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八章 画了一幅,他们的孩子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撼天沉静的又盯着她一会儿,才淡淡的问:“你要多少钱。”

乔蕊的一腔热血,顿时被泼了一盆凉水,又觉得很无趣。

她尴尬的扯扯嘴角,嘟哝着说:“您跟总裁夫人真是夫妻,说的话都差不多。”这话只是说说,但说出来,却带着那么一分讽刺的味道。

景撼天的眼睛,又眯了起来。

乔蕊说完之后也感觉到了,立刻道歉:“抱歉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……”

“不用解释,你想要什么条件,提出来就是了,我是商人,能谈得拢的,尽量谈。”

乔蕊叹了口气:“我没有条件。”

景撼天用一种不识抬举的目光,继续盯着她。

乔蕊觉得自己不知道怎么说了,为什么自由恋爱,就这么难以被人接受?难道必须有目的,才算正常?

她微微有点头疼,只好说:“如果您问我,如果不为了好处,为什么要跟景总在一起,那我想,您应该不太了解您的儿子,景总很优秀,非常优秀,他聪明,睿智,稳重,干练,景家少爷这个头衔,是他的第一个身份,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,他就算不是景家的少爷,他也能凭着他自己出色的人格魅力与实力,在商界站稳脚跟,他那么好,而且长得还这么好看,他能喜欢我,这是我的荣幸,我觉得,但凡一个正常女人,都没有不乐意的,我很珍惜他对我的喜欢,我也很喜欢他,不是因为他是景氏未来的接班人,也不是因为他现在拥有多少,因为我敢断定,就算他现在一无所有,给他三年时间,他会成长得不逊色现在,这样一个能力出众,德才兼备的男人,我为什么不能因为爱他本身,而跟他在一起?为什么大家总喜欢揣测我对他的意图?他在景氏位高权重,并且前途无量,但这并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有这些,为了在景氏站稳脚跟,他又付出了多少,这些都是我喜欢他的原因,因为他努力,上进,而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。我不清楚我说的这些,总裁您相不相信,但是我因为我这生能遇到他,而感到幸福,并且,如果他不放开我,我不会放开他,因为,我是真的喜欢他,而且为了能配得上他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。”

乔蕊说完这一切,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吃这顿饭了,她起身,吐了口气。

“抱歉,打扰您用餐的心情了,我想我还是出去吃吧,您可以再让人把门锁上,反正我还是会爬墙进来。”

说完,她转身便离开。

景撼天看着她利落的背影,眉头狠狠的蹙起。

他一扔筷子,毁了桌上的饭菜。

佣人们静若寒蝉,一个个都缩着脖子,不敢吭声。

这时,电话突然响了,佣人接了电话,小心翼翼的唤了声:“先生,是夫人的电话。”

景撼天寒着脸,摆了摆手。

佣人立刻递过来分机。

接起电话,景撼天还没说话,电话那头,薛莹已经开口:“我要过两天才回来,这几天不在家,家里还好吗?”

景撼天脸色非常难看:“不好。”他冷冷的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那边没有迟疑:“在新西兰,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我立刻赶回来,只是这边天气不太好,怕飞机不安全,我们昨晚改签了机票,打算过两天天气好了再回纽约,如果着急,我现在回来。”

薛莹在国外没什么朋友,这两个朋友也是她国内的,只是来纽约太久了,成天陪他呆在家里,那面闷坏了,前些天那几个朋友来纽约找她,几个名媛说是出门旅游一下,就去几天,他看薛莹向往,但是又放心不下他身体,便主动开口,让她去了。

现在听她这么关心自己,到底还是夫妻了几十年,景撼天那股被乔蕊挑起的火气,稍微消了点。

“不用,你玩你的。”不过想到另外一件事,他提了:“前几天,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。”

“是吗?”薛莹讶然:“是不是信号不通,我们在这边住的不是酒店,李月有个朋友在这边,我们住的她的别墅,位置有点偏,大概信号断断续续,有什么事吗?”

