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八章 景总出马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且他这话说的虽然有点冒犯,但是也是明码实价的开价钱,他又没逼良为娼,只是喝两杯,给几万块钱,还想怎么样?

见对方问起他的公司,青年倒是笑了:“承阳集团。”

承阳集团,在慕海市也算是一流企业,做的电子那方面,慕海市几个大企业中,承阳作为老品牌,据说承阳的前任董事长和景撼天,还是多年的老哥们。

难怪这青年口气这么大,承阳集团的人,普通人还真惹不起,除了另外三家跟承阳同期的老大哥,别的公司,怎么都要给承阳几分薄面。

这位可是慕海市商场上的开山鼻祖流的。

可乔蕊恰恰就是那不怕得罪承阳的,另外三家公司之一。

她嗤笑一声,狭促的瞧着他:“承阳与景氏向来关系不错,承阳的员工却来调戏景氏的员工,不知道这事儿,你们孙总知不知道?”

那青年一愣,这女人是景氏的?

不对,景氏的高层,管理层,甚至包括说得上话的大秘书,他都认得,比如向韵,比如几个部门组管,他有时候还和他们一起才吃饭,眼前这人,分明没有半分印象。

不过一个普通的景氏员工,还跟他拿腔拿调的。

青年冷笑:“原来是景氏的朋友,不过我倒是不认识你,你这么狂,你们总经办的向秘书知不知道?”

向韵在景氏的地位,不容小觑,能跟那位大秘书拉好关系,这青年一直引以为傲。

乔蕊倒是没想到,这人还认识向韵:“向秘书知不知道我不知道,但你们孙总,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她说着,掏出手机,打算找李丽要孙总的电话。

可电话刚刚拨通,身后不远处,却响起了电话铃声。

乔蕊一转头,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楼梯口,俊逸的男人,穿着西装,双手插着口袋,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。

他身后,李丽摸出手机,挂断,走了过来。

她刚走了一步,景仲言突然抬步,上前。

李丽知道景总这是要自己处理,便停了半步,站在他后面。

乔蕊愣愣的看着高大的男人,步伐缓慢的走过来,他的脸上面无表情,乔蕊看不出他到底生气还是不生气,只是眼眸,却瞧着好像比平时黑了一些。

在看到景仲言的一刹那,那位承阳的青年也愣住了。

“景……景总?”

景氏的总经理,景仲言,他竟然突然出现。

青年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背了,让人家总经理看到他问人家员工的价,这不是当众打人家的脸吗?

幸亏他跟向韵关系不错,见状,他赶紧东张西望,想找向韵的身影,可是除了李丽,并没有别的人。

不对啊,向韵不是负责景总贴身的吗?怎么跟着的人变成李丽了?

李丽这人软硬不吃,他可是拉拢了好久,都没成功,怎么偏偏是她,真是晦气。

快速调整一下,心里过滤一遍,青年立刻巧舌如簧:“哎哟,景总啊,这,这可怎么好,您别误会啊,我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跟您公司的员工发生了点言语上的冲突,都是小事儿,都是小事儿。”

这人说完,还悄悄看了乔蕊一眼,青年心里清楚,今天自己估计要被投诉一顿,毕竟景仲言都出现了,不给自家员工讨个说法,也不好交代,不过他们都不知道,他跟孙总是什么关系,就算投诉又如何,他是在招待外地来的几位有钱客人,只是不小心惹错了人,回去后,孙总还能把他如何?他这可是正经的在办公。

青年说了几句,就不吭声了,因为他看到景仲言投射过来的眼神,阴鸷,冷漠,夹杂着寒意。

青年缩缩脖子,尴尬的扯出一丝笑,却笑得很难看。

“打给李丽干什么?”男人低头看着乔蕊,半晌吐了一句。

乔蕊看他脸色不好,挑眉说:“问李丽姐他们孙总的电话。”

“问到了呢?”

“打过去,问问他怎么教育员工的?”

景仲言盯了她一会儿,手往后面一滩:“手机。”

李丽赶紧奉上自己的手机,景仲言接过,递给乔蕊。

“打吧。”

乔蕊迟疑一下,看着他的表情,不太明白此刻的态度,不过手机已经在面前了,她也没客气,结果,在通讯录里很快找到“承阳孙总”的字样,拨了过去。

李丽是景仲言的大秘书之一,向韵在的时候,压李丽一头,可是也是几个能说话的秘书之一,现在外面对于向韵的事,知道的不多,这件事就是公司内部在传,但是对外面,却不可能公开,到底家丑不可外扬,自己公司的丑事,难道还到处宣传。

孙总显然是存了李丽的电话的,过了没一会儿就有人接起。

“李秘书?”厚重的中年男人声,从那头传来。

乔蕊看了景仲言一眼。

景仲言不做声,只盯着她。

她捂住听筒,对他说:“我需要一个能说得上话的身份。”

“你有这个身份。”他口气平淡。

乔蕊知道他的意思,点点头,松开手,对着电话那头道:“孙总您好,您公司的员工,在公开场合侮辱女性,歧视女性,考虑到贵公司跟景氏的友好关系,不知道是您亲自处理这位职员,还是我们以骚扰、教唆女性卖淫,涉嫌行事非法业务的罪名,向警局投案呢?”

