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章 流言蜚语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皮夹里通常就带一千块现金,平时也不会怎么用,只是去到一些不能刷卡的地方,才会用到钱。

乔蕊把钱拿过来,加上自己手里的,一千五全塞给那男人。

男人没当回事,收了。

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乔蕊细细的想了会儿:“我怎么觉得他很面熟。”

景仲言嗯了一声,也说:“是很面熟,想不起来了。”

能让景仲言都面熟的人,那应该不多,乔蕊又想了一会儿,还是没想到,也就抛诸脑后了。

景仲言没进去病房,在外面等她,乔蕊又进去跟卡瑞娜说了一会儿话,约定了明天再来看她,才离开。

这样一折腾,等到从医院离开时,已经快六点了。

乔蕊又困了,毕竟今天下午就睡了五个小时不到。

她打着哈欠,晚饭也不想吃了,坐在车上,就昏昏欲睡。

回到家,两人都休息得很早。

大概是昨晚睡得不错,第二天,两人的精神都可以。

在车上,乔蕊还在看昨晚赵央发给她的几份文件,都是她没在的这段时间,项目目前的进度。

没有多少大事,乔蕊扫了两眼就明白了。

路过离公司不远的咖啡厅时,乔蕊叫停了车,跑下去,买了几盒糕点,总要道道歉,她离开这么久,项目都是靠其他同事出力啊。

到了公司,两人进了电梯,电梯从负一楼到一楼挺了一下,外面不少同事正打算进来,却在看到里面的人时,愣了一下,然后奇异的都站住不走了。

乔蕊狐疑,眼看着电梯门自动关上了,其他人真的都不进来,她好奇的眨眨眼。

电梯向上,她问身边的男人:“他们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男人淡淡的说,心里却很明白。

乔蕊被绑架的事,虽然没传出,但是小道消息却有不少,主要是张力的问题,景仲言叮嘱过张力不要说,但是他包着绷带上班,总是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,加上景氏本来就是藏龙卧虎,多少人在公安局那边也有认识的人,打听一下,就不难猜了。

虽然被绑架之后没报过警,但是之后,控告萧婷的事,公安局可是立了案的,要打听,总是打听得到。

几天下来,现在公司传成什么样,他也不清楚,但绝对不是简单几句能解释清楚的,况且,也不是非要解释,有些事,不予理会那些流言反而慢慢消了,你越说,他们反而越起劲。

到了十楼,景仲言出去,临走前回头说了一句:“午饭一起吃。”

乔蕊顺势答应,电梯阖上,继续向上。

没一会儿,便到了十三楼,乔蕊进去的时候,办公室只有陈新和另一个同事到了。

看到她突然出现,两人都愣住了:“组长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乔蕊让赵央跟同事们说的都是,她跟着景总去出差了。

把糕点盒子放到桌上,她笑眯眯的说:“昨天回来的,给大家带的吃的,别客气。”

她吧糕点盖子打开,里面,奶香味顿时溢出。

另一个同事显然还没吃早饭,估计是打算来公司随便冲个麦片,见状就笑嘻嘻的凑上来,那一块吃起来。

没一会儿,其他同事也陆续来了,赵央看到乔蕊时,也愣了一下:“哟,你总算出现了。”

其实也就几天而已,却好像真的过了很久,乔蕊上去,楼主赵央的肩膀,一脸笑意的哄着:“知道你辛苦了,奖金的事,我会申请的。”

别的同事不干了:“组长,凭什么只有赵央有奖金,我们也加班了啊。”

乔蕊立刻改口:“都有都有,不过如果我们的项目能处理的更好,奖金申请起来,我也更有底气。”

同事们齐齐切她,说她越来越官僚主义了。

乔蕊笑笑,气氛一下子很热诺。

乔蕊看向在位子上跟着大家起哄的张力,走过去,拉了把椅子,坐到他旁边:“你的手没事吧?”

张力一脸无所谓的晃晃打了石膏的手臂:“小事,过几天就好了,倒是你,最后,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乔蕊苦笑,摇摇头:“事儿倒没什么事,就是受了不小的惊吓。”

“之后的事……”张力说了一半,又摇头:“算了,不用告诉我了,景总跟我交代过,这些事太复杂了,我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
乔蕊看着他:“景总跟你交代过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让我别到处说,把这件事忘了最好,这里头,牵扯了一些我惹不起的势力。”

乔蕊抿着唇,品味这句话。

惹不起的势力?

