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七章 不是没有优点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,摆到她面前,说:“我明天就要回国了,往后先生的汤,就你来炖吧。”

艾玛瞪大了眼睛,接着,手就开始乱动。

乔蕊按住她的手:“你别激动,我迟早都要回去的,但我会来看的你。”说着,她从那叠纸里面,抽出一张,给艾玛看:“这个是我给你申请的聋哑人福利基金,下个月一号,你可以从这个网址去查,如果你不会,就让花匠斯达大叔的儿子帮你查,如果过了,会有人根据宅子里的电话联系你,或许可以治好你的病。”

看艾玛褐色的眼睛,眼泪却都包起来了,乔蕊手足无措。

“你别哭啊,这个基金本来就是针对聋哑人的,你完全有权申请,我希望下次见到你,你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,你还小,才这么丁点年纪,病好了,就要继续上学,听到了吗?”

艾玛连连点头,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被选中,选中了又会不会治好,但是这不妨碍她对乔蕊的感激。

如果是她,一辈子也不会想到什么福利基因,那些东西,她不会觉得跟自己有关。

乔蕊摸摸她的头,挺怜惜这孩子的:“来看看这些菜谱,里面我都用了简单的英文解释,我留下了一些药材,一平时看我炖汤,还帮我看火放材料,你都做得很好,其实炖汤就是这么简单,不了解火候,就用慢火,炖上七八个小时,味道总是不错的,记住,先生的身体不好,里面中药的分量我都在这儿标注了,你要是不会看,就问其他人,厨师对这些分量掌控,是很厉害的,他们应该都知道。”

艾玛连连点头,手舞足蹈的,表示一定会好好干。

乔蕊点点头,一一把那一叠的药膳食谱都给她讲解了一遍,艾玛很聪明,虽然不会说,但是记忆很好,她点点头,表示都记住了。

在艾玛房间呆了快一个小时,乔蕊才回房。

景仲言正在看邮件,见耷拉着脑袋回来,知道她不想走,对她招招手。

乔蕊走过去,握住他的手,把自己塞到他怀里:“我跟总裁的关系刚刚有点改善,真的要走吗?”

景仲言觉得好笑:“之前,不是你嚷着要走。”

刚开始住进来的时候,乔蕊的确抽空就说,我们回去吧,我去住酒店吧,当时,她对这里很排斥。

不过几天,已经截然不同了。

他捏住她的下巴,摩挲着她的皮肤:“以后,可以回来住住。”

乔蕊哦了一声,闷闷的样子。

到底是有点感情基础了,第二天离开的时候,乔蕊很舍不得,转头看了景撼天好几眼,老人家正在弄花,头都没回,像是对他们的离开,无所谓一般。

乔蕊很失望,心想自己这么用心,怎么总裁对她还是没好感呢。

哪怕多一点点的好感,表示一点舍不得的意思,也好啊。

果然是她太的自作多情了啊。

垂着头,她随着景仲言出了别墅大门,上了车,她还从后视镜往外面看。

沉重的别墅大门被阖上,这里,一如她第一次看到那样庄严,威赫。

“喜欢小孩,喜欢老人,你不去当义工真是屈才了。”驾驶座上,男人语气不定的吐出一句,鼻腔轻轻嗤了一声。

乔蕊回神,眨眨眼看着他,不明白他这句话是几个意思。

男人也不说什么,只敛着眉,直视前方的路况。

这时,车厢里电话声响。

是景仲言的手机。

他掏出来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把手机丢给乔蕊。

乔蕊看了一眼,是付尘的来电。

她接起。

“回来了吗?”乔蕊还没吭声,电话那头付尘的声音已经冒了过来,透着浓浓的不悦。

乔蕊反射性的回答:“还没到机场。”

“你是乔蕊?”

“是我。”

付尘突然冷笑:“你们最好快点,晚了,这两只猫我就宰了!”说完,啪的一声,挂了电话。

乔蕊捏着手机无措的眨眨眼,望着景仲言:“面包和面团在付尘那儿吗?我以为你放到杨先生那儿的。”

“杨先生公司出差,小金都放在了宠物寄养中心。”

乔蕊哦了一声,脑补了一下付尘面对两只萌猫的情况,一下子,乐了。

付尘,可一点都不喜欢小动物。

美国到中国,飞机要飞十多个小时,偏偏还有时差,现在是早上,却是中国的晚上,等到十二小时飞过去,中国那边又是早上了。

乔蕊在飞机上就努力的睡觉,可是刚睡醒,又哪里睡得着。

她就开始挂着耳机看飞机上的小电视,是个美国的英雄电影,看着看着竟然看入迷了,然后更加不想睡了。

另一边,美国郊区的景家别墅里。

景撼天看着放到自己眼前的炖汤,眉头稍稍皱了一下,问佣人:“她临走前弄的?”