景撼天想到景仲言和景仲卿前后过来,却最后什么都没说,也不清楚到底什么事,只是心里还是计较着,不过昨天景仲言回来,到现在也没说究竟什么事,估计也不是要紧事。

便不想打扰薛莹的心情:“回来再说吧,你玩的开心点。”

薛莹笑笑:“你也注意身体,有点不舒服就休息着,我看了天气预报,今天纽约会下雷阵雨,你早点休息,不要着凉了,你也知道你的病,凉了是大问题,引起别的毛病就麻烦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女人唠叨起来是烦,景撼天敷衍两句,就想挂了。

那头薛莹还在说,听出他不耐烦了,这才又说了两句,才挂下。

放下电话,外面突然一声震天雷。

景撼天看看阳台外,不到片刻,已经乌云一片了。

他沉了沉眸,吩咐佣人:“去把花搬进来。”

佣人依言去做,景撼天回到餐桌上,却也吃不下了,转着轮椅,索性滑到沙发边,看着佣人快速的搬着花盆忙碌。

雷阵雨总是来得快,去的也快,景撼天有几株精心栽培的茶花,不宜冲刷,需要人工照顾着,他要搬的,也就是这几株。

花盆被拍成一排,摆在室内,他端起一盆小的,摸摸上面的叶子,脸色终究缓和了些。

不一会儿,外面轰隆的雷声一声接着一声,没多久,就下起了大雨。

景撼天看着新闻,无聊的美国新闻,没多少看头,他随意看着,耳朵里,却灌满了雷声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看看时间,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,乔蕊并没有回来。

他皱皱眉,对佣人吩咐:“一会儿她回来,给她开个门。”这样的雨天,这附近又都是私立别墅区,没有公车去市区,她要是进不来,只能在雨里泡着了,连出去找个酒店的机会都没有。

虽然讨厌乔蕊,但男人,到底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为难女人的。

佣人听了立刻招呼下去,他们对这我少奶奶,还是很有好感的。

乔蕊此时的状态,的确跟泡在水里没区别。

她比较倒霉,刚出门,就听到打雷了,心想这种天气,应该就是雷阵雨,也没多上心,直接去了超市旁边的快餐店,点了餐。

快餐毕竟不用吃太长时间,她很快就吃完了,出来的时候,还在打雷,还没下雨。

她就慢条斯理的往别墅走,结果走了一半的路,雨突然下起来。

她一下子也不知道是回别墅,还是去超市避雨,最后想,回别墅估计真的要翻墙,雨中翻墙难度高了点,就去了超市。

不过雨势太大了,她赶到超市的时候,身上已经湿透了。

她一边扒拉头发,一边看着这恶劣的天气,说不出话来。

这里是郊区,就连超市都只是个小超市,来往的人并不多,超市里面倒是有卖伞的,不过外面风那么大,光有伞也没用,她就只好又在快餐厅坐着,等着雨停。

为了怕服务员不高兴,她点了一杯奶昔,找了个窗口位置,就这么干坐着。

坐了五分钟,她就不行了,身上没有手机,只有一张卡,衣服还湿透了,她的状况非常狼狈,并且……很无聊。

为了排遣时间,她索性又去超市买了一个本子,一支笔,坐在快餐厅里,开始画画。

乔蕊其实很会画画,不过画的不好,她小时候参加过绘画兴趣班,是学校组织的,小学每周五下午两堂课,都会被安排成兴趣班,每个学生都可以报自己喜欢的科目,有舞蹈,有书法,有绘画,有声乐,有劳作。

她当时想报舞蹈,因为芭蕾舞衣太漂亮了,不过舞蹈班人满了,她当时又婴儿肥,老师大概觉得让她跳也跳不好,就让她转成绘画班。

她同意了,然后莫名其妙就画了三年的画。

画着画着,倒是有点兴趣了,后来乔蕊买了房子,装修的时候,还特地买了一叠的绘画纸回来,画了几幅抽象画,裱起来,放在相框里当装饰。

现在那画还在家里挂着呢,也不知道卡瑞娜看不看得懂。

想到卡瑞娜,她又想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,那小家伙还有几个月才出世呢,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,并且,这孩子到底姓什么,也是个大问题。

想到孩子,她又想到那几个在贫民区的孩子,其中一个小女孩,还大方的送了她一把刀,真是乖极了,而且外国小孩太可爱了,如果不是脏兮兮的,她相信只要洗干净了,几个孩子,肯定都很漂亮。

越想越远,她手里却没停,没多久,就画出了一幅肖像。

她眨眨眼,看着手里的半成品,她的画画技术很差,属于那种乍一看还有轮廓,但是仔细看,头发不够细腻,脸型不够柔和,五官不够精致的。

不过手里这副,其实还不错。

她画的是个婴儿,她也不知道是谁,就莫名其妙画出来了。

不过……

她摸了摸画中婴儿的眉毛,这个眉毛,很像景仲言,又摸摸嘴,这个嘴,很像她。

看着看着,乔蕊就笑了。

如果他们将来有孩子了,应该,就是长这样吧。

或许还要更好看一点,只是她画的太粗糙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