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六章 公媳相处不易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家他们就是这样,她做饭,他如果有空,总会帮她洗菜,然后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炒菜,那种岁月静好的滋味,让人怀念。

晚饭总也不可能不吃,景仲言已经洗了不少菜,他容貌俊美,手在水柱下冲刷的,认真的将每一颗菜都洗的干干净净,那摸样,透着点说不出的魅力。

乔蕊不自觉的笑了一下,挽起袖子,开始热锅。

外面,景撼天吃了一点菜,没有听到动静,问佣人:“厨房还有吃的?”

佣人摇头:“做好的肯定没有,不过有些生的食材。”

景撼天眯着眼,想他们总不可能吃生的,估计是在翻箱倒柜找食物罢了,便没在意。

可没过一会儿,厨房里就飘出饭菜香。

跟他的清粥和几样小菜不同,是肉的味道。

是中国菜。

他眉头拧紧了,斥责佣人:“谁做的?不是说了不准再开伙!”

佣人也不明白,赶紧去厨房看了,再出来时,脸色就变得很微妙:“先生,不是我们的人做的,是少爷与那位小姐自己做的。”

“什么?”景仲言会做饭?杀了景撼天他也不信。

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,他清楚的很,如果身边有人,水都不会自己倒一杯。

他会做饭?

实际上,景仲言的确在生活方面,很会享受,这就是乔蕊总觉得他是大老爷的原因,在家,他总是懒懒散散的坐着就坐着,不动就不动,要什么,都是她去做。

但他并不是讨厌做这些事,就是觉得,可以不做就不做。

乔蕊觉得,他就不是勤快的人,所有的劳动力都用在了工作室,也导致了私事上,他总是愿意更多的休息。

刚开始乔蕊还会心里抱怨,觉得他把自己当佣人,后来她发现一件小事,便开始乐意帮他做这些小事了。

那时候她还没离开总经办,景仲言在公司,是很多人伺候着的,别的不说,几个秘书,肯定会照顾好他。

但是他会自己去茶水间倒水,李丽在的时候,是李丽帮他倒水,倒咖啡,李丽不在,他便会自己去,他有那么多秘书助理,却宁愿自己去做,也不会假他人之手。

就连有时候,茶水间里有其他人,其他人看总经理自己进来,主动的要帮他倒咖啡,他也都是拒绝。

唯独她在的时候,他会直接把杯子给她,要她代劳。

那种自然的举止,就好像在家时一样。

这种行为,不得不说,让乔蕊开始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了,心情变得稍微的好了许多。

之后,对于他的这种依赖的小习惯,也都惯着了。

不过乔蕊知道,景撼天却不知道。

他只知道,自己这个小儿子,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大少爷,永远不可能有自己洗手作羹的一天。

他饭也不吃了,将筷子放下,让人推着他去看。

厨房里,佣人们都站在外面,主要是他们进去也不知道做什么,先生下了命令,不准他们给这两位做饭,他们进去,也不可能帮忙,干站着,又碍眼,还不如出来。

景撼天透过佣人看进去的时候,就看到景仲言正端着盘子,乔蕊在盛菜。

菜盛好了,有些烫,他把盘子放下,细微的搓了搓自己的指尖。

乔蕊看了好笑,捉着他的手,让他的手指,摸到自己的耳垂。

这个小窍门她教过他很多次,但是大男人的,估计觉得这样太难看了,总是不会去做。

景撼天远远的看着,脸色非常不好。

也对,穷人家的女儿,估计都会做饭。

不过如果这算一个优点的话,那所有的厨师,都有优点了。

冷哼一声,他让佣人推他出去,这里,越看越扎眼。

做好了饭,两人端出去的时候,景撼天已经上楼了。

两人吃完,回到房间,乔蕊满脸苦色:“明天真的只剩我和总裁在家里?”

“嗯。”躺在床上,他手指绕着她的发丝。

她的头发越来越长了,没什么造型,就是一头黑亮的长发。

发丝很软,也很柔,据说头发软的女人,心都很软。

他觉得这是真的。

乔蕊叹了口气:“一种不祥的预感,笼罩在头顶。”

他失笑,捏住她的鼻尖:“害怕?”

