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二章 药膳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楼下,佣人已经做好饭菜了,景撼天正在吃,听到他们下来的脚步声,他头都没回,淡定的继续用餐。

景仲言坐在餐桌的另一头,乔蕊不安的跟着坐下。

佣人们面面相觑,这是什么意思?少爷和少奶奶难道等着他们端上饭菜?可是先生不准啊。

乔蕊也扯了扯景仲言的衣角,小声说:“我中午买了不少食材,我们去厨房做吧,做了就在厨房吃……”

他握了握她的手,没回答。

过了一会儿,外面门铃响了。

景撼天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一眼,这一看,他脸都黑坏了。

穿着餐厅制服的服务员,提着几个食盒走进来,用英文询问:“请问谁点的餐。”

“这边。”景仲言说了一声,指指餐桌。

服务员利落的端着食盒过来,将里面的菜色一一摆出来,对他们鞠了鞠躬:“用餐愉快。”

景仲言给了消费,服务员利落的退场。

景撼天看着摆了满桌子的美食,脸又黑了几分。

景仲言像是没看到一般,递给乔蕊碗筷,让她吃。

乔蕊干巴巴的捧着碗,感受到头顶上犀利的视线,缩缩脖子,筷子都不敢伸出去。

的确是,总裁的眼神太吓人了,不是谁都吃得消的。

并且乔蕊也好奇,这里附近她已经看过了,并没看到哪里有餐厅,这些餐,是景仲言是从哪里订的?还订这么多,这不是故意刺激人吗?

乔蕊心有戚戚的偷偷瞄景撼天,见他阁下筷子,旋转轮椅就要走,她非常难受,总觉得这么搞下去,缓解关系什么,下辈子也不可能了。

饭菜很好吃,但乔蕊也没吃好,只吃了个半饱,便放筷子了。

还剩了很多很多菜色,乔蕊看到有两盘菜甚至没用过,深深觉得景仲言太浪费了。

吃完,景仲言去客厅看新闻,乔蕊跟佣人一起收拾。

将剩下的饭菜端到厨房,正好佣人们也在吃饭,她将那两盘没动过的菜,端到艾玛面前,笑眯眯的说:“不要浪费了,给大家加个菜。”

艾玛笑呵呵的看着她,乔蕊觉得她可爱,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快吃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其他佣人多多少少这几天都看出点苗头,对乔蕊的印象还是挺好,也都一一道了谢,乔蕊没在意,继续收拾外面,没继续耽误他们用餐。

她在厨房帮忙,客厅里,景撼天和景仲言,却说开了。

“你的想法怎么样我不管,但你至少别搞到我面前来让我不痛快,景仲言,你但凡还有点孝心,也做不出这么给你父亲添堵的事!”景撼天言辞没有收敛,也不知道这是跟儿子说话,还是给你下属说话。

景仲言眸色淡淡,看着电视屏幕,没有错开眼。

景撼天皱眉一怒,拿着遥控器,把电视关了,加重了音量:“你少给我闷声不吭,说话!”

“说什么?”景仲言闲闲的瞥他一眼,也不看电视了,那着茶几上的报纸,开始翻阅,语气凉凉淡淡的:“母亲回来之前,我们不会走,不妨告诉你,我来也不是为了你,不用这么自作多情,这几天你不想看到乔蕊,我让她尽量少下楼就是,我也不想她被你烦到。”

“逆子,逆子!”景撼天气得胸口发疼。

景仲言拿不准他是不是装的,也没兴趣知道,景撼天的身体虽然看着眼中,但是也没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,在美国静养了几个月,已经好了不少,只要往后不要操劳,基本上身体能顺遂着下去的。

只是到底也不想把人刺激得太过了,他起身,往楼上走。

于是,最后又闹得不欢而散,佣人七手八脚的开始找药。

乔蕊从厨房一出来,就没看到景仲言,但却对上景撼天冷戾凶狠的注视,她脖子一缩,赶紧也跑上二楼。

第二天,景仲言临近中午才出去,她走了,乔蕊也跟着出门,去超市买东西,还叫上艾玛一起,因为要买的比较多,还是多个人帮忙的好。

一路跟艾玛聊天,不过基本上,也是边猜边聊,等到到了超市,逛了快一个小时,乔蕊才买齐东西,两人一起回去。

午餐厨房已经在准备了,乔蕊借了两个炉子,拿出昨天记下的食谱,开始做菜。

在景撼天吃饭之前,乔蕊总算做好了一样。

她做的磕磕绊绊的,主要是分量掌握的不好,但是这道菜比较简单,做好后尝了尝,味道也不错。

她没自己把菜端出去,而是给了佣人,让他们送出去。

景撼天看着那盆以往没有,今天却多出来的山楂莲子汤,皱了皱眉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佣人笑着说:“这是厨师新学的菜色,据说在中国的药膳一方里,是有食疗功效的,主要功用是降血压,厨师看与先生平时吃的东西没有排斥,便做了一份,也不复杂,看看合不合先生的味道。”

