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章 女人的多想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卿冷嗤一声,没说话,表情,却也说明了一切。

景仲言有多少本事,他从没有轻视过,但是他也没想到,他竟然和美国这边的帮派势力,也有接触。

想来也是,美国是块大肥肉,景氏没有蔓延到美国来,只是因为景撼天的心,在中国,做的,也是本土生意,但是景仲言可不是景撼天那么保守的性格,他一定早就做好准备,要打入欧美市场,在这边先打好关系,安插好天地线,不过是很正常的事。

如果是他,也会这么做。

只是他不知道,连这么偏远的戴维,他竟然都笼络过,那么,在纽约当地,他又接触过什么更大的势力呢?

想到这儿,他眯起眼睛,这次,算是更正式的,了解到了他这个弟弟的野心,还有本事。

难怪景撼天总说,景仲言,像足了老头子。

那个老头,不就是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人,不止性格,连做事手段,都一模一样,也难怪,景撼天,不喜欢他。

一个压制了自己几十年的父亲,好不容易死了,却又出了一个比父亲还要强悍的儿子,继续压制着他。

不是本质上的压制,是魄力上的压制,心灵上的压制。

景撼天,自然不快。

那个男人,自己没本事,还总是怪这怪那,就像当初,明明出轨的人是他,最后承受骂名,甚至丢掉性命的,只有他母亲。

他置身之外,悠然到如今,似乎,从没人觉得豪门之中,男人找小三,错的,会是男人。

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,他拧着眉,等烦了,瞥向身边的人:“还要考虑多久?我没时间。”

男人被他一催,突然抬起眼来:“时先生,如果我真能取代普斯,我将永远为您效力。”

这里面的意思,就是要他扶持他上位。

可惜,景仲卿没有这个想法。

这里,终究太偏远了,他并不想花太多心思。

“普斯不会御下,被人推翻是早晚的事,赶在戴维动手之前,我替你传个话给你们大小姐,到时候,会有人联系你。”

尽管和自己想的不一样,但连衣帽男人,还是表示出了感激:“不管如何,将来有什么事,时先生一声令下。”

景仲卿没做声,摆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
男人下了车,套了套自己的帽子,为他关上车门。

景仲卿又瞧了会儿前面的那片狼藉,垂着眸,想到了他赶来时,刚好看到乔蕊被景仲言搂进怀里,她在哭,惊恐后的哭,他在安抚,满脸怜惜。

他身上再次变得负责起来,驱动了车子,把自己转个头,朝这来时的方向,往回开。

车内,空气很闷,他点了根烟,吸了一口,才觉得自己,终于舒服了些,肺部,也像重新活过来了一般。

开了一会儿,他突然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,眉眼,拧了起来。

如果再快一点,只要再快一点点,几分钟,就几分钟。

只要他能赶在景仲言前面,这一局,他就赢了。

他救了乔蕊,跟景仲言救,是两个意思。

乔蕊的心态,也会是两个方向。

他,就慢了这么短短几分钟。

不甘,实在太不甘了!

……

到了酒店,乔蕊坐在房间里,透过窗户,看到外面漆黑的夜空,还有下面嘈杂的喧哗。

这个酒店,就是之前威戈带他们来的那间,这是整个贫民区最好的酒店,只有这里,勉强能住人。

浴室门大开着,里面哗哗的水声传来,过了一会儿,水声变小,她回头,就看到景仲言湿着双手走出来,对她道:“先泡个澡,休息一下。”

她起身,朝他走去,站在他面前,倾身,抱住他。

他搂着她,拍着她的后背:“已经过去了,还害怕?”

“怕。”她没有犹豫的说,将他又搂紧了些:“这不是我接触过的世界,陌生,危险,所以怕。”

他扶起她,在灯光下,他看清了她的脸,有汗,有脏污,看起来绝对称不上好。

他牵起她的手,带她走进浴室,反手关了门,为她脱衣服。

脱完了,让她去浴缸里躺着,他在旁边坐着,陪着她。

两人之间,静静的。

他手探入水里,用浴球,为她擦拭着身体,她身上很脏,到处不是泥就是土,头上甚至还有树叶。

他能想象得到她这一天怎么过的,她还能坚持到他赶来,必定拿出了全部的勇气。

他多怕自己来晚了,路上,不断地加速,加速,差点发生车祸,也毫不在意。

他唯恐,等她找来时,她会变得很糟糕,甚至,可能只是一具尸体。

比起孟琛那次,这次,才真正是惊心动魄,整个贫民区是一个雷区,她就站在雷区中央,一个失足,便会毁灭。

如果她真的毁灭了,他,又会如何?

