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九章 卡瑞娜的坚持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人的观念永远在他们的维度,却不会考虑小辈子们都长大了,有自己的判断力,并不是什么都需要大人把关的小孩子了。

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,卡瑞娜抿着唇,没有说什么,乔蕊倒是想说点什么,被景仲言拉住。

他不想她为了别人的事,跟她妈妈再闹不愉快,他们俩是的事,还没过关,自身难保都来不及,多管闲事就是引火烧身。

看大家都不说话,乔妈妈知道这个坏人她做定了,也不再说什么,帮忙把鸡汤盛出来。

“不管怎么说,那你妈,卡瑞娜,你还太年轻了,你妈妈见识比你广,不管最后的决定是什么,她肯定是为你好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从以前开始,卡瑞娜和母亲的关系,就非常好,但就是太好了,她知道妈妈的脾气,所以才一直隐瞒着。

她和未婚夫解除婚约的事,父母到现在还不知道。

汤被端上来,卡瑞娜淡定的喝着,她喝的很慢,喝了一点,抬头看大家都看着她,有点别扭,就说:“乔蕊你带表姨去看看丑丑。”

乔蕊点头:“妈,我带你去看小峦。”说着又解释:“小峦的名字是卡瑞娜取的,山峦的峦,丑丑是他小名,他是早产儿,刚生下来太丑了,就叫丑丑。”

乔妈妈其实不太想去看,她怕自己心软,但是听乔蕊这么一说,她又来了兴趣,毕竟她也是渴望抱孙子的人,要不之前也不会一直让乔蕊相亲。

跟着乔蕊到了育婴室门口,乔蕊指了指某个位置上,正咬着手指,睡得香甜的小丑孩子,说:“看,就在那儿。”

乔妈妈一看,果然非常丑,不过丑着却头透着一股可爱。

她忍不住说:“你小时候也是这样,眼睛鼻子挤在一起,特别丑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乔妈妈拍了几张照片,回到病房里,看卡瑞娜已经喝完了,连饭都吃了。

她收拾好保温壶,带着乔蕊给她买的菜,准备离开。

卡瑞娜却叫住她:“表姨,我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
乔妈妈一愣,下意识的说:“想求情也没用,我一定会告诉你妈。”

“不是这件事,只是随便聊聊。”卡瑞娜说完,又看向乔蕊和景仲言:“麻烦你们一天了,明天星期一,你们都要上班,回去休息吧。”

乔蕊看卡瑞娜给她打眼色,估计是想趁他们不在了,好好求求她妈妈,便同意了,提着东西,跟景仲言离开。

他们走后,卡瑞娜握着乔妈妈的手,很认真的说:“表姨,不管我妈过来说什么,但是只有一点,我希望你能明白,这个孩子,我不会给任何人,我一定会亲自养他。”

乔妈妈皱起眉,卡瑞娜跟她一直不是很亲,这时候握住她的手的举动,却非常坚定,她一下也有些动摇。

“孩子的父亲,到底是谁?”

卡瑞娜摇头:“没有父亲,他只有我。”

“你这样,会很辛苦,那个男人应该负责任,是他弄大你肚子。”

倒也不能这么说,这个孩子,有她很大的一部分责任,当初,毕竟是她先勾引的左昀。

“他有老婆。”卡瑞娜只能这么说:“他有老婆,也有孩子,他们一家人很幸福,是我的错,这孩子,也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她这样,等于承认自己是小三。

乔妈妈怎么也没想到,卡瑞娜会当小三,一个人人喊打的小三,所有原配的公敌。

她脸色变得非常难看:“你不是在美国已经有未婚夫了吗?为什么要么堕落?”

“爱情有理由吗?”既然都编到这个份儿了,就编完吧:“人家说。所有小三都是打着真爱的旗帜,做着拆散人家庭的事,我也是这样,因为当我发现,那个男人每晚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电话给妻子报备,是隔着电话哄孩子睡觉时,我就开始不甘心,不甘心一个男人一心二用,但用在我身上的心,却不足另一个。所以我就会想,如果我也有孩子,他会不会更爱我,如果我也能做到他妻子能做的事,他会不会就离不开我?我犯了很大的错误,表姨,我现在已经想通了,也离开他了,但是这个孩子出生是我的错,我不能害他一次,又害他第二次。”

乔妈妈心情很复杂,抖着嘴唇斥责:“你太傻了。”

卡瑞娜承认:“是傻,但是我做错了事,我应该负责任。”

卡瑞娜这种行为,肯定是错的,但是懂的反省,说明她经过这件事,也长大了,毕竟是自己的侄女,乔妈妈也不能用外人对待小三的态度,去对待她,只能沉默着,心软了。

“我会尽量劝着你妈,但是你真的想清楚了?这个孩子,会改变你一辈子,你带着孩子,找不到好男人了。除了离婚和丧偶的,头婚的男人,看不上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卡瑞娜定定的回答,女人的最终归属,不一定是男人,也可以是事业,她一直都是个事业心很重的女人,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,现在,她有工作,有儿子,没什么不满足的。就算一辈子没老公,儿子长大了,也会孝敬她,她并不是毁了,只是换了个方式过而已。

