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四章 见景撼天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很纠结:“带他回中国,算不算是助纣为虐,放虎归山?”

男人低笑一声:“你相信他是无辜的吗?”

乔蕊沉默,半晌才说:“误杀,也是杀……”

“那让他继续留在那里?”他提议。

乔蕊抿紧唇,又摇摇头:“不能用其他的方法吗?比如,自首,然后请律师辩护,尽量争取一个减刑的机会。”

小市民心态,总是觉得,法律是不可撼动的,不管是哪国的法律,都应该有它的约束性。

人,不应该去钻法律漏洞。

乔蕊还是太单纯了。

景仲言没说多,只淡淡的道:“潜逃三年,已经来不及自首了。”

乔蕊皱紧眉。

景仲言又说:“况且,十年的追述期,追述期之后,他依然能走在阳光下,光明正大的,他可以用别的身份,继续藏七年,只是不在美国,而去中国。”

这是一个取巧的说法,但实际上,还是在走法律漏洞。

乔蕊捂着头,哭丧着脸:“早知道就不问你,非要知道,知道后,又纠结不已,老公,我是不是很麻烦?”

“嗯。”他眉目清隽,瞧着她的目光,带着笑意:“很麻烦。”

乔蕊脸垮得更严重了。

他又说:“所以有些事,不告诉你,就是不想你沾进去。”

冷不丁的这句话,乔蕊觉得,他这话里有歧义。

她看着他,盯着他的表情,沉默下来。

他这是暗示她,他不告诉她的事,都是有原因的,都是为她好的。

乔蕊沉默半晌,没有表态。

理智上,人都不喜欢被骗,但是他的做法,好像又是可以理解的。

乔蕊知道自己和他在接触的事情方面,还是两个方向,他高高在上,看惯了人性的丑恶良善,看多了那些道貌岸然,他的心境,和她不同。

他是不是觉得,她很幼稚,也有笨?并且,没有见识?

其实他就算不这么觉得,她自己也这么觉得了。

她就是太麻烦了,也太容易纠结了。

对有些人来说,善与恶只是两个字,对她来说,是一种从小打到,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的思想教育。

也因此,判断善恶的方式,就会出现偏差。

两个人如果思想总是背道而驰,也是件很麻烦的事,所以避免的方式,就是不要提这件事,不要让分歧有机会出现。

乔蕊觉得,她应该再去努力一点,去适应他的世界,他的思维。

付尘说她跟他越来越像了,她却觉得,她再过几十年,也赶不上他的一半。

和是不是聪明无关,而是一种从小的教育方针不同,看待问题的方向也就不同。

车子又开了一会儿,总算到了市区,纽约,国际大都市,这是个电子城市,市中心有许多的彩色屏幕,播放着不同的广告节目。

乔蕊去过京都,但京都最让她印象深刻的,只有堵车。

大概因为时间的问题,现在纽约还不是很堵车,车子沿途开过,乔蕊一直在看外面的风景,商业帝国,果然不是说说而已,就从这些建筑和人流来看,就绝对担得上这个名字。

“我们是去哪儿?”乔蕊记得,她说要带他去个地方。

景仲言没说话,只偏头看她一眼,眼中有些情绪,但一闪而逝,乔蕊没看清。

在将近中午的时候,他们到了目的地。

是一栋郊区的别墅。

是在纽约郊区的一栋别墅,或者说,是一群别墅群,而他们停在了其中的一栋门口。

车子停下,他拉开车门,走出去。

乔蕊也跟着下车,突然,就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这里该不会是……”她想到上次同样的情况,是在慕海市发生,除了地点变了,其他的细节,几乎一摸一样,上次,他们是去见的老总裁和总裁夫人,那么这次……

他牵起她的手,掌心有属于他的温度:“进去吧。”

“真的是……”乔蕊一下很慌,她低头打量自己,非常紧张:“你怎么不早说,我,我知道也要换件衣服,熟悉一下,就这样,太狼狈了。”

“进去梳洗。”他淡淡的说。

乔蕊瞪大眼睛,满脸吃惊:“进去梳洗?你该不是打算……住下来吧?”

看男人没有否定。

乔蕊觉得头都开始晕眩了,这扇门里面,对她来说,就是个地狱,老总裁也好,总裁夫人也好,都不喜欢她,景仲言却在这种时候,在她刚刚经历大变之后,把她带到这里来,现在她的状况是最糟糕的,她也很疲累,可能没有足够的经历应付两位老人,如果他们觉得她态度不好怎么办?更看她不顺眼了怎么办?

乔蕊很着急,试图打商量:“我们不能住酒店吗?”

