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五章 为胜利庆祝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皱起眉,不太明白他那句,还活着,是什么意思。

离开这里,他会死吗?

流浪汉不说话了,乔蕊也没在问,她突然想起,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到底是救过自己一命的人。

“我叫乔蕊。”她选择先自我介绍。

流浪汉面无表情,但也有起码的礼貌,回答:“鲁易。”

姓鲁的,这个姓氏,有点特别。

乔蕊也不多言了,老实的继续吃土豆。

等吃完了,几个小孩又跑到一堆去了,鲁易从灶台地下,摸出两把柴刀,用布擦拭,乔蕊坐在另一边,看着已经渐渐变黑的天色,手里捏紧那把小刀。

突然,一把柴刀向她飞来。

乔蕊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抬头,用手去挡,却见那柴刀不是对准她的脸,只是砸在了她身前的地上。

砰的一声,发出金属撞击地面的铿锵声。

乔蕊一愣,看着那柴刀,又看向鲁易。

鲁易拿起了另外一把,穿上了他宝贝得要命的脏衣服,走到乔蕊面前,不耐烦的说:“还不快点?”

“你要带我走?”乔蕊惊喜得跳起来。

“脑子里的水,还没倒。”他冷冷的说。

乔蕊也不管他的毒舌,拿起柴刀,跟着站起来。

鲁易又对几个小孩吩咐两句,主要是让他们今晚找别的地方住,如果天亮之前他还没回这间破房子,就让他们去别的地方过活,不要被人抓到,最后是去戴维的领地。

乔蕊不知道戴维是谁,但应该是和大黄牙对立的派别。

这种地方,派系应该很分明。

想到这里,乔蕊很感激鲁易,果然是同胞,在这种情况下,也只有同胞,会义无反顾的帮你。

她告诉自己,如果可以离开,一定会再回来,带走鲁易,也带走这几个孩子。

有鲁易在,再加上他们拿着两把很大的柴刀,附近住着的流浪汉,尽管早就眼馋乔蕊的衣服了,甚至她的身体,也不敢轻举妄动,但是乔蕊也注意到,原本蹲在街头的一个黄毛少年,在看到他们出来时,腾地一下站起来,不知往哪儿去了。

“去通风报信了。”鲁易一眼就看出情况。

乔蕊看向他,脸色白了一下,心里很紧张,她尽量镇定,来到这里,怕,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……

薛莹住在纽约最著名的六星级酒店,她定的是总统套房,沐浴后,她原本就保养得意的脸,更透着一股年轻人才有的水润,她穿着睡衣,走到了酒柜,晶亮的眼睛,在那些酒牌上面一一扫过,最后,瞧向了一瓶褐色的酒,拿下来,拧开盖子,倒进酒杯。

醇香的美酒,透着一股迷人的味道,刺激她的嗅觉。

她啄了一口,尝尝,很不错的味道,让人齿颊留香。

她又走到阳台,冲顶楼往下看,整个纽约的傍晚景象,都尽收眼底。

她环着双臂,嘴角轻轻的勾着,看着下面的风景,很恣意,很享受。

这时,客厅里,电话铃声响起。

她不舍的收回目光,为这短暂的悠然惋惜,还是走进了客厅,坐到沙发上,接通了那组号码。

这不是她的手机,或者说,不是她原本的手机,只另一只,用于联系一些特别的人,所配备的。

接通号码,那边说了一长串,她漂亮的眉眼,一如平日的温婉,浅浅的说:“那种地方,意外很多,但是,也不要总寄希望于意外,自己动手,比较踏实。”

那边的人,似乎领悟了,又说了一句什么。

薛莹漫不经心的听着,淡缪的喝着酒杯里的酒,等对方说完了,才幽幽的点头:“你有想法就好,这件事,我不想过问了,明白?”

挂了电话,她看看时间,又播了一通,给另一组号码。

电话,很快被接起。

“嗨?”对方似乎不确定她的身份,语气里带着疑问。

薛莹语气十分轻和:“小萱,是薛阿姨。”

“薛阿姨?”对方也用了中文:“这是纽约的号码,薛阿姨,你到了纽约?”

高紫萱的语气,很是雀跃,她年纪还小,只是二十三四的年纪,还是个孩子。

薛莹声音轻轻的:“陪你景伯伯过来看病,你在学校还好吗?听你妈说,你快毕业了。”

“对,明年三月就毕业了。”高紫萱笑眯眯的说:“仲言哥哥呢?他也到了纽约吗?我好久没见他了,他还好吗?”

“当然好,你仲言哥哥这次没来,如果你想他,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?”

