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四章 方宝珊求救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此时,徳悦的大厅里,方宝珊拽着哥哥的衣角,小脸皱着,不乐意的嘟哝:“哥,没必要这么急吧,这不是还有段时间吗?”

“你还有时间吗?”方征秋偏头瞧了妹妹一眼,眸光冰冷:“偷偷退学,租了个酒店,一住就是半个月,只知道打游戏,连爸妈都瞒着,国外那边打电话过来时,爸妈以为你出事了。”

方宝珊脸颊绯红:“我,我只是觉得国内的大学,好像比国外好玩。”

“那你的转学申请呢?”方征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玻璃质地的反光,让他眼瞳看着更加锐利:“你才几岁,连大学都没毕业,我当初,就不该让你玩游戏。”

看哥哥又要翻旧账了,方宝珊连忙搂住她的胳膊,讨好的摇摇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好了我们上去吧,校长不是还在等着吗。”

方宝珊悄悄退学,现在十一月,任何学校这个时间,都不收人,方征秋也是拉下面子,特地动了关系,请到慕海市第一大学的校长吃饭,想把方宝珊安插进去,读什么专业不重要,只要能让她混到毕业证就行了。

今天他专门布了一餐,就在二楼的餐厅。

没走电梯,走的大厅楼梯,两人上去,却看到二楼非常热闹。

身边带领的侍应,立刻说:“方先生,今年有不少公司把年会都开展在我们酒店,这些好像是景氏的。”

景氏,景仲言?

方征秋顺目看了一眼,又收回视线,继续朝着原本定好的包房走去。

方宝珊却瞧着宴会厅愣了一下,这是景氏的年会,她记得乔蕊就是景氏的。

这么一想,她眼前一亮,心里满满有了主意。

她是真不想上学,既然已经过了招生时间,还何必走后门,就让她在外面溜达一学期,下学期直接去不也一样吗?

偏偏哥哥太认真,见她沉迷网游,就觉得她要堕落,实际上游戏哪里有这么大的魅力,只是她不愿意离开国内,最近国内出了不少事,她虽然不清楚,但从爸妈紧皱的眉头,从哥哥越来越忙可以看出,针对方家的烦事一直没听过,政治上的东西,总是敏感又艰难。

家里正在遭受不知怎样的情况,方宝珊真的不可能安安心心,快快乐乐的继续当个上学党,无忧无虑的在国外享受她的大学生涯。

这才先斩后奏,悄悄留在国内,只是被发现的时候,她恰好在玩游戏而已。

其实就算现在要上学,方宝珊也没意见,但是慕海市的这所大学她知道,半军事化管理,全部学生必须要求住校,这是国家筹办的学校,对成绩的要求不高,但是管理却非常严格,简直不像正常大学该有的样子。

方宝珊想留在慕海市,这所学校能管住她,方征秋就没商量的直接把人家校长约出来了。

进到包厢的时候,里面,一位四十多岁,看着斯文儒雅的男人起了身,他身边,还跟着一个面色严肃的男人。

方征秋脸上淡淡的笑着:“李校长坐,严主任也来了,都坐。”

两人坐下,方宝珊一听严主任就知道那严肃的男人是谁了,她在网上找过慕大的资料,同学们清一色抱怨的,都是那位严厉得要命的主任,其中的心酸,简直不足为外人道。

方宝珊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老实的坐在哥哥身边,眼睛偷偷瞟对面的两人,校长看着倒是好说话,就是这个主任,感觉被他盯着,身上都止不住发寒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吗?

“这就是舍妹。”方征秋拍了拍方宝珊的肩膀,对李校长和颜悦色:“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坏规矩,慕大的规矩向来是最严谨的,只是我这妹妹,从小就不让我省心,我也想找个严格一些的学校,好好教教她。”

“孩子的成长,不单是交给学校就行了,家长也要配合。”严主任冷不丁的冒出一句,显然对于有人要半路插班走后门,非常反感。

方征秋看过去一眼,点点头:“严主任说的是,我自然会配合学校。”

堂堂市长,说话能这么和气,严主任倒是看了他一眼,难怪这一年不到,就能在市里实施这么多个改造计划,看着说话的方式,就知道不是个简单人。

年轻看着是轻,但性格一瞧就是个老练的。

严主任也不说什么了,他就是个教书的,一直崇尚严师出高徒,所以在慕大算是如鱼得水,扣学分扣得那些偷奸耍滑的大学生泪流满面,他却半点罪恶感都没有。

无规矩不成方圆,要想修满学分,早日毕业,就给我安分的在学校老老实实的,别搞什么小动作。

方征秋说好话听,又跟李校长和严主任说了一会儿话,李校长笑眯眯的倒是松口了:“即然这样,那小方同学什么时候能报道。”

