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六章 可疑的男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是乔蕊也没说什么,说起来,她是唯一的知情者,卡瑞娜现在这个状态,的确跟她脱不了干系。

到底是自己的侄女,又是刚生了孩子,乔妈妈虽然想斥责的,但是也总不能在这种情况下。

她看了看病房的桌子,上面竟然什么都没有,孕妇生下孩子后,必须好好补补,她以前生了乔蕊,乔蕊的奶奶,每天给她炖一只鸡,一个月吃了三十只鸡,早晚都是吃鸡汤补身,也因为这样,她奶水充足,乔蕊就一直吃,没吃外面那些乱七八糟,不知道好不好的奶粉。

看卡瑞娜现在这个状态,估计奶水也不够,她想了想,也没惊醒她,转身出去了。

乔蕊跟出去问:“妈去哪儿?”

“市场。”说着,她又回头瞪了乔蕊一眼:“你就在这儿照顾你表姐,现在还早,我回去给她熬点瘦肉粥,一会儿我打电话,你让小景过来拿,晚上我给她端鸡汤来,你们就先回去。”

乔蕊注意到妈妈说的“你们先回去”五个字,眼前倏地一亮。

妈妈这是,不打算让她搬走,同意他们继续“同居”?

乔妈妈倒是没注意自己话里的玄机,她到底也是看了结婚证的人,虽然婚礼还没办,他们怎么也算是合法夫妻了,一起住,她也算是能理解了,而且现在更重要的是卡瑞娜这儿,乔蕊的事,往后再算账也不迟。

这么想着,她又进了电梯。

乔蕊回到病房,发现卡瑞娜已经醒了,睁着眼睛,冷冷的盯着她。

乔蕊摸摸鼻子,有些尴尬:“那什么,你没睡着啊?”

“我只是眯会儿,谁知道你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。”她说着,撑着身子,要坐起来。

乔蕊赶紧去搀扶,给她垫枕头,殷勤极了。

卡瑞娜脸色不好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乔蕊可怜兮兮的坐到椅子上,搓着手,小心翼翼的把事情交代了。

一说完,卡瑞娜就指着大门口,声音特别冷:“滚。”

这人竟然为了自保,把她给直接出卖了!

这是人干的事儿吗?

乔蕊没说是景仲言泄的密,把凶手说成了自己,卡瑞娜现在气得不行。

乔蕊只好安抚:“你冷静一点,你现在身体不好,不要气坏了。”

“你走不走?你不走我走!”说完,竟然作势要拔输液管。

乔蕊吓坏了,赶紧站起来摆手:“好好好,我走,我走,我走就是了。”说着,就缓缓的往后退。

走出病房,刚好景仲言停完车过来,乔蕊耷拉着脑袋把事情说了,男人拍拍她的后背,有点想笑:“怎么这么傻?说我不就好了。”

“这件事,我要付很大的责任,不能怪你。”

男人看着她失落的眉眼,却觉得心情很好。

半晌,他说:“好了,出去走一走吧,买点东西来吃,你不饿吗?”

今天为了赶到爸妈家,乔蕊神不守舍,两人都没吃早餐。

这会儿一说,的确饿了,她点头,慢慢的下了电梯。

她一走,景仲言就起身,走进了病房。

卡瑞娜还在生闷气,手都气白了,看到有人进来,以为是乔蕊,一个眼刀就射过去,却倏地发现是景仲言,眼刀半空错位,掉了下去。

在景仲言面前,她还真是一点脾气也不敢发。

这男人的气场很大,她欺负欺负乔蕊,却不敢招惹景仲言。

“看来你精神不错。”拉了把椅子坐下,景仲言摸样悠哉。

卡瑞娜抿着唇,没说话。

“是我告诉伯母的,你不用怪乔蕊。”

其实卡瑞娜也猜到了,乔蕊都帮她瞒了这么久了,不可能突然就揭发她,但是乔蕊既然承认了,她又一个仇恨的对象,就没在意真相,把火气都发到了乔蕊身上。

这会儿景仲言这么郑重的来跟她谈谈,反而她很尴尬。

她默默鼻子,眼睛不敢正视椅子上的男人:“这件事早晚都要公开,反正孩子也生了,尘埃落地,只是这个时间,比我预计的要早太多了,我一时,没准备。”

“你早就该准备好了,乔蕊不是你的保姆,没时间一直照顾你,照顾你的孩子,之后怎么办,你提前就该想清楚。”

他这一番斥责,说得好像还是卡瑞娜不对了。

这偷换概念的方式,简直绝了。

可偏偏卡瑞娜怕他,又不敢反驳,只能闷着脸听着。

景仲言又说:“伯母心软,你哄哄她,她会帮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她这个表姨,刀子嘴,豆腐心的毛病她也是清楚的,之前其实她挺想告诉表姨,因为她觉得好好说,表姨应该会支持她,只是她还是担心自己猜错,万一表姨告诉她母亲了,自己的母亲,卡瑞娜很清楚,母亲一旦知道这件事,肯定会赶到中国来,这孩子,她也一定不会让她留下。

