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五章 那时的他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觉得她这话挺好笑的:“我一个外人,你哥怎么会听我的。”

方宝珊抿着嘴,不说话了,眼睛却投向乔蕊的手腕,那条链子,她并没有戴,或许她以后也不会戴了,但是当初哥既然没收回这东西,意思显然很明显。

今年父母让哥回家过年,主要还是要说说跟孟瑾的事,但是他早早的就推了。

并且琛哥,好像也不太想哥跟瑾姐接近,这件事她不清楚里面的情况,但可以看出,哥暂时,还不想娶瑾姐。

方宝珊不知道怎么跟乔蕊说,她已经结婚了,并且跟她老公很相爱,让她去帮忙求情,的确有点说不过去。

她不能给哥什么,甚至一点机会都不存在,她心里,只怕真的一点都没往那个方向想过。

想到这里,方宝珊突然觉得方征秋很可惜,大概是和乔蕊接触了,她并不排斥她,反而慢慢看到了她的优点,哥到底喜不喜欢孟瑾她不知道,但是哥对乔蕊,一定是有好感的,她能看得出来。

但那点好感,只怕还是太浅了,并且在一开始,还没萌芽的时候,就遭到了扼杀。

况且,就算最后没遭到扼杀,他们也不可能成功,哥的身份,不可能和有夫之妇有太多互动,这对他是致命的,他不能存在这种污点。

方宝珊突然很沮丧,或许,她不该求到乔蕊身上,就算乔蕊帮他求情了,她哥真的答应了,但这不是变相的,把他们又纠缠在一起吗?

明明不可能的两个人,最好是见面都不要见,被她缠在一起,之后又会多复杂?

或许乔蕊不复杂,她心里从没有她哥,但哥会不会多想?

叹了口气,她最后还是放弃了:“算了,我还是去上学吧啊。”她耷拉着脑袋,头顶一片阴云。

乔蕊摸摸她的脑袋,有点心疼,但还是说:“以后想出校,只要不影响学习,可以找我,我帮你签证明。”

方宝珊叹了口气,这算是唯一的安慰了。

她缓慢的点点头,迈着步子,往回走。

乔蕊见她走进一间包厢,这才回头,走进了宴会厅。

远远地,还没走近,就看到付尘带来的一个女生,竟然和赵央吵了起来。

乔蕊急忙走过去,就听到那个叫璐璐的女生鄙夷的哼了一声,挤兑赵央:“看你穿的衣服,就知道你什么品位了,这衣服去年的吧,早过时了,而且你穿这种款式,根本不合适。”说完,又看到乔蕊,指着她说:“喏,这位美女穿着的还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璐璐是个有眼力的,之前就听到乔蕊和付尘说话,看得出两人很熟,她懂得说话之道,不知不觉的,就捧了乔蕊一把,也顺便把这个赵央踩了一下。

其实这女人穿这个款式的衣服很合适,这衣服也并不是去年的,应该是今年夏季的款式,也不算过时,只是过季了而已,但她说当然要这么说。

看到赵央面红耳赤,气得喉咙发堵的摸样,璐璐回头,服帖的靠在付尘身边,软绵绵的嘟哝:“我帮你报仇了,回头你可要好好补偿人家。”

付尘摸摸她的背,没说话,但是意思很明确。

重赏。

殷临很无奈,等着付尘:“你一个男人,和女人闹什么?”

付尘无辜的摊摊手:“是我们家璐璐看不惯我被人欺负,给我出头,女人之间的战斗,我也爱莫能助。”

乔蕊听出了苗头,觉得付尘今天就是来砸场子的,她拉过赵央,往后面扯了扯。

“他这人不要脸,你和他吵,没胜算的。”

赵央满脸气愤:“他竟然说我粗鲁,野蛮,没家教,我看他就有家教了?带的什么女人,莺莺燕燕的,一看就不正经!而且他又不是我们景氏的员工,来年会干什么!他是不是有病啊!”

乔蕊给她顺气,好脾气的解释:“是景总要他来的,估计是想热闹热闹,不过他之前好像拒绝了,不知道为什么又来了。”

赵央哼了一声:“就是来泡美眉的呗,你看他,身边跟着两个,还接了不少公司女同事的名片,景总这就是引狼入室,这男人就是批大色狼!”

“可人都来了,总不能把人家赶走,我们去找张力他们,躲着他们算了。”

“凭什么我躲?”赵央不服气:“我是正牌景氏员工,他一个外人,凭什么我躲?你放开我,我要过去!”

