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八章 山峦的峦,厉峦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这说法,说的很放荡,卡瑞娜觉得有点被侮辱了。

不过做了biao子,也就不想立牌坊了,她只迟疑了一下,就洒脱的笑了:“那得看贵公司能给的好处,有多少了。大家都是混口饭吃,每个人的生存方式不同而已,女人在商场上,本来就比男人弱势,不利用本身的优势,还有什么好依靠的?”

他笑了一声,难得的勾起唇角:“卡瑞娜小姐,还是这么坦白。”

“那当然,做生意,最重要的就是坦白,这代表了诚意。”

“那不妨再坦白一点。”他又靠近了些,黑眸,缓缓眯了起来:“你的孩子,是谁的。”

就知道他会问这个,卡瑞娜不慌不忙,甚至还有心情笑了一下:“总之不是你的。”

“卡瑞娜小姐艳福无边,那么敢问一下,我拿到的,是第几手。”

这是问她,在他之前,被几个男人做过,过了几手了。

这话不止是侮辱,算是羞辱了吧。

大家谈生意谈到床上,你我是什么人都心知肚明,左昀要是个好男人,也不会背着妻女在外面跟别人乱搞,她卡瑞娜也从没说她是什么好女人,大家半径八两,他这种语气,却显然是在出口伤人。

卡瑞娜脸色冷了一下,语气也凉了:“你这么好奇?是想跟我再续前缘吗?”

“你?”他挑眉:“破鞋这东西,穿过一次算运气差,不知悔改,就是自作孽了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她挑衅的微笑。

他说她是破鞋,他又不是吗?能跟她一个见面没几次的女人上床,可见他平时跟别人又是如何。

这一刻站在女人的角度上,她真替他妻子悲哀。

她牙尖嘴利,向来强势,不饶人,这个左昀已经见识到了,此刻看她这凛厉尖锐的摸样,他又笑了一下,直起身子,慢慢往门外走去,似乎不想再跟她有什么纠葛。

卡瑞娜看他走这么干脆,却皱了皱眉,在后面唤道:“左总监。”

他停住脚,回头。

“刚才看到你在楼下,抱着个小女孩,我记得,你好像有个女儿,就是她吗?”

他挑了挑眉,对她的话,没有回答。

卡瑞娜继续说:“不说话就是是了,你女儿看起来脸色不好,生病了吗?她还戴着帽子,但是帽子外面,却一点头发丝都看不到,她做过物疗吗?”

左昀表情冷了下来,语气微微加重:“你好奇的,不是你该知道的。”

“我不想知道什么。”卡瑞娜冷冷的说:“我只是很惊讶,你为什么对我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么关心,上次你也问过,这次又来问,我昨天生了你也知道,你这么不放松的盯着我,你到底想干什么?好吧,你不需要回答,但我有必要警告你,你别想打我儿子的注意,你不是他父亲,你女儿有什么头疼脑热,也别想他能帮得上你什么忙,我们话说清楚,我出院后,调整一下,就会回美国,我希望,我们能井水不犯河水,以前的事,过了就过了,并没什么后续,好吗?”

这是一次性说清楚,毕竟孩子的父亲,百分之八十就是他了,如果左昀狠起来,把事情闹大,跟她争儿子,她说不定,还真拼不过他。

她原本也没打算回美国,但是刚才看到他女儿那摸样,她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,这或许是作为母亲的第六感,但是孩子是她的,她要保护他,这是最基本的。

谁要想伤害他,就算是他的父亲,也不可以。

左昀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,对上她毫不相让的眼神,唇瓣微抿着,没有做声,转身离开。

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,卡瑞娜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放弃了,虽然希望他放弃,但是心理上,她还是隐隐不安。

她有种感觉,这个左昀,会成为她前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,或许,也是最大的一场灾难。

不过无论如何,孩子是她从身上掉下来的,是她辛辛苦苦怀了七个月,没人能抢走他,任何人都不行!

四点多的时候,乔蕊和景仲言回来,两人都提着不少东西。

卡瑞娜看了一眼那些东西,脸都黑了:“你们探病中途,竟然去买菜?”

乔蕊一边整理袋子,一边说:“里面一半都是买给你的,刚才妈打电话给我,让我买两只鸡,是你明天后天的伙食,一会儿她要过来,得把菜带走。”

“连吃两天鸡?”一听卡瑞娜就腻了。

乔蕊看着她,摇了摇头:“没意外的,你会连吃一个月,你身体不好,不多补补,奶水不够,你儿子本来就状态不行,你给他吃奶粉,吃坏了人怎么办,现在的奶粉,质量太不过关,能不吃最好不要吃。”

卡瑞娜皱了皱眉,不想母乳,不过想到儿子本就早产,要是再不吃好的母乳,说不定真的被奶粉给祸害了,这么一想,就同意了。

两个女人当着景仲言一个男人说什么母乳,男人斜眼瞥了她们一眼,端着水壶,出去打水。

乔蕊把袋子整理好了,把给妈妈的东西单独打成一个袋子,这才坐下来,从包里拿出一本书。

卡瑞娜看了一眼,挑眉:“唐诗三百首?”