所以这才一直拖着,拖到孩子出生,其实,已经不需要拖了。

昨晚,她也在考虑,什么时候公开,只是今天突然人就来了,她实在是太意外了,连睁眼面对不敢,一直只得装睡。

景仲言看她心里应该有数,也不多说了:“你自己考虑一下,孩子已经生出来了,将来怎么样,你自己判断。”

卡瑞娜沉默的低下头,半晌,力度很小的点了一下头。

乔蕊没一会儿买了吃的回来,发现景仲言不在,她好奇的走到病房门口,往里面看了一眼,果然看到景仲言坐在里面。

她讶然一下,奇怪卡瑞娜竟然没把他赶走。

看到她回来,男人对她招招手。

乔蕊连忙瞧了卡瑞娜一眼,见她盯了自己一下,就转过头,没赶自己,这才大胆的走进去。

她买了两包面包,几瓶水,还买了点水果。

把水果放到桌子上,回头,发现景仲言已经拆开面包,在吃了。

她也默默拿起另一个面包,打开,吃之前,又看向卡瑞娜说:“我妈给你熬粥,你不能吃这个。”

卡瑞娜淡淡的哦了一声,拿着自己的手机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乔蕊也不说了,吃完面包,收拾了东西,就这么干坐着的。

十一点的时候,乔妈妈电话打来了,乔蕊听了两句,挂断,就让景仲言去拿,她自己就陪在病房里。

景仲言离开后,乔蕊看卡瑞娜也放下了手机,趁机问:“我不知道我妈会不会告诉你母亲,不过,我觉得你还是做好准备。”

“嗯。”卡瑞娜淡淡的应一声,有些疲惫:“孩子反正都生了,还能怎么办。”

“万一他们把你孩子带走呢?”想到妈妈之前认真考虑孤儿院这个提议时,乔蕊脸上很不好。

卡瑞娜却不担心,闲闲的瞥她一眼,漫不经心的摸样:“如果他们希望我恨他们一辈子,就把孩子带走吧。”

乔蕊一愣,看向她。

卡瑞娜说:“不管我喜不喜欢这个孩子,他有多丑,她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我怀了她七个月,她就是我生的,是我儿子,谁也抢不走。”

她的态度很强硬,说这话时,眼睛微微眯着,看得出她的决心。

乔蕊看她这摸样,觉得她应该也不是那么不在乎孩子,不过她还是不得不说:“孩子不是一直这么丑,你这么漂亮,他也很会漂亮的。再大一点就能看出来了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对孩子的容貌,卡瑞娜还是不抱信心,昨天看的那个黑团子,已经给她造成心理阴影了,她昨晚做梦,甚至梦到孩子长大了还是这摸样,她带儿子逛个街,跟带了个怪物似的。

头一胎,母亲的心思总是多,卡瑞娜又是被自己儿子的摸样给吓到了,胡思乱想也很正常。

乔蕊不知道说什么,想到今天还没看侄子,便跑到育婴室去转了一圈儿。

刚好遇到护士换班,她就拉着一个护士,问了侄子的情况。

护士倒是热心,直接就说了:“那孩子检查还没做完,昨天只做了几项,但应该都是正常的,而且他昨天吃的睡得都挺好的,这么看,可能没什么问题,不过早产儿都有些先天不足,你们做家长的,还是要多多上心。”

乔蕊连忙应下,护士走了,她就站在玻璃窗外面,盯着里面那头丑孩子,看个不停。

正好这时,旁边也有人来看孩子,乔蕊不在意的顺势看了一眼,就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,立在那里,盯着玻璃窗里的某个位置,目光定定的。

“咦?”乔蕊看了那人两眼,越看越眼熟,直接出声:“你不是上次的……那位。”

男人也看到了她,垂眸一下,对她点点头。

乔蕊也点点头,又觉得好奇:“这里面,有你家孩子吗?”

男人没做声,又看了一眼,移开目光,转身离开。

来的突兀,走得也快。

乔蕊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,耸耸肩,很快便抛诸脑后了。

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上次卡瑞娜在街上胎动,送她来医院的那位好心人,乔蕊还给人包了红包,她当时就觉得这人很眼熟,只是到现在也没想起来什么时候见过。

半个多小时后,景仲言回来,提着保温壶。

乔蕊回病房的时候,就看到卡瑞娜已经在吃了,景仲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看到她回来,问:“又去问孩子了?”

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,坐到他旁边,就说:“刚才我还遇到个人,卡瑞娜,你还记得上次送你来医院的那个男人吗?我刚才看到他了,不过他没跟我说话,挺冷的,在育婴室门口遇见的,他好像也是去看孩子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