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三章 蓄意谋杀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果对方愿意让你进入他的生命,甚至开始用你的名字,去命名他一些重要的东西,那么就说明,你们的关系,不在局限在表面,而是越加深入了。

这个深入,是有多深入?乔蕊还没去想,但是,她想,应该是第一位吧。

就是那种,想到自己有一个重要的人,而这个人是谁呢,那一刻,那个人的摸样,就会浮现在眼前。

景仲言是个内敛的人,他沉稳,镇定,让人看来,总是有那么一点距离,乔蕊临死之前,想得最多的就是他,她爱他,因为他在她心脏里,已经安了家。

而她其实一直不敢确定,她在他心中的地位,是不是也是对等。

当然,她也没去追求过这种对等,因为两个人相处,总是有你喜欢我,我却更喜欢你。

而现在,这个小小的邮箱密码,却让乔蕊一下产生一种,原来他真的这么重视我的感觉。

女人对这种感觉没有抵抗力,乔蕊也不例外。

她翻着邮件,是一个word的文件,她打开了,上面密密麻麻的字,是鲁易的生平,但是她看了好一会儿,翻也翻了,脑子里,却没装进去一个字。

整个心都还在扑腾,脸颊,也红得压根抬不起。

她想,自己之前是不是想多了,一个肯把你的名字,当做密码的男人,一定是在乎你的,那么就算他还有一个旧爱,你也是凌驾于这个旧爱之上的。

乔蕊觉得很高兴,这种一下子通了的感觉,好像那些乱七八糟,堵塞脑子的负能量,都消散了许多。

她抿着唇,突然小声的问:“你就不怕我以后偷看你的邮箱吗?”说完,又猛地脸色一变,抬起头:“还是你还回去就要把邮箱密码改了?”

他侧眸,看着她紧张的小脸蛋,明明红彤彤的,却因为想到另一种可能,而生生的白了一分。

他失笑,手掌盖在她的头顶上,揉了两下:“不会,这个密码,永远都是你。”

这算是甜言蜜语吗?

乔蕊好惊讶,景仲言竟然也会说甜言蜜语,而且就一句,就真的让她陷入蜜糖罐子里了。

她脸再次恢复红艳,嘴角也不自觉的勾得大大的:“那个,我的邮箱,也要换成你的名字……”说完,觉得太害羞了,往旁边缩了缩,把自己整个人,都缩到副驾驶靠外的车门边,还抱着手机,假装继续看邮件。

男人听到她的话,觉得好笑,不过,这样好像也不错。

在她的世界里,不断的有他的存在,哪怕只是一些小东西,积少成多,渐渐的变得不可撼动。

他说出邮箱密码,只是想进一步的告诉她,他心里,只有她。

但是能得到这样的回应,他突然开始检讨,平时,是不是真的太收敛了,没有表现出来他到底有多喜欢她。

从一开始,只是好奇这个女孩到底在想什么,再到后来,整整三年的注视,让这种好奇,变成了一种习惯。

多少成年男人,能盯着一个女人三年。

身边各种莺莺燕燕环绕,却好像抵不上她的魅力。

付尘曾今问过他,到底喜欢乔蕊什么,并且喜欢的这么莫名其妙,还突兀。

但是他是怎么说的,好像什么都没说。

但实际上,他心里想的却是,如果你能坚持看一个女人三年,并且觉得她的任何一举一动都透着可爱,她的一颦一笑,都忍不住能牵动你跟着一起笑,那如果这还不算喜欢,那什么才算?

其实,如果乔蕊不是开始了相亲,景仲言觉得,他会继续的看着她,不会那么心急,不会加快脚步,也不会开始骗婚。

那次在餐厅帮乔蕊解围的时候,实际上并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去相亲,之前还有好几次,她在公司也跟赵央还有其他同事讨论过,什么样的男人,才是结婚的理想对象。

最后的出的结论是,她太务实了。

年收入三十万左右,有车有房,三十万以上的存款,就可以了。

在慕海市,这种条件的男人,并不少,就是景氏,都有很多。

她简直是毫无要求,只要是个男的,经济能力比她高,就好了。

那时候,他就开始烦躁,骗妻这个计划,是设计了一阵子的,至少半个月吧。

当时,他还觉得自己很猥琐,因为偷听到她跟同事提到中午要去哪个餐厅,和谁一起相亲,他就会跟过去。

尽管跟得光明正大,将其扮演成了一种偶遇,但是他还是觉得,多少有点羞耻的味道。

那时候,他发动攻势,用最少的时间,将这个女人私有化,却好像从没告诉过她,他对她的喜欢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可能是这种开始,显得太过不耻,不好意思,他几乎是避开这个话题。

