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一章 十年追述期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靠得很近,乔蕊的话就在耳边,景仲言瞧着她,很清晰的,看到她眼中的复杂。

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种眼神。

他蹙起眉,抬手,捏住她的鼻子:“乱猜什么?”

鼻尖痒痒的,乔蕊抬手,小小的手掌,覆盖在他的手背上,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笑得有点违心,但还是笑出来了:“疼。”她小声抱怨。

他松开他,却将她紧紧抱住,呼吸打在她脖子上,耳垂上,气息深重:“不要乱猜,你的话,让我很不安。”

她安静的被他搂着,感受到了他手臂间的力道,抿紧唇瓣。

总是这样,叫她不要乱想,却从不解释。

这次,他也不打算解释?

是这样吗?

她没做声,将头搁在他怀里,摸样乖顺极了。

床头柜上的手机,叮铃铃的响起。

乔蕊看了一眼,没看到来电显示,是景仲言的手机。

他放开她,探手摸了一把,号码是陌生号码,但他知道是谁。

接起:“嗯。”

电话那头,是一连串的英语,说了两句,便停下了。

乔蕊断断续续的听到一点,没听仔细,但是听出来,应该是作晚那位戴维先生的声音,毕竟那位的声音还是有点辨识度,况且就几个小时前才听到过。

挂了电话,景仲言掀开被子起床:“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了。”他说。

乔蕊坐起来,被子滑到腰部,她仰着头问:“要坐飞机?”

“嗯,小型的,只有我们。”说到这儿,他顿了一下,回头看她:“你的朋友,另外找人送。”

乔蕊垂下眸,点点头,却有点担心:“真的会送他们走吧,不会有什么意外,其实我觉得鲁易说不定都不想离开,我想如果要带走他们,鲁易需要一个工作,而那几个孩子,需要一个福利院。”

他套上衣服,一边扣着衬衫的扣着,一边答应着:“我会安排。”

乔蕊坐过去一点,自然的接过他的手,站高点,跪在床上,替他扣口子。

这种互动在两人之间很普通,几乎已经是本能。

他不照着镜子,扣扣子的时候,总是很慢,乔蕊不止一次笑话他,也不是什么都万能的,也有做不好的事嘛。

他低下眸子,就看到她漆黑的小脑袋,专注的为她摆弄那几颗纽扣。

想到她刚才的话,他抬头,盖在她头顶上。

手心里感受到她发丝柔软的触感,他倾身,一个吻,落到她头顶,清浅的香气,窜入他的鼻息,有沐浴露的味道,也有她的味道。

她嘴角弯弯,帮他把最后一颗扣子扣好,见他还没放手,就仰起头,打断他。

他捧着她的脸,突然吻住。

夹带着男性的气息,浓烈的喷洒在她脸上,嘴上。

他的吻从一开始就不是简单的触碰,他加深了彼此,两人的口齿,都变得湿润起来,互相沾染着彼此的气息,不间断的交缠。

吻了好一会儿,他才放开她,指腹在她唇瓣上摩擦一下,带走一片晶亮,低低的说:“下午,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“嗯?”乔蕊提起眸:“在美国的?”

他点头,乔蕊眨眨眼,有点好奇能让他这么慎重的是什么地方,点头答应着。

“好啊。”

他催促她,也换衣服,等两人把衣服换完下去时,戴维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这个高大的美国男人,尽管五官不菲,但也始终带了些外国人的粗狂,与细致的帅气俊朗相比,还有很长的差距。

昨晚光线不好,乔蕊没看清,今天看到,才算是深入了些。

小型飞机是自驾的那种,总共只能坐三个人,司机,加上乔蕊和景仲言。

乔蕊走之前,在医院见到了鲁易,她觉得自己要跟鲁易道个别。

昨晚那一脚,显然把鲁易踢得不轻,看到乔蕊来,他勉强从病床上坐起来的时候,脸色都是苍白的,显然是动到了伤口,疼着了。

乔蕊帮他理了理枕头,让他靠好。

大概是她的动作太细致了,鲁易感受到一股灼热的目光,焦灼在他脸上,他偏头去看,就见昨晚那位,应该是乔蕊老公的男人,正用冷淡的目光,轻轻的看着他。

他的视线真的不是很重,就是那种慵懒中带着淡凉的,可是偏偏,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等乔蕊给他弄好,他躺好了,见乔蕊又拿着苹果打算替他削皮时,鲁易清晰的看到,那个男人眉毛微微的蹙了一下,显然是已经不悦了。

鲁易连忙拒绝:“我不想吃东西。”

乔蕊顿了一下,这才放下苹果和刀,站在那里说:“我们今天就要回去了,刚才在车上,那位戴维先生说,那几个孩子已经都接过来了,等到你出院了,戴维先生会送你们离开,你有要去的地方吗?”

