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九章 那就,生两个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面的雨,还没有停,乔蕊支着下巴,看着雨幕,脑子里,胡思乱想了很多。

比如,她和景仲言的将来,还有,如何才能让景撼天接受她。

她想着想着便出神了,直到胳膊下压着的素描本,被人抽走,她才猛地惊醒,转头看去。

拿她画本的,是个小女孩,女孩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,梳着两个小辫,手里抱着她的本子,指着上面的小孩问:“这是你画的吗?”

乔蕊看看周围,没看到这小孩的父母,却也耐着性子跟她说话:“是我画的。”

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啊掏,掏了一块美元出来,递给她:“你也给我也画一张吧,这个是你的酬劳。”

乔蕊瞪大眼睛,哭笑不得:“你要买我的画?”

“yes。”女孩又把画本还给她,坐到她对面,端端正正的摆了个姿势:“你可以画了。”

乔蕊拿着那一块美元,又看看对面的小女孩,想着反正无聊,便拿着笔,开始画。

她画的很差,画的时候,还跟小女孩聊天。

“我的技术不好,希望你不会退货。”

小女孩很大方的摸样:“无所谓,我并不是很期待你的画,我只是要在这里等妈妈,但身上只有一块钱了,如果不买东西干坐着,服务员会叫我离开,你在这里摆摊,我只要买一张画,对了,一块钱够吗?如果不够的话,我妈妈回来,才能补给你,不过我看你画的也一般,应该够了。”

乔蕊被小女孩逗笑了,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,而且这副傲娇的口吻,太萌了。

她又问:“你妈妈去哪儿了,为什么你要在这儿等她?”

“她去买东西了,说是一个小时就回来,不过已经去了两个小时了,我就出来找她。”她说着,又扭了扭小身子:“我能换个姿势吗,我的手好疼。”

“可以。”乔蕊随意的说,反正已经画砸了,她又问:“你想喝饮料吗?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,我有这个荣幸,请你喝一杯吗?”

“真的?”小女孩立刻双眼放光,随即又嘟起小嘴:“可是这里最便宜的饮料,都超过一块钱,你要亏本了。”

“这是第一位客人的优待。”乔蕊抬头对她一笑说,挑眉:“说吧,你想喝什么?”

“那,跟你一样。”小女孩到底还是嘴馋,看着乔蕊手边的草莓奶昔,远远地就闻到草莓的味道。

乔蕊叫来服务生,叫了一杯草莓奶昔,等拿到奶昔,小女孩立刻喝了一口,小脸立刻笑了起来。

“好喝吗?”

“好喝,不过妈妈不准我喝,说我会长蛀牙。”

乔蕊苦笑:“你怎么不早说,你妈妈知道了,会怪我的。”

“没关系,爸爸准我喝,爸爸说,我可以偶尔喝一杯,我爸爸总是更疼我。”

乔蕊又问:“那你爸爸呢?”

“出差去了,要过几天才回来。”小女孩说完,又指着她之前画的那张婴儿图:“那是你和那个叔叔的孩子吗,虽然画得不好,但是能看出你们俩的影子。”

“嗯?”乔蕊抬起头,诧然一下:“什么叔叔?”

小女孩没说话,只盯着她的身后。

乔蕊顿时后背一凉,转头,果然看到她身后,俊逸的男人,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儿了。

他衣服很干燥,没有半点染湿,外面的雨明明还很大,他却除了皮鞋的边缘又一圈儿湿润,其他地方,都干干爽爽。

此刻他双手插着裤袋,就站在她身后,看着她画画,摸样,那般的悠然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乔蕊双眼瞪得大大的,嘴角,忍不住翘起来。

景仲言瞧着她惊喜的摸样,手自然的搁在她头顶,将她湿湿的头发揉散一点,轻轻的说:“车子路过,看到你在,这么大的雨,怎么跑出来?”

乔蕊没多说,只腾出一个位置,让他坐下。

景仲言顺势坐在她旁边,手,拿起那副婴儿图。

乔蕊立刻抢过来,脸红的压在本子最里面,不说话。

他眯了眯眸,瞧着她:“我不知道你还会画画。”

“乱画的。”乔蕊觉得这项技能自己简直是渣,根本拿不出手。

他抽出她手里的纸笔,翻了一页新的,对着对面的小女孩,描了起来。

乔蕊惊奇极了:“你……也会画画?”

