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 脾气越来越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宝珊逃学,她在慕海市没什么认识的人,找乔蕊也很正常,但是乔蕊今天并没有接到方宝珊的电话。

“没有。”她老实说。

方征秋音色却更冷了:“她找你的话,记得通知我。”话落,便要挂了。

乔蕊忙叫住他:“等一下。”

方征秋停住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“你找过网吧没有?”她一句话说到点子上。

方征秋微愣。

三个小时后。

慕海市国际外语学院校门外的一家网吧里,方征秋果然见到了正在疯狂按键盘的方宝珊。

他沉黑着脸,慢慢走过去,表情非常难看。

方宝珊完全沉浸在游戏的世界,耳朵上带着耳机,对着那头语音:“我要死了,治疗快给我加个血,快!”

她玩得不亦乐乎,方征秋就站在她背后,一句话都没说。

等到新一轮的排位赛打完,方宝珊的队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,她松了口气,打开队伍频道,跟其他队员一起聊天,说是要去副本打装备。

正要按传送键,传送回主城时,耳朵上的耳机,突然别人抽掉。

方宝珊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回头正要骂,却猛地看到身后的人,吓得顿时没了脾气。

“哥……哥……你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方征秋一句话都没说,拉着她的手,就往外面走。

方宝珊看着还没关闭的游戏界面,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号这么挂着会不会被盗了。

她心慌意乱的被哥哥带出网吧,外面,车子正等着。

将她扔进车里,方征秋进了驾驶座,钥匙一扭,驱动了车子。

方宝珊看着他将车开回了家,更加慌了,抓着安全带,小声的嘟哝:“学,学校在另一个方向……”

“你还想上学吗?”男人语气冷漠极了:“不是要逃学到底吗?”

方宝珊干笑,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,我的电脑坏了,我跟学校请了假的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学校没批,所以你就逃学?”他挑高眉,侧眸瞥了她一眼。

方宝珊连忙道歉:“我错了,哥,我真的错,这是最后一次,你就原谅我吧。”她说的可怜兮兮,小脸皱成一团,都快哭了。

方征秋面无表情,开车的速度一点没减。

车子一路回到家里,将方宝珊锁紧了房间,任凭她在里面拍门求饶,他都不予理会。

折腾了一整天,他很累,这个妹妹不省心,让他很疲惫。

正在这时,电话响了,他握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紧皱的眉头,更加深刻了。

“喂。”

电话那头,传来一道女人音色,语气温柔,声调轻缓:“征秋。”

方征秋抿着唇,淡淡的嗯了一声。

那头的女人沉默一下,半晌说:“我听说,珊珊逃学了。”

方宝珊逃学,方征秋怒了,打了电话回京都,让他们尽快派人来把这不自觉的臭丫头带回去,在慕海市,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没那么多时间,陪方宝珊玩这种无聊的你追我赶游戏。

但是他没想到,他打给母亲的,不过几个小时,孟瑾却知道了。

与孟瑾已经多久没通话了?方征秋自己都记不清了,但他清楚,孟琛这是不在国内,否则,不会允许妹妹在联系他。

孟琛,已经不希望他们再有什么关系了。

已经很疲惫了,方征秋不太想应酬孟瑾,只含糊的说:“已经找到了。”

孟瑾语气担忧:“珊珊还是孩子,你不要处罚她太重,她是喜欢你,才想呆在你身边,伯母说,你让她派人把珊珊接走,你这样排斥她,她肯定心里不好受。”

孟瑾永远是这样,说话软绵绵的,又温柔,心肠还好。

很久以前,方征秋觉得这样的女人,最适合他,政界乱七八糟的事很多,他需要的就是一个晚上回到家,能对他知冷知热,贴心贴肠的人。

但之后发生的那些事,他也不会忘记。

孟瑾的野心,便是孟琛也无法企及。

虽然并不想这么说她,但她的确是一只裹着绵羊外皮的豺狼。

揉了揉眉心,他不想与她周旋了:“我有分寸,没事了吗?”

那头顿了一下,孟瑾的声音,有些受伤:“没事,你就要挂了吗?”

方正秋不语。

孟瑾失落起来:“算了,没事了,征秋,我不知道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想法,但是我们的婚约还在,你应该还记得,我,始终等你。”

挂了电话,原本就烦躁的心,更烦了一些。

方征秋放下手机,去吧台倒了一杯酒,喝了一口,熟悉的气味,将他味蕾蔓延。

握着手机,他一时竟不知打给谁。

这么烦躁的时候,似乎必须跟谁说说话,或许才能缓解。

想了一会儿,他到底拨通了一组,并不是经常打的号码。

电话响了很久,才被后知后觉的接起。

“喂。”清和的女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啄了一口酒,方征秋舒了口气:“在忙?”

