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九章 景仲卿,也来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在极致的恐慌之后,只有眼泪,才能发泄。

“我以为,我再也见不到你……”她梗着声音,哭得已经几乎快打嗝了。

他拍拍她的背,给她缓气:“没事,我不会让你有事,不会……”这句话,他是对乔蕊说的,也是对他自己说的。

乔蕊雾朦着眼睛,听着,却哭得更严重,她透过眼泪,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因为视线受阻,她看得比较模糊,也比较扭曲。

鲁易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的嘴角还有血,正坐在地上,捂着胸口。

那辆大型的军方车附近,三个大汉,都死了,有人正在清理,有人围上去围观。

一个穿着睡衣的外国男人,怀里候着俏丽的美女,正站在不远处,眉眼随意的看着他们的方向,他的视线,不偏不倚与乔蕊撞上,他挑挑眉,对她好脾气一笑。

这人是谁?

乔蕊从景仲言怀中出来,揉揉眼睛,看向那个睡衣男人。

“他是?”她问,情绪已经恢复了许多。

景仲言抬手,用指腹为她擦干净眼角的泪,目光轻柔又将她护紧,才说:“一个朋友,戴维。”

他就是戴维。

贫民区另一个势力的掌舵人。

他和景仲言,竟然是认识的……

乔蕊将头重重的砸在景仲言怀里,为自己的弱智感到悲哀,早知道,一开始就找他就好了,哪里还会有这么多后面惊心动魄的事。

不过她也的确不会想到,在这样一个美国偏远地区的帮派势力,竟然会和远在中国的景仲言,有联系。

毕竟,连着真的差的太远。

那边,戴维带着他的情人,走了过来,他身材高大,看起来应该还很年轻的,但是脸上,已经有些皱纹,那是外国人的通病,显老。

“你的夫人?”他问景仲言。

景仲言淡淡的嗯了一声,一双眼睛,只放在乔蕊身上。

戴维看他这摸样,也知道他担心坏了,尽管这男人面上没有表现出来,但他的心里,也一定不平静。

“今晚先休息一晚,明天我送你们离开。”说着,他又看向乔蕊:“鲁易,对你做了什么?”

鲁易,说到这个,乔蕊又急忙转头。

果然看到戴维的人,已经抓了鲁易。

她忙说:“他不是坏人,他帮了我,如果不是他,我大概早就死了。”

此时,鲁易已经别人带了过来,他的情况看起来不好,那个大汉的一砸,至少砸断了他的两根肋骨,或者还有别的内伤。

那人的力气,实在很惊人。

乔蕊拽着景仲言的衣服,担忧的说:“他真的救了我,你救救他好不好?”

男人安抚的握住她的手,发现她指尖冰凉,想来现在虽然镇定下来,但这一天的惊吓,积累起来,肯定不小。

他很心疼,捏紧她的手心,轻缓的点头:“放心,你的朋友,我会帮。”

乔蕊这才松了口气,就见景仲言给戴维使了个眼色,戴维不置可否的挑挑眉,对下面人吩咐:“先送他去医院。”

鲁易被搀扶着,一双眼睛,却看着乔蕊,又看看景仲言,很好奇,这就是这女人口中的丈夫?是个这么有势力的人,甚至能让戴维都如此客气对待?

乔蕊冲鲁易微笑一下,对他一整天的保护,很感激:“我答应你的,一定会完成,我说我脱难了,你要是愿意,我也可以带你走,你要走吗?还有那几个孩子,他们应该去更健康的地方,而不是在这里像个流浪儿一样混迹。”

鲁易没说话,只看向了景仲言。

女人到底只是女人,她不见得能做主,要带走他,甚至包揽几个孩子的负累,这个男人愿不愿意,才是重点。

景仲言没看鲁易,却瞧着乔蕊,声音很轻:“看来,你交了不少朋友。”

乔蕊点点头,再次将脑袋,塞到他怀里:“如果能在更好的环境认识,我会更高兴。”

他搂着她,看向戴维:“多带走几个人,有问题吗?”

戴维苦色:“他们可是普斯的人。”

“所以?”景仲言眸色轻淡,语气慵懒。

戴维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所以,没问题……哎,景,在你面前,我总是吃亏。”

景仲言不与他多说了,搂着乔蕊,往车的方向走。

上了车,乔蕊坐在副驾驶座,手,探过去,牢牢的抓住他的外套一角,就这么捏着,似乎便觉得有安全感。

男人看着她依赖的小脸,吐了口气,侧身,捧着她的脸,吻下去。

她仰着头,任他亲着,双唇触碰的那一刻,似乎彼此才真实起来。

这个吻很浅,不为情yu,只为安抚彼此的心。

松开时,乔蕊抵着他的唇瓣,呢南的说:“我真怕,再也见不到你,其实,我都做好死的准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他猛地加深这个吻,吞掉她未完的话,狠狠一咬,警告:“不准再说!”

