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二章 早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姚总,您好,是我,嗯,关于合作案的计划表,我这边已经在赶了,您不是说星期一会议上谈吗?您要出差?那您的意思是?”话到这里,沉默了一下,半晌,卡瑞娜冷笑起来:“姚总,你我双方也接触了这么久了,您这样,不太够意思吧,我不是答应您了,这个案子我会从头跟到尾,您的疑虑根本不会发生。”半晌,卡瑞娜似乎有些生气了:“姚总您的意思,是歧视孕妇吗?我预产期在年后,我们的项目落实,年前就可以完成个,到时候,我们公司会派别的同事来协助跟进,我不知道您担心什么,这些,不是我们提前就商量好的吗?”

乔蕊安静的炒菜,耳朵却没闲着的,听着后面卡瑞娜的对话,眉头越蹙越紧。

等到卡瑞娜挂了电话,她才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项目黄了。”卡瑞娜语气不好:“说是怕我顾着生孩子,搞不定他的项目,要不就让我派公司的其他人跟他联络,要不他们就换公司。”

乔蕊沉默一下,问:“那你打算怎么样?”

卡瑞娜不说话,半晌,拨通了一组号码。

电话打过去,她用英文,流畅的跟那边说了好半天,才挂了,挂完,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乔蕊英文水平中等,如果速度慢点还能听懂,卡瑞娜的语速太快,她朦胧的只听懂了一半,却不太好意思问。

卡瑞娜道是没什么不好说的:“总部那边派其他人来跟进,我这边交接过去就行了。”

乔蕊抿着唇,知道是什么意思了:“就是说,你做了这么久的前期工作,临门一脚,项目却要别人接受,那你连提成都拿不到?”

“嗯。”女人的声音闷闷的,突然,她捂住肚子,弯下腰来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赶紧关了火,过来扶她:“怎么样?是不是动了胎气?让你别发火,情绪别这么波动,难受的也是自己。”

她吧卡瑞娜扶到客厅,让她坐下,又给她倒了杯水,看她脸色好点了,才叹了口气:“项目没了就算了,等你生了,再谈嘛,你到底也给你们公司找到了资源,公司不会对你怎么样的。”

卡瑞娜嘴唇苍白,表情很不好。

“这个案子很小,我一个人,完全可以谈妥,却要别人来跟后续,公司那边,会觉得是我的失败,连累公司还要临时调配人手过来接单。”

乔蕊皱眉,倒是没考虑到这个。

主要是,美国的公司,在人性方面,是比较冷血的。

他们看中工作能力,看中办事速度,却不太看中职员的个人情绪,如果你的工作效率减慢,那就意味着,又更优秀的人来取代你。

卡瑞娜又说: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,之前也有客人,临时换人。公司那边,上次还能谅解我,这次,已经抱有很大意见了。”

乔蕊不好说什么,只得建议:“要不,先休息一段时间,请个假。”

卡瑞娜看她一眼:“请假,等于直接把职位,送到别人手里,你以为我再回去,还能是这个职位?”

这就是她一直不敢公开怀孕的消息,美国的公司,一旦你怀孕,再回来,你就等于降级了。

女人拼事业,本来就有很多阻力,已经走到了这步,又有谁能甘心把事业停顿,回家相夫教子?

这也是卡瑞娜之前一直不跟他未婚夫结婚的原因,可是偏偏,在国内没多久,却被人把肚子搞大了。

事情弄到现在,可以说她是自作孽,未婚夫没了也就算了,可她不能再失去事业了。

这是她安身立命的最后筹码,就算孩子生下来,如果没有工作,她又拿什么养活孩子?

难道要靠父母吗?已经独立的她,怎么做得出回去啃老的事。

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,连避孕都做不好,这个孩子,毁了她的一切,但是,她却偏偏,舍不得将他堕了。

女人最大的矛盾,就是心软,一个事业型的女人,如果做不到铁石心肠,那么她就终将被良心束缚,最后还是一个普通的女人。

乔蕊其实明白卡瑞娜的痛苦,这个孩子,说到底,是她怂恿她留下的,乔蕊知道,如果是她,有了孩子,不管这个孩子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现的,她就算失去一切,也不会堕掉她。

这是一条生命,遑论她本身就渴望有一个孩子。

乔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出了,是不是不该劝卡瑞娜,她如今说不出话来,只能沉默。

景仲言在旁边淡淡的听着,听完了,继续看电视,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。

说是陪卡瑞娜过年,最后饭做出来,两个女人都没吃好,倒是景仲言,竟然还吃了两碗。

乔蕊一直瞪他,男人慢条斯理的装作没看见,该吃吃,该喝喝,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。

饭吃到一半,卡瑞娜就放了筷子:“我饱了,你们吃吧,我去房间休息一下。”说完,便抚着肚子,进了房间。

房门关上,乔蕊这才出声:“你就不能少吃点?没看到人家心情不好吗?”

