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七章 孩子的父亲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卡瑞娜吹着勺子里的粥,慢条斯理的哦了一声,垂着眼,继续吃自己的。

乔蕊看她没反应,又问景仲言:“上次就觉得那人很严肃,我刚才看了看,觉得更眼熟了,到底在哪儿见过。”

景仲言回忆了一下,也没想起来那人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不过应该只是个路人,大家都没放在心上。

只有乔蕊觉得太巧了,忍不住多想了一会儿。

一直想,一直想,可她就觉得名字就在嘴边了,却就是说不出来,最后太憋屈了,她也只好不想了。

下午的时候,卡瑞娜要睡午觉,乔蕊和景仲言就去外面逛逛,等到病房一空,卡瑞娜缓缓睁开眼,坐了起来。

这时,护士进来换输液瓶。

卡瑞娜直接掀开被子,要起床。

“要上洗手间吗?”护士问。

“去育婴室。”她却说,抚着床奇沿,艰难的站好。

护士不太赞成她现在下床,不过生了孩子都过了一天了,当妈妈的还没看过儿子,到底有点说不过去,主要是那孩子是早产儿,正常诞生的孩子,洗干净,定向检查好,就可以报到病房给母亲看看了,那孩子因为提前出生,身体情况不确定,不能出保育箱,也不好带出来。

护士在妇产科这么久了,多少有点心软,索性就去找了个轮椅,推她去看看。

卡瑞娜谢过之后,等到护士回来,就坐上轮椅。

和昨天看的照片差不多,孩子还是那么丑,一点突破都没有,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,看久了,也就顺眼了。

说起来,如果是足月的孩子,会长得再开一些,就没这么难看了。

她膝盖上搭了个毯子,左走玻璃窗外面,一看就是十分钟。

护士催促:“好了,该回去了。”

卡瑞娜应了一声,眼睛,却四处寻望。

他还会来看孩子吗?

不过过了这久了,大概已经走了吧?

看了一圈儿,果然没看到熟悉的身影,卡瑞娜叹了口气,没再纠结。

起初,她是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,不过到底是肚子里那块肉的父亲,她怎么也要调查一下,后来,就查到了。

那段时间,她为了生意,的确跟几个人上了床,当防孕措施没做的,只有两次,而那两次,其中一次,她事后吃了药,另一次,也吃了,不过当时胃不舒服,药吃进去不到半小时,就被她吐出来了。

排除一下,她就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了。

不过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她没想带孩子去认亲,而且她知道,那个人也不会认这个孩子,人家有老婆,有家庭,她跟他为了生意睡了一夜,算起来不过是露水情缘,她当初接近他的目的就不单纯,有什么资格让人家负责任。

她选择留下这个孩子,而没有跟对方商量,其实已经很对不起对方了,毕竟当场大家明码实价,并没有感情纠葛,现在突然弄出孩子,她还生了下来,对方等于平白无故的,在外面多了一个私生子,很可能会影响原本的家庭。

卡瑞娜就算知道了孩子父亲是谁,也没打算跟他联系,只是上次他恰好路过,送她来医院,大概是发现了虽然当时她就表示,这孩子不是他的,让他不要乱想,但是那男人估计不太信,所以孩子生了第二天,他就到医院来了。

卡瑞娜觉得,他应该是派了人在她身边监视她的,可能是防备她带着肚子去找他妻子,可能是其他原因。

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,卡瑞娜已经决定了,这孩子就是她的,她一个人的,爸爸是谁都不重要,这孩子会叫她妈妈,这就够了。

被推回房间,卡瑞娜没急着上床,反而坐到了阳台边,很有闲情逸致的,开始浇花。

这家医院不错,每间病房窗台上,都放了几盆小盆栽,小植物能改善环境,对患病的人有好处,盆栽旁边放了手持的喷水器,有兴趣的人,可以想着给植物浇点水,但是基本上,浇水的都是每天上来寻房的护士,顺势给洒一点。

卡瑞娜不爱什么花花草草,不过生了孩子,她现在需要好好养月子,也希望周围环境能好点,毕竟医院很多细菌,有点植物,心理上,会觉得平安一点。

她在那儿浇花,眼睛不自觉的就看到了窗外外面。

这里是住院部,而她的房间窗外正对着的,就是住院部一楼的大花园,花园这个时候,有不少穿着病服的老人在下棋,还有一些孩子在砰砰跳跳,也有很多身体一看就不好的人,被家属推着轮椅,在那儿晒太阳。

她的位置,正对着的,却是一张长椅。

长椅上,坐着一个身穿西装,正在打电话的男人,男人的五官她的位置刚好能看清,不算很出色,但是却带着一股独有的成熟韵味。

他的身材很均衡,在西装外套的包裹下,看起来很是笔挺。

卡瑞娜没想到他还没走,但是他坐在楼下花园做什么?