佣人惊讶于先生竟然已经知道了,脸上大赫,深怕先生动怒,可看先生表情淡冷,却不像发怒的样子,这才松了口气,回道:“是少奶……是乔小姐交给艾玛,由艾玛操作的,乔小姐吩咐她,以后由她来照顾先生的药膳。”

景撼天不置可否,用勺子在汤里刮了刮,看了看色泽,跟乔蕊做的,还是有很大的区别。

不过总比没有好。

他撇撇嘴,尝了一口,味道有一点乔蕊的味道,但是还不够,吃起来也就一个一般般的。

他喝了半碗就没兴趣了,心里想着平时至少能喝三碗,一时间就叹了口气。

其实,乔蕊那丫头也不是没一样好的,至少,厨艺还是可以。

当然,不是比得上星级酒店那种好,只是有点对他胃口罢了。

飞机在慕海市国际机场降落,乔蕊看着外面的艳阳天,整个人都疲惫了。

她软软的把自己靠在自家老公身上,一点力气不想使。

景仲言将她小心的搂着,没让她摔倒,这才扶着她,往外面走。

机场门口,李丽早已在等候,看到他们出来,招了招手。

两人走过去,进了后车厢,一坐下,乔蕊就打了个哈欠,困得一根指头都抬不起。

景仲言摸摸她的脑袋,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睡。

也顾不得李丽和司机都在场了,乔蕊眼皮都在打架,咕哝一声,就缩他肩膀上睡过去了。

李丽放轻了声音,禀报:“萧婷已经拘捕归案了,跟景总您想的一样,她并不承认,只说因为姐姐的关系,保释了几个姐姐在看守房的朋友,把人带出来后就一概否认,说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做出绑架的事来。反正就是推得一干二净。”说到这儿,李丽有些愤慨:“可是偏偏,这件事的确不是她做的,她的确把人带出来后,就不再参与进去,我这边找到的证据,都不足以控告她,估计过几天,她就会被放出来。”

景仲言没说话,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,他知道乔蕊是真的睡着了。

他沉吟半晌,薄唇微微抿着,问:“让你联系的人,联系了吗?”

“联系了。”李丽还是叹气:“那个行内人称玉姐的女人,虽然也知道不少事,但是却不知道里头的具体,她能作证的东西太少了,虽然她愿意出庭指证,但是向韵一直在看守房,萧婷她又没真实见过,其他的人,那些女人她倒是能指控她们早看守房时就居心叵测,但是却无法把她们的行径,跟萧婷等人挂上钩。”

车子往景家方向驶去。

李丽说了事情,便不再吭声。之前景总突然让她调查这件事时,她也吓了一跳,但是目前为止,不管是从任何方面,能查到的东西,却都太少了。

目前她手里掌握的一些证据,大部分,都是指向总裁夫人薛莹,和那几个被当做枪使的女人身上,那些女人不过是喽啰,不是主谋,但真正的主谋,他们却无法动。

儿子告母亲,这种事,还没听说过,况且这件事如果泄露出去,景氏的声誉,将会一落千丈。

豪门之间关系负责,薛家虽然只是书香门第,家中少有富贾,但是也不是干吃素的,到时候,事情肯定会闹大,最后,变成行业内的笑话。

景仲言想处置萧婷和向韵这两个始作俑者,不是不可能,但是从法律途径,显然是不好走的。

车子没一会儿就到了景家,乔蕊已经睡得不醒了。

景仲言将她打横抱起来,进了电梯。

李丽还有很多事要跟她禀报,赶紧跟上。

因为在晃动,乔蕊迷迷糊糊的醒了,她鼻尖嗅到,全是景仲言的气息,心里很安,她就把脸在他怀里蹭蹭,嘟哝着问:“到了吗?”

“嗯。”他应了一声,声音放柔:“你继续睡。”

乔蕊咕哝一声,说要自己走,让他放她下来,可话还没说完,太困了,又咂咂嘴,睡着了。

十二小时不睡,连看了八部美国英雄片,还越看越过瘾,期间还在飞机上大吃大喝,一堆零食,还在空姐的怂恿下喝了不少葡萄酒,不困就怪了。

明明也不是很久没回家,却感觉似乎隔了一个世纪。

进了屋,家里没有熟悉的猫叫声,到底让人有些不习惯,景仲言把乔蕊放到了二楼,女人一落床,便伸展开了,小身板一圈,就把被子卷成一个团,绵绵的睡过去了。

景仲言瞧着她的睡颜好一会儿,才关上房门,下了楼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