是他们没有懂,什么叫做文明的地方?难道这里不好吗?这里当然好,他们可每天都能吃饱饭,不是所有住在这里的人,每天都能弄到饭,如果不生病,他们会过得比这里绝大多数人好,如果去了其他地方,会不会就会饿死?外面的人总说,外面的世界,更残忍,更弱肉强食,他们这样的孩子去了外面,会过得更糟糕。

眨眨眼睛,几个小孩都很懵懂,那小女孩听了乔蕊的话,松开了她的衣角,默默的坐退了一点,继续吃自己的土豆。

乔蕊不解,看向他们。

这时,对面有人说话:“不用自作多情了,对这些孩子而言,这里,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乔蕊看向那个流浪汉:“这里并不安全,他们没有接受教育,没有念过书,现在虽然还能靠着年纪小,混点吃的,但是长大后,只会沦落得跟外面那些人一样的结果,或者,跟你一样的结果。”

“我这样不好?”流浪汉像听到天大的笑话,鄙夷的瞥了她一眼:“至少,我还活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