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六章 找威戈先生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薛莹几乎半个身子的体重,都放在他这只手臂上,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,她知道这里头有酒精的作用,但是,偶尔放纵一下,其实也不为过,今晚,谁知道她在这里,又做了什么?

她咬住杯沿,喝掉一整杯酒,酒水从她的嘴角滴落留下,蔓延到脖子,钻进衣襟。

服务生收回杯子,让她站好,便要走。

薛莹拉住他的手,语气有些强迫:“再喂我喝一杯。”

服务生满脸无奈:“饭前喝醉,伤胃。”

“一杯酒,两百块。”她说,从皮夹里,又抽出四百块美元。

服务生没有接钱,又倒了一杯,却一口含进了嘴里,低头,吻住薛莹的唇,将酒,渡到她的口腔中。

这才松开她。

他的唇上,沾上了晶亮的液体,不知道是酒,还是彼此的唾液。

“这么喂?可以吗?”

薛莹眼睛已经亮了,她拽着服务生的领带,将他带进了房间。

房门,啪的一声关了。

而走廊拐角,带着蓝牙耳机,正静静观察着这边情况的男人,闻言冷笑一声,走过去,亲切的从外面,帮他们阖上大门。

转身,他按了耳机,接通了一组电话。

电话很快被接通:“boss,搞定了。”

电话那头,是一道带着凉意的冰冷音色:“找的人,可靠吗?”

“黛丝公关俱乐部的头牌,最擅长对付饥渴的中年妇女,技术一流,手段高超,无效退款。”

那头简单的应了一声,又叮嘱:“看紧了,那女人,不好糊弄。”

“明白。”说完,正要挂电话,男人又多嘴问一句:“你的小新娘,还没找到吗?”

还在公路上疾驰的景仲卿,看着前方的路况,表情非常不好:“我会找到她,如果她有什么事,薛莹,也别想活过今晚。”

这是他的底线,原本他早已准备了更好的方式,报复这个害死他生母的罪魁祸首,但若是乔蕊有什么问题,她可以放弃对薛莹的折磨,用更干脆,更暴力的方式,送她下地狱。

而此时,道路另一边的景仲言,也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“跟男人鬼混?”他语气鄙夷,车速,却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电话那头,是他放在纽约的属下。

“我核对薛女士的银行卡,她的卡不少,我试了十二张,才找到这里,不过我看到的,的确是她和一个服务生在床上……”似乎觉得不该说这么详细,他咳了一声,询问:“那景总,现在该怎么办?我还要,进去吗?”

“不用。”景仲言哼了一声,眼露鄙夷:“事后查查那服务生的背景,我可不信,一间有素质的六星级酒店服务生,会承接这种服务。”

对方听出了苗头:“您是说,这背后有人?”

“查查就知道了。”

挂了电话,景仲言看了眼导航的剩余公里数,离目的地,顶多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了。

他,快到了。

……

鲁易觉得自己真的不该这么多管闲事,他总是败在女人身上,事实上,他被女人已经害过很多次了,就连现在的处境,都跟女人脱不了干系,但是他还是不长教训,又一次败给了女人可怜兮兮的脸。

不远处的脚步声,已经很近了,他们躲在整个贫民区,最混乱,最混杂的红灯区。

这里人来人往,女人搔首弄姿,男人色yu熏心。

就因为这里的人最混乱,也最,才是最佳的藏身地点。

乔蕊就在他身后,躲在连野猫野狗都不会驻留的垃圾堆里。

他回头,看了她一眼,见她捂着鼻子,尽管难受得想吐,也还是坚持着,他说:“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,如果不想死,你最好进去。”她指着前面一家美甲店。

这里的美甲店,点着红色的灯,自然,不是真正的美甲店,需要的,也不是真正的美甲师。

乔蕊看着那站在美甲店门口,袒胸露背的女人,脸白透了,拼命摇头:“不可能!我不会去!”

“这家店,是的戴维的老情人开的,你只要进去,没人动得了你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乔蕊很犹豫:“人家凭什么帮我,我进去,她们只会当我真的是要卖的,真的逼我接客怎么办?”

鲁易皱起眉,觉得这女人太麻烦了:“你可以尽量拖着,或者,接一两个客,不是只要能走,你都……”

乔蕊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鲁易话音顿住,看看她的表情,越加烦躁:“从没见过你这么事儿多的女人,这是纽约,不是保守的中国,你还指望进了这里,能全须全尾的离开?不付出点代价,你要怎么走?按照规矩,我帮了你,第一个享受你的,应该是我,不过算我脑子又进水了一次,没动你,但现在,你是自救,为了你自己。”

乔蕊觉得自己大概耳朵出问题了,这是什么话?这是什么逻辑?

