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八章 他来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同时回头一看,刚好看到保安一拥而进。

鲁易站起来,拉着乔蕊,钻进草丛:“别出声,如果威戈被gan掉了,我们跟着他来,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。”

乔蕊大气都不敢出,枪声,那可是枪声。

即便知道美国没有枪械管理,但是听到真正的枪声,她还是忍不住毛骨悚然。

没一会儿,威戈与另外几个男人一起跑了出来,鲁易看到威戈没事,正想带乔蕊出去,就听到那几个人说话。

其中一个男人拎着威戈的衣领,凶恶的吼:“那个女人呢?人在哪里?”

平日威风八面的威戈胆颤的锁着脑袋,惊恐的说:“我明明让他们在门口等我,我,我不知道,先生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废物!”另一个男人一脚,将威戈踹到花台边,他的脑袋磕在台子上,顿时鲜血满流,人也变得半昏半迷。

乔蕊吓得捂住自己的嘴,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,鲁易偏头看着她,眼神凛了起来,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询问:“那几个人应该就是纽约来的,该死,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?这些人在找你!”

“我……”乔蕊也很慌张,她不认识什么当地势力,她从没来过美国,为什么会这样?

外面的几个男人看威戈没用了,烦躁的对话:“那女人真是命大,都过了一天,竟然还能安然无恙,甚至找到威戈帮忙。”

“不是说有个黄种人救了她,叫什么?鲁易?是普斯地方的人?”

“去看看,不能让他们跑了,钱已经收了,那个女人的脑袋拿不回去,谁都没有好果子吃!”

几个人说完,稍微安排了一下,便上了一辆大型的军方车,朝着道路的另一边走去。

酒店里面因为刚才的枪声还在混乱着,趁着保安还没回来,没人发现,鲁易和乔蕊跑出来,乔蕊看着趴在地上,不知死活的威戈,脸色又苍白了几分。

鲁易拉着她就往另一边跑,边跑边骂:“我就知道女人没有好东西,你简直害死我了!威戈醒了不会放过我,我刚才真该上去补一刀,你这个女人,你到底什么来历!”

乔蕊也满脑子浆糊,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从被绑架开始,到被带到这里来,再到现在经历的一切,她都不知道,她只是颗被放在棋盘的棋子,挣扎着不死,仅此而已。

“操,在那边!”

身后有人大吼了一声。

乔蕊甚至不敢转头去看,却分明听到汽车的轰鸣声,有人在后面开着车追他们。

是那几个纽约来要杀她的人吗?他们怎么发现他们的!

鲁易也算是机灵,根本没回头看,已经拉着乔蕊跑进了小巷子,这里的巷子错综复杂,而且大多很窄,大一点的车,都开不进去,只要不是被车追,双方都靠脚,他们总能争取点时间躲一躲。

但实际上,情况已经很不乐观了,也不知道他们,还能不能见到明早的太阳。

接连跑了不知道多久,乔蕊觉得她的腿已经麻木了,但是后面的脚步声没有停过,她不能松懈,一旦松懈,等到她的,就是死亡。

她清楚的知道,后面追她的,就是死神。

周围的风景变幻莫测,前面,有人刚好走到了他们要跑的线路上,鲁易也累了,她的双脚也只能麻木的迈着了,与前面的路人一个碰撞,她没有意外的被撞得倒退,接着,跌到地上。

一坐下,乔蕊立刻便感觉到心跳加速,呼吸困难,太不要命的跑,她现在心脏,几乎要爆裂。

鲁易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,他回头去看,只见三个彪形大汉,已经冲到了他们几步之远,他只是眨眼之际,一双带着热气和愤怒的手,已经把他拎了起来。

亚洲人的体型普遍小,他又只有一米七几,那个大汉,却已经快两米了。

简单的就把他抓了起来,接着一个投掷,狠狠的砸在地上。

鲁易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痛苦,血噗的一声,喷了出来。

那三个大汉开始咒骂:“妈的,跑了这么久,我要杀了这两个亚洲狗!”说着,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枪,枪口对准了乔蕊。

“别冲动。”他的同伴按住他的手,虽然表情也不好,但还是尽量冷静的说:“这个女人不能死的这么干脆,收钱的时候说的话,你都忘了?”

乔蕊现在几乎已经瘫软了,她坐在地上,呼吸好不容易匀过来,听到大汉的话,她仰起头,断断续续的问:“到底,为什么,要杀我?”

