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二章 心,强烈的动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鲁易从小就来美国,几乎已经是半个美国人,但是一次次的被其他美国人伤害,最后甚至因为失手杀了人,毁掉自己,这个时候他才知道,祖国两个字,代表着怎样的意义。

可是目前,他根本回不去。

就连还在中国,却已经八十九岁的外公,都无法回去探望他一次。

还有七年,七年实在太长了,他真的不确定,等他恢复自由,外公,还在世吗?

毕竟,那位老人只有一个人住,身边连个伺候的亲人都没有,只有政府没给星期会有义工,去帮他做一些事,打扫一下家里,帮忙做一餐饭的。

乔蕊买了咖啡回来。

景仲言接过,喝了一口,太难喝了,就顺手放在了病床的床头柜上。

他牵起乔蕊的手,打算离开,最后看了鲁易一眼:“如果你决定离开,回国的事,也简单。”

鲁易顿时抬起头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:“简,简单?可是我……”他说了一半,看见乔蕊,反射性的闭嘴了。

“小事。”景仲言淡淡的说,眉目间,仿佛真的那只是件小事,很容易解决。

鲁易半信半疑的,但是直觉告诉他,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,这件事对他而言,或许真的只是件小事。

如果是这样……

那自己,真的可以回国吗?

可是他还是担心,毕竟一离开这里,或许就会被抓,如果这个男人只是说说而已,并不能做到帮他潜逃回国,那么他的余生,都将在监狱里度过。

鲁易感觉,这是一个赌注,他下不了决心。

景仲言也没时间一直等他,只淡淡的又丢下一句:“戴维会跟你说,你可以问他。”说完,牵着乔蕊,往外面走。

乔蕊一步三回头,看见鲁易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,叹了口气,问身边的男人:“你们到底聊了什么,他表情看起来不太好。”

她话音刚落,他就停下脚步,转身,看着她。

乔蕊不知他突然停下做什么,眨眨眼。

他却一把扣住她的后脑,狠狠的擒住她的唇瓣,在他的嘴上留下他的印记,才抵着她的唇,不高兴的说:“你对他,很殷勤。”

“嗯?”乔蕊莫名的被他咬住,不明所以:“什么殷勤?”

他眯着眼,视线紧了紧。

乔蕊回忆了一下,不确定的问:“你是说我帮鲁易弄枕头?”

他没做声,表情却依然不好。

乔蕊觉得他好幼稚,挽住他的胳膊:“只是一个小举动,朋友之间照顾照顾罢了。”

他不置可否,脸色却没有松缓,继续往前走。

乔蕊还是被他牵着,两人走得很近,几乎挨着。

她看着他还没松气的侧脸,尝试性的开口:“真奇怪,你明明做过更过分的事,我却没这么计较,真不公平。”

她嘟哝着嘴,估计把唇瓣撅起来。

他看着她的摸样,捏住她的唇:“撅得太长了。”

乔蕊故意哼了一声,却仔细的注意他脸上的每一寸表情。

他放开她的嘴,看到走廊那边,戴维正在和下属说话,正在等他们,便拉着她,继续走过去。

乔蕊没等到想等的东西,眼眸低垂一下,掩盖住眼底的黯然,老实的被他拉着。

戴维安排的是一辆并不算大的自驾小型飞机,有钱人一般喜欢玩的东西,在这里,却是实实在在的代步工具,至少能把他们送到附近的城镇里,毕竟开车出去,到底要花太多时间了。

乔蕊还是第一次坐这种飞机,有点新奇,景仲言为她检查安全带,还有头盔等等其他东西,等到确定安全了,自己才开始弄。

飞机已经开始发动,螺旋桨呼啦哗啦的转了起来。

下面,戴维冲他们摆手,乔蕊也回了一个手势,景仲言却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,他似乎对别人,总是很难得有热情。

不管这人是不是他的朋友。

飞机上空,朝着预定的方向,驶去。

乔蕊小时候有点畏高,也是后来去了外公家,开始野了,还学会爬树什么的,才彻底没了这种毛病。

小型飞机并不会飞太高,至少不是大型飞机那种高度。

从乔蕊的角度,她能看到下面渐渐边小的异国城市,那个贫民区,转眼间,已经变得只有巴掌那么大,接着是前面,一大片的公路,还是黄土坡,再往前面,就是稍稍文明一些的地方,绿化也开始搞得很好。