她这话说得一气呵成,说完,还凉凉的看了那青年一眼。

果然,听到投案两个字,青年脸色顿时变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青年气得说不话来,可碍于景仲言在场,又不好骂她。

景仲言倒是面色柔和了些。

现在的乔蕊,已经不是以前那只懦弱的小白兔了,她长牙了,不惹她的时候,她还是温顺可人,可是一旦触及她的底线,她也不会龟缩的往回跑了,而是会正面迎战。

她很聪明,加上受他的影响,她也学了不少说话之道。

跟承阳集团的老总对话,她没有半分怯懦,这口气,她亲自出。

这样,很好。

李丽在后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景氏当然不可能真的把承阳告了,否则这事儿还不成为业界的笑话,再说乔蕊的身份现在没公开,以后早晚要公开,景氏总经理夫人被承阳员工问过价,这种黑历史,还不让业界笑足十年。

乔蕊这话说的很有技巧,并不是一张嘴就要告人,而是提出了选择,让他们孙总亲自处理。

孙总不了解情况,了解情况后,相信他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。

毕竟乔蕊,不止是景氏的一个小员工而已。

电话那头,孙总说了什么。

乔蕊微微一笑,回过去:“我的确不是李秘书,不过我是受害人,孙总你们公司的员工,素质低下,没有职业道德,破坏规矩,做烂市场,我想一家公司有这么一颗老鼠屎,经侦的人找上门的日子,应该不远了。”

“你是谁?”对方问出关键的三个字。

乔蕊不着痕迹的看了景仲言一眼,回答:“我是景总的朋友。”

说朋友,是因为朋友比员工,更体现关系。

果然,听到最后这个身份,那天孙总沉默了一下,问:“你们景总在吗?”

“在。”

乔蕊把手机递给景仲言。

景仲言拿过,放到耳朵边,半晌,回一句:“女朋友。”

乔蕊瞪大眼睛,李丽含笑,那青年却大略猜到了什么,看乔蕊的目光,顿时变得不一样。

这个人,这个人难道是景总的女朋友?不,不可能吧……

想到她刚才说的投案,他突然心里很慌,他身上,可还带着东西呢。

接待这些外地来的客人,他最拿手了,原因不外乎就是那几个,吃喝嫖赌,他怀里的东西,就是为了让一会儿吃了饭,去酒吧能更嗨,这东西,成分很纯,要是被警察抓到,搜了出来,那他可就完了。

不行,他一定不能去警局,一定不可以。

想到这里,他考虑要不要给他姐姐打个电话,姐姐是孙总的情fu,也是孙总的秘书,能说得上不少话,至少保住他,是没问题的。

这么想着,他真的摸出手机,快速的发了条短信。

他不敢打电话,怕被这几个人看出端倪,孙总是个妻管严,家里的母老虎很厉害,要是让人知道她姐姐和孙总的关系,只怕他们姐弟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那位泼辣的原配,曾今可是把以前的野花,处理得血淋淋的。

不过几分钟,短信就回复了,很大一串,先把青年骂了一顿,又说会帮他说说,让他先想办法不要被带到警局。

青年看了,只好憋屈的应下,心里盘算着,要不自己跑得了?

今天真是倒霉,怎么偏偏遇到这种事。

这个徳悦也真是麻烦,哪里有酒店不做那种业务的,如果酒店本身就有女人,还需要他去外面问价吗?

现在好了,捅到马蜂窝了。

那边,景仲言和孙总的电话,还没结束。

“如果你不方便,我帮你报警。”说完,准备挂电话。

青年心口一紧,吓了一大跳。

孙总急忙叫住景仲言:“别别别,景老弟啊,你看你说的,好好好,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,我现在就过来,行不行?”

“报警比较快。”景仲言面无表情。

孙总急坏了:“你女朋友不是说,我亲自处理,就不报警吗?”

“我说的话,比她算数。”

“景老弟,你这是要撕破脸啊。”

“我想报警。”

“景老弟……”

“我报了。”

“景仲言!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