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话题终结者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宝珊也知道自己不对,但是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她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那你帮我求情吧,乔蕊,你帮帮我吧。最后一次。我哥听你的,他真的听你的,上次你说国外好,他就答应我念国外了。”虽然并不想哥哥在乔蕊身上继续沦陷,但是为了自己的命,方宝珊暂时估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先留下来再说,这是她此刻的目标。

乔蕊觉得挺好笑的,据她所知,方征秋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,与其说他是因为她,同意让妹妹上喜欢的大学,不如说,她只是给了他一个台阶,方征秋还是疼方宝珊这个妹妹的,毕竟是亲妹妹,从小又这么黏他,总是有不一样的情分。

“他不会听我的,这次是你的问题,我觉得,你应该自己跟他保证,自己认错。态度好点,说不定他放你一马。”

“我都快跪下来求他了。”方宝珊爆出一句,又觉得烦死了:“那你到底帮不帮我?”

“你们兄妹的事,我不好插手。”她毕竟是个外人。

“你可以插手的,我授权你插手,你帮帮我吧。”

乔蕊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这丫头显然已经把她当成救命稻草了,不过想到之前方征秋的那通电话,就算隔着电波,她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疲惫,忍不住道:“我觉得,你吃点教训也好。”

“你……”方宝珊一愣,顿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:“算了,不求你了!”

说完,啪的挂了电话。

乔蕊无奈的挂了手机,对着叛逆少女没办法了。

景仲言吹干了头发,进来就看到乔蕊手机已经挂了,正在整理床铺。

他走过去,上床,坐到她身边。

刚刚洗完澡,他上身没穿衣服,下身也就一条浴巾,里面到底穿了没有,乔蕊凭着经验猜测,肯定没穿。

她脸红了一下,忍不住嘟哝:“你下次也穿个裤子。”

“嗯。”他漫不经心的应下,手搭在腰上,把浴巾抽了。

顿时,男人直接就裸了。

乔蕊咽了口唾沫,眼睛移开,脸已经红了一片,假装抱起床头柜上的平板,胡乱的打开考试资料。

她埋着头,假装看的很仔细。

而她的旁边,床陷下去一块,接着,温热的男音提着她的耳廓,咬了他的耳尖。

“看了多少?”他低低的问。

乔蕊现在不止脸红,脖子都红了,坑坑巴巴的说:“三……三页。”

“可以。”他说,猛地一抽手,拿过她的平板,平静地说:“临时抽考。”

这个时候临时抽考?

乔蕊愣了一下,偏头,发现他已经钻进了被窝,上身虽然光着,但是也被被子盖到了腹部以上。

房间里开了暖气,他就算不穿也不会觉得冷。

乔蕊身上也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睡衣,并不厚。

突如其来的临时抽考,令乔蕊惊讶了一下,很快就老实的适应。

他一连说了好几道题,她都回答对了。

十分钟后,他关上平板,将它顺势放到床头柜上。

“过关。”

乔蕊松了口气,觉得这两天的复习也没白费。

正在这时,男人温热的气息,一下笼来。

她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,唇,被袭击了。

他深深的咬着她的唇瓣,呼吸染上热度。

“奖励,开始。”话落,他一个翻身,将她罩在身下,手,灵敏的贴着她的腰肢,从她睡衣的一角,探了进去,唇也立刻贴住她的唇,将里面的甘甜,尽数吞噬。

乔蕊喘息着唔唔两声,唇瓣被他咬得有些出不了气。

他却并没松缓动作,手极快的将她的睡衣推到脖子下,两具身体,肌肤相触,互相感受着彼此的体温。

火热,一触即发。

乔蕊一度有些不能承受,只感觉自己被他一次次的高高抛起,又重重落下。

天堂的人间,在顷刻间转换,尽管已经做过很多次了,可他仿佛不会腻一般,一次,一次,又一次。

乔蕊被迫承受他的冲击,心脏跳得疯快。

他的吻,落遍她身上每个位置,唇,脖子,耳朵,胸口,她只觉得别他触碰的地方,就跟着了火似的,偏偏他一直碰她,她就好像已经被点燃了,正被烈火烘在中间炽烤。

火不停歇,她也别想停歇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最后的最后,是乔蕊先睡着,全身遍布痕迹,将自己塞进了男人火热的怀抱里。

暖气设了定时,此时定时时间已经过了,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冷,她本就没穿衣服,自然怕冷,几乎手脚并用的,将身边的男人缠着。