乔蕊一路看着,看得很兴奋,就差把脸都贴在玻璃窗上了。

景仲言看着她雀跃的小摸样,只是这么看着,就好像在看全世界。

她看风景,他看她。

就是这么一个状态。

想到了她之前故意说的那句话,还有今天早上在酒店,她表达的那个意思,他眉宇稍稍沉了一下。

乔蕊需要一个解释,他听出来了,但是他是一个不善于解释的人,夫妻之间贵乎坦诚,他了解乔蕊的一切,包括她的心情,他甚至能从她的任何一个表情,猜到她当时在想什么。

她太简单了,总是那么容易让人看透,况且,在他面前,他又从未掩饰过。

可是她总是看不透他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景仲言选择不把那些事说给她听,就是不想她去接触那些黑暗。

尤其是他之前对成雪的利用,是建立在景仲卿这个人的基础上,而当她知道,景仲卿就是乔蕊口中念念不忘的时卿时,他又怎么可能坦白的告诉她,我要对付的,就是你那个青梅竹马,就是你从小依赖并且试做亲人的时哥哥。

瞒下这件事的同时,他和成雪的关系,在乔蕊眼里,就变得模糊起来。

而这次的事,虽然明知道背后做手脚的,是她母亲,但是他也不好告诉乔蕊。

怎么说?我的母亲为了拆散我们,甚至想杀了你。

一个男人,能把这种话轻易说出口吗?

乔蕊本身就对他,为了她与家人闹僵,而显得异常不安,时不时的,就想在那对夫妻面前,表现得尽量好一点,再好一点,更好一点。

他说出来了,明显,是个她重重一击。

他无法说出口,那么,她就开始越想越多。

女人是复杂的动物,她们的脑子,总是善于把很简单的事,复杂化,尤其是这件事本身就暧昧不清的时候,她们更是喜欢加入自己的臆想,并且还试做真相,越想越多。

他现在唯一的庆幸的是,她还没有选择怀疑他。

在这么多漏洞,这么多古怪的情况下,她没有将怀疑或者排斥的种子,洒在他身上。

这说明,她爱着他,用爱,在克制这种胡思乱想。

想到这里,他眼神又柔软了,捏着她的手,将她的小手,牢牢的攥在手心。

乔蕊突然被他拉住,转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就这么看着她,目光柔顺。

她好奇的眨眨眼,却很快抛之脑后。

又继续看下方的风景。

她发现,从高空看地下,那个视觉效果,真的不是盖的。

好像整个世界,整片土地,都在你的手心,被你一手掌握。

人站得高了,眼光也会高,乔蕊就突然有这种感悟。

女人,总是在看到什么东西后,都容易受刺激,然后突然就感性起来。

飞机行驶了整整一个小时,才降落。

降落的地方,是一个陌生的小镇,这里安排了车子,从这里开往市区,要不了一个小时。

下飞机的时候,乔蕊觉得脚都麻麻的,毕竟坐了这么久的飞机,那种高空反应,还是有的。

下车时候,她还跄踉了一下,是景仲言扶住了她,将她搂在怀里,还笑话她:“刚才不是很得意?现在腿软?”

她在飞机上雀跃兴奋的摸样,他记得很清。

乔蕊脸倏地一红,皱皱鼻子,推他一下,自己站稳,自己走,末了还回头仰着脖子看他一眼,用行动表示,自己没事,一点事都没有。

景仲言目光安静的看着她耍宝,眼底带着笑意。

上了车,他开车,她在副驾驶座。

车子一路行驶,之前在飞机上,不好聊天,都带了耳机,现在的,总能好好说话了。

乔蕊问他:“你之前跟鲁易,到底说了什么?”

提到鲁易这个名字,景仲言就不高兴。

他平静的说:“没什么。”

乔蕊哪里肯信他,拉着他的衣袖,可怜巴巴的摸样:“我都好奇死了,你就告诉我吧,老公。”

这句老公,已经算是半流畅了。

景仲言侧眸瞧了眼她双眼发光的小表情,到底开口:“他是个通缉犯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他摸出自己的手机,递给她。

“开邮件看。”

乔蕊登陆邮件,需要密码,她看着他。

他说:“你的名字,小写。”

乔蕊睁大眼睛,脸猛地发烫,耳朵根都在发烫。

他像是没看见,继续开着车。

乔蕊刨了刨头发,用黑亮的发丝,将头发都遮住,才咕哝着输入了自己的名字拼音小写,登陆,果然就成功了。

这是景仲言的私人邮箱,一般不做公事用途,但是就是因为私人的,正常男人,都是能瞒着就瞒着。

他却突然的,就跟她坦白了。

乔蕊心脏砰砰砰的跳,这种感觉,比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,那种心动,还要强烈。

如果说以前只是把彼此当做是情人,爱人,能够一起相处,没有丝毫负担的存在。

那么现在,这种感觉就在发生变化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