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章 明天回家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衣服太贴了,吃一点东西都能看出来,我之前还喝了那么多水。”

景仲言瞧了一眼,放下手里的盘子,脱下外套,给她穿。

乔蕊愣愣的穿上,男人的衣服很宽阔,松松垮垮的套在她礼服外面。

这样一来,包裹了乔蕊的身材,也掩盖了她吃多了的小肚子。

乔蕊注意到周围不少人在看她,忍不住红了脸,埋着头不敢去看。

她手不自觉的在西装口袋里摸了一下,摸到了他的手机,和一张纸。

拿出那张纸,果然是奖券。

她眯着眼睛一笑,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。

果然,是我的还是我的,失而复得啊。

心里还没想完,奖券又被抽走了,身边,男人淡定的将奖券塞进衬衫的口袋里,拿起盘子,缓慢的吃着。

乔蕊:“……”

在人群的最右边,离乔蕊他们很远的距离,唐骏拿着手里的盘子,于凉给他夹了不少好菜,他没吃,只看着远处形影不离的男女,唇瓣抿紧。

于凉又去拿了一叠鱼子酱过来,看唐骏没动,不禁问:“怎么了?”

唐骏说回目光,淡淡摇头:“没事,有点没胃口。”

“不舒服吗?”

“一点。”说着,他拿起搭在旁边的外套,环在手臂上:“我去个洗手间。”

于凉目送他离开,漂亮精致的脸上,一片青色。

她到现在,也没看透这个男人,唐骏,你到底还有什么,隐瞒着我?

唐骏进了洗手间,洗了把脸,成在水台上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清俊的容貌,出色的五官,他的容貌,也是不差的。

长长的吐了口气,他捂住胃部,隐隐吃痛。

自从从看守房出来后,他病了一场,病好之后,胃又开始出毛病。

最近,胃痛的毛病越来越频繁,去医院看过,说只是饮食没调理好的肠胃不适。

他按住胃部,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板药,抠了一颗,就这么进嘴,灌了一口自来水,咽下去。

药片进入胃部,伴随着凉水,并没有纾解的效果,反而更痛了。

他皱紧眉。平白的觉得很烦躁。

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他不耐烦,摸出手机,也没看来电显示,就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唐骏。”电话那头,是个柔柔的女声,伴随着清浅的呼吸,传来:“是我。”

一瞬间,唐骏脑子轰了一声,立刻看了来电显示确认,果然,是她。

“小雪,小雪真的是你吗?你到底去哪儿了?我到处都找不到你!你,你出什么事了吗?有没有什么危险?”

“没有。”电话那头,成雪的声音,带着淡淡的笑意:“这个世上,这么关心我的人,只有你了,唐骏,我好想你。”

“你在哪儿?”听她说想自己,唐骏只觉得心脏一瞬间都满了,满的甜蜜似乎都要溢出来。

“我在国外。”成雪叹了口气:“不过很快就会回来,大概在年前,你,会等我回来吗?”

“当然,我当然会等你,我一直会等你,小雪,告诉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突然消失,你满世界找你,是不是景仲言,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?”在成雪被禁锢的时候,唐骏还能联系到她,那时候,她言语间的意思,就是被景仲言软禁了。

他想去找她,却被她拒绝。

她说她不会有事,要他冷静的继续在景氏工作。

唐骏听了她的话,可之后她失踪后,他太着急了,急的,什么事也做不好,每天只会盯着手机,给她不断地发短信,打电话。

可短信石沉大海,电话也永远是关机。

若是她再不联系他,他只怕,要彻底崩溃了。

成雪的声音软软的,叮嘱他:“我回来再找你,到时候,我们慢慢聊,唐骏,我现在,只有你了。”

她话里的意思他不懂,但心头的火热,却不似作假。

他握紧拳头,郑重的声音,透过电波,传过去: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我会等你,一直,等你。

直到,你回来,直到我再看到你,再靠近你,甚至,拥有你!

于凉比成雪年轻,比成雪更漂亮,但是,唯独成雪,能住进了他的心,并且进去了,便出不来。

他,已经被她,困住了,身心上的,双重围困。

今晚的年会,总得来说还是很和谐,吃饭完,又跳了会儿舞,以此的活动都结束了,最后剩下的就是抽奖。

景仲言作为总经理,由他上去颁奖,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在年会留到最后。

男人白色的衬衫,显得他文质彬彬,外套还在乔蕊身上,他没收回,理了理袖口,便走了上去。

司仪口才很好,说了很多好话,又怂恿景仲言说出了明年越来越好这种吉祥话,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,冷冷淡淡的说出这句话的画面,其实有那么点好笑。