大概,也会毁灭吧。

想到这里,他眸色又沉下去,手上力道,加深了些。

“嘶……”乔蕊疼得叫了一声。

他这才回神,发现他捏着她的手,把她手腕都捏红了。

他吐了口气,对上她疑问的眸子,倾身,吻住她的唇。

这种后怕,强烈袭击着他的心脏,这种惊恐,是有生以来,他没感受过的,第一次,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失去她。

是永远的失去。

他的吻很重,呼吸喷洒着热气。

乔蕊被动的承受着,他脱了衣服,也进入了浴缸。

浴缸很大,足以容纳两人,想也知道,国外的酒店,想来都是,房间可以小,但床和浴室,永远要最大。

水花四溅,他们互相拥抱,互相抚慰,用最原始的方法,却感受彼此,慰藉彼此。

这是一种发泄,也是一种舒缓,是填补心灵的一种方式。

一夜过去,第二天,乔蕊醒来时,没意外的,全身酸痛。

在水中做有什么后遗症,这个乔蕊以前就查过,好像容易关节痛。

她现在就觉得,关节很痛。

撑着翻了个身,她感受到身边坚硬的触感,她睁开眼,瞧着枕畔的男人,盯着他的眉宇,五官,凑上去,吻住他的唇。

浅浅的吻,不重,不会起到惊扰作用,她却维持了很久。

他睁开眼,乔蕊知道他素来浅眠,总是很容易醒来,她一点风吹草动,他都会敏感起来。

乔蕊退开他的唇,往后靠了一些,看着他慵懒的面色,说了一句:“早。”

他睫毛微阖着,还有些没睡醒,手臂压到她身上,将她包裹住,将脸埋到她脖子里,闷闷的出声:“早。”

她觉得痒,动了两下,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老公……”

短短的安静了一会儿,景仲言突然抬头,看向她,这么近的看着她,他甚至能数清她的每一根睫毛。

“嗯?”

“老公。”她重复一声,将脸,塞进他的怀里:“你不是一直让我这样唤你吗?从今天开始,我就这样叫了。”

他没做声,却知道,这种转变,来的太突兀,不是好事。

他尽管希望她用亲昵方式称呼他,可却不是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。

乔蕊,有些不对劲。

他捧起她的脸,细细的瞧她的每一分表情,却只看到她酡红的双颊,显然,那句称呼,她没想他想的说的那么自然,她还是,很害羞。

他突然松了口气,却还是问:“为什么突然想通?”

“我觉得……”乔蕊呢南:“我应该珍惜跟你在一起的一分一秒,一秒钟,都不要浪费。”

景仲言为什么会这么快找到她,她被运送出国,他竟然能在一天之内,准确无误的跟来。还有事前,他分明就是知道她会遇难,所以一直看着她,叮嘱着她,保护她,但是,他却没有从一开始,就把这种危险扼杀在摇篮里。

乔蕊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抓了她,但是她可以确定,这个人,对景仲言一定很重要,否则,他不会只是保护她,却没有在危险的一开始,就处理了背后那个人。

他是怎样杀伐果断的性格,她一清二楚,他不是那种会把危机放在身边的人,他收拾人起来,也向来利落果断。

乔蕊心里有个猜想,但是她不敢确定,毕竟绑架,买凶杀人,随便一条罪名,都很惊人。

那个女人……那个失踪很久,一直没再回过公司的女人,成雪,她,真的胆子有这么大吗?

其实如果是成雪的话,乔蕊是想得通的,毕竟,她和景仲言有过一段,之前景仲言又不止一次的袒护她。

他对她,应该还是余情未的吧,这次的事,如果真的是成雪干的,她相信景仲言,还是会再袒护她一次。

她也不是怀疑景仲言,他这么紧张她,赶来救她,她怎么会怀疑他。但是,当男人面对两个女人时,总是会摇摆,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,这次的件事,到最后,或许又会不了了之。

那天被带走的时候,她告诉那两个带走她的女人,她会追究到底,但是现在,她不确定了,因为,这里面,可能牵扯到了景仲言不想报警,不想被秉公处理的人。

她垂下眸,将自己塞进他怀里,手,揪紧他的衣服带子:“只要你爱我一天,我就在这里一天,我们一开始结婚,就是假的,如果有一天,你想结束这种关系,我希望你诚实的跟我说,我不想去猜,也不想被欺骗。”

他做什么事,从不告诉她,她以为自己也可以养成不去猜,不去问的习惯,但是终究,当事情发生,她还是忍不住联想。

女人的心思就是多,现在的一切,或许都是她的患得患失,胡思乱想,但她就是止不住。

危机过后,女人的分析,总是主观。

他如果再不解释,她想,她会越想越深,再也停不下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