景仲言淡淡的瞥她一眼:“我没吃早饭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“你饿着我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今天早上起来的晚,乔蕊的确没弄早饭,心想爸妈家肯定有吃的,而且饿一顿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没想到爸妈不在家,他们临时过来,再切菜,再做饭,弄完已经快一点半了,男人肯定饿了。

就是乔蕊也饿了,只是心情影响,没有食欲罢了。

见景仲言这么振振有词,乔蕊摸摸鼻子,也放下筷子,叹了口气:“你说,卡瑞娜这件事,是不是我的错?”

景仲言听乔蕊说过事情来龙去脉,闻言看了她一眼,平静的夹了块肉丝:“她有个主见的,不是你说什么,她就听什么,她自己,也不想打孩子,否则,不会你三言两语,她就决定留了。”

乔蕊闷着脸,点头:“我发现的时候,她已经妊娠三个月了,三个月之前是最好的堕胎时间,她一直拖着,所以我也认为,她是不想堕。可是现在,她的事业遭到阻滞,大概,是后悔了。”

“那也不关你的事。”景仲言实事求是:“这是她自己的决定,她后不后悔,也是她的想法。”

说到这儿,男人也吃得差不多了,放下筷子,又舀了一碗汤,慢吞吞的喝着。

乔蕊看他好像真的很饿,忍不住问:“要不要再吃一碗?”

“不用。”两碗也差不多了,吃东西吃七分饱最好,多了对肠胃不好。

乔蕊也不想吃了,看景仲言吃完了,就慢慢的开始收拾桌子。

男人帮她,两人在厨房,继续讨论。

“那你说,她现在怎么办?我主要是怕她心情不好,影响孩子,而且本来肚子都这么大了,现在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不敢有,要是早产就危险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就听房间里,传来女人的尖叫声:“啊——”

乔蕊惊了一跳,赶紧跑到房间去,推开门,就看到卡瑞娜倒在地上,裙子里面,湿漉漉是流出黏黏的水来。

乔蕊呆在那里,话都说不出来。

景仲言倒是动作快,赶紧握住她的肩膀:“你去照顾她,我打120。”

说着,便出去打救护车电话。

乔蕊连忙走过去,手忙脚乱的把卡瑞娜扶起来,可乔蕊力气小,卡瑞娜又没力气起来,最后扶了半天,还是没扶起来。

“这,这,这是羊水破了吗?”乔蕊结结巴巴的问。

卡瑞娜痛得快死了: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

“可是才七个月啊,不是二月底的预产期吗?”

乔蕊慌得不行,真是乌鸦嘴,说早产,竟然真的早产了。

景仲言打了电话,进来看到两个女人竟然一直坐在地上,乔蕊大概是真的慌了,自己竟然也跌倒了地上。

景仲言上前,拉起了两人,卡瑞娜倒在床上,疼得不行。

乔蕊双眼满是迷茫,慌张得不得了。

景仲言搂住她的肩膀,让她镇定:“是她生,又不是你生,你慌什么?”

“我,我怕啊。”乔蕊仰头看着她,一脸着急:“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”

“镇定一点,我去楼下等救护车,你照顾好她,控制她呼吸,安抚住她。”

乔蕊哦了一声,直到景仲言离开,她才急忙过去,学着电视里那样,让卡瑞娜放缓呼吸,调节呼吸频率。

过了十五分钟,救护车来了,这救护车算是比较快的了,但是乔蕊还是觉得过了好久,直到医护人员把卡瑞娜抬走,乔蕊才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狼狈的不行,大冬天的,满头大汗。

景仲言赶来,就看到乔蕊傻傻的站在电梯口,盯着病床上已经戴上氧气的女人,满眼无措。

他搂住她的肩膀,给她无声安慰。

这栋楼电梯只有一部,之前医务人员要上来,景仲言就坐的第二部电梯,此时看到乔蕊这样,他知道,她是真的慌了。

关了房门,他们一起下楼,救护车正在等着,需要一位家属同行。

乔蕊坐上去,去开车,跟在他们后面。

到了医院,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,紧急剖腹产。

手术维持了整整两个半小时,乔蕊在外面,全身紧绷,捏着手指,被景仲言搂在怀里。

她很害怕,这是第一次,这么害怕,如果不是这男人这么理智,这么冷静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