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七章 您是不是有话要说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没滚,她还又走近了些,走到景撼天身边,手碰了碰一株山茶花:“真漂亮,总裁,都是您亲手栽种的吗?”

老人将手里的剪刀重重搁下,抬眼,眯着眼看她一眼。

那一眼,锐利锋亡,仿佛刀剑,要在她身上割除一条口子才罢休。

她咽了咽唾沫,刚才鼓起的勇气,一下子都泄了。

她手从花上收回,干巴巴的扯扯嘴角,勉强道:“我外公以前也喜欢养花,我其实,也会一点点,您需要,我帮忙……”

“滚!”利落的一个字,再次响起,带着飓风一般的狂躁。

这种上位者带来的压力,让乔蕊腿都软了,她埋着头,赶紧从他面前消失。

刚才她就是瞎了眼,什么沧桑的老人,明明就是个神采奕奕的老妖怪。

这么凶,这么狠,尽管年龄在这儿摆着,也不得不说,他,还是一个大杀器。

绝对没有正常老人家该有的温吞和慈祥。

乔蕊退出了阳台,叹了口气,索性去厨房找吃的,她知道,这几天要是住在这里,她都得自己找吃的。

不过大概是经过了昨晚他们自己做饭,今天乔蕊在厨房,竟然没看到任何食材。

不给饭,连食材都不给,就是存心要让她走。

乔蕊肩膀一下子耷拉下来,她真想告诉景仲言,她做不到,总裁太讨厌她了,不管她怎么示好,她都不会领情的。

厨房的冰箱里,最后,乔蕊只找到两根胡萝卜,她洗了洗,就这么生吃了。

咬着胡萝卜的时候,她脑子里还在想事儿,刚好看到厨房有个佣人拿着扫把进来,要扫地,那佣人也看到了她偷吃胡萝卜,张着嘴,有些讶然。

乔蕊顺势就问她:“请问,你知道这附近,哪里有超市吗?”

午饭前,她得自己买食材回来做饭,不然就得饿着。

那佣人年纪比较小,看着还很青涩,看看乔蕊,又看看她的衣服。

乔蕊注意到她的目光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,笑了起来:“你就是艾玛吗?谢谢你的衣服,很好看。”

艾玛腼腆的低下头,手指了指窗户外面,却不说话。

乔蕊顺势看过去,问:“那边就是超市的方向?”

艾玛点点头,便低垂下脑袋,开始扫地。

乔蕊觉得她有点奇怪,又问她:“你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回来吗?我听说她去旅游了,那什么时候回来?”

艾玛还在扫地,认真将那些烂菜叶子,从放锅的架子下面扫出来。

见她不理自己,乔蕊眨眨眼,以为她不知道自己在跟她说话,便加上了她的名字:“艾玛,你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

艾玛将菜叶子扫干净,又在水池边,扫水池下面的脏污。

“艾玛?”乔蕊又叫了一声。

艾玛还是没理她。

乔蕊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她走过去,走到艾玛面前,挡住她。

艾玛这才抬起头,不解的看着她,用手,在空中画了一个问号。

乔蕊看到她的手势,这才算看懂了。

她应该是,聋哑人。

“你的耳朵和喉咙……”她只说了一半,却不知道怎么措辞后面了。

艾玛微微一笑,比了一堆手势,先是默默自己的耳朵和嘴,然后摆摆手,又做了一个婉转的手势,然后两只手牵出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这个应该是手语,可乔蕊没学过手语。

不过艾玛应该是会唇语的,乔蕊就猜:“你是说,你耳朵听不见,嘴说不了话,但是有这份工作,你很开心?”

艾玛眼睛一亮,点点头。

乔蕊:“……”还真猜对了。

她又问:“你今年多少岁?”

艾玛比了个数字。

乔蕊惊讶:“你才十四岁?那你还是个孩子,你能工作吗?”

艾玛急忙握住她的手,慌忙的做了一堆手势,但是太多了,乔蕊都看不懂,但是看她的焦急程度,还是猜到她是在哀求她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要开除你,不过先生夫人,知道你的年龄吗?”

艾玛又比划了一下。

“他们不知道?”

艾玛摇头,又比了比手势。

乔蕊抓抓头,不会猜了。

艾玛比划久了,看她还没看懂,也累了,索性沾上水,在砧板上写字。

乔蕊这才看懂。

——夫人知道,先生不知道,夫人是以学生工的身份,录用我的。

乔蕊理解的点点头,摸摸她的头,鼓励:“夫人是个善良的人,你要好好干。”