“是啊。”乔蕊翻开的一页,将书递到卡瑞娜手里:“现在给孩子取名字,流行在古诗词里取,寓意好,孩子都生了,名字总要取了吧,对了,除了名字,还要取个小名,大人说,小孩叫小名,好养活过,你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卡瑞娜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丑丑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有当妈的这么嫌弃自己儿子吗?是亲生的吗?

“说了人家长大了会长开,不是一直这么丑!”

卡瑞娜:“呵呵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景仲言这时回来,乔蕊赶紧找外援:“老公,你说孩子的小名,叫什么好?卡瑞娜竟然说叫丑丑,简直太难听了,我想了一个,冬冬,好不好听,现在刚好是冬天,叫冬冬多应景。”

景仲言将水壶放下,坐到她身边:“嗯,冬冬好听。”

“是吧。”乔蕊立刻得意了,看向卡瑞娜:“两票对一票,你输了。”

“这是我儿子。”卡瑞娜无语了:“你们是夫妻,你说什么他都说好听,冬冬既然这么好,留着给你们孩子吧,我的就叫丑丑,决定了。”

乔蕊撇撇嘴,小名就是个代号,也不用太认真,既然卡瑞娜坚持,她也不好争了,毕竟那是人家的孩子。

她又说:“那大名呢?”

卡瑞娜从小在国外长大,虽然学了中文,但是没学诗词歌赋啊,看着这个唐诗三百首,一句都没看懂,最后把书阖上,直接说:“峦。”

“嗯?”乔蕊没听懂。

“山峦的峦,我的儿子,就要像山一样顶天立地。”

这个寓意不错。乔蕊点点头:“那就叫小峦吧。”

卡瑞娜微笑:“厉峦,很好听的名字。”

“厉?”

“我的孩子,当然跟我姓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原来你姓厉。

乔蕊是知道,大表姨在国外嫁人,嫁给的却是中国人,所以卡瑞娜的姓氏,也是中国姓氏,只是因为父母都崇洋,所以给她取的名字,就是英文名,没有中文名。

因此卡瑞娜卡瑞娜的喊,倒是一直没注意,她姓什么。

厉,倒是很少见的姓氏。

乔蕊没见过那位表姨夫,自然也不知道那人姓什么名什么。

名字确定了,三人在病房说了会儿,四点半的样子,乔妈妈就过来了。

她进来的时候,病房里顿时安静了。

乔蕊急忙站起来,接过妈妈手里的保温壶,却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卡瑞娜倒是大方,笑眯眯的招呼:“表姨来了。”

乔妈妈皱了皱眉,卡瑞娜笑得很开心,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,生了个父不详的孩子,还有什么可开心的?

她皱皱眉,语气不好:“时差的问题,我打算晚上给你妈打电话,你做好准备。”

其实大家都猜到了,老辈人很怕担别人家的责任,就好像乔蕊小时候想游泳,她爸爸那边的一个堂表姐胆子大,带她去了,回来两人都晒黑了,乔蕊的脑袋也被泳池的边缘,磕破了一点皮。

大人们知道这件事,堂姐的父母,就把堂姐给带回房间骂了一大顿,出来后,又对乔蕊的父母一阵道歉,那时候乔蕊觉得堂姐好无辜,游泳池收费的,堂姐用零花钱,请她游泳,请她吃小吃,请她玩那些收费的娱乐设施,她觉得堂姐很好,简直带她度过了完美的一天。但是就因为她磕碰了一点皮,爸妈紧张她,堂姐也被骂了。

那次之后,堂姐再也不敢带她去任何危险的地方,姐妹的关系也随着各自的学校,工作,而越来越远,大人的过度保护,让两个孩子相处起来,都战战兢兢,最后再没有共同语言。

而现在,也是一样的,乔蕊知道,妈妈害怕表姨怪她隐瞒,所以第一时间就要告诉表姨,不管卡瑞娜要面临的是否是母亲强行拆散她跟她儿子,但她们毕竟是外人,不插手别人的家事,这个做法是一点错都没有的。

就是乔蕊帮着卡瑞娜隐瞒几个月,估计还是要被说,但是这也没办法。乔蕊觉得妈妈或许已经做好了道歉的准备了。

乔蕊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就好像卡瑞娜也不觉得自己生下这孩子有什么不好,尽管这孩子这么丑,她也很乐意的接受,因为这是她的孩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