晚上回家,乔妈妈给自己的姐姐打了电话。

这通长途电话,两人并没说多久,很快就挂了。

而三天后,一辆从美国到中国慕海市的航班,在慕海市国际机场,降落了。

几乎是下飞机的第一时间,卡瑞娜的母亲,就赶到了医院。

乔蕊下了班过来日常探望时,就看到了表姨一身风尘仆仆,还提着行李,竟然就坐在病床边。

她的身边,还跟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,乔蕊不认识他,但是猜到,他应该是自己表姨夫。

她的到来,让表姨顿时凝起了眉目,起身就要说话。

卡瑞娜一把拉住妈妈,冷静的说:“你怪乔蕊也没用,是我让她别说的。”说完,又盯着乔蕊说:“你先走,我回头给你打电话。”

乔蕊看表姨这么凶神恶煞的样子,的确怕了,匆匆将拿来的水果放到椅子上,尴尬的摸摸鼻子:“那,那我先走了。”

说完,转身就出了病房。

她走之前,习惯性的又到育婴室去看一眼,几天下来,孩子的眉眼越来越开了,已经比刚开始,好看了许多。

她走过去时,就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,正站在那里,目光定定的,就是盯着小厉峦的保育箱。

她走过去一看,果然又是这个人,她对着人,更好奇了:“先生。”

左昀侧过头,看到乔蕊,目光平静极了。

“你认识小峦吗?”乔蕊指着厉峦的位置。

男人抿了抿唇:“小峦?”

乔蕊看向玻璃箱里熟睡的孩子:“对,山峦的峦,他妈妈给他取的,很好听对吗?”

男人没说话,也顺着目光看过去,视线在孩子的小脸蛋上,定定的瞧着。

“我这么说,好像很冒昧的,但是先生,能否问问,你叫什么名字?因为我始终觉得,你很眼熟。”

左昀目光淡淡的移向她:“左昀。”

左?左这个姓氏,好冷门。

乔蕊想了一下,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的人。

她顿时一惊:“承阳集团总裁夫人的弟弟,左总监?”

被认出来,左昀没有半点不适,只嗯了一声,语气平衡:“我认识你,景仲言的秘书。”

乔蕊很惊讶,这人的记性真好。

乔蕊对左昀熟悉,是因为曾今景氏和承阳谈个业务,是景仲言带人,到承阳亲自谈的,来接见的就是这位左总监。

景仲言第一次把合同谈好,之后就是交给向韵去处理。

向韵负责事情,向来是大手大脚,身边光是助理,实习秘书,就跟了五六个,乔蕊也是其中之一,因为要她负责文档,反正就是最繁重,最琐碎的工作。

那段时间,乔蕊也跟这位左总监一起开过几次会,因此就留下了印象。

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大概都快两三年了吧,那时候她也才刚刚升任大秘书,同是大秘书的向韵已经有些不喜欢她,因为当时向韵是看上了另一实习秘书,准备举荐她成为大秘书,但是被景总一个御旨,让乔蕊抢先了,搞得向韵在那个实习秘书面前很没面子,她就有点针对乔蕊。

最后那位实习秘书也被下方到部门当副主管了,也算是升职了,向韵这才放过她。

没想到几年的几面之缘,自己竟然又见到了这位左总监,乔蕊觉得挺神奇的,最重要的是,她还和承阳的员工发生了摩擦。

事后景仲言跟她说了,那位敢在徳悦骚扰女客人的承阳员工,是承阳总裁孙总秘书的弟弟,而乔蕊知道,承阳孙总的老婆就姓左,是个母老虎,孙夫人还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弟弟,就是曾经跟她打过交道的左昀。

此刻见到左昀,乔蕊还觉得有点太巧了。

两人寒暄了一下,乔蕊看左昀爱答不理的摸样,也不好意思问他老在育婴室门口干什么?她不记得左昀又生孩子了,如果生了,他作为孙夫人的弟弟,这件事行内肯定会传,满月酒什么肯定也要请,景氏怎么也会收到帖子。

但是外面一丁点消息都没有。

乔蕊也不想多管闲事,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离开了。

走之前,她又回头一下,看到育婴室正好有护士出来,左昀叫住护士,两人说了些什么,她没听到,也没在意。

出了医院,乔蕊打了计程车回家,在车上,手机响了,她以为是卡瑞娜打来的,结果一看来电显示,愣住了。

方征秋?

怎么是他?

虽然惊讶,但她还是接起。

电话一通,她刚要开口,那头,方征秋阴冷的声音透过电波,传了过来:“珊珊逃学,她找过你没有?”

乔蕊一顿,愣了一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