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九章 卡瑞娜进医院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不觉得有问题?”看他这么镇定,乔蕊哭笑不得。

男人振振有词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“不会,难吃?”

“还好。”他淡定的把鸡蛋咽下去,眉目清淡:“是和平时的不太一样,但也不到难吃的地步。”

乔蕊看他的表情,不像是开玩笑的,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她接下他的围裙,放到流理台上,把她推着往外面走:“不管好不好吃,剩下的交给我吧,你出去跟歇着。”

将人推出了厨房,她转身又回来收拾残局,却没看到,一离开厨房,景仲言就捂住嘴,在餐桌上抽了一张纸,将嘴里的鸡蛋吐出来,脸色难看的扔垃圾桶。

付尘在旁边目睹一切,冷笑一声:“我还以为你真这么能干,原来不过如此。”

景仲言看过去,眉目冷淡:“滚。”

“什么?”付尘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,除了他爸,还没人对他说这么难听的话,顿时坐起来:“景仲言你吃多了?!”

心情不好的景总无波无澜的重复:“滚!”

付尘:“……”

乔蕊把盘子里和锅里的菜都倒了,没一会儿,就听到外面响起付尘的咆哮喧闹声,付尘向来都是这么一惊一乍的,她也没在意,甚至觉得烦,还把厨房门顺手关了,耳不听为净。

等到她把菜重新做了出来时,发现客厅里已经没有付尘的身影了,只有景仲言坐在沙发上,抱着两只猫,在看新闻。

她擦擦手,问了一句付尘呢?

景仲言淡定回答:“家里有事,先走了。”

乔蕊挑挑眉,不吃饭就走?看来家里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啊。

乔蕊也没放在心上,拿了两副碗筷,看看时间,已经三点多了,他们还没吃午饭呢。

两人吃了饭,乔蕊又回房间收拾东西,最后给赵央打了电话,告诉她自己回来了,又给卡瑞娜打了电话。

上次打给卡瑞娜,因为时差的问题,等到卡瑞娜回的时候,她又没接到,两人错过了两次,卡瑞娜发火了,发了短信你让她别烦她了,想着孕妇脾气不好,乔蕊也只好认了,不打了。

回来了,总是要报个平安。

这时间,电话打过去没一会儿,那边就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乔蕊正要说话,可猛地觉得不对劲:“是我,你,你声音怎么这样?”

电话那头喘息了几声,声音有些艰难:“不知道,我,肚子,肚子痛……”

乔蕊瞪大了眼睛,着急了:“怎么回事?你现在在哪里?我来找你。”

卡瑞娜报了地址,乔蕊没来及换衣服,拿了手机和钱包就往外走,客厅里,景仲言慢悠悠的在看文件,看她急急忙忙,问了怎么回事儿,便放下文件,拿着车钥匙跟她一起。

车子一路前行,等到要到目的地的时候,卡瑞娜的电话打来,说话的,却是个男人。

乔蕊很警惕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对方声音有些淡:“过路的好心人。”

乔蕊楞了一下,又问了两句,才知道卡瑞娜在咖啡厅和客户谈完了事,要离开的时候,却胎动,不舒服,电话那头的这位刚好坐在她旁边,就送她去了医院。

现在他们就在医院。

知道大小都没事,乔蕊松了口气,卡瑞娜的肚子越来越大,现在已经是马虎不得的时候了。

到了医院,乔蕊问了前台,护士给她指了路,两人一起进了电梯。

这间医院有点大,从急诊区到住院区有一段距离,到了二楼,还要过一个很长的天桥,才会到住院区。

按照病房号找到了位置,乔蕊一进去,就看到卡瑞娜正在输液,短短几天不见,她好像瘦了很多。

医生正在叮嘱一些常规的注意事项,乔蕊进去,卡瑞娜看到她,撇撇嘴,问医生:“我知道了,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。”

医生是位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,闻言皱起眉:“这位太太,你的状态不太好,我还是建议你住院一段时间,或者你跟你丈夫商量一下?他去哪儿了?”

卡瑞娜摇头:“刚才那不是我丈夫。”话落,却不说了,只看着乔蕊:“她是我妹妹,跟她说一样。”

医生看向着急忙活赶来的乔蕊,又把注意事项说了一遍,末了还添了句:“当妹妹的,你就劝劝你姐姐,她的身体状态非常差,怀孕后就要注意多休息,从她的状态来看,肯定没少熬夜,吃的也很马虎,不然营养不会这么跟不上。”

乔蕊静静地听着,时不时看看卡瑞娜,嘴里满口答应。

等到医生走了,乔蕊才坐下,叹了口气,看着卡瑞娜:“你到底怎么搞的,就几天,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样?你不是已经不熬夜了吗?怎么又开始熬夜了?还有吃的,不是定了营养餐,你都没吃吗?”

