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三章 同居被发现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早产,才七个月,如果一个处理不好,很可能一尸两命。

她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连基本的照顾都照顾不好,此刻她心脏还狂跳,能做母亲的人,果然都不容易,那种突然临产慌忙与疼痛,几乎能让人死了一次又一次。

手术结束,医生紧急的把孩子抱到育婴室,因为是早产婴儿,看起来非常小,只有一丁点大。

乔蕊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,孩子摸样看起来很奇怪,很丑,皱皱巴巴的,身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。

这样的一个小生命,真的跟可爱两个字,天差地别,但是孩子刚生出来就是这样,睁不开眼睛,只会哭,而且特别难看。

接着,卡瑞娜被推出来。

她还在昏迷,脸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医生在后面跟着,说:“手术整体比较顺利,早产儿我们这儿接生过不少,这个孩子之后需要接受一系列检查,确定有没有不健全的,一般七个月的孩子,身体都会很弱,他也需要再育婴室由专人多照顾一些时候,你们先去把费交了。”

“谢谢医生。”乔蕊答应着。

景仲言去缴费,乔蕊就跟着卡瑞娜到了病房。

等到他拿着单据回来,就看到乔蕊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,正愣愣的看着昏迷未醒的女人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他走过去,摸摸她的脑袋。

乔蕊抬头看他,吐了口气:“我真是没用,刚才护士说,幸亏孕妇送来得早,要是再晚一会儿,肯定会出大问题,多亏了你,要不是你及时打120,说不定,他们都出事了。”

男人细细的揉着她的发丝,轻声安抚:“就当练习一下,以后,你也有这一天,我要是不冷静,你怎么办。”

乔蕊没做声,将脑袋搁在他的肚子上,伸手抱住他。

这个男人,就是这么高大,这么强大,就像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巨树,只要在他的枝叶下,她就永远平安。

这种安全感,让她心安的同时,又一次次的谴责自己,到底还应该怎样努力,才能配得上他。

付尘总说,她跟他越来越像了,可是只有她知道,他们的距离,那么远,远得他已经在山顶,她还在山脚下,慢慢的爬。

他扔下了绳索,告诉她,可以顺着绳索,他拉她上去,她有两个选择,第一,心安理得的拉住绳索,让他带她,第二,放弃绳索,自己经过努力,经过挑战,最后站到他身边。

以前,她好像一直选的一。

但是今天的事情后,她觉得,她应该选二了。

他能无条件的纵容她,包容她,她却不能没有自知之明,一点也不自己努力。

这一刻,在乔蕊小小的心脏中,一颗种子,正在萌芽。

一颗,坚强的种子。

卡瑞娜昏迷了两小时后才缓慢的睁开眼,这个时候,她还不能吃太多东西,乔蕊问过医生,买了粥,一口一口的喂她。

等吃完了,卡瑞娜擦着嘴,说:“扶我去看看孩子。”

“你现在还不能下床,我去照张相给你?”

卡瑞娜想到自己现在缝了针,的确不能下床,只好退而求其次的点点头。

实际上,乔蕊也还没看过孩子,她一直陪着卡瑞娜,等着她醒来。

此时,她和景仲言一起出去,站在育婴室的玻璃房外,她透过玻璃,看到里面那个已经被护士洗干净,虽然还是那么丑,但是此时睡得很香很甜的小豆丁。

看了看上面的标签,上面只有母亲的名字,还有一个孩子的编号,性别处,写着男。

是个儿子。

乔蕊忍不住拿出手机,连续拍了好多张。

“虽然丑,但是还是透着一股可爱。”

身边的男人低低的笑,却赞同:“是很丑。”

乔蕊拿了照片回去可,卡瑞娜看了一眼,脸色就不好了:“你怎么拍的,这么丑?”

乔蕊无语:“你是他妈妈,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?”

卡瑞娜瘪了瘪嘴,把手机还给她,有点不能接受:“为什么这么丑?”