高紫萱有些失落:“打了,每次说两句就挂了,薛阿姨,我觉得仲言哥哥不喜欢我,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,那我……”

“傻孩子。”薛莹语气柔和温慈:“那是因为你不在,你在他身边,他还能喜欢谁?不只能喜欢你了?”

“真的吗?”高紫萱振奋一下:“那我更要尽快回来了,薛阿姨你说,仲言哥哥看到我,会不会很高兴,你不要告诉她我的回程时间,我要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“当然。”薛莹宠溺的答应。

挂了电话,她将手机扔到沙发上,再次起身,走到阳台前,看着下面的风景,眼眉惬意的弯着。

她知道凭着自己儿子的聪明才智,很容易就会猜到,乔蕊的事,是她动的手。

但那又怎么样?做儿子的,难道会把自己的亲生母亲送进监牢?

况且,动手的人,是向韵找的那些女囚犯,向韵是输送的人,萧婷是接应的人,她,在公众面前,可从没露过一次脸,又有谁能证明,这件事,跟她有关?

想到这里,她愉快的又喝了口酒,想到今晚之后,乔蕊就彻底不复存在了,她便开心。

其实她想的很开,妻子死了,景仲言肯定难受,但是难受之后,日子该过,不还是要过,成雪当初被她赶走,仲言不也难受了一段时间,最后,不也什么事都没有。

乔蕊不过是第二个成雪,能有什么气候,男人的心从不会为一个女人驻留,就好像景撼天,年轻时也对她甜言蜜语,恩爱情深,但那时,他身边不是早已有了那个姓时的女人,还连野种都生了。

所以,就算没了成雪,没了乔蕊,也会第三个,第四个女人,她别的也不多要求了,只希望那第三个能是高紫萱。

紫萱是个可爱有机灵的好孩子,不止是性格,身份,各方面,都比外面的野女人好,只要跟她多多接触,她相信,仲言会对紫萱动情的。

至于乔蕊,很抱歉了,她太傻了,没有成雪的识时务,那就注定,她的命,留不下了。

换句话说,她其实是自己把自己推进死路,也不怪她,她可是给过她好几次机会的。

杯中的酒,不知何时已经见底了,她惋惜的走进房间,在酒柜前,又倒了一杯,觉得头,有点昏昏沉沉的。

酒这东西就是好,这种迷醉的感觉,她好久没享受过了,自从景撼天背叛她,她就迫使自己清醒,想到上次喝酒是什么时候?好像是那个姓时的女人,死的那晚。

那次,她一个人在家,仲言在学校,而景撼天,追去了医院,看那女人最后一面,甚至,一夜未归,大概是陪景仲卿那个野种。

那晚,她也这么庆祝,这么高兴。

第二杯酒,很快入肚,接着,是第三杯,第四杯。

今晚,她会不醉无归。

而就在第五杯酒下肚时,门外,有人敲门。

她瞬间便清醒过来,常年积压的沉稳,让她就算已经醉醺醺,还是没放松警惕。

她小心的走到门口,透过猫眼看出去,见外面是个服务员,推着餐车。

她这才想起,已经八点钟了,她入住的时候,就吩咐餐厅,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八点,送餐上来。

她开了门,揉揉晕眩的眉心,往里面走:“放到桌上就行了。”说着,她回到房间,迷着眼睛,拿出了钱包,抽了一张,当小费。

服务生老实的将食物放到了餐桌上,碗筷都摆好后,转头,就看到斜倚在沙发上,双脸酡红的中年女人,他上前,用英语,恭敬的说:“您的晚餐已经准备完毕,请您慢用。”

女人看了一眼,递了五十块美元给他。

服务生热情的接下,就看这中年女人步履蹒跚的起身,确实朝着酒柜而去,一整瓶的酒,转眼,已经见底了,她皱起眉,在柜子里找同品牌的另一瓶。

“需要我效劳吗?”服务生安静的走到她身边,微笑着说。

薛莹看了他一眼,健硕的身材,他的身高,比她高两个头,她歪着头,看着他,笑着点头。

服务生拿下了柜子最高的那瓶酒,拧开盖子,倒在她酒杯里。

酒香扑面而来,夹杂着身边清浅的男性气息,不是景撼天那种病怏怏的药罐子气息,而是真正的男人,健康,高大,新鲜的味道。

她舔舔唇,有些渴了,眼角微勾,她本身就长得好看,虽然人到中年,但是保养得一向不错,看着,也有几分风韵犹存的味道。

“喂我。”她探着头,将脑袋仰着,对着服务生,迷惑的笑着。

服务生有求必应,拿起酒杯,放在鼻尖嗅了一下,香气钻进鼻息,他也勾起唇:“夫人,您喝醉了。”却还是将杯沿,递到她的唇边,身子靠近些,另一只手护着她的后背,避免她摇摇晃晃的,站着摔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