景仲言看她一眼,眸底带出笑意:“你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乔蕊摇头,不过仔细一想,书房里,的确有一些绘画方面的书,她以为他只是随便买回来放着的,却不知道,他竟然真的会画。

景仲言平时不爱画画,但是有这么一个兴趣在,以前每次心烦的时候,他都会随便的画两笔,只因为画的时候,能让他想清很多事,算是一个调剂。

他画得不多,技术,却比乔蕊好很多倍。

乔蕊看着那支笔,在他手里乖乖的变成一个有一个的线条,最后组成一幅精致的素描图,眼睛都在发亮。

很快将小女孩画完,他撕下那一张,递给那孩子。

小女孩接过,小脸立刻笑起来:“真漂亮,你画的真好。”不过说到这儿,她脸又垮下来:“不过这么好,一块钱是不是不够了?”

乔蕊失笑:“你是第一个客人,你有优待,一块钱足够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小女孩雀跃起来,捧着奶昔,坐在对面,还仔仔细细的看着手里的画,真的越看越好看。

画完的小女孩,景仲言没有放下笔,而是在另一页新的上,重新起笔。

随着他的动作,乔蕊看出了他在画什么,脸,又红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看吗?”他问她,语气,柔和。

乔蕊不知道说什么,他画的,也是一个小婴儿,一个非常漂亮,眼睛亮晶晶,小嘴嫩嫩,脸蛋胖胖的婴儿。

这婴儿,眼睛像他,眼睛像她,鼻子像他,小嘴像她。

如果之前乔蕊画的那个,只是有点点像他们的结合品,那这副,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就好像,真的有这么一个婴儿存在。

他画完,将笔搁下,把图纸撕下来,又把她之前卡进本子,她画的那张也抽出来,同时摆在她面前,牵起她的手,说:“那就,生两个吧。”

乔蕊噗嗤一声,笑出声来。

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开玩笑,却的确被他这句话,逗得心里暖了一片。

景仲言对待子嗣比较慎重,这个乔蕊很早之前就发现了,因为他会定期的买套子回家,乔蕊知道,他目前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。

既然他不想,她当然不会强迫他,加上经过了这次的事,她更觉得,如今要孩子,是非常不明智的。

她不清楚那个背后的人是不是成雪,虽然怀疑,但是也不能肯定,可如果下次她又遇到这样的危险,那孩子在她肚子里,岂不是更加危险。

乔蕊觉得景仲言的顾虑是对的,如今,的确不是要孩子的合适时机,可是知道是一回事,心里怎么想,又是另一回事。

她喜欢小孩,并且渴望有一个自己生下的孩子,所以眼睛,也总是不自觉的在被人家的孩子身上打转。

这幅画,是表达了她内心的一个期待,她却并不想逼他。

冷静了一下,她就说:“其实我只是随便画画,我以前就擅长画抽象画,就是现实中没有的东西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对面小女孩,突然大叫一声:“妈妈。”然后抱着奶昔和画,撒开小短腿,往餐厅外面跑去,

乔蕊看去,就看到超市外面,一辆白色的跑车刚好开过去,此时,小女孩已经跑到了门口,对着那辆跑车呼喊着。

车里的人大概听见了,车子开始倒退,接着,车门打开,一个金发女人匆匆跑下来,抱住路边的小女孩,斥责她几句,便牵着她的手,上了车。

知道白色跑车再度离开,乔蕊才回过头,却发现,景仲言一直看着她。

她摸摸自己的脸,愣了一下,又回过神来:“我刚才说到哪儿了?哦,对,这幅画,我就会随便画的,你不用放在心上,我没有那个意思,你不要误会了……”

他捏住她的下巴,突然倾身,啄了她唇瓣一下。

乔蕊眨眨眼,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又吃她豆腐,却敏感的看看四周,发现因为生意不好,服务员都在玩电脑,根本没看他们这边,才松了口气。

她拍开他捏着她下巴的手,嘟哝:“你干什么?”

他勾唇一笑:“只是突然想吻你。”

乔蕊脸红了一下:“这里可是公用场合。”

“嗯。”他随意应了一声,牵起她的手:“那回去吧。”

乔蕊任由他拉着,手里还拽着那两幅画。

车停在外面,两人上了车,乔蕊才想起来,问他:“你不是说晚上才回来吗?怎么才中午就回来了?”

“下雨了,约见取消。”他说着,驱动了车子,开了两步,他又问:“我走后,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嗯,谁?”乔蕊看着他。

他瞧了她一眼,不做声。

乔蕊叹了口气,知道他猜到了,毕竟,是他的父亲,他肯定是了解的。

“也没说什么,就是闲聊两句。”乔蕊不打断打这个小报告,毕竟,其实总裁就说了一句,反倒是她,说了太多。

景仲言语气微微沉下:“问你要多少钱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