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五章 隔音很好,听不到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边,景撼天还在饱受疼痛,佣人把药送来,他已经吃下了,没感觉什么舒缓,只是稍微好了一点点,可疼还是疼。

人是有抗体的,吃一种药多了,就算是仙丹,之后的药效也会吸收不了。

药,是周期性就要换配方的,一种药,不可能吃一辈子。

他又等了一会儿,稍稍再好了些,他才梗着脖子说:“一个小时之后,我不想再看见你们。”这是他的逐客令,就算是他的儿子,他也要赶走。

佣人看他情绪不稳定,赶紧送他上楼,害怕这位胆大包天的少爷,又说什么刺激人的话,把先生弄得更糟糕。

乔蕊一直目送景撼天进了房间,还揪着筷子,但还是吃不下去。

她看着景仲言:“我们真的要住下?可是我国内还有工作,提前了项目结束时间,我还要盯很多事。”她在找借口。

景仲言自然不会让她得逞:“李丽会看着,你的部门,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可是……

乔蕊还是很纠结,她觉得自己要是跟景撼天单独相处,估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

这么一想,她又想到了:“总裁夫人呢?她不是应该也在吗?”虽然总裁夫人不喜欢她,但是有她在,还是可以缓和一下气氛。

景仲言眸色倏地一变,半晌,低下头,淡淡的拿着筷子:“和人去旅行了。”

乔蕊垂下脸:“那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实际上,之前他还清楚,大概就是两三天,主要是躲着他找上门,等到乔蕊的事情结束了,她自然会回来。可是现在,真的不确定了。

据他了解,她跟那位新欢,似乎交流得不错,接连一天,都没从房间出来过了。

他派人打听过,现在消息还没到位,大概今晚会有结果。

那个服务生,不可能真的只是个服务生,他要知道,这后面,还藏着什么。

吃了饭,景仲言牵着乔蕊上了二楼,进入他的房间。

这间房间很干净,但是简洁程度跟客房差不多。

乔蕊好奇:“你曾今在这儿住过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他脱口而出。

他知道这里有他的房间,但从没来住过,他那位好母亲曾今给她看过照片,意思就是希望他有空,也可以过来住住,尤其是他如果要在美国办公,完全可以回家来住,不用住酒店。

但是景仲言,选择性的没听。

房间大概一直有人打扫,毕竟这里佣人这么多,总不是吃干饭的。

乔蕊看着门口的方向,心里还是没定。

景仲言在衣柜里找了件衣服去换,又顺手给了乔蕊一件:“不是要梳洗。”

乔蕊看着那个男式衬衫:“穿这个?”

“这里没别的。”

乔蕊揉揉眉心:“难道我还能穿着你的衬衫,走出这扇门?”

他抿着唇:“现在买,也要明天才到。”

乔蕊走出房间,看到走廊果然有佣人在打扫,便用英文问:“请问有女士的衣服吗?”

你佣人虽然听不懂中文,但是之前的情况也看出来了,这位,大概就是少爷的女朋友,虽然先生好像不喜欢她,但是少爷好像很喜欢。

不管站在任何角度,佣人都不可能轻易得罪一个可能会成为他们女主人的女人,那佣人便点头道:“艾玛的身材与小姐差不多,她在厨房工作,不知道您嫌不嫌弃。”

“当然不,谢谢你,请送到房间来。”乔蕊说。

佣人点头退下,乔蕊走进房间,却对上了景仲言戏谑的眸光。

“怎么了?”她摸摸自己的脸,不明所以。

他走过来,捉住她的脸,手指摩挲着她的脸蛋,看着她的眉眼,夸奖:“做得很好。”

“嗯?”她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像个女主人。”

乔蕊倏地一下脸红了:“你故意笑我?”这话,怎么听都在笑话她。

他低低一笑,倾身,吻著她的唇,半晌,抵着她的唇瓣,呼吸微热的说:“你会做得很好,以我妻子的身份。”

乔蕊恍惚的听着,有些迷茫。

佣人很快送来了一套和她差不多身材的衣服,显然就是那位艾玛的衣服。

衣服的样式很简单,看来这位艾玛是位乖乖女,衣服看着不太像是个外国女人会穿的,很保守的款式。

乔蕊换上衣服从浴室出来,景仲言已经打开房间的电脑。

电脑的另一头,是一个外国人,两人对话,说的不是英文,好像是俄文,乔蕊听不懂,就避着摄像头,安静的坐到床上。

她支着下巴就这么看着她,瞧着他的五官眉眼,就觉得这么看着,也是一种好。

景仲言谈了一会儿,就关了视频,一偏头,起身,朝她袭来。

乔蕊措手不及,他突然过来,她身子往后一仰,便倒在了床上。

他在上方,双手撑着她的左右两边,将她禁锢在他的怀里,眯着眼睛,低头,便咬住她的嘴。

乔蕊唔唔的叫了两声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。

他将她的闷哼都吞进肚子,在她唇上辗转了好一会儿,亲得彼此都身子发软了,才低低的说:“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现在还摆出这么无辜的脸?”