她皱了皱鼻子,解脱自己的鼻尖,张口咬住他的手,牙齿轻轻磨着:“不是一般的怕。”

他任由她磨牙,低低的说:“他没那么恐怖,至少……”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的眼神冷了冷。

“至少什么?”乔蕊问。

他垂下眸:“至少,他不会伤害你,男人,总不屑伤害女人,只有女人,才更爱伤害女人。”他说着,摸着她的头发,倾身咬住她的嘴。

乔蕊听过网上一个段子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但是这话,她没想到能从景仲言口中听到。

她还来不及细想,他的吻已经变得猛烈,气息,也与她的纠缠在了一起。

肌肤的触碰,两人的火热,都被点燃。

过程中,乔蕊很小心,不敢发出一点声响,尽最大的努力压制着,连呼吸都很小心翼翼。

他却就是盯准了她的隐忍,一次次挑拨她的底线,看着她在崩溃边缘,却死死捂着嘴,涨红了脸,可怜兮兮快哭了的摸样,他的心也随之跳动得更加狂热。

身体力行,行动,变得更加疯狂。

第二天,景仲言八点起的床,醒来,看到乔蕊已经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了。

看到他醒了,她翻了个身,窝在他怀里,难得的撒娇:“你真的要走吗?那你几点回来?中午回来吃饭吗?”

他将她搂着,下巴抵着她的头顶:“中午不回来,晚饭前回来。”

她哭丧着脸,将脸闷在他怀里,嘟哝着不说话。

九点的样子,景仲言洗漱好离开,乔蕊也换好了衣服,坐在床上看着他。

她那摸样,仿佛被遗弃的小狗。

他揉揉她的头顶,在她嘴上啄了一下,轻轻的说:“在家等我。”

她只好点头。

他一离开,乔蕊就走到窗台边,直到看到景仲言的车开出了大门,才站在全身镜前,深呼吸一口,给自己打气,出了房间。

走廊里很安静,美国的建筑,总是带着美式风格,这间别墅是比较大的,二楼数下来,有八间房间,走廊也因此显得非常长。

乔蕊反手阖上房间门,走的时候,脚踩在木制的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她走到护栏旁边,俯首,看下面的情况。

客厅里,放着美国新闻,但是沙发上,却没有人,乔蕊又看向餐厅方面,也没有人。

她好奇,还以为老总裁会在。

不过新闻开着,他应该的确已经起床了。

她下楼,脚步放得很轻,小心翼翼的。

走到了一楼,她才发现,楼下不是没有人,只是刚才在上面没有看到,景撼天就坐在客厅旁边的花园阳台里,拿着剪刀,在剪花草。

乔蕊站在那里看着,知道自己该走过去打个招呼,但是想到昨天的情况,又有点不敢。

总觉得,她只要敢开口,不管说什么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可就算如此,也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她抿着唇,到底还是又往前走了几步。

守在阳台门口的佣人看她走近,对她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过来了。

乔蕊冲她干笑一声,站在那里,又僵住了。

退休,还养病的老人,能有什么娱乐项目?吃也不能吃,睡又睡不着,唯一的,就是看看电视,养养花草。

美国,熟人也少,连找个能见面的老朋友都没有。

乔蕊看着景撼天的背影,其实,从后面看,老人家的后背,是佝偻着的。

尽管他很强势,很矍铄,但是到底是上了年纪,再坚硬的背脊,也终究有弯下来的一天,就算他在人前可以让自己的脊骨永远挺着,但是没人的时候,是怎么回事,终究是怎么回事。

乔蕊一下子想到外公了,小时候外公,也是这样。

人前,他是德高望重的退休教授,不管对谁,都保持着一份儒雅,一分温润,但是在她的面前,他就是一位老人,一位疼爱他,但是病痛缠身,房间桌子上,总有一堆瓶瓶罐罐的老人。

她的父母身体还很好,乔蕊想,爸爸妈妈应该离那一天还是很远的。

可是现在看到景撼天,她突然觉得,父母是不是也已经老了,虽然他们才五十多,但是鬓角,的确已经偶尔能看到白头发了。

景撼天是三十多生的景仲言,如今,他已经六十多了。

实际上,并不是所有的六十岁老人,都显得老,至少在乔蕊看来,六十岁,还算是年轻的,不是七老八十。

可是景撼天似乎显老了,不注意看,不容易看出,但是此刻,她却觉得,他真的已经老了。

叹了口气,她觉得,就算被骂,也没关系了。

她又走上去,佣人拼命对她使眼色,让她不要去自找没趣,她还是站定在阳台门口,对立面唤了一声:“总裁,早。”

老人拿着花枝的手,顿了一下,他连头都没回,便抛了一个字:“滚!”

乔蕊满脸苦色,这个字,意料之中,也意料之外。

他知道她会叫她滚,但是没想到真的只说滚。

佣人同情的看着她,尽管不懂中文,也知道那句话,不是什么好意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