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六章 放不下吗?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当然可以。”殷临利落的接过手机,把照片下载下来,用蓝牙传给了乔蕊。他又说:“不过照片不是我拍的,我要拍也拍美女了,谁拍一个男人,这好像当时某个喜欢他的校花拍的。”说着,殷临又上下打量乔蕊,笑笑说:“当时,真的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你这种类型,那时候,好多大美女倒追他,都没成功,你真是捡到宝了。”

她的确捡到宝了,乔蕊对于这个,没有客气,笑眯眯的承认了。

传好了照片,设置成了屏保,乔蕊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男人,嘴角始终翘着。

如果她再早一点遇到他,是不是就能看到少年时候的他,是不是就能参与他更多的过去。

这么想想,她心里又柔软成了一片。

这时,赵央和陈素素回来了,陈素素的脸蛋红彤彤的,不知道赵央跟她说了什么,回来就没说话。

赵央看到殷临,不乐意的扬起下巴:“你过来干什么?是替你哥们来出头的?”

殷临一脸无辜。

乔蕊解释:“殷临跟付尘不一样,人家刚才也劝架了,你别一棍子打翻一船人。”

赵央哼了一声,将小蛋糕放下,叉腰,瞪着殷临:“那我问问你,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?”

殷临点头:“好看。”

“我适合这件衣服吗?”

“适合。”

“谁粗鲁,没文化,没家教?”

殷临苦着脸,虽然知道赵央这就是出口气,但总有点不好背后说人坏话。

乔蕊偷偷提醒他:“你最好是说,否则赵央也恨上你了。”

殷临叹了口气,只好说:“付尘,他没文化,没家教。”

“好兄弟!”赵央一巴掌拍在男人肩膀上,满脸笑意:“不愧是当警察的,有血性,公道!跟那种花花公子果然不一样。”

殷临就觉得肩膀上疼了一下,然后不动声色的揉了两下,认命的接过赵央递过来的蛋糕。

赵央对破案的事有兴趣,殷临说了两句,她就起劲的追问,乔蕊从刚才就在注意陈素素的状态,这会儿抽了空,就问她:“你没事吧?”

陈素素看看赵央的方向,拉拉她的手:“我们去外面说。”

看她这么神神秘秘的,乔蕊放下饮料,跟她一起出了宴会厅,站到走廊边。

“乔组长,你老实跟我说,夏豪是不是……”话没说完,陈素素脸就红了,最近她学着不戴有框眼镜,戴隐形眼镜了,露出五官的她,近段时间被公司很多男同事盯上,好多人开始追求她。

夏豪是在见了陈素素第一眼后,就看上她的,那时候陈素素还不会打扮,不会穿衣服,不会装扮自己,看起来有些憨憨的土气,可是短短的几个月,她已经懂得将自己往职场白领上面装饰了,如今的她,已经变了许多。

只是外表再怎么变,心眼不会变,他还是那个单纯,有些腼腆的姑娘,这也是夏豪不放弃她的始终原因。

想到这里,乔蕊忍不住要帮夏豪说话:“我想你也看出来了,夏豪这人比较害羞,不太懂得追女孩子,我们都替他着急,你如果没想法,就尽快告诉他,也免得他荒废下去。其实我觉得吧,夏豪这人,真的挺好的,不是我帮着他,而是素素,我们都看在眼里,整天围在你身边的男人,都是因为你漂亮了,才对你感兴趣,只有夏豪,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你,我觉得如果你还没喜欢的,可以试着给他一个机会,当然如果你不愿意,也不勉强,感情的事,当然是两厢情愿最重要。”

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陈素素脸颊开始发烫,声音也小了:“我一直以为,是我想多了。”

“嗯?”

陈素素叹气:“其实刚开始,我刚到公司的时候,不是在总经办不自在,就总往你们楼上跑,那时候,夏豪就对我很好,可是我以为,他和赵央是一对。”

“赵央?”乔蕊真没想到,还能出这样的误会。

陈素素垂眸:“我经常看到夏豪帮赵央,拿文件,跑腿,买下午茶也永远知道赵央喜欢吃什么,可是刚才,赵央跟我说,夏豪喜欢的是我,我就懵了,到底是谁搞错了?”

“当然是你搞错了。”乔蕊哭笑不得:“赵央喜欢吃的东西,就一样,下午茶永远吃蛋挞和奶茶,她说这是要弥补她去年请不到假去香港旅行,所以直到下次去香港之前,她都要吃这个,而我们项目组里,只有我和赵央两个女的,夏豪当然是比较照顾我们,就是你哥哥,也是比较照顾我们的,说起来,明明其他男同事对赵央也很体贴,你怎么就觉得是夏豪一个人的功劳呢?是因为你眼里,只看得到他吗?”