她茫然的眨眨眼:“什么眼神?”

他哼了一声,再次噙着她的唇,碾磨着不再放过。

乔蕊任他亲着,将床单都弄得凌乱不堪,但到底还是有顾虑的,在擦枪走火之前,乔蕊喘着气,按住他的胸膛,艰难的说:“别……外面有人。”

他身上已经热了,哪里肯停:“隔音很好,听不到。”

“可是总裁……”

“他更听不到。”他话落,手已经解开她才刚穿好没多久的衣服,将手探了进去。

乔蕊一个机灵,赶紧按住他的手,苦着脸:“还是白天……”

他眯着眼,不悦,在家的时候,白天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他心里想着,要不,还是住酒店吧,乔蕊胆子小,在这里,总觉得束手束脚的。

不过他到底还有理智,不可能为了这档子事方便,就糊涂。

这次带乔蕊回来,他有好几个目的,现在还不能离开。

他的唇落在她耳朵上,呼吸将她耳垂熏红了,才咬着她的耳廓问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乔蕊感觉到了他小兄弟的变化,脸红的发烫。

只好把手,探过去。

半个小时后,等到乔蕊害羞的躲进浴室后,景仲言打开门,让佣人再拿张床单来。

景撼天的房门是开着的,他正坐在房间里看书,二楼本身就安静,景仲言的声音也不算小,他在自然也听到了,顿时,脸都黑了。

他将书一砸,推着轮椅就要出去。

一出去,却刚好看到景仲言房间的门关上。

老人家顿时出去也不是,不出去也不是,就尴尬的坐在门口,目光像是淬了毒似的,死盯着那边的房门。

孽子,真的是孽子!

他气得咬牙,偏偏一腔怒火,也无处发泄!

……

在别墅住下的第一天,乔蕊跟很多不善于跟公婆相处的新媳妇一样,跟着自家老公,躲在房间里过了一天。

玩电脑,看视频,两人就倒在床上,什么也没干的消磨了一天。

晚上吃晚饭的时候,是佣人来叫的,两人下去,就看到餐桌上,并没有他们的碗筷,而景撼天,已经在吃了。

景仲言没什么反应的对佣人道:“再拿两副碗筷。”

佣人表情僵硬,尴尬的没有接话,视线却对准了景撼天。

乔蕊看过去,见景撼天视若无睹的喝着汤,看摸样,是非要把他们赶走不可。

其实也可以理解,他本身就讨厌她,对自己的儿子倒是可以宽容,可是外来的女人,总是不可能有好脸色,况且上次景仲言大庭广众的在宴会上送出了婚礼套装的礼物。

这种在他的寿宴上都敢玩手脚的行为,大概已经被他定为大不敬了。

她今天下午其实也问了景仲言,为什么一定要住下,他也只说是找到时间,促进一下双方关系。

她觉得不止如此,但他不说了,她姑且就这么听吧。

一整天的下来,她倒是做了不少心理建设,既然都住进来了,如果真的能缓解关系,当然最好,所以她此刻不再说要走了,而是安静的站在那里,她知道,接下来,是这对父子的对峙。

佣人不肯去拿碗筷,景仲言自己走到厨房去拿了两幅碗筷出来,景撼天见状,将筷子一扔,恶狠狠的命令:“把饭菜撤了!”

佣人面面相觑,但不敢违背先生的吩咐,赶紧手忙脚乱的把饭菜撤了。

景撼天转着轮椅到了客厅,让佣人把饭菜放到茶几上摆上,他在客厅吃。

光溜溜的餐桌上,两幅碗筷孤零零的放在那儿,显得特别尴尬。

乔蕊脸都涨红了,简直比有人啪啪啪打她的脸还难受,心里也堵得慌。

景仲言倒是老神在在,索性牵着乔蕊的手,进了厨房。

“自己做吧。”他淡淡的说,已经洗了手,从冰箱里拿出几样菜,准备洗。

厨房有几名佣人看到少爷进来,还好像要自己做饭,吓得一个个眼睛都瞪大了。

乔蕊也吓到了:“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

“有什么不好。”他随意极了,那摸样,好像还在慕海市他们的家一样,那般的理所当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