男人任凭她靠近,将她抱得紧紧的,看着她疲累的脸颊,在她唇上又吻了一会儿,才餍足的搂着人睡过去。

空气里,绯色的气息,直到很久以后,才消散,两人鼻息间,嗅到的都是对方的气息。

却让彼此,都无比安心。

时间一日日的度过,不知不觉,又过了一个月。

这个月,方宝珊再没打电话过来,乔蕊不知道她是什么状况,但是很显然,她生她气了。

一个小妹妹的叛逆爆发,乔蕊还真没办法,她毕竟是个外人,就算同情方宝珊,也的确不好干涉他们的家事,她没那个立场。

并且,还有其他的事,缠着她不放手。

项目完毕目前已经在收尾,因为最后的加紧赶工,竟然把收工期,又提前了整整一个月。

乔蕊对此很高兴,情绪也很高涨的处理后续的一些证件文件。

卡瑞娜那边,她已经好久没去了,卡瑞娜的父亲在美国有公事,斥责了女儿几顿之后,就必须赶回美国,卡瑞娜的母亲倒是陪着女儿,就住在乔蕊的那栋房子里,知道那房子是乔蕊无私贡献出来的后,她当场就说要搬去酒店,不过被卡瑞娜以酒店人多,而且这里住惯了为由,强行留下了。

孩子的问题,卡瑞娜坚持她的看法,她母亲问不出孩子父亲是谁,又见女儿这么固执,一时也真不知道能做什么,只得陪着她将孩子带好,毕竟是早产儿,虽然检查了没什么问题,医院也说可以带回家了,但是大人们照看,也是一丁点不敢马虎。

就是乔蕊的妈妈,也时不时的就跟着跑去,抽空的时候,和卡瑞娜的妈妈一起轮流带孩子。

乔蕊看有这么多人照看,加上表姨还讨厌着她,她也不敢出面,只专心做自己的工作收尾。

又一次从土地局出来,看着最后的一批证件,乔蕊满意的勾起唇,笑得很开心。

别墅项目,到这个时候,算是快整个结束了,后面,就是她的项目组联合宣传部的一些策划销售了。

之前宣传部那边就制定了几个宣传计划,乔蕊也都看过,觉得都不错,再经过一些商讨,加上景仲言的亲自意见,最后宣传活动确定,她把最后的一批证件带回去,基本就可以展开预售了。

除了市政局,乔蕊东张西望一会儿,没看到出租车,便漫不经心往公车站的方向走,边走也在边注意路过的车辆,有没有空置的出租车。

就在这时,一辆白色的商务车,从市政局的地下停车场出来,直接从乔蕊的身边刮过。

乔蕊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一下,谁车子先开过去。

可车子却停在中间,半晌,车窗打开,后车厢里,戴着眼镜的俊逸男人,目光淡淡的看向她:“乔组长,真巧。”

竟然是方征秋。

乔蕊也很意外,自从上次在酒店见过,之后打过两次电话,也再没接触过了。

她笑了一下,礼貌的打了招呼。

“去哪儿?”方征秋问。

乔蕊不好意思的说:“回公司,不过没打到车。”

“上车,送你。”

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,也认识这么久了,乔蕊也没客气,笑嘻嘻的就上车了,坐在方征秋旁边。

车厢里,很安静,乔蕊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得寒暄几句。

“之前方小姐打电话给我了,说的很可怜,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方征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表情漫不经心:“回京都了。”

乔蕊诧异:“她这么简单的就回京都了?”

“被带走的。”

乔蕊懂了,心里不禁有点同情,估计回到京都,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,逃学不说,还被哥哥亲自逮到,大罪啊。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,到后面话题干了,可路上竟然开始堵车。

车厢里一下子特别静,乔蕊特别尴尬,拼命找话题。

“市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“郊区。”

“郊区啊?干什么?视察工作吗?”

“嗯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简直不用聊天了。

方征秋似乎也不想聊天,他的表情不好,镜片下的眼圈,有着很明显的青色。

他这几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事烦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
乔蕊抓过包,在包里找出一罐咖啡,这时她早上买的,本来是路过景仲言平时最喜欢喝的那间咖啡,顺手买的一罐,想回去给他。

但此刻,显然有人比他更需要。

将咖啡递给方征秋,她笑着说:“车费,方市长可不能问我要车钱了,这咖啡很贵的,四十二一罐呢。”

男人看到她递上来的咖啡,白色的手指,细细长长的,在褐色的咖啡罐外皮映衬下,显得异常鲜明。

见他迟迟不拿。

乔蕊摇晃了一下手:“拿着啊。”

他抿着唇,这才伸出手,拿过。

两人指尖微擦,浅浅的掠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