说的,好像不是成雪了。

不过说不定成雪真的有什么后台呢,不然景仲言为什么一二再,再而三的容忍她。

心思又被撩拨起来,她也没心情跟张力再说,会到位置上,开始做事,顺便思考思考。

赵央看她不做声了,凑过来推推她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乔蕊之前在电话里,就跟赵央说见面聊,其实就是拖延时间罢了,她也没想好措辞怎么说,赵央是她好朋友,她不想她担心,但是她知道赵央的性格,她跟卡瑞娜不同,卡瑞娜是本身就不太在意她的事,赵央却对她的事很上心。

闺蜜不是白叫的。

叹了口气,乔蕊含糊的说:“是出了点事,不过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。”虽然中间,一度她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那个贫困潦倒,作风混乱的的街道上。

赵央沉着脸,让她继续。

乔蕊只好断断续续,捡好听的说,说了一半,就发现赵央的脸黑透了。

她急忙安抚:“你别激动,没那么严重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赵央阴着脸,冷冷的盯着她。

乔蕊一缩脖子,不敢说话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赵央才咬着牙嘟哝:“那看来,他们说的没错了。”

“嗯?”乔蕊眨眼:“他们?谁?”

“那些同事!”赵央没好气:“你还不知道?景总控告了萧婷,你的事,多半是萧婷干的,就是搞不清楚,她是为了什么,是胜延跟景氏的恩怨,还是你跟向韵……”说到这儿,赵央又揉揉眉心:“真是麻烦,你说你身子体质,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能让你摊上,过两天我要去寺庙,你去不去。”

乔蕊心里震惊,这件事竟然跟萧婷和向韵有关,听了赵央的后半句话,她下意识的点头:“去,怎么不去,我要多上点香油!”

中午的时候,乔蕊没跟赵央一起吃,自己跑到十楼却等景仲言。

十楼的同事看到她来,想到外面那些流言,一个个指指点点的,偷偷讨论。

李丽从办公室出来,见状,眉头就皱了起来,可以咳了一声。

大家一下子一哄而散。

乔蕊装作没看到,对李丽笑笑。

李丽走过来:“今天精神好些了,是来找景总的?”

“嗯。”乔蕊应了一声,又看看四周,小声问:“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?我是说,我这次出事,跟萧婷和向韵有关?”

外面说得沸沸扬扬,乔蕊听到什么声音也不奇怪,但记得上司的交代,李丽只是摇头:“不过是把向韵之前出卖公司利益那件事提上日程了,在重新走起诉流程了,外面就开始联想。”

“真的?”乔蕊狐疑的皱皱眉:“我今天打电话给胜延那边,萧婷据说请假了。”

“处理向韵的事吧。”李丽随口说:“向家不好出面,毕竟他们是过错方,也不怎么好意思求情,就让萧婷来处理。”说到这儿,她又叹了口气:“乔蕊,咱们都是老同事了,我也不怕跟你直说,这些事,景总自然会处置,你呢,只要平平安安的,比什么都强。”

乔蕊皱起眉,对她这话,心里多了点什么。

她没做声,抿着唇,不知在想什么。

办公室大门突然开了,景仲言和几位主管一起走出来。

李丽也不多说了,又拍拍乔蕊的肩膀,便迎了上去。

景仲言手里拿着外套,却没穿,那几位主管一一离开后,他跟李丽说了两句,便朝乔蕊走来。

乔蕊感觉周围的指指点点更甚了,这么久以来,她也习惯了这种注目,不再放在心上。

“中午吃什么?”他问。

乔蕊不在意的道:“就在餐厅吃吧,无所谓。”

两人态度自若,说话的语气,平等随意。

两人一起朝电梯走去,景仲言看她脸色不好,微微皱眉:“有事?”

想到李丽刚才的话,乔蕊摇头:“没事,走吧。”

公司餐厅人不少,但看到景总亲自下来,再拥挤,也给他们腾了两个位置。

乔蕊一边跟景仲言说话,一边慢慢的吃着,突然,她感觉右边有一双眼睛正在看她。

她愣了一下,转头去看。

就看到一个面熟的女人,正坐在离她不远,看她看过来,顿时对她绽开一朵笑花。

竟然是于凉。

对于于凉,乔蕊几乎都要忘记了,这女人有点问题,就前段时间,总是缠着她,赵央为此和她争执过两次,最后她们的意见统一了,和这个女人保持距离。

不过那之后,乔蕊就出事了,这个人也一直被她遗忘。

现在人突然出现,她的确这才恍悟过来。

人家对她笑,出于礼貌,她也对于凉露出一个笑脸,然后便转过头,不再理会。

可下一秒,见到她的回应,于凉竟然端着餐盘,走了过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