景撼天点点头,这么贵请个厨师,搞点创意也没错,千篇一律的东西,他天天吃,也吃腻了。

这山楂莲子汤,其实也没什么好吃,不过换换胃口,而且山楂开胃,这几天因为那个乔蕊,他一直没吃好,看看这个能不能调剂调剂。

舀了一勺,喝了一点,不是很烫,喝进去,还不错。

他咂咂嘴,又喝了一口。

虽然不是顶级的美食,但还是可以,不一会儿,伴着其他食物,这个汤,便喝了大半盆。

盆也不是太大的盆,中型的样子,半盆,也不是很多,放到碗里,也就两碗而已。

看先生吃的开心,佣人有点想揭露真相,这个不是厨师做的,是少奶奶做的,少奶奶忙了这么半天,总能接一句好。

可是想到之前乔蕊的吩咐,她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先生性格强势,只怕知道是少奶奶做的,还骗他喝了,连她们这些做佣人,也要挨骂,骂倒是无所谓,开除就严重了,而且先生一发火就容易心绞痛,他们也不能眼看着先生身子遭殃。

最后什么都没说,佣人老实的收拾了盘子,回到厨房。

乔蕊怕碍景撼天的眼,没出去吃饭,在厨房边随便吃的,吃得很快,现在已经见底了。

佣人没让她在自己动手收拾,主动的接过了脏餐盘,还对她笑着说:“先生很喜欢您做的汤,他今天中午,饭都多吃了半碗,这在平时可是很少见的。”

乔蕊听了也开心,嘴角抿着。

不知不觉,佣人们对乔蕊都多了几分好感,这么一个又漂亮,又勤快的女孩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。

而且托了昨晚那两盘外卖的福,原本对乔蕊秉持着不功不过,不招惹不冷待的别的佣人,也对她开始热诺起来,切菜什么,都会偷偷帮她的忙,也不会怕有人会去先生那儿告状,因为大家的心思都一样。

再加上艾玛在中间替乔蕊说了不少好话,今天这种瞒天过海送汤的事,才进行得这么顺利。

乔蕊心里感叹,这世上,还是好心人多啊。

昨天下了半夜的雨,今天勉强的出了点太阳,下午的时候,乔蕊就提着水壶,跟着花匠在别墅院子的花圃帮忙。

客厅的阳台,连接着花圃,景撼天透过草木间隙,就看到乔蕊穿着一身白裙子,手里提着水壶和剪刀,在花匠的教导下,开始料理一片花丛。

他冷冷的看了一会儿,没放在心上,继续弄自己的盆栽,不再看。

在院子里忙碌了三个小时,乔蕊回房间洗澡换了衣服,再下来时,跟景撼天打了招呼,得到的依然是对方凉凉的冷待,她也没在意,又进了厨房。

现在才两点半,时间还早,厨房也没什么人。

乔蕊慢慢的从冰箱里拿出食材,她晚上打算给景撼天炖个汤,炖汤比较耗功夫,她得提前准备。

艾玛是在厨房帮忙的,厨房休息的时候,她也休息,这会儿,她正百无聊赖,就跟在乔蕊身边,看她做事,也时不时的帮忙切了菜什么的。

这栋别墅里,算上厨房,花匠,包括贴身照顾景撼天的几个人,一共有七名佣人。

但是这里面,不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,就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,艾玛找不到和自己年龄相近的,加上也不是人人都会手语,她总是很无聊。

不过这会儿有乔蕊,而且她感觉得出,这位少奶奶并不是端着架子那种人,她很和善,也很有亲和力,她喜欢和她呆在一起,虽然少奶奶手语很差,经常弄不懂她的意思,但是她很有耐心,不懂就猜到懂为止,其他人,很多不懂就摆摆手,走开了。

看乔蕊把一片片乳黄色的东西东西放进锅里,艾玛不解的歪歪头,询问,这是什么?

乔蕊笑着说:“咱们早上去超市,不是看到超市旁边有个药房吗?虽然是西药房,但是也有几味中药,这个叫天麻,很普通的中药材,一般的药房都有,我看到有,就买了点,这个可以放进汤里,炖好了,很有食疗效果。”

艾玛还是不明白,但是却觉得自家少奶奶好厉害,食疗什么翻译成英文,是她听都没听过的词语,简直不明觉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