她要逃,就是要保住自己,如果要用这种方法获得救助,她还求救个什么鬼,直接用这把柴刀,横尸这里算了。

人,尤其是女人,在危机时刻,最能出卖的,就是自己的身体,只要能活下去,能达到自己的目的,不管是中国女人,还是外国女人,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,都很容易去接受这种事,去适应这种事。

但是这些人里面,不包括她乔蕊。

这就是她的底线。

不能触碰。

鲁易说完,就看乔蕊抿紧了唇,满脸防备的看着他,似乎他是要把她推进火坑,逼良为娼的拉皮条。

他骂了一句脏话,气得头疼。

他很小的时候就来了美国,交往过的女人,也从来不是什么贞洁烈女,应该说,在美国,你找不到贞洁烈女,十四岁以上你要是能找到处,都是天方夜谭,他非常能理解女人攀附权贵的那一套,无外乎就是一个身体,一个放荡。

他也因为这种原因,被那些嫌贫爱富的女人甩了好几次,最后还落到现在的下场。

他不太理解乔蕊的坚持,这女人不是想走吗?既然要走,付出点代价,攀上一个有能耐的男人,达到最后离开的目的,不是很正常的吗?这么矫情,她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?

大概是国情不同,但是他太早就离开了中国,实在是不清楚,中国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。

他现在只是觉得很烦躁,因为乔蕊不配合,他们两人很可能都陷在这里,然后被那些人抓到,最后,乔蕊的结果他可以预想,无外乎一个轮,而他,大概也要被丢到海里喂鲨鱼吧。

这么一想,他又后悔了,早知道,根本就不该管这个女人的闲事。

“如果你不想帮我,现在就走吧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她看出了鲁易的悔恨,也不想勉强他,而且乔蕊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一个人比较好,鲁易的价值观和她完全不同,她还真怕他真把她卖了。

鲁易是在底层长大的,自然看出了乔蕊脸上的警惕,气得又是一阵不快:“你最好是不要拖我的后腿,我还不想死。”

目前为止,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。

他走出,吩咐乔蕊跟上,乔蕊怯怯的跟在他背后,与他一起,朝着另一个无人的地方走去。

鲁易在贫民区过了四年,认识的人说多不多,说少也绝对不少,但是那个人,他是一直不敢去惹的,这次要不是因为乔蕊,他依然不会去触碰那个人,因为他害怕,自己或许比落到大黄牙那些人手里,还死的更惨。

离开红灯区,中间有一片居民房,说是居民房,也是破旧不堪,好几户,连大门没有。

鲁易钻进了一栋没门的房子,里面,昏黄肮脏,这里好像是格子间,被户主在一间房里,隔开了十几间,很多男人女人都在里面,混杂在一起,恶臭的味道,让人无法忍受。

鲁易没有在这些格子间里找人,而是上了二楼。

二楼相对干净很多,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才租得起的。

鲁易找了半天门牌,在其中一间停下,敲了门。

里面,来开门的是个穿着睡衣的女人。

鲁易说:“找威戈先生。”

那风姿绰约的女人瞧了后面跟着乔蕊一眼,将她上下打量一番,笑眯眯的说:“来卖人的?威戈先生现在有客人,进来等等吧。”

卖人两个字,钻入乔蕊耳朵,她不都不看向鲁易。

鲁易后脑勺被她盯得快烧穿了,转头瞪她一眼,用中文说:“要卖你还要等到现在?动点脑子!”

乔蕊半信半疑的这才收回目光。

那个女人听不懂中文,只时不时的看看他们,把他们安置在沙发上,就进了房间。

客厅里不止他们,还有另外一对男女,男的大概五十多岁,女的看起来还是个孩子,顶多只有十二三岁。

男人给了女孩一个玉米,女孩吃的很甜,时不时东看看西看看,似乎对这里很好奇。

这是一对父女吗?乔蕊想着。

鲁易却在一旁哼道:“这老头又去拐人。”

拐人?

乔蕊看向她:“你是说,那男人,拐带了这小女孩?”

“你说呢。”鲁易语气不好。

“他要卖了她?”乔蕊瞪大眼睛,又看向那女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