“随时可以。”方征秋心底松了口气,看方宝珊的目光,也好了许多:“你的东西,都收拾好了吧。”

方宝珊脸色非常不好,嘟着嘴,不做声。

这耍脾气的摸样,令方征秋眯了眯眸:“问你话。”

方宝珊豁然起来,第一次,跟哥哥对着干:“我要去洗手间。”说完,转头就拉黑包厢门,跑了出去。

盯着妹妹的背影,方征秋眉头紧皱。

严主任脸色也不好,这方宝珊,显然就是不想来慕大,这种心不甘情不愿的学生,他们也不乐意收。

倒是李校长继续好脾气的笑笑:“还是个孩子,脾气大点难免,这妹妹,作为家长也操心不少吧。”

看校长能理解,方征秋松了口气:“不止我,爸妈也拿她没办法,以前还自觉,这次放假回来一趟,不知道怎么,就变得这么拧。”

“估计是叛逆期吧。”

方征秋苦笑,也只能这么解释了。

方宝珊这才十八岁,算起来的确该是叛逆期了,只是以前她一直跳级,又太懂事了,大家都没意识到,这次突然来这么一下,着实把大家都惊了一下。

尤其家里两老,又心疼,又着急。

方宝珊出去后,没去洗手间,而是偷偷摸摸的跑到景氏包下的宴会厅门口去溜达。

她身上没穿什么礼服,就是一条白色的裙子,看起来文文静静的,还踩着细高跟。

今天是要来见校长,她那一身朋克炫酷装,自然是方征秋勒令不准穿。

在门口探头探脑一会儿,没找到要找的人,方宝珊有些沮丧。

正要转头离开时,一声细细的女声,从右边传来:“方宝珊?”

方宝珊回头一看,果然看到乔蕊从洗手间出来。

顿时,像看到亲人一样,方宝珊直接扑上去:“乔蕊,你要救我啊,我哥疯了。”

乔蕊拧着眉,看着这个满脸愁苦,几乎要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孩,一时愣住。

旁边的陈素素见她遇到熟人,对乔蕊说:“那乔组长,我先进去,你们聊。”

陈素素一走,方宝珊立刻把乔蕊拉到走廊边,抓着她的手,着急得不行:“只有你能救我了,我刚刚才知道你们年会也定在几天,这就是缘分啊,上天注定你是来拯救我的,不要辜负上天的希望,走,跟我一起过去!”说着,拽着乔蕊的手,就要往包厢走。

乔蕊哭笑不得的拉住她,放缓了声音:“你慢慢说,到底怎么回事?这莫名其妙的,你哥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他非要我上学!”

方宝珊气呼呼的说完,发现这么说有点容易让人误会,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遍,一脸的气愤。

“他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,好吧,就算要我回去上学,我去还不行吗,可是为什么选慕大,这学校很变态的,一周只允许回家一次,就一次!”

看她小脸涨红,都快哭了,乔蕊忙拍拍她的后背,给她顺气。

“你别着急,先别哭。”

方宝珊一皱鼻子,嘟哝:“我没哭。”

乔蕊叹了口气,觉得这事儿不是她应该管的。

今天是景氏的年会,刚才在宴会厅里,她和赵央本来在聊天,付尘和殷临突然来了,两人都不太认识景氏的人,自然只好找她们说话。

可没说两句,付尘就把赵央给气着了,两人唇枪舌战,竟然就开始说对骂起来,加上之前付尘为了保护她,本就在项目组呆过几天,全天跟随,搞得项目组每天都像在开粉丝会一样,赵央和他的梁子,在那个时候就结下了,今天也纯粹是为吵而吵。

殷临在旁边劝架,乔蕊揉揉耳朵,选择遁了。

刚好陈素素要去洗手间,两人便在洗手间躲了快十多分钟,这才出来,谁知道一出来,竟然碰到方宝珊。

其实方宝珊本身就是学生,上学没什么问题,可是显然,她只是不喜欢这所大学。

她忍不住说她:“既然这样,当初就自己找个学校转学不就好了,非等你哥给你安排,他领导当惯了,他的性格你还不知道?”

方宝珊小脸忍不住发红:“当时我们游戏,正好要打排名赛,我就跟队员……”

乔蕊:“……所以你还是沉迷游戏?”

方宝珊连忙摇头:“我打完排名赛就会去交转学报告了,我学校都找好了,可是我哥凭空插一脚,我现在就跟要进监狱似的,乔蕊,你要救我啊,你去说服我哥吧,你说我哥肯定听的,求你了,你帮帮我,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不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