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五章 长辈的思维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不敢招惹妈妈,站到景仲言身边,小手偷偷拉他的衣角。

他反手握住她的手,捏紧。

乔蕊急忙想挣脱,她妈还在呢,这像话吗?

可奇怪的是,乔妈妈也不知道是真没看见,还是假没看见,竟然一句话也没说。

电梯到了,她直接就走出去了。

乔蕊更加狐疑了,偷偷问身边的男人:“这到底怎么了?”

景仲言贴着她耳朵说:“她去医院。”

“医院?”乔蕊眨眼:“去医院干什么?”

景仲言不答了,笑而不语。

乔蕊盯着他的表情看了一会儿,顿时豁然开朗,捏住他,往后拉了两步,声音都变了:“她去医院看卡瑞娜?你告诉她卡瑞娜的事了?”

男人闲闲淡淡的挑眉:“她早晚也会知道。”

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
“在你表姐的事解决之前,我们至少能拖一两个月。”

乔蕊:“……所以,你昨晚说的,你有办法,就是把卡瑞娜卖了,给我们争取时间?”

“两个月的时间能做很多事,比如,让你父母接受我。”拿出结婚证,是为了安乔妈妈的心,让她清楚,他跟她女儿,不是随便玩玩,他会负责,并且已经负责了,而就乔妈妈心里复杂,矛盾的时候,甩出一个大炸弹,她的注意力,自然就转移了。

卡瑞娜没有结婚就生了孩子,孩子还是早产儿,这件事显然更急,而乔蕊这边,既然已经结婚了,等到卡瑞娜的事解决了,再说这边,也来得及。

这就是景仲言的战术。

拖。

乔蕊的父母不是他商场上的对手,不能用强硬的方式,必须柔和,比如哄着,供着,这个转移话题的方式,在目前看来,是最可行的。

况且卡瑞娜麻烦乔蕊几个月了,孩子生了,她又一个人,还要上班,照顾孩子的又是谁?难道还是乔蕊?

趁着这个机会,把这个包袱甩开,也是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。

上了车,乔蕊坐在副驾驶座,景仲言坐在驾驶座,乔妈妈坐在后面。

车内一片安静,乔蕊几次想跟妈妈说话,回头,却看妈妈正盯着窗外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医院没一会儿就到了,景仲言去停车,乔蕊和妈妈先下车。

乔妈妈看女儿小心翼翼的跟在自己身边,沉着声音,问:“卡瑞娜怀孕的事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乔蕊苦着脸:“说了能怎么办?打掉吗?”

“这孩子是谁的?”她知道,卡瑞娜在国外有个未婚夫,但是如果那孩子就是那位未婚夫的,卡瑞娜没必要躲躲藏藏,一个人偷偷的生。

所以孩子,至少不是那位未婚夫的。

乔蕊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得沉默着。

乔妈妈瞪着她:“都到这儿,你还要瞒着我?说,到底是谁的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乔蕊咕哝:“我不知道,卡瑞娜好像……也不知道。”

乔妈妈:“……”

乔妈妈觉得自己都快晕了,女儿偷偷结婚,侄女偷偷生孩子,一天之间,世界好像都变了,侄女的孩子,还不知道是谁留的种。

这……这……

这件事太荒唐了!

她捂着胸喘气,头顶乌云密布,眼看就快气到极致了。

乔蕊怕她气出毛病,急忙给她后背顺气,急急地说:“那孩子是父亲是谁虽然不知道,但是母亲,就是卡瑞娜,我是表姨,妈你是姨奶奶,我们都是他们的亲人,这难道还不够吗?”

“这够什么?”乔妈妈简直无法理解女儿的话:“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,生一个父不详的孩子,要遭多少罪?未婚生育,单亲妈妈,随便一样,她的将来就毁了,乔蕊啊乔蕊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要害死你表姐吗?你说,是不是你怂恿她生下来的?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?你让我怎么面对你表姨,你表姨问我,我要怎么回答?卡瑞娜将来嫁不了好男人,她父母该多着急,这个罪名,你来担吗?”

在家长的意识里,离经叛道的事,都属于恐惧阶层。

未婚生育,单亲妈妈,这个听起来,的确是太毁前途了,卡瑞娜为了这个孩子,一辈子只怕都要经受别人的指指点点。

乔蕊咬着牙,很想再说些话,但是她知道,妈妈不会听,保守的老人,对任何冒险的事,都不赞成。

她沉默着,按了电梯,等着电梯下来。

乔妈妈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了,把女儿吓到了,半晌,才说:“先不管这么多,看看吧,这件事,一定要告诉你表姨。”

“然后呢?把这孩子送到孤儿院吗?”

