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七章 问价钱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哥真是……

人家都结婚了,有老公了,他还这样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真是太可怜了。

心里忍不住痛了一下,作为兄控,方宝珊最看不得他哥受委屈,这么一想,不用去慕大的喜悦,也被冲淡了许多,甚至她好后悔,之前干嘛去找乔蕊,还有乔蕊不是说了不管了吗?刚才又多什么嘴!

跟去慕大比起来,她还是更不想看到哥哥现在这样。

其实她真的想多了,之前方宝珊跑出包厢的时候,严主任跟李校长吵了几句,严主任坚持不收方宝珊,李校长性子好,脾气温和,一时说不过他,气氛搞得很僵。

方征秋夹在中间脸色一直不好,后来方宝珊回来,严主任就借口先走了,李校长虽然嘴里不说,但还是很在意严主任的意见,否则今天也不会叫他一起来。

最后搞得不欢而散,恰好乔蕊说了这么一句话,方征秋找了个台阶,就顺着下了。

可在方宝珊的眼里,却成为了另一个剧情。

所以脑子这东西,就算是亲兄妹,也长不一样……

再说宴会这边,三点半,宴会,总算正式开始了。

台上,请来的司仪尽职的说着开场白,没几分钟,就宣布了第一组表演。

赵央为了看表演,拉着乔蕊和陈素素,一直往前面钻,夏豪、张力和殷临也一起,张力手不方便,站的比较里面,夏豪和殷临就一人一边,护着里头的四人,尽量不让人撞到他们。

总算挤到了其那面,第一个表演的是跳舞。

这是企划部的五个女同事一起排的舞,跳的是时下最红的韩国五人女子组合的新歌,乔蕊偶尔在街上也听到过这首歌,但从不知道是谁唱的。

五个女同事跳得很好,穿的衣服也是配套的,加上人又漂亮,下面一片沸腾。

开场表演,被这一下,推到了高chao。

等到一首歌跳完,竟然还没结束,她们还准备了第二首。

这样下来,连续三首歌跳完,五人都累坏了,喘气都喘不停。

按规矩,一个节目完毕之后,现场会抽取幸运奖,由表演嘉宾抽取。

五个女同事中其中一个把手伸到抽奖箱子里,在里面搅合了一下,摸出一个数字球。

“3478,3478号的同时在哪里?”

这个号码是工号牌的号码,司仪话音一落,下面就有人举手。

“我我我,是我,是我。”

两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女人端着一个托盘出来,托盘里,竟然是一套的沐浴洗漱用品。

那个中奖的同事挤到前面,看到奖品也没觉得寒酸,本来幸运奖也就是比安慰奖好点,算是热闹热闹,最有看头的,还是晚上的终极抽奖,那个奖品才有意思。

之后每次表演结束,都会送东西,有时候送沐浴洗漱套装,有时候碗筷套装,反正都是些不贵,但是数量一看还真不少的东西。

节目一直持续下去,开场的几个节目不错,可是后面的,就一般了。

乔蕊看了一会儿就没兴趣了,找了杯饮料,慢吞吞的喝着。

不过这次节目表演完,抽奖的时候,抽中的,竟然就是她。

乔蕊惊呆了,没想到在没有内定的情况下,自己还有中奖的可能。

她激动的举手走出来,司仪如常的叫了颁奖人出来,结果等拿到礼品的时候,乔蕊哭笑不得。

为什么还是洗衣粉?他们家不缺洗衣粉啊。

不过比起安慰奖就三袋小洗衣粉,这个数量多点,分量也多点,里面还夹杂着两包洗衣液,还有几块香皂,简单来说,就是洗衣套装。

乔蕊默默的接下东西,拿着回来。

看她垂头丧气的摸样,赵央瞧了她脑袋一下:“是不是觉得,还不如沐浴露或者洗发素?”

乔蕊点头。

赵央笑得不行。

她是知道乔蕊运气不好,每次抽奖,要不就是抽不到,要不就是安慰奖,要不就是洗衣粉。

去年她好像就是洗衣粉,前年更凄凉,就一块肥皂。

乔蕊一个人拿着一大包洗衣粉也不方便,看节目也没什么意思,就想下楼,把东西存在前台。

出了走廊,但电梯还在楼上,一直下来,她索性就走楼梯。

走楼梯上来时,恰好有几位老总摸样,看着有些肥胖敦厚的男人在侍应的带领下,走上来。

看到路过的乔蕊,有人偏头看了一眼,就说笑起来。

问侍应:“这也是你们酒店的服务?衣服看着看行。”

乔蕊走得很慢,因为这衣服到底是礼服,下楼很慢。

听见了,她就回头看了一眼,眉头微微皱起。

自己这算是,被人调戏了?