大汉看都没看她,一手抓起她的衣领,将她扯起来。

乔蕊清楚的听到自己衣服纽扣崩开的声音,他的力道太大,把她的衣服都扯坏了。

大汉满脸烦躁,将她一拖,要把她带上车。

乔蕊没力气反抗,脚连动一下都觉得痛,鲁易吐着血还倒在地上,她回头看了一眼,很担心,至少,这个同胞真的如此全心全意的帮她。

她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,但是这辈子,估计还不了了。

拉开车门,大汉要把乔蕊扔进后车厢,他们的动作很粗鲁,拽着她的手,把她推进去。

乔蕊感觉手腕都要碎了,皮肤上,迅速的已经青了一片。

而就在即将上车的这一刻,远处,一股破风而来的气流,突然袭击而来,电闪雷鸣之间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乔蕊便感觉钳制自己的大手,突然松开了。

她愣了一下,转头去看,顿时,吓得僵直。

一直站在她身后,推着她的那个大汉,只在短短的几秒之内,头顶上,竟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,上面,镶嵌了一枚子弹,正打在他的眉心中间。

有人,从她的侧面打了一枪,然后,将这个大汉,一枪爆头!

那大汉似乎也没料到这突然而来的飞来横祸,眼睛瞪得大大的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一般。

乔蕊离他很近,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后,大汉身子开始软,接着,身子往前倾斜,靠在了乔蕊肩膀上。

乔蕊全身冰冷,动弹不得的站在那里,心脏,鼓跳得比之前疯狂跑步时,还快。

有人,在她面前被枪击了,并且,被现在就倒在她身上!

“老三!”大汉的同伴咒骂着叫了一声,迅速躲进了车里,并想从里面拉乔蕊上车。

乔蕊也算反应快,几乎是立刻的,甩开身上的尸体,脚明明虚软了,还是费劲的往旁边挪了两步,然后迅速蹲下,抱住头,瑟缩的靠在路边的墙角。

街道上还有不少人,没人听到枪声,但是确实是有人死了,这种事在贫民区经常发生,那些人要不就是趴下,要不就是快速进了附近的建筑里躲了起来,第一时刻的保护自己。

乔蕊双眼还瞪得大大的,对于这种场面,估计也只在电影里看过,她把自己蹲成一团,埋着头,不敢去看外面的情景。

枪声,从头至尾都没有,但是车窗玻璃,却噗的碎裂了,然后,一道闷哼,乔蕊不用看也知道,又有一个人死了。

时间一瞬间仿佛被拉长,乔蕊浑身冰冷,只等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人,碰到了她的肩膀。

“啊——”她几乎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,往后退跌着,抱着耳朵,拼命摇头:“不要,不要杀我……”

她没抬头,确切的说,她已经不敢抬头,因此没看到,站在她身前的男人,表情,何等难看。

这个是亚洲男人,俊逸的五官,精致非常,他微薄才唇瓣,此刻抿得紧紧的,能看到的,只是一条线。

他黑眸深邃,眸光冷炙,他瞧着脚边那蹲着害怕不已的女人,心,抽搐似的疼。

蹲下身,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,轻缓一些:“是我。”

低低两个字,并不大,却清晰的传到了女人耳里。

乔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身子很僵硬,迟疑的抬头时,竟然都不敢抬得太快,她怕太快,会将那道飘渺的声音戳破,会发现,这只是她的幻觉,毕竟就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里,她的心,太复杂了,想着父母,想着未出生的侄子,想着那个男人,尤其是那个男人,她一直想,一直想……

想多了,唯恐,真的出现幻觉。

可当她的眼睛,清楚的瞧见眼前的人时,她的眼睛,几乎在下一秒,已经湿润。

“你……”

她话音刚起,便被一个温热的怀抱,牢牢搂住。

嗅到男人身上那样熟悉的气息,她的眼泪,再也止不住,如断了线的珠子,一直流,一直流,最后浸进他的外套里。

他的拥抱很暖,暖得像是要把她经历的恐惧灾难,都融化。乔蕊是在僵直了近半分钟后,才彻底回神,然后,紧紧的回抱住他,像要将自己融进他的骨血里,才敢放松。

景仲言面色很不好,非常不好。

他不敢想象,如果再晚一点,只怕一点点,乔蕊会被这些人又带到哪里去。

或许在车上,她就会被处理,他那个母亲做事还是够老练,知道把她扔到这种地方,也不能确保她一定会出事,便还是选择了最后补一刀。

只可惜,他赶来了,不止赶来了,还赶上了。

“别怕,我在,我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