是不是她就真的以为,他对她的开始,只是一时兴起,就连骗婚,也只是一场不轻不重的游戏。

乔蕊还抱着手机在看,景仲言看到她在笑,笑得很开心,她的眼睛里,依旧没有一个字,她还在想密码的事,没有看进去一点文档内容。

他突然觉得,好像这样,也挺好的。

往后,偶尔尝试着释放一点爱意,她是不是,就一辈子也离不开他了。

或许,这个办法不错。

他打算从今天开始,实施。

车子很快到了离市区不远,一个红绿灯,车子停了,猛地一个刹车,乔蕊才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暗爽了一路,竟然还没意识到时间的流逝。

她脸又红了一下,这才把手机里的文字,都看清楚。

看了两行,他惊讶:“蓄意谋杀。这么严重?”

说着,又看下去,等到看完,她不禁唏嘘。

“鲁易,也很不容易。”说是蓄意谋杀,不过是官方认证的罪名,但实际上,这顶多算是误杀。

乔蕊不知道整理这份资料的人是谁,应该是景仲言信任的人,资料里面,加入了一些主观性的判断,因此看下来,乔蕊是很同情鲁易的。

鲁易的恋爱史挺长的,在美国这样的地方,你单身基本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。

鲁易又是一个非常崇拜美国文化的人,他学着外国人的一切生活习惯,包括交女朋友。

他在美国的第一次恋爱,还是在高中,很青涩的恋情,一个星期上床的那种……青涩。

一个星期也算青涩?如果之后的比起来,真的算是很保守了。

乔蕊甚至不敢确定,这些真的是他的女朋友,而不是单纯的床伴?

哪有两个小时不到就跟人滚床单的,你要是一夜情还说的过去,但你竟然真的是交女朋友,能见面两小时就跟你那啥那啥的女人,这种女人你也真的敢交?

鲁易看女人的眼光,和美国人几乎一眼,不会像中国人一样,先认识认识,聊聊看看有没有共同话题,然后处着看看,最后确定恋爱关系。

外国人交女人,首先看漂不漂亮,其次身材好不好,最后床上功夫如何。

鲁易就是按照这个标准找的女朋友,然后一次次的被甩,一次次的被伤害。

但他似乎也不太伤心,屡败屡战,屡战屡败,最后,好不容易找到真命天女了。

但是这个真命天女,吸毒了。

鲁易耗光了钱去帮她,才发现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吸毒,钱骗走了,她人也消失了。

当鲁易找到她的时候,发现这女人跟这她的情夫,用从鲁易那儿骗来的钱,大吃大喝,在高级酒店享受人生。

鲁易就这么炸了,错误的爱情观,加上美国人的暴力思想,让他拿着枪就冲进了酒店。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两个人都死了。

鲁易被带走的时候,还没人知道是他干的,他是跟着警察协助调查,因为他是女方的前男友,但是从枝节末梢的对话中,鲁易打听到,这成了蓄意谋杀,一旦判刑,就是终身监禁。

他就真的慌了,然后逃了。

实际上,酒店房间有打斗痕迹,鲁易拿着枪去,但因为他性格本身就不是多强势的人,一进去,就被那个女人的情夫,一面倒的威胁。

鲁易当时也没动枪,但是动手,揍了那个情夫。

那男人本来就身材高大,几乎是立刻,就把鲁易压制得动弹不得,然后,鲁易就开枪了。

那个女人吓了一跳,往外面跑,鲁易害怕的去抓她,女人挣扎,擦枪走火,人就没了。

这些,当然是事后,鲁易曾经跟别人说的说辞。

但是警察不知道,警察从鲁易家里找到了枪,弹道痕迹跟死者身上的一模一样来看,已经判定,这就是一场蓄意谋杀。

所以,鲁易只能跑了。

那种情况,不跑,也是坐牢。

他只能等到追述期过,否则,无法自由。

退出了邮箱界面,将手机关掉,乔蕊又叹了口气:“难怪他说,在贫民区里,他至少能活着。”

“可以让他回中国。”景仲言说。

乔蕊看向他:“你要帮他,偷渡?”

“不是我。”他淡淡的说,似乎自己与这件事,没有半点关系。

乔蕊想了一下,就想通了,多半,也是戴维或者别的什么黑道分子去做这件事。

乔蕊沉默了一下,在她的固态观念里,杀人的都不是好人,但是鲁易,的确又帮过她,还那么尽心尽力的帮他。

可是他犯了法,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。

但是偏偏,她又答应要帮他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