付尘那张嘴,乔蕊是见识过的,这男人总的来说三个字可以形容,那就是“不要脸”,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,这句经典名言,怎么赵央就不能理解。

她使劲拽着赵央的衣角,不让她过去:“你说不过他的,他就是占占嘴皮子便宜,你越是和他吵,他越是起劲,不理他就对了。”

“可他说我没家教!”赵央脸黑成一片。

乔蕊又安抚:“他说你没家教你就没家教了,他又不是上帝。”看赵央又要说,乔蕊连忙抢话:“还有你的衣服,很好看,他们故意这么说的,你当真了,不是亲者痛,仇者快吗?”

赵央这才冷静下来,深深的呼吸几口气,放平心态。

乔蕊看安抚住了,忙拉着赵央往后走,临走前给殷临使了个眼色,让他拉住付尘,别让他逗猫惹狗的找事儿了。

今天的年会,从一开始,就闹了一堆不愉快。

乔蕊把赵央交给陈素素,三个女人一起偷偷骂付尘,骂得赵央顺气了,这才恢复气势,扬着脖子说:“对,就是这么个道理,狗咬你一口,你总不能咬回去,那可是狗,你不嫌脏,还怕得病呢。”

陈素素急忙附和:“是是是,就是这样。”

乔蕊也端着饮料杯,咬着吸管猛点头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人渐渐来齐了,大厅变得异常拥挤。

赵央跟陈素素去前面拿东西吃,乔蕊走到靠角落的地方,端着饮料慢慢喝着。

每年年会几乎都是这样,说好玩,其实也就是晚上好玩,多半时间很无聊。

冷不丁的,背后突然有人碰她一下。

乔蕊回头,就看到殷临不知何时走到她这边,手里也拿着一杯饮料,闲闲的靠在墙壁上。

“付尘呢?”乔蕊问。

殷临揉揉眉心,有点累:“跟美女一起。”

乔蕊不觉笑笑,又问他:“你的舞伴呢?我看付尘带了两个女人,哪个是你的舞伴?”

“都不是。”殷临很无奈:“是这小子没事儿找事,我不喜欢那种女人,太开放了。”说着,又问她: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,你的同事呢?”

“去拿东西了。”

话到这儿,突然说不下去了。说起来,乔蕊还一直没跟殷临单独聊过天,这会儿对上,两人都有些尴尬,实在没话题。

半晌,还是殷临问:“对了,仲言呢?”

“他有个视频会议,之后跟公司其他的管理层一起过来,大概五点过才会来。”

殷临点头,表示了解,又问:“说起来,我还不知道,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,那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第一句就是,殷临,我老婆丢了。我都愣了。”

想到那次被孟琛带走,醒来后,第一眼就看到景仲言疲惫的眉眼,乔蕊面色也柔和了:“他这么跟你说的啊,他当时,一定很着急。”

“肯定啊,你们可是夫妻。”

乔蕊抿唇笑笑,想到两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,突然觉得过程挺奇怪的。

刚开始,她和他,即使同事三年,也真的毫无交集,一次解围,突然,就纠缠起来了,缘分这事儿,真的不好说。

“对了,你想知道仲言以前是什么样的吗?”

乔蕊眼前一亮:“什么样的?”

殷临拿出手机,联网找了一下,找到一个博客,在博客相册里,翻到一组照片:“这儿呢,这是我以前用的博客号,相册里都是以前的校友,看,这个就是他。”

一张照片,里面有四个人,乔蕊第一眼就看到了最中间的那个男人。

那时,他还很青涩,眉眼五官,都透着一股现在找寻不到的稚气,他的表情还是冷冷淡淡的,好像从很小的时候,他就不爱笑。

照片是在操场照的,但应该是黄昏的时候,光线并不是很好,相机的像素应该也不好,看着并不是很清晰。

可是,她依然盯着他的校服照,看出了神。

雪白的t恤在里面,并不好看的校服外套在外面,四个人穿得一样,却只有他,让人一眼就能看到,无论外观还是气场,都让人错不开眼。

又往下翻,大多都是合照,只有零星的一两张,是景仲言的单人照。

看到其中一张照片,是他坐在教室里看书,他坐的事窗口的位置,外面正在下雨,湿漉漉的天,给人一种不太好的阴沉感。

男孩就坐在椅子上,慢条斯理的瞧着手里的书,朦胧的,能看到书的封面,都是英文。

殷临忍不住感叹:“当时,整个年级,只有他看英文书,也只有他理解那些鬼字符里讲的是什么。”

乔蕊噗嗤一笑,景仲言的优秀,果然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了。

“这照片是你照的吗?能不能给我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