乔蕊不可能每天都来看卡瑞娜,又怕她吃不好,就给她定了孕妇营养餐,是一家月嫂公司退出的套餐,每周一三五,会有月嫂送来营养餐,因为营养餐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,营养成分高,但是味道也就那么回事儿,所以他们没有定每日了,怕卡瑞娜吃不下。

但是就算如此,她如果按时吃了,也不应该是这么个状况,刚才她进来都吓坏了,卡瑞娜眼皮底下都要黑眼圈了,脸也凹了进去。

乔蕊张口就说了一顿,卡瑞娜听着,没做声,眼睛瞧着门口的景仲言,看了一眼,又收回。

乔蕊看她不上心,也不知她听到自己说的话没:“我看要不你还是去月嫂中心待产吧,这样一个人在外面,太不安全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卡瑞娜才啧了一声,皱着眉不耐烦:“最近接了一笔新生意,做项目书赶了点,现在已经上轨道了,之后跟着商谈就行了,不需要熬夜了,不需要去什么待产中心。”

“那你能保持按时吃饭吗?”

“嗯。”她含糊的应一声,见景仲言退出去了,才小声问:“你,还好吧?”

乔蕊愣了一下,摸摸鼻子,点头:“还好,没事。”

卡瑞娜嗯了一声,算是知道了,沉默着不言语。

乔蕊看着她,觉得好奇。

她平白无故失踪这么多天,赵央都要急哭了,但卡瑞娜好像知道她失踪了,去好像不打算问过程。

是不太关心她吗?

这么一想,乔蕊又有点失望。

“那你没事,就在医院住两天,这两天就别想着你的项目了,你只有一个人在中国,谈到了大项目,你公司不会派其他人来吗?”

卡瑞娜瞪了她一眼:“就是不想别人来,我才这么紧赶慢赶,来了人,我不就……”她盯着自己的肚子,表情非常不好:“离预产期还与一段时间,现在被发现了,虽然不至于被开除,但是等到生完,回去肯定没我的位置了,我耗不起,如果这份工作没了,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。”

亚斯集团是美国很出彩的大型公司,在欧美市场,算是行业巨头之一也不为过,卡瑞娜一直以能在这样的公司,担任重要员工而沾沾自喜,现在未婚夫没了,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孩子,她已经从天堂掉落到地狱,如果连这份引以为傲的工作都保不住,她大概,真的就一无所有了。

乔蕊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知道卡瑞娜重视的东西,跟她不同。

她如果怀孕了,大概是不会工作的,她会安心养胎,让孩子以最健康的姿态出生,她不会委屈孩子一分,怀孕期间,孕妇的一切,都代表孩子,马虎不得。

但是显然,到目前为止,卡瑞娜都将这个孩子当做负担,虽然她还是接受了,但是心里,总是还有更重要的事,孩子,被排在很后面。

这是人直接的选择问题,乔蕊没法干涉,也只能不说话。

病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,半晌,卡瑞娜出声:“送来我医院的那位先生,你看到了吗?给他包个红包吧,回头把钱给你,包一千吧,应该够吧。”

人家好心送孕妇来医院,包个红包也是应该的,一千块,也差不多。

她点头,打算出去看看。

外面,景仲言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长腿交叠,他的身边,坐着个穿着西装,看起来一丝不苟的中年男人。

说是中年应该也不至于,大概也不到四十岁。

两个男人各坐各的,没说一句话,乔蕊判断了一下,走过去。

看到她出来,景仲言下意识问:“怎么样?”

乔蕊点头:“医生说是身体状况差了,好好调养就没问题。”她说着,就看向那个中年男人:“这位先生,是你送我表姐来医院的吗?”

景仲言顺势,也看过去。

那男人长得并不出众,但眉眼间,却透着严肃,他起身,淡淡的说:“她没事就好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乔蕊忙叫住他:“那个,您有什么费用需要我们报销吗?急诊好像是要开单子的。”

“不用。”男人面无表情的说。

“那怎么行,怎么能让您破费,是多少钱,我们还给你。”

男人看她坚持,垂眸看了眼丢在椅子上的单据。

乔蕊拿起来看了一眼,不多,三百八,她在钱包里翻了一会儿,只找到五百块,还钱加红包,一千二,她拿不出。

她偷偷看景仲言。

男人那出皮夹,从里面抽了几张现金,大概一千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