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九章 占便宜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慢悠悠的瞥了青年一眼,看他满头大汗,吓得腿都在打颤了,才慢条斯理的说:“我听说承阳内部出了点矛盾,有股东抛售了手里百分之十五的股份,我要了,给我个折扣价。”

孙总:“……”就是我员工调戏了你女朋友一下,你要我承阳半壁江山?!

孙总气笑了,他知道景仲言不好对付,这小老弟比他爸可有野心,有魄力多了,跟他交手的几个公司,都吃过几个不大不小的亏,他这儿也没例外,跟景氏的合作,他承阳就没赚过。

不过这次,他真的过分了。

“股份是别人抛售的,你要买,问他买去。”

“我会找他,但我要打折。”

“景仲言,你别太狠了,下个季度的供货价我给你再减百分之三十,这件事算了。”对方提出别的交易方式。

供货价减价,这意味着,景氏下个季度但凡在承阳采购的东西,都会多赚百分之三十。

可是电子商品的水分,景仲言很清楚。

“百分之七十。”他狮子大开口。

“景仲言!”孙总气得头都要冒烟了:“你是不是疯了?百分之七十,我要亏成什么样!”

“百分之八十。”他直接又丢了一个价。

孙总大吼:“不是说七十吗?怎么又涨了!”

景仲言:“九十。”

“好好好,七十就七十。”只要能把事情解决,这个亏,他吃下了。

可景仲言已经说了话了,不可能改了。

“我说九十。”

“景仲言,你别欺人太甚,你不是让我倒贴吗?哪有你这样的?”

“那就报警吧。”男人轻描淡写的摸样,耍得电话那头的人,毛都快竖起来了。

报警,肯定不能报,他刚才已经接到情fu的短信了,知道那个所谓的员工是谁了,那是也算是他的小舅子,况且,他还知道,那人做事,身上必揣那种东西,要是景仲言真的发疯报警了,东西被查出来,人完了也就算了,承阳百年基业,名声也要臭了,股票说不定天不亮就要跌到谷底,这样的丑闻,他都不敢想。

一咬牙,他答应了:“九十就九十,我答应了。”

景仲言慢吞吞的嗯了一声,又说:“供货量增加百分之五十。”

还寻思着,下季度的时候,把供货量故意缩减,降低赔损的孙总:“……”

“不答应?”景仲言淡淡的继续说:“那七十。”

“我说了不答应吗?我没说话你加什么加,我答应,我答应!”孙总急忙说,深怕他一个不高兴,又加到九十,那他真的要赔惨了。

景仲言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,回头,看了那青年一眼,没做声,拉着乔蕊,往宴会厅走。

刚才那青年发短信的时候,景仲言眼尖,已经看到了,那是给他姐姐发的,之后,孙总连减价百分之九十这种无理要求都能答应,显然是有所顾忌。

孙总家里的情况,景仲言就算不了解,也知道不少,孙总好色,但是他老婆厉害,他还惧内,从这个青年刚才耀武扬威的架势上来看,景仲言能猜到,他是仗着孙总会包庇他,可孙总为什么要包庇他?是亲戚?还是朋友?都不像,如果是亲戚,刚才就打电话了,也不会偷偷摸摸的发短信。

也就是说,这位可能是有关系,但是关系拿不上台面。

这下的景仲言就清楚了。

上次跟孙总开会的时候,他记得他身边有位新宠了,是他的秘书,孙总好像还挺迷那女人的。

那这人所谓的姐姐,估计就是那位新宠。

以此类推的判断,他觉得这个可能性,占至少百分之八十。

不过那位新宠,既然是见不得光的身份,那下季度的这些亏损,孙总就不可能搬上承阳的财务报表的,否则财务一出,这件事瞒不住股东,也瞒不住他老婆,到时候,无疑是死路一条。

那么也就是说,孙总要维护他情fu的弟弟,又要周旋自己家里的老婆,做到继续隐瞒老婆,那这笔大约三千多万的亏损,他就要自己出。

三千多万,可不是三千块,不管多喜欢的女人,害他平白无故什么也没干就损失几千万,以景仲言对孙总的了解,他不会甘心。

可是这次他们理亏,他不甘心又能如何。

只怕这位青年回去后,很快就会失业了,说不定所谓的新宠,也要过气了。

这个结果,景仲言觉得,算是找回了点利息。

接下来,他打算低价买了承阳那位股东抛售的股份,买下后,拿到黑市去卖,盯上承阳这块肥肉的人不少,但是正规途径购买,那位股东也不会什么不明不白的人都卖。但是景仲言身份干净,他拿出诚意去买,对方一定会松口。

然后,股份一拿到手,赚个三倍以上,他就卖掉,给承阳引几匹狼进去不说,还能赚一笔,三倍的利润的话,大概三亿左右吧。

这么一想,景仲言觉得,心里那点不痛快,好像消了百分之八十了。

他回头,对李丽交代了一句,李丽明白,点头,反方向走向另一边,找了个安静的地方,打电话,谈购买股份的事。

而此时,还计算着三千万亏损的孙总,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不小心触这位小阎王的底线,这位这是要让承阳闹个血崩才满意啊。

乔蕊看李丽离开,拉住景仲言的手,仰头看着他:“我刚才的表现,是不是很糟?”