正在这时,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女孩,戴着帽子,走男人身边,女孩的看起来五六岁的摸样,脸色很白,皮肤几乎透明,她小小的脑袋上,红色的帽子,看起来很鲜艳。

男人看到她过来,快速的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往西装内口袋一放,就抱起小女孩。

他体贴的为女孩把帽子戴好,又摸摸女孩的额头,似乎在确定她有没有发烧。

女孩软软的窝在他怀里,看着远处蹦蹦跳跳的别的孩子,似乎很羡慕,但她大概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像别人那样玩闹,便很乖顺的坐在男人的膝盖上。

卡瑞娜看了很一会儿,正想收回视线,楼下的男人,却敏锐的顿时抬头。

一下子,两人四目相对。

男人深沉的眸子里,漆黑无边,没有半点起伏。

卡瑞娜偷窥被发现,心虚的赶紧缩回视线。

她手里还拿着浇花器,又漫不经心的给几个小盆栽撒了点水,她想了想,又探出脑袋,想再去看看。

却看到,花园长椅上,哪里还有半个人。

她四下张望一下,的确没看到那男人,就连小女孩的身影也不见了,便不再多想,放下浇水器,转身,走向病床。

上了床,她盖上被子,就闭着眼睛,打算补眠。

可眼睛还没闭上,病房门口,一道欣长的身影,突然出现。

卡瑞娜吓了一跳,捂着胸口,勉强坐起来:“是你啊,怎么走路都没脚步声,吓我一跳。”

男人缓缓的走进来,看着她并不好的脸色,沉沉的开口:“听说是早产,还好吗?”

卡瑞娜笑了一下:“挺好的,送来医院的时间很及时,母子平安,多谢左总监的关心。”

左昀平静的嗯了一声,走到床边,拉开椅子,坐下。

卡瑞娜微楞一下,婉转的道:“我有些累了,左总监您……”

“承阳的案子,怎么换人了。”

之前承阳那边一个代理,是卡瑞娜去谈的,就是跟左昀对谈,当时因为几次都没约到左昀,她才剑走偏锋,设了一个迷魂局,把案子拿下了,那段时间,总公司那边给她的压力很大,她原本不需要这么拼,但是景氏这边,一个案子谈好了,之后的合作,景仲言却一直不松口,似乎并不想再跟汉斯合作了。

所以她就想多拿点别的公司生意,好交差,因此那段时间,她接连约了好几个大公司,大集团的负责人,陪了一两次,业务拿到了,但是肚子却大了。

在国外,这种谈生意的方式,挺普遍的,并且对方一次性给她这么多的单子,陪个一两次,绝对是划算的,就是国内,也有很多为了生意,不择手段的人。

她从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,她想过,结婚后就不来这套了,所以结婚后,她的生意额一定会受到大量的影响,这也是她迟迟不愿意结婚的最大因素。

可是没想到,最后还是把自己玩死了。

不过无所谓,米已成炊,孩子也生了,想这些也没用了。

至于左昀说的那个单子,之前是她谈的,谈好了后,也是她一直跟进,虽然没有再跟左昀有太多的接触,他们也没再上过床,但是毕竟一直都是她在跟进。

只是最近,她怀孕,心有余力不足,公司那边才派人过来说是协助,实际上就是取代。

卡瑞娜苦笑一记,摸摸自己已经扁平的肚子:“我大概会休息一段时间,承阳那边的事,有总部别的同事跟进,左总监不用担心。我们汉斯是国际知名集团,不止是我,我们所有员工,都是最优秀的。”

虽然很不爽被人抢了生意,但是毕竟她还在这间公司,自然要尽量说公司的好话。

左昀平静的看着她,半晌,问了一句:“换的也是女的?”

卡瑞娜一楞,摇摇头:“我不清楚,如果左总监希望是美女搭档的话,我可以跟总部提一下,尽量满足客户的需求。”

承阳是大集团,以后的合作如果能继续,换个美女过来应付,也是可以考虑的。

左昀却突然起身,步履缓慢的走到床边,双手插在裤袋里,微微弯腰,细细的看着她的眉眼。

他突然靠近,无形的压力,让人有些憋闷。

卡瑞娜摸摸自己的脸,有点不自在。

“你们公司的女员工,都可以和客人上床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