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二章 倒卖奖券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天你是跟景总一起吧?”这几天,公司上下都在忙着找舞伴,赵央也勉强跟张力配成一对,没办法,张力本来是潜力股,之前就有不少美女看上了,不过他受伤了,估计到时候跳舞不好看,原本定好的舞伴就放他鸽子了,张力这一单,赵央刚好也空着,两人就凑上了。

陈新会带自己的女朋友去,夏豪在捉摸着怎么邀请陈素素,天天找他们出主意,都要被他烦死了。

赵央看乔蕊还傻傻愣愣的,用胳膊推她一下:“跟你说话呢,想什么呢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乔蕊摇摇头,含糊的说:“我在想,景总会参加年会吗?”

往年的年会,景仲言通常就开始的十分钟出现,讲个话,然后就走了。

基本上不会全程跟基层同事一起过,大家看到顶头上司在,玩起来也不开不是。

不过不少女同事却还是觉得可惜,如果景总参加,还能争取一下成为他的舞伴,和他一起跳个开场舞什么的,但他不参加,这些女同事连期待的机会都没有。

赵央拉了把椅子,坐到哪儿:“往年你们不是没在一起吗,他自己单过也就算了,今年都有你了,当然得一起,怎么,他还是不参加吗?那你呢?也不参加?”

乔蕊不知道,这件事儿她都是今天才知道,不过景仲言没有跟她说,应该是不在意的吧。

她耸耸肩,一副自己也很被动的姿势。

赵央不乐意了:“不行,景总要是不去,你也得去,我一个人多无聊啊。”

“不是有这么多同事吗,还有张力。”

“张力又不能跳舞,其他同事都有舞伴的,到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了。”

乔蕊苦笑:“如果我和景总一起去,也只有你一个人啊。”

“看到你总是安心点,不然我心里悬,反正你要陪我。”

乔蕊看了赵央一会儿,手伸出来,突然掐着她的下巴左右转着看了看,半晌不解的嘟哝:“不丑啊,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?”

“啪。”赵央挥开她的爪子,怒目相瞪:“滚!”

乔蕊一下子笑开了。

晚上回家,乔蕊把这件事说了,问景仲言:“咱们去吗?”

景仲言靠在沙发里,抱着猫,摸样懒洋洋的,不出所料,他也把这件事忘了,今年的年会筹办是完全交给人事部的,之前因为乔蕊的事,景仲言一直忙着,现在回来了,也没去特别了解,而且身边的人也没跟他提过,他自然就这么理所当然耳朵,忘了。

“你想去?”手指揉着面团小小的身子,任凭这只猫在他怀里趴着,他看向她。

乔蕊有点为难:“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,去不去都行,不过你要是不去,我也是要去,赵央不肯让我躲懒,非要我陪她。”

男人嗯了一声,眸色淡淡的:“那就去吧。”

乔蕊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,懒懒的窝着:“嗯,那就去吧。”

年会是在周五的下午。

公司只上半天班,下午就一起到酒店包好的厅。

宴会采用的是西式,算是比较随意,环节什么的还好,不过抽奖的确挺值得期待的,乔蕊去年就中过奖,三袋500g的洗衣粉,一个安慰奖。

想起奖,乔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她从景仲言身上起来,跳着脚,跑上二楼。

拉开卧室墙柜的某一格抽屉,看到里面的东西,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。

这是一张奖券,就是上次在总裁寿宴上,她抽到的那份婚礼套装,她找出来是想看看活动期还有多长时间,这会儿看一下,明年五月就到期了。

她摸着下巴,估摸着,这个真的不能转卖吗?感觉卖了的话,会发一笔财。

景仲言抱着猫,正在看电视,乔蕊上楼了很久都没下来,他想了一下,摸出手机,打了一通电话。

电话没一会儿被接起:“找你爷爷何事?”

付尘的声音从那头飘来。

景仲言冷笑一声:“我公司后天年会,叫上殷临,到时候一起来?”

“你公司年会我们去干什么?”付尘下意识的拒绝,不过话说一半,突然顿住:“等等,有美女吗?”

“没有。”男人毫不客气的说。

付尘哼了一声:“那不去了,没意思。”

“随你。”他不去,景仲言也不坚持,爽快的挂了电话。

这时,乔蕊从二楼下来,手里捏这张什么东西。

她坐到沙发上,郑重地看着他。

“干什么?”被她注目着,他挑了挑眉。

“老公,今年的年会奖品,还是洗衣粉吗?”