乔妈妈抿着唇没说话,像是真的在考虑这个可能性。

乔蕊惊讶的看着她,第一次觉得,老人的愚昧,竟然这么恐怖。

“妈,你不问问卡瑞娜的意见吗?我承认,我赞成她生下孩子,并且怀孕期间,一直照顾她,但是如果她不想要,这孩子,我是肯定留不住的,她既然决定生下来,说明她有了打算,至少知道,生下孩子后,她会面对什么,并且怎么处理。她是一个成年人,她有自己的想法,为什么不能尊重她的选择?”

“她懂什么?二十几岁的女人,你们都太冲动了,以为当母亲是容易的事,承担一个孩子,需要经受多少考验,你们都不知道,凭着一腔热血,以为救了一条生命,那我问你乔蕊,用后半辈子换一个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孩子,到底值不值得,她的将来该怎么办?”

“孩子还有该不该出现的吗?”乔蕊盯着妈妈,不想吵,但是还是想争辩一下:“那我当初该出现吗?你快升主任了,就因为怀孕,职位升不了,前途也没了,你不也把我生了。”

乔妈妈一愣,喉咙里一卡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当初生乔蕊的时候,时机也不对。

当时乔妈妈跟乔爸爸才刚结婚,年轻气盛,孩子就怀上了,但是当时工作上的机会非常大,乔爸爸本来要被别的学校高薪挖角,学校怕乔妈妈也走,打算给她升职当主任。

结果她一怀孕,乔爸爸主动拒绝另一个学校,在原校陪着照顾老婆,而学校校长看他们反正不走了,加上乔妈妈怀孕,就找借口,升职了自己的侄子当主任。

这个孩子,断了两人的前途,他们却坚持把她生了下来。

乔蕊的外公是大学教授。

可乔妈妈却只是个普通中学教师,乔蕊的外公一直觉得很可惜,教师和教授,说起来只有一个字的差距,也都是教育育人,可社会地位却全然不同。

乔蕊的外公不止在大学担任教授一职,门下学子无数,更是国家历史教育协会的省会副会长,他的字,一字千金,一幅字画,最高能卖到十万,这对文学大家来说,当然不算什么,但是他的社会地位,却不止是区区中学老师,能媲美的。

乔妈妈从小受父亲熏陶,也是一直想跟父亲一样,成为一名大学教授,只是她天赋不行,考试没过关,本来升职成中学主任,是一个跳板,以后再往上走,加上父亲的人脉,她很有机会进入大学,只是孩子突然的降临,令她放弃了一个绝佳的机会,而这个机会,再未来的日子,也再没出现过。

乔蕊以前听爸爸说这件事,说过几次,所以即便父母照顾她的时候,经常疏漏,她心里也没抱怨,因为她知道,妈妈为她,其实付出了很多。

可现在听到妈这么说卡瑞娜,乔蕊觉得,妈妈应该是后悔的,后悔当时生了她,其实他们夫妻结婚后,一直都打算一年后再考虑生育,乔蕊的意外出现,其实打乱了他们很多计划。

这时,电梯到了,两人进去。

乔妈妈沉默着,没有再说话。

这么多年来,每次想到当时的情况,其实她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甘,不过现在都退休了,说这些也没用了,时间过去了就过去了,只是站在过来人的基础上,她不希望卡瑞娜这个晚辈将来后悔。

他当初跟乔蕊的爸,是真心相爱,他们一起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,互相扶持,但是卡瑞娜却没需要这么执着,因为那孩子父不详,那本就是个不该出现的孩子。

电梯一路向上,到了指定楼层停下,乔蕊指了一间病房门:“就这里。”

乔妈妈抬步就走过去。

乔蕊抿着唇,跟在后面。

敞开的房门,里面光线很足,大冬天的,却透着一股暖意,卡瑞娜躺在床上,手上输着液,正在睡觉。

昨晚生孩子耗了不小体力,加上在医院环境的问题,她昨晚就没睡好,现在是在补眠。

看着卡瑞娜和以前没有差距的脸型,乔妈妈狠狠瞪了女儿一眼,小声说:“她怀孕的时候,一点没胖吗?”

乔蕊一愣,摇头。

“怎么能不胖,她吃的不好吗?你怎么照顾她的,孕妇如果吃不好,孩子不健康不说,孕妇的身体也会出毛病,我看早产,就是这个原因造成了,我就知道你们年轻人不靠谱,你看看你们干的都是什么事儿!”

乔蕊垂着头,其实她也知道孕妇怀孕期间,营养很重要,但是她不可能整天陪着卡瑞娜,并且,卡瑞娜要工作,她觉得她这么瘦,最大的原因,还是工作压力,早产,也是再昨天公事上出了这么大个问题后,突然爆发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