他语气强硬,态度,难得的霸道。

乔蕊扑哧一声笑了出声,在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竟然还能这么快笑出来,只因,劫后余生,他在她身边。

“这是最后的选择,如果可以,我当然想活,否则,也不会一直逃,一直躲。”

他没做声,却安静的,又一次吻住她唇,他不想听她说今天的经历,她说一个字,他就难受一分,是他太不小心了,是他的疏漏,才让她险些丧命。

这一刻,他只想拥有她,用所有的气息去包围她,霸占她,似乎这样,才能让他好受一些。

长长的吻结束,开着车,车子匀速向前。

至于这里的情况,他相信,戴维会处理好,这里,毕竟是他的地头。

乔蕊还是拽着他的衣角,眼睛,却看着车窗外面。

刚才,她一闪而过,好像瞧见了外面有个眼熟的身影,但是等她再想确定的时候,却不见了。

她眨眨眼,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了,大概是吧,毕竟那个人,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……

景仲卿挂了电话,坐在车里,安静的看着前方的混乱。

死了三个人,毕竟是三条人命,虽然可以从简处理,但总是被太多人看到了,解释和周旋,需要花费一些精力。

戴维还没走,戴维这个人,景仲卿是认识的,但他也没想到,景仲言也认识。

车窗外面,是另一个世界,路边的流浪汉,好奇的看着景仲卿的车,虽然前方发生了命案,但是贫民区出现了一辆陌生的车,总是让人好奇的。

这里几乎是另一个世界,一个寻常人不会走入的世界,就算是有人过道,大多数人,也会选择绕道。

所以这里每逢出现陌生车辆,总是会让人驻留。

流浪汉们聚到了一起,心里估算着,能不能抢夺这辆车,毕竟,车里只有一个人,他们的人却不少。

几个脑袋凑在一起,算计着怎么敲破车窗,把车里的人扯出来,打一顿,然后扔到巷子里,接着开着他的车离开。

但计划还没确定,不远处,一个带着连衣帽的男人,悄悄潜伏过来,路过他们身边时,看都没看一眼,直接上了那辆陌生车。

流浪汉里面,有人眼尖,尽管黑夜,也能迅速的透过薄弱的光线,看清那个连衣帽男人的容貌。

“草,普斯的人!”有人叫了一声,万万没想到,这个车主人,竟然认识普斯的人。

流浪汉们一哄而散,知道,这人的主意,是不能打了,说不定随时,会惹上普斯也不一定。

车子里,灯没开,连衣帽男人递了根烟,凑到景仲卿面前。

男人没接,只盯着前方还在亲自处理善后的戴维,冷声问:“我只要一个交代。”他的声音很冷,没有起伏,语气里甚至还透着一股懒散。

但是这样的懒散,也无法让人松懈,连衣帽男人表情很糟,打着商量:“是庄尼,他太好色了,路上猛地被丢下个干净的女人,他就冲了上去,他也被你的朋友打得不轻,现在还在医院,普斯已经教训过他了,尤其是这件事,还牵扯到了戴维,时先生,如果你要庄尼,普斯说,可以给你。”

“不止。”男人微微侧眸,瞧着连衣帽男人忐忑的脸,抿着唇:“普斯,不打算为此付出代价?”

连衣帽男人惊恐:“您……您这样,是不是太过分了,就算您跟小姐关系不错,可普斯也不是轻易吃亏的人,况且……”

“你不想普斯死?”景仲卿打断他的话,不阴不阳的吐了一句。

连衣帽男人低下头,没说话。

景仲卿冷笑着拆穿他:“一个凭空出现的女人,搅浑了你们这儿的水,戴维受过那个男人的恩德,这次的事,他会追究到底,那个男人老婆差点被你们的人毁了,按照他的性格,你们一个也逃不掉,你是打算等着到时候,戴维拿着这个借口,屠了你们一整派,连你在内都弄掉?还是你先取代了普斯,拿他出去祭旗,两个方案,你有脑子,自己想。”

连衣帽男人越听越惊,脸色不觉更白了:“那个男人,我是说,那个女人的老公,真的有本事让戴维,打破现在的平衡,对普斯下手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