艾玛郑重的点头。

乔蕊笑着,又说了两句,便出了厨房,打算去拿上钱包,去超市买点东西。

大概也是料到了他们会没饭吃,景仲言走之前给她留了一张卡,让她要买点什么的时候方便,乔蕊还觉得他多虑了,又不出门,能买什么,而且这里是郊区,能上哪儿买东西。

现在才知道,他才是未卜先知。

美国的超市,没什么中国食材,乔蕊逛了半天,也就买了一点,等到回别墅时,发现大门锁了,却没人给她开。

她按了门铃,她知道里头听见了,但是就不开。

叹了口气,乔蕊看着手里抱着的纸袋子,只好绕了一圈儿,打算从后门绕进去。

可是不出所料,后门也被反锁了,并且怎么敲门,也没人出来开。

乔蕊揉揉眉心,觉得真的头疼了。

就在她打算,干脆回到超市去吃点东西时,后门咔嚓一声,又开了。

但是她推开门,却见里头一个人都没有。

门不可能自动开,应该是谁好心帮她开的,她环顾四周,看到厨房后门旁边,露出半个脑袋,是艾玛。

乔蕊对她笑笑,表达感激。

艾玛却看看左右,不敢多呆,略微的点了一下头,就跑走了,估计是怕被发现。

乔蕊没敢从正门进去,从后厨房悄悄的钻进去,路过大厅的时候,就看到景撼天还在阳台里收拾那些花草。

她知道她前脚出门,总裁肯定后脚就吩咐佣人,不准给她开门了,她叹了口气,也不敢上去打扰,顺着楼梯,打算上二楼。

可刚走到一半,身后,凌厉的怒斥声响起:“谁给她开的门!”

乔蕊站定,转头看下去。

下面,景撼天刚从阳台出来,轮椅一半都还没出阳台的界地,看到乔蕊,他脸色冷着,却是斥责佣人。

乔蕊抿抿唇,不想连累别人,主动说:“我怕墙进来的。”

景撼天没看她,却也没为难佣人,只哼了一声:“不要脸。”

乔蕊脸色难看,不过既然行踪已经暴露,她也不躲了,索性抱着从超市买的东西,又下来。

她走到沙发边,没坐下,弯着腰,当着景撼天的面,从里面拿出几瓶除虫药。

闷闷的说:“这是我在超市旁边的花店里买的,我看阳台的除虫药好像快用完了。”

景撼天看都没看她一眼,旋转轮椅,又回了阳台。

乔蕊看着他的背影,面色又难看了一分。

佣人满脸同情,用英文说:“除虫药仓库里还有,通常都是一箱一箱的买来备份。”

乔蕊脸红了一下,觉得自己的马屁没拍到点子上,大概又惹人厌恶了,毕竟在总裁眼里,不会觉得她是好心才买来,只会觉得她想巴结。

乔蕊的确是想巴结巴结总裁,毕竟她是他儿媳妇,可是现在,大概适得其反了。

她闷闷不乐的抱着剩余的东西,进了厨房,厨房里正在忙着做中午的午饭,但因为只准备景撼天一个人的食物,所以七八个灶,也只用了三四个,乔蕊要了一个,厨师装作没看见,乔蕊就开始自己整理,自己做饭。

十一点不到,景撼天便开始吃午饭,乔蕊端着自己做的饭菜出来后,看看左右,也不知道该在哪儿吃?

去餐桌上占一个位置,总裁肯定又要生气,去客厅吃吧,佣人告诉她,先生吃了午饭,都要看会儿午间新闻,她去客厅,就挡着他。

要不回房间吃,但是显得好鬼祟。

最后犹豫一下,乔蕊打算端着食物回厨房去吃,她知道一会儿佣人也要分批开始吃饭了,她和他们一起坐吧。

正要转身离开,餐厅里,沉重的老人嗓音,突然传来:“想去哪儿?”

乔蕊不确定他是不是跟自己说话,但还是停住脚步,转头看去。

景撼天还在吃饭,眼皮只稍稍抬了一下,锐利的鹰隼,审视的打量她。

真的是在和她说话?

乔蕊楞了一下,咬着唇说:“我想去厨房吃,我怕在这儿打扰您……”

景撼天没说话,眯着眼睛又吃了一口菜,才慢条斯理的吩咐佣人:“给她安排个位置。”

佣人本来就挺同情这位少奶奶的,看先生松口了,便殷勤的接过乔蕊手中的餐盘,放到餐桌一个较远的位置上,让她去吃。

乔蕊慢吞吞的走过去,不时的用眼角偷偷瞟景撼天,总觉得总裁不会这么好说话,不会那个位置上有什么陷阱吧?椅子上安了钉子什么的……

她胡思乱想的猜着,拉开椅子,坐下之前,还特地不着痕迹的确定了一下,看真没问题,才紧张的坐下。

她坐下后,景撼天也没说话,乔蕊心里虽然狐疑,但还是乖乖的开始吃饭。

吃了两口,发现有人在看她,转头一看,果然是景撼天。

她立刻收了筷子,正襟危坐。

“总裁,您是不是有话跟我说?”他既然不吭声,她就主动开口。

反常必有妖,她感觉景撼天就是要跟她说什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