“孩子刚生下来都这样,皱皱巴巴,看不清楚,长到一两个月就好了。”

“一两个月,就不会这么丑了?”卡瑞娜问。

乔蕊点头:“孩子每天都在变,你不用这么担心。”

卡瑞娜半信半疑,又想,的确也没见过哪个成年人,长这样,估计大了真的会变,这才放下心来,却还是说:“那等他长好看了,我再看吧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这是亲妈的吗?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捡的。

在医院,卡瑞娜能接受最好的照顾,加上手上的案子也没了,她就安心的修养。

晚上的时候,乔蕊和景仲言才回家,两人经历了大起大落,都累了。

洗了澡,又吃了点东西,这才总算轻松下来。

这时,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,乔蕊看了一眼,是妈妈的,就接起。

电话那头,乔妈妈直接问:“今天你回来过?我看到桌上的东西了,你买的。”

乔蕊软在沙发上,看向身边的男人:“是我和仲言一起买的,你看看爱不爱吃。”

“哦。”乔妈妈应了一声,又忍不住唠叨:“怎么买这么多,我和你爸两个人,哪里吃的完?要我给你拿点过去,你们吃。”

“你就放这么慢慢吃吧。”乔蕊失笑,妈妈很节约。

但是过年过节的,买点年货就别这么计较了。

乔妈妈又说:“要不你们明天过来吃饭,明天小景有空不?”

乔蕊看向身边的景仲言,脱口而问:“我妈问你明天有空没有,过去吃饭。”

“可以。”男人答应。

乔蕊对电话那头说:“他说有空,明天我们过来。”

她说完,电话那头,却半天没有声音。

乔蕊挑眉:“妈?挂了?”

又过了一秒,那边,沉重的中年女音,缓慢的传来:“你们,住一起?”

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,这个时间,他们还在一起,那就是说,他们住在一起。

乔蕊:“……”

一时没注意,出大事了!

“妈,我……”

乔蕊打算解释,乔妈妈却打断她:“明天你不要叫小景了,你自己过来。”

说完,挂了电话。

乔蕊脸色不好的放下手机,看着旁边的男人,满脸苦涩。

“嗯?”男人瞧她这幅表情,手揉了揉她眉心的皱褶处:“怎么?”

“妈知道我们住在一起了。”小脑袋垂着,她心情很复杂:“我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跟爸妈说,结果现在穿帮了,她让我明天一个人过去,你别去了,你说……怎么办?她明天会不会打我?”

“她是你妈。”男人觉得她想多了:“刚好,趁明天,把事情说了吧。”

乔蕊没做声的看着她。

说,不是不能说,他们的恋爱关系已经确定了,其实早就应该跟乔爸爸乔妈妈说了,可是说了之后,两位老人会怎么想,原来你们已经偷偷结婚了?可是婚礼呢?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?

亲戚朋友都看着,难道打算不办婚礼,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?

作为女方父母,想办婚礼肯定很正常,可是乔蕊知道,现在真的办不了,景仲言的父母,现在还没搞定,这个婚礼,总不能男方就出一个新郎,一个家人都出席吧。

这样女方亲属又会怎么看?人家父母都没答应,你们就结婚了,嫁过去做什么?

事情很复杂,乔蕊这才一直拖着,打算等等再想办法,可现在一戳破。

哎,都怪她不小心。

当时怎么就没留个心眼。

她揉着额头,倒在沙发上闷着脸。

面团跳了上来,跑到主人怀里,往她脖子里钻,乔蕊就觉得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身上拱。

她把它抱住,搂在怀里,面团喵咪一声,对着她露出湿漉漉的大眼睛。

乔蕊心一软,松开手,小面团又跑到乔蕊的脖子那儿去,乖乖的缩成一团。

乔蕊一张嘴,就感觉能吃到它的毛。

最后还是景仲言看不下去了,将猫抱起来,放到地上,拉住乔蕊的手:“明天我陪你一起去,别担心。”

“别,你别去。”乔蕊连忙坐起来:“说不定我爸要杀你,你不能去。”

他失笑:“我有办法。”

“嗯,你有办法?”

男人点点头,摸摸她的脑袋:“好了,差不多了,上去睡吧,明天再说。”

乔蕊心事重重的被她带上楼,进了被窝,闭着眼睛,却半天睡不着,过了一两个小时,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。

景仲言也没睡好,乔蕊一直动来动去,他搂着她,一直被她撞到,不过他也没做声,等到她呼吸均匀,真的睡着了,他才透过窗外的微弱光线,瞧着她的眉眼,手指抚摸上去,表情柔和。

他是有办法,不过那办法也不算办法,对付岳父岳母,他也没有经验,明天,只能看着办了。

第二天,乔蕊顶着两只黑眼圈,对着镜子上妆。

她平时休息日不会化妆,上班才会画个淡妆,但今天这鬼样子,怎么也要补补。

原本打算今天去医院看卡瑞娜,计划也只能暂时搁置了,爸妈那边,已经让她愁得不能再愁了。

景仲言看她心神不灵的对着梳妆镜扑粉,走过去,有手指刮了刮她的脸颊。

她愣了一下,这才回神,看到镜子里,自己脸上的粉扑多了,都快成面粉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