接下来的颁奖,就是今晚的压轴。

首先颁发的是表演节目的前三名,先是第三名,然后第二名,最后第一名。

拿到奖的都高兴坏了,下面兴奋地声音不绝于耳。

之后就是全公司大奖,只要是公司职员,今天来参加了的,都有机会。

赵央双手合十,紧紧的盯着舞台,心里紧张的不行。

付尘正好在她附近不远,见状冷笑一声:“泼妇没这种运气的,别妄想了。”

赵央几乎立刻睁开,扫过去。

男人却挑衅的对她挑挑眉,很欠揍的摸样。

赵央气得磨牙,真想冲过去,把他掐死算了。

殷临动作快,拉住了赵央,拍着她的肩膀安抚:“别激动,他就是嘴贱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他贱,本性来的,我理解。”赵央一挥头发,哼了一声,继续看向舞台。

倒是付尘,瞧着殷临放在赵央肩膀上的手掌,眯了眯眼,眼底露出一个狭促的笑意,目光,饶有兴致的在殷临脸上巡了一圈儿。

殷临这个动作是无意识的,很快就放下了,毕竟男女有别。

这个小细节,可以说除了付尘,没人看见。

乔蕊也盯着舞台,想看看有没有自己,她虽然倒霉,但是说不定今天转运呢。

结果结局果然没有任何意外,她没中,赵央也没中。

付尘又在旁边嘀咕:“说了泼妇没运气,还不信。”

赵央受不了了,她觉得今天不打这人一顿,今晚她肯定睡不着。

她抬着高跟鞋就要往付尘那边,最后还是殷临拉住她。

可是这次,乔蕊也不乐意了,瞪着付尘,不阴不阳的问:“我也是泼妇?”

付尘愣了一下,桃花眼眨了一下,轻轻笑着,却不说话。

乔蕊哼了一声:“下次别来我们家玩了,我放狗咬你。”

奖项很快颁完,今晚的年会,也告了一段落,最后,几个部门主管上去说了一些勉励的话,九点钟不到,年会就结束了。

毕竟太晚了,回家也可能遇到危险,所以年会通常不会超过十点。

结束之后,景仲言就牵着乔蕊的手,往外走。

他们比较低调,走得员工楼梯,直接下的负一楼。

两人刚到停车场,看到电梯也下来一堆人,大家嘻嘻哈哈的,乔蕊远远的看着,也笑了起来:“你看在赵央那样子,幸亏夏豪开车不喝酒,不然她这状态,计程车都不收她。”

赵央今晚的确喝了不少酒,虽然都是些度数低的果酒,但是久了,还是有点上头。

夏豪开的车,还是如来的时候一样,赵央,张力,陈素素都在车上。

乔蕊看他们先开车走,才坐进捷豹里,懒洋洋的窝在副驾驶座,偏头看身边的男人。

昏暗的光线下,男人的侧脸,俊逸鲜明,乔蕊忍不住摸出手机,看着屏保上的照片,又看看身边的真人,嘴角止不住勾起。

“看什么?”她盯得太入神了,男人自然发现。

乔蕊连忙收了手机,嘿嘿的傻笑:“没什么。”

景仲言看她心虚的摸样,倒是没说什么,驱动了车子。

开车回到家,乔蕊立刻倒在沙发上,懒得动不了。

两只猫窜到她的怀里,喵喵的细软叫着。

乔蕊将猫抱住,仰头看向往洗手间走的男人,扯着声音,远远问:“老公,明天休息,我们回家去吧。”

明天星期六,其实乔蕊早就想好了,这几天找个时间,回家去一趟。

在美国经历了生死一线,回来后,又快速投入工作,乔蕊只给妈妈打了通电话,也不敢说多了,只能随便聊两句,怕说多了,妈妈反而起疑。

眼看着快过年了,以前她一个月至少也要回家两三次看看,这个月却因为各种事,一次都没回去,到底有点想家了。

男人从洗手间出来,一边擦手,一边淡淡的应着:“是该回去看看了,快过年了,买点东西过去。”

他坐到沙发上,乔蕊把脑袋搁到他肩膀上,嘟哝着问:“买什么?保健品吗?”

“明天再看吧。”

说到这个,乔蕊又想起来:“这都马上要十二月了,今年大年三十是一月十五号,我们怎么过?”

大年三十,一般都是合家团圆的日子,乔蕊往年当然都是回家跟父母一起过,但是今年有了景仲言,她就要问问他的意见了,他当然是希望他们俩一起回家过,但是景仲言自然也要跟父母一起,那么他们到时候是分开过,还是其他的方式,就得先讨论一下。

果然,提到这个,男人迟疑了一下,才说:“去你家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