他愣了一下,随即,摸摸她的头顶。

她今天做了发型,头发硬硬的打了定型水,摸起来不柔软,也不舒服,还黏黏的。

他皱了皱眉,放下手:“做的很好。”

“可我感觉,最后还是你出面解决了事。”她说着,忍不住垂下头。

他拍拍她的背,轻声安慰:“你做得很好,不过刚才的事,倒是提醒了我。”

“提醒?”乔蕊看向他。

景仲言抿着唇,没做声,只拉着她的手,走进了宴会厅。

现在表演还在继续,因为人太多,大家的注意力,都在舞台附近,他们挤不进去了,两人索性就走到另一边,去拿饮料。

两人站在角落,乔蕊想到刚才的事,闷闷不乐的,扯扯自己衣服。

“是不是我穿的太暴露了?才被误会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低头看了她一圈儿,脸色也不好:“给你买的衣服呢?为什么穿这件?”

这件衣服看着保守,实际太贴身了,身材表露无遗,实在引人遐想。

不过女人穿衣打扮,男人如果太多意见,会被嫌弃,景仲言在圈子里这么久,也明白女为悦己者容,她穿的好看,也是图个高兴,他不想干涉,不想让她觉得,他很小气。

不过,在乔蕊眼里,景仲言已经够小气了,这会儿人突然真大方,她还不习惯了。

她鼓着嘴,嘟哝:“是赵央让我穿的,她怕一个人穿不好意思。”

他环住她的腰,低下头,在她耳边说:“在家穿更好。”

乔蕊耳朵烫了一下。

他又说:“不穿也行。”

乔蕊恼怒的瞪他一眼,轻轻推他一下。

什么场合,说这种话。

此时,又一个表演结束,又开始抽奖了。

这次的号码乔蕊听着很熟悉,果然,就听到前面响起赵央的声音。

“是我,是我,我中奖了!”

奖品,一个暖手器。

冬天,暖手器这东西,还真的还办公室人必不可少的。

赵央高兴的接下礼物,乐滋滋的抱在怀里。

乔蕊了有点眼红,跟旁边的男人说:“我刚才也中奖了,又是洗衣粉。”

他男人瞧她愤愤不平的摸样,将她搂紧了些:“我去说一声,下个内定你?想要什么奖品?”

“算了。”乔蕊摆手: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让别人得吧,对别人多不公平。”

景仲言没坚持,却说:“那我送你,想要什么?”

“你送我?”她双眼发光的盯着他。

男人点头。

乔蕊变戏法似的,从绕在手腕上的小手袋里,拿出一张奖券:“送我这个吧,把这个折现了。”

看着那个奖券,景仲言皱起眉头:“你把这个带来了?”

乔蕊兴致勃勃:“我想万一最后关头你同意了呢,我就带来了,怎么样老公,折现吧,好不好?”

他修长的手指一捻,把那奖券夹在手指中间,抽走。

乔蕊看他真的接过,更加期待了。

男人却折叠一下,放进西装口袋,继续环着她,看前面的下一轮表演。

乔蕊愣了一下:“这是什么意思?你答应了吗?”

“不。”男人语气淡淡:“我没收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竟然还有没收,你是家长吗!

可是东西已经入了他的口袋,乔蕊也不能去抢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可能是自己这个辈子,最贵的财产,落入了男人手上。

并且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回来。

台上的节目,一直表演到七点半,才算是全部结束。

接着,就是吃饭。

服务员上了各种西餐。

龙虾,海鲜,鱼子酱,各式各样。

大家都火热了,端着盘子,在整个会场游走。

乔蕊和景仲言还是单独在一起,乔蕊想让他走开一点,他们一起,赵央他们远远看着,都不敢过来。

而且那对公司高管都在,他作为总经理,怎么总跟她混在一起,应该跟那些管理一起啊。

可是男人显然没跟别人周旋的心思,就在她旁边,是不是给她拿吃的。

乔蕊吃了一会儿,看着只凸起的小肚子,脸都黑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