鲁易沉默一下,低着头,没做声。

乔蕊知道他有一些秘密,一个有手有脚的男人,为什么会甘愿在贫民区做一个流浪汉,就算在外面做任何工作都能养活自己,为什么要选择最没尊严的这条路?

这本身就很奇怪,昨天的相处,她记得鲁易说过,至少他现在还活着,她还想,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离开这里他就会死吗?

不过现在看鲁易的表情,似乎还真是这么个意思。

乔蕊抿了抿唇,便说:“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,可以回到中国,你还有家人吗?或者,在美国你有什么朋友吗?再或者,你希望在哪里生活?”

“就在这里。”鲁易停顿了一会儿,淡淡的说:“你送那几个孩子走就行了,我就在这里,住了这么久了,离开,反倒不习惯。”

乔蕊皱起眉:“你不走?可是这里,你并不好过。”

“以后应该会好过很多,就算不为戴维先生效力,看在你的面子上,他应该也会照拂着我,我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乔蕊还想说点什么,鲁易却摇摇头,摆手,示意他们可以走了。

乔蕊皱起眉,觉得自己越来越不理解了。

景仲言捏住她的手心,突然说:“帮我去买杯咖啡?”

医院的自动贩卖机,有咖啡卖。

但乔蕊知道,他喝东西向来嘴刁,这种医院的自动贩卖机出来的咖啡,一定不合他的口味。

他这是在,支开她。

或许男人和男人间能说的话比较多。

乔蕊沉默一下,点点头,转身出了病房。

她一离开,景仲言便看向病床上的鲁易。

他的脸上有很深的胡须,虽然不是非常浓烈,但是也遮盖住了他原本的容貌,昨天被送到医院了,过了一夜,他原本肮脏的皮肤,已经被护士强行洗干净了,大概也是因为此,他习惯性的把头发放下来,盖住脸庞。

他不想别人看到他的容貌,真实容貌,乔蕊或许没注意,但景仲言一眼就看到了。

并且,他其实,认得他是谁。

“你的追诉期,还有七年,你打算七年都在这里躲着?你以为躲在这里,就没人知道?”

鲁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起头,吓了一大跳。

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鲁易有些慌张的说,表情看起来却僵硬了许多。

景仲言双手插在裤袋里,姿态欣长,眉目淡然,似乎没有任何事,能让他撤销眉宇间的慵懒,换上一副稍微严肃些的表情。

“杀人,潜逃,改名换姓,你做的不是很熟练,你的名字,一查就查到了。”昨晚乔蕊睡过之后,景仲言打了一通电话,让人帮他查了一下。

现在这个鲁易的生平资料,都在他的手机里。

不过他不想过问,他今天都不打算说出来,毕竟知道是一回事,坦白出来,就完全没必要。

但是乔蕊似乎对这人很上心,到底是患难中的朋友,相识于落难的,即使才相处一天,已经有些感情基础了。

况且,乔蕊本身就是比较容易心软的类型。

他不想她一直揣揣不安,便打算,把事情说清楚。

“你的证件不能让你回国,因为你有案底在身,并且还是杀人重刑,所以你只能躲在这里,美国的那几个贫民区,都是可以逃避警察耳目的好地方,这种地方复杂,罪犯太多,但你有没有想过,这里,也禁锢了你,就仿佛是另一栋监牢。”

鲁易嘴唇苍白,脸也开始发青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人居然全都知道了。

他是怎么知道的?在美国,他有另一个身份,另一个名字,鲁易是他的本名,以前他从没用过,可是他还是查到了,他甚至都看清楚他的容貌。

鲁易说不出话来,他的确犯了法,在这里也的确是逃难,也就因为如此,他不能离开,走到任何文明发达的地方,他的脸只要出现在任何的摄像头里,他立刻就会被抓到。

在刚刚逃亡的时候,他也是想尽各种方法想回到中国,偷渡也好,别的方法也好,想了无数。

最后发现,都太困难了,他在美国没有这些关系,也没有这种势力去接触这些关系,因此,他只能躲在境内最远,也最混乱的地方,安静的等着十年的追诉期结束,然后,便可以光明整大的离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