景仲言抚着她的脸颊,细细的看着她的眉眼:“你怕什么?你是他们的儿媳妇。”

乔蕊都要哭了:“就是儿媳妇才怕,要是随便一个打酱油的,我就不怕了。”他们就是不喜欢她当他们的儿媳妇啊。

男人吐了口气,低头安抚的在她额上吻了一下:“有我在,担心什么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乔蕊还打算挣扎,他却已经拉着她的手,去按了门铃。

实际上,景仲言有钥匙,但他没用,他要带着光明正大的走进去,他这个决定不是突然产生的,那天从这里离开,他就有这种想法了,乔蕊不能一辈子被他包裹在身后,她应该被摆在明面上,以他妻子的身份,以景家少奶奶的身份。

佣人很快来开了门,看到门外的两人,佣人诧然,这位少爷又来了,之前冲进来,还踢坏了夫人房门的事,他们都还没忘。

不过既然认得是少爷,自然是要开门的。

乔蕊忐忑的的任由景仲言拉着她,她步伐缓慢,抱着能拖一刻是一刻的心态,进了客厅,客厅里面很明亮,景撼天坐在餐桌边,好似正在准备用餐。

硕大的餐桌,只有他一个人,佣人倒是排了两边,不过看着,总是莫名的让人有点心酸。

那位老人,背脊微弯,坐在轮椅上,行动不便,脸色不好,连饭菜都是清淡为主,看起来,没什么食欲。

他们进来,景撼天转头看了一眼,瞧见了乔蕊,眉心立刻蹙起来:“你把她带来干什么!存心要气死我吗!”

他的言语很辛辣,乔蕊身子抖了一下,往后面缩了缩,藏在景仲言身后。

这我老总裁,见几次,就吓几次,乔蕊始终克服不了恐惧。

景仲言没理他,只对佣人说:“再拿两套碗筷。”

说着,牵着乔蕊走过去,拉开椅子,让她坐下。

乔蕊就感觉到一双锐利冷戾的视线,挂在自己身上,刮得她皮肤都嗖嗖的疼,呼吸都不敢太重。

她呼了口气,到底还是壮着胆子看过去一眼,想微笑着打个招呼,却在对上景撼天紧蹙的眉宇时,什么话都咽回去了。

还是别说了,说了感觉更糟糕。

佣人拿来了碗筷,小心的看了景撼天一眼,见先生没有命令不准他们吃,便将碗筷布下,又老实的退开。

景撼天不喜欢乔蕊,但是景仲言到底是他儿子,见他似乎还没吃饭,作为父亲,他总不会吝啬一顿饭给他。

不过这样一来,他也吃不下,他转着轮椅,对佣人吩咐:“把我的饭菜端到房间。”又瞪着景仲言:“吃了带着你的人,赶紧滚!不要碍我的眼。”

“不走了。”景仲言淡凉的夹了一筷子青菜,放进乔蕊的碗里:“有点事要留在美国几天,这几天,乔蕊在家陪你。”

乔蕊啪嗒一声,手里握着的筷子,掉到了桌上。

景撼天眼神狠狠的紧着,眸光生冷。

景仲言却像没看到一般,淡定的自己开始吃饭。

乔蕊咽了口唾沫,小心的瞥了景撼天一眼,又在下面,拉拉景仲言的衣角:“你在,开什么玩笑?”

他拍拍她的手,以示安慰。

可乔蕊一点也没被安慰到,只觉得头顶上一片乌云。

景撼天显然也气得不轻,呼吸的力道,重了许多。

乔蕊看得忐忑,立刻站起来道歉:“抱歉总裁,我们不会留下,我们一会儿就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手被景仲言拉住,将她拉下来,让她坐好。

她着急得不行:“总裁生气了。”

“嗯。”他无所谓的应了一声,又夹了一道菜在她碗里:“先吃饭。”

哪里还吃得下啊。

景撼天冷眼看着两人的互动,眼睛眯了起来,突然捂住胸口,心脏一阵剧痛。

佣人眼尖,已经看到了,赶紧迎上来:“先生,要不要先吃药……”

乔蕊也立刻看过去,她起身,准备过去看看,却又被景仲言拉住了。

“老毛病,吃了药能舒缓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乔蕊很急,他们二话不说的跑来,感觉就好像是来故意刺激这位老人的,老总裁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不然也不会在美国常住,她突然好内疚。“我们一会儿还是来吧,我感觉,这样不好。”

他看着她,捏捏她的手心:“始终要他接受你。”

“但现在,不是好时候。”这位可是病人。

“现在是最好的时候。”他强调,盯着她的眼睛:“不相处永远不会了解对方,要让他接受你,就必须先住下。”

乔蕊皱紧眉,抿着唇不说话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