“乔组长!”陈素素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,耳朵根也发烫。

乔蕊不逗她了,拍拍她的肩膀:“你如果也喜欢夏豪,就给他一个答案,你们处处看,合适了,说不定就是一辈子的缘分,不合适,也至少没有遗憾,对不对?”

陈素素没做声,看着宴会厅里面,也不知在看谁。

话说到这里,乔蕊觉得她能做的只是这些了,也不好再撮合,到底,还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最重要。

半晌后,陈素素点点头,含糊道:“我,再想想吧。”

乔蕊也不催她,拉着她,准备进去。

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女音传来:“哥,你真的要逼死我吗?你就让我念国外吧,我不想去慕大。”

乔蕊转过头,果然看到方征秋与方宝珊,正走过来。

走廊本来就只有一条路,三人很快彼此看到。

方征秋眯了眯眼,镜片里的黑眸,深沉微暗,他盯着乔蕊,走到她附近,停住步子:“乔组长,真巧。”

乔蕊对他笑了笑,陈素素看她有熟人,自己先进去了。

和政府那边的合作事宜,早就结束了,乔蕊也有很久没看到方征秋了。

这会儿乍一看到,对方还跟她主动打招呼,她也不好离开,只得走过去,也跟他打了一声招呼。

方宝珊看着两人,尤其注意她哥的表情,看方征秋眉目平静,一点波澜都没有,暗想自己难道猜错了?哥对乔蕊,已经放下了?

乔蕊看方宝珊拽着方征秋衣角的摸样,知道她还在为学校的事在哀求,忍不住多嘴一句:“我刚才听到方小姐说什么国外,慕大,是在讨论学校吗?”

方征秋淡淡的道:“她转学回国内,在物色学校。”

乔蕊故意说:“其实国家外语学院和慕海市第一大学,都是很优秀的学府,方小姐以前在外国念书,大概对国外,更有亲切感吧,国外本身在教育方面,也挺不错的,我爸那边的一个堂表姐,就是在国外毕业的,因为是市重点,当初考进去的时候,还请客吃饭了。”

方宝珊赶紧看向他哥,心都提到了喉咙口。

方征秋嘴角浅浅的勾起一个笑,瞧着乔蕊脸上真诚推荐的表情,眸色微淡:“看来舍妹已经找过乔组长了?”

方宝珊脸颊一白,乔蕊则是一红。

不愧是当市领导的,一句话就把人看透了,简直火眼金睛。

既然已经穿帮了,乔蕊也不好再说了,抱歉的苦笑:“那您就当我说的废话吧,两位的家事,我是不该多嘴。”

方征秋没说话,只是侧眸,瞥了身边的妹妹一眼。

方宝珊被哥哥这么盯着,手一松,撒开了哥哥的衣角,缩着脖子后退了一点。

“听说今天是景氏的年会,乔组长忙吧,我们先走了。”

乔蕊点点头,目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方宝珊倒是频频回头,对乔蕊露出一个大哭的表情,看着特别可怜。

但再可怜也没用,刚才她已经努力过了,实在是敌人太凶残,双方实力太悬殊了,她也爱莫能助。

这只是个小插曲,不过就是巧合的在同一个场所,遇到了两个熟人罢了。

乔蕊回到宴会厅,很快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
而另一边,方征秋上了车,方宝珊坐在副驾驶座上,可怜兮兮的埋着头,一动不动,那样子,就像一只洗了澡的小狗,整个人都耷拉着。

方征秋透过反射镜看了她两眼,半晌,沉默的开口:“明天把文件资料都给我,我替你交到学校去。”

方宝珊一脸要死要活,但嘴唇动动,到底没说什么。

方征秋又说:“国外那边我没联系过,资料交过去,那边收了,算你运气,如果不收你,老实的给我去慕大。”

“嗯?”方宝珊眼睛一亮,顿时抬头看向他:“哥,你是说……你把我的资料,交给国外?你同意我去国外?”

男人面若寒霜:“也要看人家要不要你。”

“哥,你说真的?”方宝珊还是不相信,她求了他一个星期了,他都不为所动,怎么突然,就松口了。

方宝珊心里一凛,想到乔蕊刚才的话,脸色变得复杂:“是不是,因为乔蕊你才……”话说一半,却说不下去了。

果然,她猜的没错,哥对乔蕊,真的是……

方征秋缓慢的道:“乔蕊至少有一点没说错,国外的确也是优秀学府,你如果够自觉,我也不用把你安到半军事化的大学里,我也不想你吃苦。”

方宝珊沉默的埋着头,这话她也说过,可是他哥,显然是从乔蕊嘴里说的就听进去了,她说的,就选择性忽略了。

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