“不清楚。”奖品也是人事部准备的,去年一等奖是最新的笔记本,二等奖是平板,三等奖是手机,都是电子商品,安慰奖就是洗衣粉,沐浴露之类的。

不过比起沐浴露,洗衣粉更便宜,所有大多数人的安慰奖,都是洗衣粉。

乔蕊突然抬起手,把手中的奖券在他面前挥挥:“这个可以吗?”

看清了奖券上面的字,景仲言眼睛眯了起来。

看他要生气了,乔蕊急忙说:“你看我们暂时也用不上,这样吧,我以私人名义把这个捐出来,作为年会的特等奖,公事象征式的给我点补贴,我也不要多了,十万,十万肯定值的。这里面包含婚礼,服装,酒宴,还附带度蜜月,加在一起,怎也要一百几十万了,我只要十万,好不好?”

既然放着也没用,说不定真的可以卖钱呢。

景仲言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他将猫抱起来放到沙发上,自己侧身,端着她的下颚,面色冰凉:“作为老板娘,你好意思占公司的便宜?而且,谁告诉我们用不到?”

“这个明年五月就到期了。”乔蕊被迫扬着脖子,很艰难的对他挥奖券:“你看,这儿有日期呢,我们来不及的,现在总裁那儿还没搞定了,还有总裁夫人,像故意的似的,我们一走她就回去了,摆明了就是不想看到我,这样的情况下,暂时肯定结不了,不如卖了吧,我保证不存私房钱,新开一个户,当储备基金,万一以后有什么急用呢。”

景仲言听了一半,眉头也又锁了起来:“她回去了?”

“什么?”乔蕊一愣,不知道他说的谁,想了一下才领悟:“你说总裁夫人,是啊,回去了,之前她打电话来,我在总裁旁边听到的,说是要晚要几天,可这才两天,今天下午艾玛那边打电话给我,我就耳听到她在电话那头。”她说的振振有词,说完了,还捏着奖券不放:“老公,这个奖券不错的,你让人事部给我折现吧,我感觉,这个东西一送出去,公司的形象肯定能提升一个的档次,而且这个奖券的赞助方不就是公司吗?咱们规格可以做小点,其实不亏本……”

她话没说完,他手指直接按住她的嘴唇。

将她唇瓣捏成一个鸭子嘴摸样,乔蕊一下耷拉下脸,他看她这摸样,觉得有趣,笑了一下。

“倒卖你就别想了,五月之前,婚礼会办。”

乔蕊干巴巴地看着他,半晌,动了动嘴。

他将她得罪放开。

乔蕊揉揉嘴唇,嘟哝:“你在跟我求婚吗?我没说同意。”

“呵。”他冷笑一声,重新把猫抱回来,继续转过去看电视:“结婚证都有了,还用求婚?”

“那你不求了?”乔蕊一个不注意,捏住他的胳膊,紧张了:“你真的不求了?”

所有女人,都渴望有一场不一定盛大,但一定要浪漫的求婚仪式,乔蕊会跟景仲言结婚,真正的,公开的那种,这个她之前就想好了,景仲言送给她这个奖券,意思也很明确,但是当时送这个奖券的时候,她还很纠结,并没有感受到那种隐晦的求婚意图,并且还逃跑了。

现在想想,突然觉得当时很傻,很后悔。

今天把奖券拿出来,卖钱是一回事,她也会想,婉转的提醒景仲言,要不要考虑对她求个婚什么,具体什么时候结其实不重要,但是肯定是要等到把总裁和总裁夫人搞定了之后。

但是求婚这东西,没人嫌早的。

看他半天不说话,乔蕊真慌了:“老公,你真的不求了?”她那摸样小心翼翼的,嘴角却耷了下来,摸样看着有些可怜。

他瞥她一眼,心想老公都叫了,你都同意了,还求什么。

星期五下午,一点。

乔蕊在洗手间里,拼命扯自己的衣服,表情看着非常不好:“为什么要穿这个?”她问的是旁边的赵央。

赵央今天很漂亮,特地在外面的化妆店里,化了个漂亮的妆容,做了个不太夸张,但是很精致的发型,还借了两套在化妆店里最漂亮的晚礼服。

乔蕊现在就穿着其中一件,其实她有衣服,景仲言让李丽给她订了一件,就在她的办公室的位置下面,可是赵央却拿着她带来的衣服,非要她穿。

乔蕊表示很无语:“这个,太紧了。”

这是一套紧身的晚礼服,没有露肉,应该说,包得还很严实,胸口开的很高,后背也都服服帖帖的,非常安全,但是,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么紧吗?紧得身材表露无遗,感觉就是贴着肉覆上了一层皮,看着虽然漂亮,但是太羞耻了。

赵央穿的一模一样的,见她挺好看的,还满意的帮她理了理裙角:“不错,不错,这个效果就对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