他自问主题,热络的语气,仿佛两人私交甚好的样子。

电话那头的乔蕊愣了一下,她脖子和肩膀夹着手机,手的确正在忙碌的叠衣服。

等到两三件衣服叠完了,她才握着手机,笑着说:“不忙,怎么样市长,你打给我,是还没找到方小姐吗?”

“找到了。”他声音很淡,带着不容忽视的疲惫。

乔蕊笑了:“找到了就好了,其实方小姐年纪还小,贪玩很正常,你不要罚她太重了,她很喜欢你,你要是太凶,她肯定要伤心的。”

几乎一样的说辞,方征秋错愕了一下,又很快回神。

“嗯,知道。”这次,他却没有敷衍,直接应下了她的求情。

乔蕊其实不知道能跟他说什么,这通电话来得有点莫名其妙,如果白天是因为找人,那现在人也已经找到了,或者跟她报个平安是礼貌,但是平安也报完了,他怎么还不挂。

此时,浴室里,景仲言裹着浴巾,从里面出来。

乔蕊看了一眼,皱着眉说:“老公,我刚擦了地,你把头发擦干再出来,你看水滴得到处都是。”

刚走出浴室几步的男人顿住脚,看她满脸不悦,只得转身又回浴室,拿着毛巾,开始擦头发。

她的声音并不大,但却足以让电话那头的男人听清。

口中的酒,变得有些苦涩,方征秋沉默的道:“你很忙,那不打扰了。”

乔蕊正想说自己不忙,有什么事可以说,可话还没开口,电话已经被挂断了。

她愣愣的看着开始放忙音的手机,也没多想,挂了,就走进浴室。

镜子前,身材欣长的男人,正对着镜子擦头发,摸样看起来有点可怜。

乔蕊扑哧一声笑了,走过去,从后面抱着他:“有必要露出这种表情吗?”

男人将毛巾往旁边一放,回头,抱着她的腰,盯着她的脸:“你脾气,倒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乔蕊挑眉,歪头:“是吗?我不觉得。”

以前,她对他总是千依百顺,现在,虽说温柔没变,但两人相处时,却总能时不时表现出一些强势。

比如她在厨房做饭,他去骚扰她,以前她都会害羞的应下,现在却能稳如泰山的把他推出厨房,还不忘反锁门。

再比如,以前他湿着头发进房间,撒得一地的水,她只会老实的起来拿拖把在拖一次,却不会直接一句话,将他再赶回浴室。

以前的她是只温顺的羊羔,现在,变成了虎崽子。

看他满脸不乐意,乔蕊只好道歉:“我错了嘛,那你以后不擦头了,我帮你擦。”说着,拿起浴巾,盖在他的头上,在他脑袋上乱擦一通。

她动作野蛮,劲儿也大,景仲言及时拉住她的手腕,没让她继续胡闹。

头发已经不滴水了,他将浴室拿开,拉着她回到房间。

一出来听到电话又响了,乔蕊跑过去一看,这次不是方征秋,是方宝珊。

景仲言也看到来电显示,眼眸紧了一下:“你和她还有联系?”

“最近又有了。”乔蕊随意说了一句,接起电话。

那头,立刻传来方宝珊哭哭啼啼的声音:“乔蕊,你一定要救我,我哥要把我送走,送回京都去,乔蕊,只有你能救我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看来你哥哥真的忍无可忍了,你就节哀顺变吧。

乔蕊很想这么说,但是又觉得太没心没肺了,还有幸灾乐祸的嫌疑,便措词一下,安慰:“其实你今天逃学,已经也料到了这个结果,你是不是又去网吧了?”

“这能怪我吗?”方宝珊语气也不好:“是老师不批假,我连续三天给他请假,我们老师就是不批,我有什么办法,而且我就是逃了半天课,就半天,我哥就立刻被惊动了,我晚上十二点前会回宿舍的,他到底着急什么?”

乔蕊叹了口气:“你哥哥肯定跟老师说过,不许逃学,所以你哪怕逃一节课,他也会知道,你明明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,你还去招惹他,你逃学,又是为了打游戏?”

方宝珊不说话了,显然被戳中了。

“哎,好好的朋克少女,怎么变成游戏宅了。”虽然方宝珊那一身非主流的装束,也让乔蕊不忍直视,但是总比不上课,请假去打游戏的好。

乔蕊是一直不知道,那些乱七八糟的游戏,有什么吸引人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