说话的男人口音很重,显然不是本地人,不过徳悦酒店看钱收客人,只要有钱的就是大爷,也不会看你素质高不高,是不是本地人。

前面的侍应很尴尬,他看那衣服,就知道这我是景氏的人,景氏今天全员都穿着礼服来参加年会。

他只好说:“这是我们的客人,几位,祥云厅就在前面。”

那几位老总知道不是员工,好像有点失望,又回头看了乔蕊的背影一眼,问侍应:“那你们这儿有素质高的员工吗?晚上过夜怎么算?”

侍应脸都黑了。

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,来徳悦找那种服务,这里可是顶级星级酒店,走得就是高端品位市场,又不是外面的小野店,还附带特别服务。

侍应装作没听到,其中一位老总气笑了:“我问你话呢?有刚才过去那个女的那种素质吗?有给我安排一个。”

“刚才那个也一般吧。”另一个人说。

“看着是一般,但身材是不错,我喜欢瘦的。”

“哈哈,那给你找两个?”

几人说着黄段子,乔蕊又没走远,都听见了,她脸黑的不行,咬牙装作没听见,快速下了楼,把东西寄存了,发现电梯还停在刚才的楼层没下来,几个电梯都停的很高。

便也不等了,又走楼梯上去。

恰好走到二楼走廊,祥云厅的门打开,里面,一个男人走出来,那男人看着很年轻,满头大汗的,用纸巾擦擦头上的汗,看到乔蕊,拉了拉身后跟着的侍应,在他耳边嘀咕两句。

侍应听完,脸黑的说不出话了。

他严肃的说:“这位先生,我们酒店没有那种服务。”

青年男人有些不悦,皱眉说了什么。

侍应冷笑:“您说的这位小姐,也是我们的客人,我多嘴劝您一句,能进我们酒店的客人,都不是普通人,您确定要去招惹她?”

青年男人又说了什么。

侍应一脸烦躁,但还是走了过来,停在乔蕊面前,小声说:“小姐,不好意思,这位客人不了解情况,冒犯您了,请您先回宴会厅吧,我们会处理。”

乔蕊也大概知道事情情况了,闻言只点点头,提着裙摆,打算快点回去,这个时间刚好是用餐高峰期,徳悦一般的客人在晚市时候都是满员的,这个时候,二楼餐厅可说是人流复杂。

可乔蕊正打算走的,那个青年男人却一步冲过来,把她拦住:“这位小姐,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有外地来的客人看了上你,你开个价吧。”

乔蕊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这人谁啊?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。

问徳悦的客人价格,万一遇上个有权有势的怎么办?

可那青年却毫不担心的摸样,他跟着老板混迹商场有段时间了,老板也带他见识了不少人,慕海市算得上称号的名流男女,就是他们的情fu,他都记得一清二楚,可他面前这个女人,显然什么身份都不是,至少,他没认出她来,那边说明,她只是个小角色。

今天来的时候,他看到二楼热闹,连宴会厅都包出去了,他顺势问了一句,原来是有家公司在这儿开了年会。

虽然想到,能在徳悦开年会的公司,估计不会太弱,但是反正自己也是私下开价,这个女的顶破天也就是个公司小员工,他给的价格合适,说不定她就同意了,不合适,那再谈吧。

几位从外地来的老总,他是必须要服侍好的,否则,回去了有他苦头吃。

这可是牵连了上亿的生意啊。

见乔蕊不说话,青年比了个手势:“这个数?”

他比了六根手指头,只是六千的意思。

乔蕊深吸一口气,觉得头疼得不行。

侍应挡在乔蕊面前,对她苦笑,让她快走。

乔蕊不想惹事,转身就走。

可那人却跑过来拦住她。

还狠狠的瞪了侍应一眼,对乔蕊说:“不满意就开口,一万?也不是让你做什么,就是陪几位老总喝两杯,别的事,也没让你做。”

乔蕊不知道说什么。

看她不做声,只是冷冷的瞧着他,青年皱紧眉,继续加价:“一口价,三万,我也不废话了,现在跟我走。”

三万,哪怕包夜也够了。

乔蕊看他伸过来要拉自己的手,毫不客气的拍过去,没收力道,全力打了对方一掌,彻底被激怒了。

“你是哪家公司的?”

她语气冰凉,带着浓浓的不悦,大概是跟景仲言呆久了,这话问出来,竟然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凉意。

青年愣了一下,心想自己是不是惹到什么有身份的人了,可一想又否定,绝对不是,慕海市二流以上的公司,他认识所有的老总,管理层,甚至他们的家人他这里也有文档资料,他们的情fu也都入了名单的,眼前这女人,绝对不是其中之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